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工”盛行的短视频领域,该把版权保护提上日程了

摘要: 随着箭厂拿到的第一张短视频版权登记证书,版权保护已被提上了日程,在此之前,短视频内容创业处于野蛮生长的荒蛮时代,微博、微信上滋生了无数的随意窃取内容的营销号、搬运工以及“剪刀手”。

作为箭厂视频的总制片人,钟伟杰代表他的团队拿到那张版权登记证的时候,应该是开心的,毕竟这是中国第一张自媒体短视频版权登记证书,而且要知道,一个月多前,他们还深受视频版权被侵犯的困扰。

这是一个较为特殊的案例,和以往直接利用视频片段不同,冰点特稿将其拍摄的《生活在南京的日本人》用视频变文字的“洗稿”方式重新进行了表达。根据箭厂团队的描述,这是其花了近一年时间才最终产出的短视频,但经过两方争执之后,这件事情以书面道歉进行了和解。

如果这张证早一点能够拿到的话,结局可能会是另外一番情形。

“搬运工”和“剪刀手”活跃下的短视频

短视频,正成为时下内容创业领域最为流行的方式,也正在成为社交媒体、资讯信息表达更为主流和直观的表达方式。

根据数据监测显示,2015年起中国短视频市场活跃用户规模增长迅速,且保持持续增长态势,2016年12月,中国短视频市场活跃从用户规模超过5000万人。而一下科技高级副总裁张剑锋给出的数据显示,一下科技的短视频播放量和去年同比增长740%。

资本的支持更是说明了这一行业的火爆,根据媒体报道,2016年发生的的融资事件超过 30 笔,各类短视频项目融资规模达到53. 7 亿元,投资机构中不乏红杉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这样的知名创投基金。

但在这样的风口之下,短视频也处于野蛮生长的荒蛮时刻。钛媒体此前曾有报道,微博、微信以及今日头条等平台上滋生了无数的随意窃取内容的营销号、搬运工以及“剪刀手”,他们在担当分销商的同时,尽管对短视频作品进行了二次传播,但却从未考虑过版权或者出处这一说。

钟伟杰所在的箭厂视频也是这类搬运工的受害者之一。

钟伟杰对钛媒体表示,常见的侵权方式除了作品被剪掉片头、片尾在其他平台上随意传播之外,还有未经过允许擅自下载、使用、传播等情况。而版权对于短视频创作者来讲,钱倒是小事,团队为此付出的努力得到了尊重,才是内容创作者更在乎的事情。

除了箭厂之外,国内几乎高产、精致一点的PGC短视频内容生产者都会遭遇到版权的问题,一条、二更这样的机构更是包括在内。一份调查数据显示,其实有高达94.94%的人愿意投入一定时间和精力进行版权保护,但无奈,仅凭内容创业者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完成。

对于PGC机构,他们已经将版权保护提上了日程

箭厂拿到的第一张短视频版权登记证书,是在2月的最后一天,由MF+妹夫家创始人闻进、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邹建华,一起在首届中国自媒体视音频版权高峰论坛上正式宣布的。

在拿到这张版权证书之后,箭厂所上传的原创视频作品都将会有一个独一无二的DCI原创码,此外还有防止盗版识别的追踪码、版权交易功能,在接入DCI这套监测系统之后,原创视频流传出去无论多久都可以被跟踪且无论拆成一秒、几段都可以追踪到。

当然,短视频创意、剧本、背景音乐、演员,这些也都被算在网络短视频侵权的范围之内。

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数字版权等级部主任张建东向钛媒体介绍道,互联网创造了信息时代,但也造成了信息版权人的利益缺失,因此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搭建了这套基础设施,试图保护音视频创作者们的权益。

而MF+妹夫家,也成为了国内第一家可以进行版权登记资质的第三方平台,同时为自媒体视音频创作机构提供版权、发行、维权的全链条服务。

MF+妹夫家CEO闻进表示,在未来,视频化的内容生产和需求场景会越来越多元,所以需要为市场建立一个规则,让内容在有版权的情况下进入市场,这才能让短视频的原创作品更繁荣,更有市场价值。

