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诺基亚与苹果的专利纷争,谈谈“专利恶霸”是怎样练成的(中)

摘要: 在这种以苹果公司为代表的巨无霸产品公司的联合影响之下,将本该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环境逐步扭曲为弱肉强食的丛林。

钛媒体注:本文是从诺基亚与苹果的专利纷争,谈谈“专利恶霸”是怎样练成的(上)的中篇,接着上篇的讨论,中篇依然以诺基亚与苹果公司的专利纷争为例,探讨专利恶霸的成因以及对整个行业造成的影响。

本节主要以苹果公司为样本,重点研究专利恶霸的成因,分析苹果如何以牺牲供应商/合作伙伴为代价来获取最佳条款、最大化毛利,重点分析苹果为了减少支付专利许可费,所采取的污名化专利权人、结构性削弱标准必要专利价值、系统性遏制专利权人权利等一系列行为。

本节还将分析苹果多重矛盾的商业伦理表现,探讨以苹果公司为代表的专利恶霸们对技术创新、司法环境、通信产业、消费者等方面造成的影响和危害。

1、苹果的蜕变

近年来,素以创新著称于世的苹果公司拒绝向绝大多数专利权人的技术创新“买单”,这是难以想见的态度。这似乎是因为苹果已从乔布斯时代那个偏执、疯狂追求产品创新的传奇公司,逐渐转变为一个主要向华尔街股票和资本市场负责的世俗公司[1]。

为了取得华尔街的青睐,苹果需要保持良好的经营业绩。但是依靠增长手机销售量等常规套路,难免受到产品更新周期的瓶颈制约,还会面临市场竞争激烈,产品创新投入大、周期长等风险,因此,苹果屡屡采用压榨上游产业链供应商的方式来提高自己利润率[2],这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苹果利用其巨大的产品销售量和独树一帜的产品群落,建立了一个相对独立和封闭的产业生态系统。在这个独立的商业王国里,苹果拥有绝对主导地位。

多年以来,苹果公司利用其独特的产品软硬件设计,自成一家的操作系统,以及特制的芯片、零部件需求,高规格的供货指标和巨大的销量等优势,牢牢逆向控制着供应链上游的数百家厂商。

以半导体需求为例,根据国际研究暨顾问机构顾能(Gartner)调查,2016年三星与苹果仍为全球半导体最大买家,占市场整体需求18.2%;其中2016年苹果的消费金额就高达299.89亿美元 [3]。

苹果对供应商的压榨主要表现在:

第一,强制要求上游供应商降价供货,否则替换供应商供货等方面。苹果这种压价供应链的现象是长期存在的,如果遇上行情不好时则表现更为明显[4]。

苹果公司喜欢盛气凌人。有许多实例都表明它在利用其规模和购买力迫使供应商做出让步,并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导致了一些小厂商的破产。

比如,GT Advanced是原打算为新iPhone手机生产先进屏幕的小型蓝宝石玻璃制造商,该公司在美国破产法院的文件中表示,苹果公司向GT Advanced发出了大批订单,但随后大幅修改协议条款迫使后者破产。

再例如,iFlow Reader是一家小型软件公司,通过应用商店向用户提供颇受欢迎的电子书阅读器,然而在苹果公司决定涉足图书阅读器业务,苹果公司骤然改变应用规则并且对全部应用内购买收取30%的佣金(比iFlow从卖书提取的佣金还多)。这种方式使得iFlow Reader无法生存,最终只能被迫关闭。

这两个例子都证明了苹果公司是如何利用其体量(正如有时其他大公司所做的那样)、以牺牲供应商/合作伙伴为代价来获取最佳条款、最大化毛利的做法[5]。

苹果公司的供应商大多数都是资源有限的小公司,对苹果有着较强的依附性和依赖性,这给予了苹果公司强大的市场控制力。由于苹果公司拥有庞大的法务团队和充足的资金,并不怕被供应商起诉,这些供应商通常也只能逆来顺受和谨慎行事。

