ACG联盟大批裁员,国内漫展怎样才能克服“变现难”?

摘要: 从2015年获得4000万A轮融资,到成长为风靡全亚洲的一线漫展品牌,再到大批裁员陷入财务危机,ACG联盟究竟经历了什么?

近日,国内私人漫展一线品牌,一直说要成为“二次元摩登天空”的ACG联盟爆出公司出现重大财务问题,如不能尽快找不到下一位投资人,很有可能会进入破产程序。

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ACG联盟到今天也不过四岁。这家成立于江苏南通的漫展企业,当初只用了两年时间就由一地推广至全国,成为中国漫展品牌中最被看好的一颗超新星。

早在2015年末,ACG联盟就获得了4000万A轮融资。值得一提的是,去年的上半年,ACG联盟还举办了中国漫展首次亚洲巡演,并在日本东京场得到霓虹国御宅们的青睐。而如今它却深陷危机……

据知情人士爆料,ACG联盟于2月23日下午对内正式宣布进行业务调整,将线下漫展以及网剧这两大主营业务团队进行大规模裁员,并暂停了漫展品牌“ACG联盟”的运营。加上此前,ACG联盟已经在今年1月份将其APP应用团队进行过一轮裁员,至此,该公司已经进行了两轮裁员,从70余人裁减至目前的30余人。

细细观察发现,其微信号“ACG联盟”最后一条消息,是今年1月19号发布的“ACG联盟恭祝大家鸡年大吉”,此后再无更新。同样,在其官方网站上,信息的更新也已经进入停滞。今年的ACG漫展信息同样暂无下文。可以看出,ACG联盟确实已经暂停了绝大部分的主营业务。

从2015年获得4000万A轮融资,到成长为风靡全亚洲的一线漫展品牌,再到大批裁员陷入财务危机,ACG联盟究竟经历了什么?这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情?

盲目扩张,新项目无法成功“变现” 

去年一年,据ACG联盟内部人员信息,公司在原本的漫展业务之外,开始了大规模的扩张,按照创始人曾小建对ACG联盟未来的畅想,ACG联盟将建立起“线上、线下、影视”三大板块,涉及展演、影视、线上APP、艺人、海外、音乐六大分支业务。

而具体的业务拓展,包括与黑天工作室(主营cosplay的国内一流工作室)多名艺人的签约;购买网剧IP;打造宅系APP;举办海外线下展等。

ACG联盟创始人兼公司CEO曾小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答称,过去一年中在除了漫展之外的其他五项新业务上平均每项投入200万,其他如购买包括《魁拔》、《古蜀遗踪》在内的六部国内IP花费也近千万。

在多项项目齐头并进的同时,新业务的盈利前景却不如人意。花费超过两百万打造,构想中应覆盖“贯穿票务、资讯、动态、正版周边购买、社交”等多个领域的APP“掌上ACG”在苹果商店中热门度相当糟糕,评分与评论区只有7个评价。

进入APP,在其主推的“票务”页面,选择“想去”(意味着注册者)人数最多的漫展也只有910人次,普遍的人数在500人以下。在“动态”区,由个人发出的动态很少,从其中一部分宣发《古蜀遗踪》的情况来看,有相当部分恐属于内部粉。可见,在APP领域,“掌上ACG”短期的盈利能力暂时无法期待。

与此同时,购置的《魁拔》、《古蜀遗踪》等六部网络IP均未能传出完成信号。一期进行的音乐板块,ACG联盟于2016年共制作了3张专辑近50首单曲,前期投入的200万资金基本耗尽,可目前面世的暂时只有一张。其中除众筹所得40多万元以外,音乐板块暂时没有其他收入。

由此可见,新拓展的多个项目均未能给公司带来强力的兑现能力,这无疑是对投资人信心一个重大的打击。

核心业务严重亏损,成为致命一击 

事实上,尽管ACG联盟在公司内部花销控制,新项目拓展上消耗了接近3000万资金,但其实无论是网络IP上映后的套现,还是培植APP社区用户支付能力,都能够成为ACG联盟获得下一轮融资的卖点。

然而,据ACG联盟CEO曾小建透露,作为ACG联盟起家的漫展业务,在2016年大约亏损了800万。全年原定十场,实际开展八场,计算下来每场漫展ACG联盟都要亏损近百万人民币。对于长期以漫展品牌告人的ACG联盟,如果说新业务的失败还代表可以克服的挫折,漫展的高额亏损则成为压垮骆驼那最后一根稻草。