相比起在线音乐盗版多年的情况,短视频的版权意识似乎来的更快一些。MF+妹夫家方面向钛媒体透露,MF+和中国版权交易中心的这套系统刚刚接通,尽管目前只有箭厂一家拿到了证书,但其实已经有了200+的音视频内容创作者在进行申请版权登记。

中国的短视频的版权保护可能才踏出了第一步

但和国外向来重视版权的市场环境略有不同,中国不管是在线音乐、影视、文学上对于版权保护都略有缺失,而用户的消费理念对于版权概念更是淡薄,并且,短视频行业仍处于爆发的前夜,版权保护也是刚刚开始。

钟伟杰对钛媒体透露,目前国内尚未有任何一例通过版权获得收益的短视频创作机构,更多的商业模式还是来源于广告、电商。梨视频版权中心总监刘行喆则表示,互联网短视频中卖版权赚到的钱少之又少,在梨视频的版权采购当中,像BBC这样一线的短视频制作单位,价格也仅有一百多美金。

这并不意味着“版权保护”是鸡肋一般的存在。除了尊重著作者这样良好市场环境的营造之外,对于一些短视频分发平台的布局也是极为重要的。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流量正在向头部内容倾斜”,少部分顶尖的PGC机构可能吸引走了大量的流量关注,而分发平台正需要这样的头部内容。因此,难说未来的短视频市场不会变为一场“IP”之争。

各平台对于短视频数量战线的收缩也说明了这一点。据了解,今日头条近期开始悄悄的严格把控PGC内容,强制同步PGC账号信息,非原创搬运内容、全网无限制发布的内容都有可能会被监控追踪,从而导致PGC分成无法提现;UC订阅号也将从搬运内容开刀。

网络上流传的讨论截图

网络上流传的讨论截图

而闻进觉得,自己搭建妹夫家这一平台的,除了可以帮助内容创业者分发、保护版权之外,还可以增加视频创作者“素材售卖”这一增值价值。

“在短视频创作的录制、剪辑过程中,总会有一些最终成品用不到的素材,做5分钟的视频需要50分钟的视频,剩下9倍的内容没有产生价值,而妹夫家希望可以搭建售卖平台,帮创作者发掘更大的素材价值。”闻进说道。

愿望总是美好的,但短视频的从野蛮生长到循规有序可能仍然需要数年的发展,在任何时候、任何领域,版权保护从来都不是一场好打的仗。(文章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韩佩
韩佩

灵感乍现

评论(7

  • 蓝山1987 蓝山1987 2017-04-16 22:29 via pc

    古人云:欲得其上,必先求其上上,国内的版权保护环境必须采取一系列“拔苗助长”的反常规进化手段才能在短期内跟欧美日韩等国家看齐,就比如20年前如果有贩卖儿童即判处死刑的法案出台,那么这20年内贩卖儿童的案件肯定就会减少很多,各种法案的出台不应该总是停留在后知后觉上,未雨绸缪,有备无患是我国千百年来的文化精髓,怎么到了这上面就不受用了呢?在法律条例拟定上只要大方向是对的,那么适当的采取一些过激行为也未尝不可

    0
    0
    回复
  • 韩佩 韩佩 回复王二三五 2017-03-17 07:38 via iphone

    重新搜索下 我开了权限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王二三五 王二三五 2017-03-16 14:56 via pc

    你好 hanppy123微信加不了 信息是否错了?我是商家 求联系方式

    0
    0
    回复
  • 冷剑 冷剑 2017-03-07 13:39 via pc

    山寨国,不要谈版权的事儿。

    0
    0
    回复
  • 亿美软通总部 亿美软通总部 2017-03-07 11:00 via weibo

    网络这把双刃剑,既创造了信息时代,也造成了信息版权人的利益缺失[摊手]

    0
    0
    回复
  • IMCC IMCC 2017-03-07 10:47 via weibo

    真正意义上的原创获利时代要来了

    0
    0
    回复
  • 谎言还在说 谎言还在说 2017-03-07 10:47 via weibo

    各大官媒表示情绪稳定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