第二,对于通信标准必要专利技术供应商等专利权人,苹果采取拖延或拒绝支付专利许可费等方式,降低许可费用成本的支出,追求利润最大化。

  • 1)iPhone手机相关专利概况

从iphone 6关键芯片及核心零组件供应商列表[6]可见,其大部分都由供应商提供,而非来自苹果公司本身。与此对应的是,相关领域的技术和专利也掌握在相应的供应商手中。

苹果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建立在精巧的工业设计,出众的用户体验、优秀的人机交互界面、完全控制的操作系统、精良的芯片和零组件、优化的高端硬件配置等基础之上。这势必导致苹果在手机主要芯片、零部件和通信标准等方面需要面对他方的专利技术授权问题。

表1:iphone 6 关键芯片及核心零组件供应商状况表

基于权利用尽原则,涉及手机硬件的大部分专利许可费用已由流通领域或供应商承担,不需终端厂商(如苹果)再次交纳。

  • 2)通信标准必要专利的特殊性分析

主要问题发生在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的缴纳上。所谓的通信标准必要专利是指通信厂商在生产符合业界标准的终端、设备时,无可避免一定要求采用的核心技术和重要发明。

按照业界惯例,该费用一般是向终端厂商、电信设备厂商或运营商征收,其原因在于:为了实现手机通讯芯片与其他模块的通信功能,以及建立手机与路由器、基站等设备之间的互联互通,主要是手机终端、电信设备和基站等在实施通信标准必要专利技术。这种收费方式是由电信产业分工和通信技术特点等因素决定的。

苹果在坐享通信标准必要专利技术带来的各种便利之余,其还想不再向通信标准必要专利持有人支付许可费,以达到降低支出成本和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目的。

特别是当苹果摆脱单一供应商供货时,比如英特尔开始给Iphone7供应部分基带芯片,打破了高通多年独揽Iphone基带芯片供应的局面,此时如果苹果不必再向高通支付专利许可费,那么苹果的利润会更高。

苹果上述做法的被诉风险很高,因为高通、诺基亚、爱立信等标准必要专利大户以及掌握相关标准必要专利的NPE都具有较强的攻击性。因此,苹果势必要系统性解除掉相关专利权人的武装,提前做好万全的应诉准备。

2、苹果的新玩法

  • 1)苹果的党同伐异

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标准必要专利大户和NPE等专利权人,在天然的商业利益驱使下,即使是存在竞争关系并发生过龃龉(详情见下文)的苹果、微软和谷歌等公司也化敌为友、共仇敌忾地结成了事实上的专利恶霸联合体,另外,英特尔(INTEL)公司也是专利恶霸联合体的重要成员。上述公司市值情况见下表:

表2:专利恶霸联合体成员市值表(单位:亿美元)

这四家总市值超过17000亿美元的公司所组成的专利恶霸联合体,既有CPU平台或操作系统事实上的垄断者,也有智能高端手机或互联网搜索入口的巨头,各企业在细分市场所具有的绝对优势地位与企业协同所带来的整体垄断效应,构建了智能移动领域难以避开、难以攻破的“连环阵”。

专利恶霸联合体拥有的巨大体量已经难以再用市场均匀地分布优势资源这样的常识看待。专利恶霸联合体可以快速、高效地集中、其高速有效调配各类社会资源,使得他们达成的共识、意见和决策很快就会通过供应链和市场传导到产业和社会,很容易对产业生态、市场环境、法律秩序、交易习惯、舆论导向和社会认知形成巨大的影响和冲击。

多个渠道信息显示,在美国,以苹果为首的专利恶霸联合体通过游说国会、司法系统和立法机关,参与标准化组织活动,资助院校或学者的学术研究,开展会议演讲,引导舆论宣传等方式,不断影响权力机关、社会团体和社会公众,遏制专利权人合法权利诉求,使恶霸联合体从中悄然受益。具体方式如下:

首先,污名化专利权人和限制专利权人权利。

为了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苹果等公司经常把那些正当维权的NPE与进行专利“碰瓷”或“讹诈”的“专利蟑螂”混为一谈。