有媒体曾经报道称,如今的漫展80%不赚钱,但是对于ACG联盟来说,这并不是全年高额亏损的借口。

ACG联盟在2016年一共举办了八场漫展,平均入场人数在2万人以上。2016年8月举办的动漫音乐节漫展票价预定45元(现场购票50元),那么在门票收入上,一次漫展门票收入在九十万上下。则总体毛利应该在150万左右。

据ACG联盟董事长曾小建所说,ACG联盟场地费用最高为上海的100万,第二等如成都等城市则在50到60万之间。依照ACG联盟的亏损额计算,每场漫展平均花费最少也要超过200万(门票收入+平均亏损)。

与同期其他国内漫展比较,根据2016年4月IDO副总裁王旭公布的数据,当时在北京举办IDO动漫展一场成本是70万。即使IDO本身在控制成本上优于ACG联盟,但在扣除最高场地费100万以后,同时期ACG漫展的其他成本也超过了IDO的总额。

对于一家以举办漫展起家,经历四年时间培养出“ACG联盟”这一顶尖漫展品牌的公司来说,2016年漫展成本远超预算或许证明ACG联盟对于去年的漫展业务失去了严谨的成本把控。

在高额的亏损背后,其主因也许并非外部环境的恶劣,而在于企业不懂得开源节流,在资金的配置上太任性!

漫展变现难,国内漫展如何突围?

对于ACG联盟来说,将注意力由漫展转移到新业务,或许也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作为二次元行业最不受资本方青睐的漫展,始终存在变现能力不足的问题。

在获得基石资本、荣正投资主投,天使投资方A8新媒体集团跟投,总计4000万融资以后,ACG联盟在获得资本方进入的同时,也不得不面临怎样将线下资源变现的问题。观察ACG联盟2016年全年的行动,在公司CEO打造泛娱乐的愿望之外,资本入驻带来的变现需求或许是ACG联盟尽力发展线上APP和影视行业的另一影响因素。

漫展本身薄弱的盈利能力与ACG联盟尽快找到盈利突破点的愿望相互矛盾,这也就不难解释去年ACG联盟漫展成本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失控了。

事实上,漫展盈利问题在世界范围内都广泛存在,依靠摊位费+门票+少量广告赞助的方式是目前全世界范围的盈利性漫展主要的收益方式,美国的Wizard World,2015年有95%的营业收入来源于漫展,其形式也是依靠漫展观众的门票,摊位租金,赞助商/广告投放这三大法宝。而每场的成本则从35万美元的小展会到250万美元的大展会都有。

不过,Wizard娱乐在增强公司盈利点的选择上与ACG联盟不同。作为从业二十年的资深私人漫展企业,Wizard娱乐对漫展采取了深挖变现,从关联方向入手的方式。

2015年4月,WizardWorld漫展推出了ComiCon Box(可理解为周边福袋订阅服务),用户每月支付29.99美元,WizardWorld就会寄送一个福袋,福袋内会出现包括玩具手办、游戏、漫画、纪念品、动漫打折券甚至WizardWorld漫展的免费门票等。

这项服务在2015年营收112万美元,纯利润接近5万美元。尽管初期利润率较低,但是这项服务很好地增强了漫展品牌的知名度和黏着力,伴随年限的延长,利润点有很优秀的增长空间。

而北美最大的漫展——圣迭戈动漫展(SDCC)作为非盈利性的超大型动漫展,主要营收除了三大件以外,已经得到好莱坞电影巨头的青睐。这取决于SDCC已经成为北美休闲文化核心向的聚集地。

大量好莱坞内容生产商愿意借助这个平台爆棚的名气推出首映,反过来大量优秀文化产品的首映式又进一步推动了SDCC成为泛娱乐文化交流的盛会。做到这点以后,单纯的盈利问题就不需要讨论了。

对于国内数目繁多的漫展品牌来说,出现SDCC这种超大型文化交流盛会的可能性不高。尽管国内存在超过一亿的动漫爱好者,但是其中付费率的转化和核心向群体比例很低。

对于国内漫展来说,如何增加爱好者对漫展的粘度,如何进一步提高爱好者付费率的转化,是解决漫展利润低下最核心的问题。其中,Wizard World采取的做法和背后的思路或许更值得借鉴。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创资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是专业的文化创意产业信息服务平台和新闻门户,聚焦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致力于新鲜文创资讯报道、深度文创政策解读、精准文创趋势分析。微信号:chuangyiy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