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雪中送炭”的真情不再,鑫根抛售了乐视网超过1900万股

摘要: 3月2日,乐视网二级市场再遇重挫:股价大跌4.2%,收报33.75元,股价创下自2015年8月以来的又一新低。市场信心在乐视网“欠款危机”中继续动荡。

3月2日,乐视网二级市场再遇重挫:股价大跌4.2%,收报33.75元,股价创下自2015年8月以来的又一新低。市场信心在乐视网“欠款危机”中继续动荡。 

引发乐视网股价“暴跌”的元凶为乐视网昔日“二股东”——深圳市鑫根下一代颠覆性技术并购基金壹号投资合伙企业(下称鑫根基金)。

昨日的抛售,3月1日,深交所数据显示,当天乐视网出现两笔大宗交易,成交金额合计6.39亿元,累计成交数量为1909.46万股,两笔大宗交易成交价格均为33.47元/股,低于当日乐视网收盘价35.29元/股。

接近乐视总股本1%的大宗交易引发了今日乐视网的大跌,但耐人寻味的是,这个前不久还宣称要在三年中推动10个类“乐视”的独角兽的鑫根基金为何要在此时抛售乐视网股票呢?这个昔日的亲蜜“恋人”为何瞬间变成“仇人”了呢?

曲折恋情 

2015年10月底,鑫根基金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1亿股,每股作价32元。

当时公告显示,鑫根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包括重庆产业基金和尚誉资产。其中,重庆产业基金旨在推进重庆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优化投资结构,提升重庆未来发展的潜力。

这一消息之外,乐视网也与重庆政府方面成立了合资公司,意将互娱业务延展到重庆发展,双方可谓“门当户对”,公婆小姐各自欢喜。

2月9日,据出席中国企业家论坛的鑫根基金创始合伙人曾强回忆,鑫根基金投资乐视的时候,正是乐视刚刚从2014年的风波中走出之时。

真实的情况是,鑫根基金并非只是购买了乐视网老股的32亿元,“债权融资20亿元,买老股32亿元,加上上市公司并购基金48亿元”,曾强称,再加上鑫根在乐视手机、乐视电影、乐视云和乐视美国等乐视其他生态的投资,包括参与乐视收购酷派和TCL的投资,总共投融资额超160亿元。

也许正是在这样的“雪中送炭”,这样的量级,曾强认为其对乐视网做到了“有情有义”,是负责任的“二股东”。

曾强认为,正是在鑫根资本投资后,乐视七大生态布局明晰,旗下生态独立运行,独立融资,改善了公司治理;乐视控股旗下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的市值,都有不同程度提升。

“乐视还对乐视进行‘1+N+B+G’的全生态投资,对乐视进行各种各样资源的嫁接。” 曾强称,仅有资金投资,对于独角兽公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对其整个生态进行全方位的投资。

曾强解释称,“1”即以乐视网为平台,对其股权融资、债权融资和并购基金进行全方位的投资;“N”即对乐视系的核心数个子公司,如乐视影业、乐视手机和乐视云等进行单独投资;“B”是指buyout,即对外环生态链进行并购,如对TCL多媒体和酷派的并购;“G”是指government,即对政府资源的对接。

如此手笔,似乎毫不逊色于前不久刚150亿元“驰援”乐视网的融创中国,但或许这并非是全部“美好回忆”。

在去年底乐视网CEO贾跃亭发出“罪己诏”而揭开资金危机之后,曾强多次发出对“恋人”的评论,基本论调是高度认可乐视的战略,但对乐视七大生态发展次序严重不认可,更是对乐视网公司治理提出严重不满。

相较于乐视网七大生态同时发力的战略,曾强更希望乐视网应该将上市公司及其相关的乐视云、乐视致新及乐视影业业务放在第一位,先打造出“现金奶牛”之后,再去做汽车等业务。

“七个大餐如果同一天吃的话,就把人吃撑了;如果分七个星期吃,则每个星期都是一个特别愉快的大餐。”

对于发展路径与对公司治理的不同看法,最终导致了二者矛盾的加剧,贾跃亭在不久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鑫根资本只是我们二级市场上的一个股东而已,因为乐视的持股非常分散,不存在二股东、三股东。”

这些话透露出贾对曾强言论的不满,似乎也宣布了,不是每个恋曲,都有美好回忆的结局。

相爱相杀

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

尽管贾、曾二人的分歧明显,但二者似乎并未进入“相爱相杀”阶段,2017年CES期间,曾强不仅出席了这一活动,而且还带着一个10亿元的投资意向,拟动议投资乐视汽车。

至少,在这样的时候,鑫根基金依然看好自己的“夫婿”乐视网,曾强也表示,“只要调整公司治理结构,随时拿出50-100亿资金继续投资乐视网是没有问题的。”

但正是在CES期间,二者关系发生了巨大分歧。据接近乐视网的人士透露,“贾、曾发生了不愉快的沟通,原因鑫根基金希望参入乐视网资金危机的投资方案令双方很不愉快。”

因为就在此时,乐视网宣布,以非公开发行股票及其它资本方式,引入融创中国总投资150.41亿元,在乐视网、乐视影业及乐视致新三个上市公司及相关公司中分别持股8.61%、15%和33.4959%。

“正是因为‘新欢’的出现,让鑫根基金由爱生恨,被边缘化的后者采取抛售动作”,乐视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如此认为。

在他的描述中,尽管反复“责难夫婿”,但鑫根基金还是希望能够“深入介入”乐视网融资,甚至改进乐视网公司治理结构的目标并未改变。但这些,在贾跃亭眼中,则被解读为“严重不负责任”,甚至,存在恶意做空乐视网的嫌疑。

正是因为贾跃亭的恨意,乐视网一众高管并不“待见”鑫根基金,甚至部分高管与曾强的沟通,都出现不愉快。因为在乐视,贾跃亭的精神符号无所不在。

在乐视内部高管会上,贾跃亭也对曾强的言论表答了“明显不满”,而鑫根基金曾强所称的“红衣骑士”方案则被解读为“趁火打劫”。

空谷回声,并非无音。在融创中国名正言顺地成为乐视网“二股东”之后,二者交恶,这终于引发了鑫根基金的抛售,相爱终于相杀。

鑫根基金超过1900万股的抛售,似乎显得并不“经济”,每股33.37元的价格,相较于当初每股32元的投资价格,几无盈利。

“在乐视网获取超过168亿元融资(且在上市公司体系运行)之后,乐视已基本解决‘欠款危机’,而鑫根基金在此时的减持,似乎显得并不理性”,一位乐视网的私募投资人表示,他并不担心乐视网的未来。

他的理由是乐视网上市公司层面已获得充足资本支持,乐视网已拥有超过5000万付费会员;同时,乐视致新已成为“互联网电视第一品牌”,而在即将到来的4.14乐视生态节即将来临之际,必然又会创造销售纪录;而即将注入的乐视影业,也将会带来丰厚利润和实质利好。

在非上市公司维度,乐视组织变革,手机供应链资金危机等亦在慢慢解决。所以,经过这轮危机之后,乐视网将出现触底反弹之势。

按照相关法规,非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不超过5%,且非上市公司高管,则减持公司股票无需向市场说明。

但类似鑫根基金“平价”减持乐视网的行为,似乎依然在A股市场不断发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itlaoyou-com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laoyou-com
itlaoyou-com

评论(1

  • 笨之鸟-铭寒 笨之鸟-铭寒 2017-03-03 11:10 via android

    都是为了利益,谁能坚持住就能赢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