近年来,甚至出现将那些只负责研发技术但不生产产品的技术公司也纳入NPE范畴的趋势。苹果等公司通过妖魔化NPE和专利权人,引导法院、市场和社会产生错误认识,使人们对创新政策、标准以及专利产生了种种误解和危险的“迷思”。

苹果等公司呼吁对上述专利权人不加区别的进行限制和打压,从而压制NPE、标准必要专利持有人、中小型科技创新企业等专利权人的合理利益诉求。

比如:本文上篇提到的苹果、英特尔公司对NPE使用“Patent troll”、“专利流氓”、“强盗”、“玩弄法律”等蔑称。近年来,涉及苹果专利诉讼的新闻和文章通常都会快速传播到国内,在文章的标题、内容中,苹果对手——专利权人往往会被贴上 “专利流氓”、“专利蟑螂”等贬义标签。口径、步调如此一致,其背后是不是存在系统性的运作?再比如:目前美国法院或ITC对NPE提起的诉讼一般不支持发布诉讼禁令等。

专利恶霸联合体对非自己体系的他方技术、标准必要专利技术等具有天生的排斥感。为了降低成本,维护自己的垄断优势地位,他们通过知识产权、产业技术、法律规制、舆论、学界多方面运作和影响,系统污名化专利权人,降低了社会对专利权人的保护效率,使技术创新者对法律能否有效保护自身专利权益这个重要问题,产生了不可预测的迷茫和惶恐,进而打击了创新者进行专利维权的意愿和持续研发的动力。

其次,结构性削弱标准必要专利的价值。

与传统电信厂商相比,终端厂商在标准必要专利方面劣势明显,因此结构性削弱标准必要专利的技术价值或法律作用对苹果等公司有利。专利恶霸的相关行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对标准组织的影响。为了减少向相关标准专利权人支付许可费,苹果、英特尔和微软等公司多年以来一直在向各国的标准化组织施加影响。

比如:苹果、英特尔和微软等公司一直在施压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以下简称为IEEE)调整章程,以便降低电子设备厂商支付的必要专利许可费。2015年,在美国司法部的支持下,IEEE按照苹果等公司的要求,修改了章程。

对此,高通公司颇有委屈地表示,单纯根据芯片价格收取专利许可费,无法公平地反映该公司为整个智能手机行业做出的贡献,可能会打压他们继续展开研发投资的热情。

值得注意的是, Criterion Economics董事长的格雷戈里·赛达克(Gregory Sidak)在一封发给美国司法部的公开信中表示,此番章程变化将帮助那些支付专利费的企业组成一个非法的卡特尔[7]。这表明业界也认识到了苹果、英特尔和微软等公司形成垄断组织的存在[8]。

对司法审判的影响。在苹果等公司的影响下,前几年美国法院判决确定的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呈现下调的趋势,并且法院倾向按最小可销售专利实施单位(Smallest Salable Patent Practicing Unit,SSPPU)计算费率。

比如:在re Innovatio IP Ventures,LLC案(2013)中,法院确定802.11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为每个wifi芯片9.56美分。实际上,专利的价值是不能分割及独立计算的。

以Wi-Fi技术为例,在Wi-Fi标准中的专利技术是不能独立出来的,Wi-Fi芯片中的标准必要专利的真正价值是这种专利技术赋予了Wi-Fi芯片特定的功能,从而提升了终端产品的整体功能,因此不能将Wi-Fi芯片(SSPPU)从终端产品中抽离出来计算费率[9]。

对理论界的影响:研究表明,专利恶霸联合体支持和宣传的很多反标准必要专利理论和学说都缺少实证支持。

比如:“标准必要专利挟持和许可费堆叠等反标准必要专利的理论、学说(本文不展开详细叙述)受到了广泛关注与赞同,也成为目前数个国家对标准必要专利权利人实施反垄断调查的重要理论基础,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上述理论的核心观点与作为具有普通常识的观察者看到的现实之间却似乎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10]”。再比如:数据显示自1994-2013年期间,全球行动通讯设备的售价每年跌8.1%、整体设备的销售数量则每年上升20.1%;……尽管市场分析的人一直警告许可费堆叠的问题,但至少在过去20年间,电信市场并没有出现许可费堆叠的状况[11]。

那些缺乏实证支持的反标准必要专利理论和观点被广为传播,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地言论长期充斥着主流媒体,不断污染着学界、工业界和司法环境,导致标准必要专利持有人处境越来越艰难,自身权益更加难以获得保障。

专利恶霸们的上述行为可能会让专利权人投入的巨额研发经费和标准化和运营成本等难以收回。业内人士透露,一项基础通信技术的产业化工作和推广的费用大约是技术研发投入的百倍,标准必要专利的价值被不当贬低,必然会影响专利权人的利润甚至生存,如果标准必要专利持有人的权益无法获得保障,他们对研发创新的投入及参与就会减低,对于发明人、制造商、零售商及消费者来说,都是很负面的。

  • 2)苹果的坚壁清野

在美国,NPE能够大行其道的原因在于:NPE一旦起诉对方,不管官司输赢,被告都得耗费大量的时间、应诉费用和精力。被诉的实体企业为了不陷入诉讼的泥潭,往往采取与NPE机构“私了”的方式化解麻烦。

但在苹果实行的坚壁清野政策面前,NPE兴诉的威力就失灵了。因为NPE和标准必要专利权人申请诉讼禁令一般不会得到支持,所以免去了苹果投鼠忌器的后顾之忧。富可敌国的苹果可以成立专门的律师团队,动用充足的资金与NPE周旋到底。NPE或专利权人一般要经过数轮的司法审判和专利无效程序,才有可能从苹果那里获得赔偿。

在与NPE或专利权人的交锋中,虽然苹果也屡遭败绩,但那些败诉案的赔偿金额伤及不到苹果的筋骨。对苹果来说,向专利权人交纳的专利许可费,早给、晚给都是给,不如先打上一场诉讼战,最后许可费还可能不给或少给。一言以蔽之,财大气粗的苹果拖得起,耗得起,也赔得起!

虽然NPE以及NPE化的诺基亚(市值约290亿美元)、爱立信(市值约194亿美元)等公司的实力也不弱,但与坐拥2000多亿美元现金流的苹果相比,前者就是小巫见大巫和相形见绌了。

富可敌国的苹果可以不太看重个别诉讼的进程和输赢,但该诉讼对专利权人可能就是意义非凡了。当诉讼陷入持久战时,长期的不确定预期,可能会严重影响NPE或专利权人投资方的信心和耐心。

比如:2016年诺基亚宣布起诉苹果的当天,诺基亚股票股价大跌超过4%,这是因为分析师表示该公司与苹果的法律诉讼可能拖延多年,从而影响诺基亚向苹果收取专利使用费,这些费用对于支撑诺基亚的利润非常关键[12]。

再比如:高通被苹果和FTC起诉后,直接导致高通股票评级被下调,股价狂泻13%[13],这说明了资本市场对可能再次陷入长期诉讼的高通的信心不足,这会市场看的是双方的体块和实力。

苹果的这种新玩法是以超级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很强的产业控制力做后盾的,其有着广阔的战略纵深,所以不怕被诉。

苹果有实力和NPE、标准必要专利持有人等打持久战、消耗战,苹果这种死守和拖延战术让很多实力相对弱小的中小创新型企业心生忌惮,不敢轻易向其主张专利权利。苹果这种用时间换空间的新玩法与传统的商业策略、业务模式大不一样。

3、苹果真的是苦主吗?

近年来,起诉苹果的专利权人动辄被冠以“专利流氓”、“专利蟑螂”等恶名,并且国内媒体一般会迅速报道相关事件,其标题和内容大都会给专利权人打上“专利流氓”的标签,这种现象正常吗?

目前,苹果是全球被NPE起诉次数最多的公司。在这些诉讼中苹果多以弱势者和“苦主”的形象出现,再加上苹果旗下iPhone、ipad、mac等产品在全球市场取得较大成功,在电子产品消费市场积累了较好的口碑和用户美誉度。

因此,即使是出现苹果确实侵犯了他方专利权或拖欠了应缴专利许可费的情况,人们一般还是会先入为主地认为错在起诉苹果的专利权人,这种现象正常吗?

  • 1)苹果手机的超高利润

据全球商业金融信息提供商-Bloomberg估计,2015年整个手机行业近90%的利润都被苹果iPhone独揽[14]。有机构分析后得出,售价700多美元的iPhone 6S,物料加制造成本仅为236美元,两者之间高达67%的差额充分反映出苹果的暴利[15]。

虽然苹果手机具有的操作系统的独特性和封闭性,品牌的溢价,产品的设计和功能优化等方面的优势,但是只凭这些优势真的能让其赢得如此夸张的利润率吗?

如果没有残酷压榨供应链,那么为苹果手机加工配件的中国产业工人的劳动条件、工作强度和工资待遇为何始终没有明显改善?苹果供应链和技术供给正常吗?苹果产品价值贡献与其高利润之间是否有足够的支撑?这样强势的苹果公司会是弱势方吗?

  • 2)诺基亚的苦衷

苹果真的会是苦主吗?有个问题应该引起重视。如本文上篇所述,诺基亚向Acacis和Conversant等NPE转让了大量涉及标准必要专利和重要发明,虽然专利权人交易自己专利比较常见,但是诺基亚向NPE转让大量专利存在以下弊端:

  • 大量重要无形资产的转让必然会对诺基亚的综合实力、资产结构和商誉等方面产生负面影响,并且这种不利影响几乎是不可逆的;
  • 分解专利组合的许可方式与一站式整体打包许可相比,前者的效率更低、交易成本更高和谈判周期更长;
  • 诺基亚从NPE那里分得的收益肯定要比自己上阵的斩获少很多,变现周期也更长;
  • 诺基亚比NPE更了解自己专利技术的特点、价值和作用,更了解产业背景和许可对象等情况,所以诺基亚一般会比NPE更具有谈判资本和诉讼优势,更能节约交易成本。

因此,诺基亚向Acacis和Conversant等NPE转让专利似乎是得不偿失的。

实际上,即使诺基亚是专利诉讼战场上的常胜将军(该公司成功告赢过很多世界知名企业),也需要借助NPE的力量才能与苹果进行博弈和较量。如本文上篇所述,诺基亚向Acacis等NPE转让专利,与苹果拒绝向诺基亚支付全部重要专利的许可费有关。

在专利恶霸联合体合力围剿的背景下,出于对反垄断法和苹果反制手段的顾忌以及商业利益考量,诺基亚不宜与综合实力过于强大的苹果等巨头公司进行长期的专利诉讼。NPE有着自己的诉讼优势,而且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和羁绊,所以诺基亚把大量专利转让给了NPE。

苹果强硬地拒绝支付专利许可费,而起诉苹果的代价可能又很高昂,因此很多专利权人都对苹果无可奈何。即使是在专利维权诉讼中所向披靡的爱立信和诺基亚等公司,也会被苹果公司诉诸公堂。试问:像苹果这样的公司会是苦主吗?

如果把专利权人视为主人,把应向专利权人支付许可费的实施方视为客人,那么苹果公司无疑是创造了“反客为主”、“客大欺店”的工业界奇观。这样看来,业内无不谈虎色变的高通公司被苹果诉诸公堂,前者会不会沦为纸老虎呢?

4、苹果分裂的人格

苹果的所谓人格是指苹果的商业伦理。苹果商业伦理的自相矛盾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1)对待专利的矛盾价值取向

如上文所述,对于他方的标准专利和重要发明,苹果极尽其所之能事地削弱他方专利的价值和作用;

但是对于自己的产品专利,苹果却不遗余力地维护和实现其专利的权益。苹果经常通过专利诉讼来打压竞争对手,抢占市场份额,谋求相关专利技术的独占优势。

比如:2011年4月苹果诉三星专利侵权案,美国法院曾经判决三星需向苹果支付9.3亿美元的天价损害赔偿[16]。

  • 2)从恶霸到流氓的模式切换

如上文所述,在面对标准必要专利持有人和NPE时,苹果呈现出专利恶霸的强硬、霸道态度;

在面对同类产品的竞争对手时,苹果表现出“专利流氓”的一面,为了进一步争夺市场,除了自己亲自披挂上阵之外,苹果还联合其他大公司组建NPE来打击异已。

产品公司成立NPE打击竞争对手的危害性远远超过传统意义的NPE。因为NPE一般只是为了求财,所以被告一般只要花钱就可以消灾。而产品公司成立NPE却是为了谋求自身市场优势地位,是要置竞争对手于死地,它们借NPE的刀杀人的同时,却不用担心对方对自己提出反诉,因此产品公司成立NPE更容易打破市场良性竞争的平衡。

比如:微软、苹果、RIM、索尼、黑莓和爱立信组建的 Rockstar机构拍下了北电公司的 6000 多项专利。后来,Rockstar在美国起诉了 Google和HTC、华为、三星和中兴等众多Android 厂商。

此次专利战中,苹果、微软等公司藏于幕后,Rockstar作为代言人在前面冲锋陷阵,事实上,Rockstar就是一家NPE。Google的首席律师David Drummond对此评价道:“微软—苹果专利联盟实为一场有组织的、直指Android的邪恶之战”[17]。

  • 3)垄断行为方面的贼喊捉贼

一方面,苹果经常借助反垄断机构来打击专利权人。

比如:反垄断规制已成为苹果全球打击高通的重要手段。2017年1月17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发垄断诉讼,FTC提供了三份苹果与高通签订的专利许可合同(根据商业交易习惯,上述许可合同应当属于当事人的核心商业秘密)作为指控证据;同年1月20日,苹果在中国起诉高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索赔逾10亿元。

种种迹象表明,FTC在美国诉高通和苹果在中国对高通“补刀”等行为是经过了周密地部署和协同。

因此,高通指责苹果挑唆美国FTC和韩国公平易贸委员会等政府机构调查高通,高通的高管曾表示:“苹果在全球各地挑唆监管机构打击高通,它不断歪曲事实,隐瞒信息”[18]。多个国家对高通发起反垄断调查的背后似乎都少不了苹果的作用。

苹果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又是世界著名的产品企业和科技公司,当其以苦主身份控诉高通时,较容易获得相关国家反垄断机构的重视、同情和支持。苹果公司已在美国对诺基亚发起反垄断诉讼,接下来其是否会在中国对诺基亚发起反垄断控告?让我们拭目以待。

另一方面,为了打压对手和谋取利益,苹果可能实施了滥用市场垄断统治地位的行为。

比如:2016年12月,在被诺基亚起诉侵犯部分专利后,苹果立刻采取反制措施,声称前者为专利流氓,而且苹果还将诺基亚子公司Withings的所有配件从其Apple Store下架[19]。

此举暴露出苹果三个方面的问题:首先,还是一如既往地将起诉苹果的专利权人污名化为专利流氓;其次,Withings公司及其产品与诺基亚和苹果之间的专利争端没有直接关系,在无合法理由的情况下,苹果自行下架该公司相关产品可能构成违约;最后,苹果的行为破坏了线上交易的正常秩序,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

苹果的上述行为可能滥用了其在Apple Store平台上的垄断优势地位。

苹果还有性质更恶劣的行为。近日,苹果在美国加州又遭遇了一起集体诉讼,苹果产品用户起诉苹果通过破坏 iOS 6 中的 FaceTime 功能来强迫用户升级至 iOS 7,苹果强制用户升级操作系统,是为了避免向 Akami 公司支付越来越多的数据处理费用,起诉苹果的产品用户正试图寻找未公开的损害证据,以证明苹果违反了加州不公平竞争法[20]。

该案中苹果可能滥用了其在iOS操作系统平台方面的垄断控制地位,损害了广大用户的利益。

小结

在这种以苹果公司为代表的巨无霸产品公司的联合影响之下,将本该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环境逐步扭曲为弱肉强食的丛林;在强大的专利恶霸面前,专利权人的维权行动越来越艰难;法官们本该毫不犹豫、理直气壮地优先保护技术创新和专利权人,但在专利恶霸联合体的长期影响之下,法官们经常错误地试图去寻找保护专利权和防止权利滥用之间的平衡点;实际上,很少发生所谓的专利挟持和专利权人滥用权利的情况,倒是专利恶霸们经常利用其在下游产品市场的支配地位,对专利权人进行了“反向劫持”。

为了坐享其成,专利恶霸们经常系统性削弱专利权人的权利和专利的价值和污名化专利权人。

在此环境之下,从事技术创新的企业或个人进行专利维权时,反倒有可能成了怀璧其罪的罪人;专利恶霸联合体的相关行为最终也会对工业界的技术创新活动、供应商的切身利益、市场竞争的健康环境、法律规制的正常秩序、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等方面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害。

注释:

[1]新华网-《苹果:从伟大到优秀的转变》:http://news.xinhuanet.com/info/2013-09/28/c_132757869_2.htm 

[2]人民网-《传苹果“压榨”台湾供应商》:http://tc.people.com.cn/n1/2016/0822/c183008-28654731.html

[3]搜狐-《三星、苹果仍为2016年全球最大半导体客户》:http://mt.sohu.com/20170204/n479889094.shtml

[4]每经网-《投行巨头为什么这个时候唱空苹果!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6-07-18/1022983.html

[5]中国软件网-《苹果公司能迫使高通就范吗?》:http://news.soft6.com/201702/23/314792.html

[6]互联网创业圈-《苹果产业链分析-iphone6 硬件揭秘》: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1030/10/1433900_421083130.shtml

[7]电子工程世界-《IEEE调整规章:高通将不能按整机收取专利费》: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5/0210/article_39970.html

[8]笔者注:卡特尔(cartel)是垄断组织的一种表现形式,是由一系列生产类似产品的企业组成的联盟,通过某些协议或规定来控制该产品的产量和价格,但联盟的各个企业在生产、经营、财务上仍旧独立。

[9]新浪博客-《关于标准必要专利的七大迷思》: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303ccfd0102w6ia.html

[10]微信公共号:格物致知79,作者:郝元,名称《专利挟持理论面临的挑战-与实证研究脱节》

[11]新浪博客-《关于标准必要专利的七大迷思》: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303ccfd0102w6ia.html

[12]搜狐-《未伤敌先伤己 诺基亚起诉苹果致自家股价大跌逾4%》:http://mt.sohu.com/20161223/n476790445.shtml

[13]腾讯-《高通因苹果诉讼股票评级被下调 股价狂泻13%》:http://tech.qq.com/a/20170124/009331.htm

[14]中关村在线-《手机行业90%利润归iPhone 它厂只分10%》:http://mobile.zol.com.cn/544/5448202.html

[15]巴士数码-《6S成本仅200美元 iPhone霸占手机业90%利润》:http://iphone.tgbus.com/news/class/201510/20151009110904.shtml

[16]CNet-《美法院裁定三星未侵犯苹果外观专利或少赔3.82亿美元》:http://www.cnetnews.com.cn/2015/0519/3053003.shtml

[17]思博网-《专利核战:苹果微软“专利钓鱼联盟”Rockstar将困住Google?》:http://www.mysipo.com/article-1853-1.html

[18]新浪-《苹果为何选择在中国状告高通?》:http://tech.sina.com.cn/zl/post/detail/t/2017-02-02/pid_8509736.htm

[19]凤凰网科技-《被诺基亚起诉后苹果下架诺基亚子公司所有配件》:http://tech.ifeng.com/a/20161224/44521430_0.shtml

[20]搜狐-《为了省钱 苹果故意破坏iOS 6的FaceTime?》:http://mt.sohu.com/20170203/n479835734.shtml

【钛媒体作者介绍:IPRdaily.cn 中文网,文/陆峰(IPRdaily特约作者),编辑:IPRdaily.cn LoCo,校对:IPRdaily.cn 纵横君】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IPRdaily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PRdaily
IPRdaily

IPRdaily是知识产权新锐媒体。我们报道国内外最新知识产权产业动态,并为权利人从业者及创业者提供产业服务。我们客观敏锐的记录分享知识产权产业每一天。

评论(1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02-27 17:56 via h5

    怕不是高通塞钱了哈哈哈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