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退去后,文创领域的厮杀将愈加残酷

摘要: 所谓的黄金时代,仍然是在马太效应和二八理论的双重作用下附加于少部分文创企业的光环。对于大部分创业公司而言,资本、原生内容、技术、人才、管理这几方面的寒冬依然漫漫无期。

2014年,我国文化产值增长到2.39亿万元,2015年,这一数值达到2.72亿万元,其涨幅为11%,比同期的GDP增速高出4.6个百分点。随着移动端的深入普及,网络文学、网络音乐、网络视频、网络直播等移动娱乐行业的消费关注度、持续升温。至2015年12月,我国网络文学的用户规模达2.97亿,网络音乐的用户达5.01亿,网络视频的用户达5.04亿,文化产业及细分的移动娱乐行业的商机不言而喻。

从新世纪起,中国逐渐开始实行文化体制改革,原本掌握在国家手里的文化资源被释放出来,造就了文创行业产业化的高潮。如2003年,整个出版行业实施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改革,即出版企业上市,这个动作推进了整个文化产业市场化的进程。随后,华谊、华策、光线这些公司的发展无不受益于文化体制的改革。所以,在中国做文创行业一定要关注政策,政策的打开与收紧将在根本上影响行业的发展。

2016年12月19日,数字创业被列入“十三五”国家战略发展规划,从政策层面上肯定了文化创业领域的重要性,2017年开年之初,很多行业专家都做出预测,未来10年将是将是文化产业的黄金时代,也是文创领域从业者的黄金时代。

但是文创领域的情况真的如预测者所说的呈一片良好之势吗?由于无形资产无法量化评估、初创企业规模小等问题导致企业在融资的道路上困难重重。2016年上半年,VC(风险投资)对文创领域的关注让内容创业走向风口浪尖。但是,与上半年的高歌猛进相比,2016年下半年文创领域的融资频频遇冷,且随着人工智能、医疗、VR/AR等领域的发展,资本的风向逐渐被分散。

与上半年196家相比,下半年文创领域共有107家企业获得融资,减少了46.8%。马太效应、二八理论在文创领域的趋势也愈演愈烈,从11月份的融资企业来看,新企业的关注度并没有获得提高,而是果酱直播、牛魔王票务、A站这三家曾在获得融资的企业,同时,影视行业获得融资的占比最高,动漫行业次之。

所谓的黄金时代,仍然是在马太效应和二八理论的双重作用下附加于少部分文创公司的资本光环,对于大部分创业公司而言,资本、原生内容、技术、人才、管理这几个方面的寒冬依旧漫漫无期。

昨天,我特地拜访了一家上海文创公司,与他们制作部的负责人深入地交流了一下,下文内容希望能给同在文创领域奋斗的伙伴们一些参考。

对于文创公司来说,重要的不是造概念,而是做好原创内容

有一点,我觉得特别可怕,就是用“文人”的思维去经商,这样也许会穷一辈子。这里的文人主要是指一些专业领域的从业者,如影视行业的导演、广告行业的设计师,商业往往是多专业的并行战斗而非单专业的单枪匹马,从一个专业领域切入是文创公司的必经之路也是优势所在,但这种优势随着发展阶段的不同弄不好就会演变成劣势。

专业技能打造出的内容是文创企业的基础,内容的质量和数量为双驱动,通过生产内容、销售内容最终实现获益,但是,同类型同段位的文创公司在内容生产能力上的差别并不大,优劣的区分系于内容品质的高低。此外,社会发展、受众心理也会对文创企业产生影响。大部分初创的文化企业内容生产的质量严重依赖于团队中的某一个人,因此常常造成产量低,内容质量不稳定,无法实现批量生产,即便成功的导演、创作者也很难说一下子就能成功。

我拜访的这家文创企业的制作人之前是从“新文化”出来的,在专业技能的知识储备和持续探索上都还算不错,但是他告诉我说:“一个人去生产内容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应该的,作为一支团队,良性的发展状态是所有的制作人员、创意人员技术水平可以不在一条线上,但是思想认知得保持起码的持平。

”残酷的现状却是文创企业的从业人员并非都适合创业公司,员工的探索欲、求知欲及专业知识对文创企业至关重要。而且,伴随着企业发展的不稳定,部分员工的动摇、退出也在所难免。内容生产的关键——人才依然是文创企业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此外,从长远发展来看,内容生产需要从对特定个体的依赖解放出来,转变成可以不断扩张的批量模式。

目前,谈到原创内容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再是粗制滥造,而是更加精细化、垂直化,并交由强大的专业平台进行内容的分发。我之前跟两个文创企业的创始人有过交流,他们都说原创内容一定是公司发展的重中之重,但是为了实现这一点公司还得额外做一些现金流业务。

照目前来看,单一的内容生产对于一家初创公司来说是很难实现长期运营的,常规项目是一个很好的保障点。但正如前文所言,任何的优势都有可能因发展阶段不同转变成劣势,人才的稀缺是导致这一结果的直接原因。

从我拜访的这家文创公司来看,它是一个典型,一开始原创的自制内容由专业的人才去打造,但随着竞争压力的加剧和原创内容的模式化,这部分的专业人才被应用到了常规的现金流业务上,对于企业的管理者来说,做好业务赚到钱是公司运营下去的基础,公司发展的根本则交由刚步入社会的员工操作,创造性和突破性削弱了很多。

纵观整个外部环境,上海的制作公司数不胜数,行业的佼佼者和领头羊占据了八成的资源,对于大部分初创公司来说,由于资源、人才的先天缺乏,其现金流业务缺乏核心竞争力和不可替代性,常常会出现业务被同行业者一刀切的情况。

与现金流业务直接挂钩的是客户,而与原创内容挂钩的则是用户,用户思维是文创公司需考虑的重点。在层出不穷的技术和花样翻新的营销模式下,内容生产要充分与用户互动,社群的重要性也由此凸显出来,一次性购买的商业社会已渐行渐远,多次交易、持续交易、追求用户的生命周期是文创企业在做好内容的前提下需要进一步追求的。

融资只是最后的救命草 ,联合共融是个突破口 

“融资只是最后的救命草”这句话不是针对所有的文创公司,而是大部分中小型文创公司。很多公司倾其所有,为某月份的融资做着准备,从它孤注一掷的风险性来看,这样的公司在内容生产和现金流业务上都存在着一定的不足。

良性的发展应该是融资帮助文创公司扩大规模、改良运营模式,而非依靠融资来实现文创企业的常规运营。一旦到了这个地步,作为运营者的创始人而言,其压力不言而喻,最后的结果有好有坏,其根本依然赖于原创内容的品质高低。高品质的原创内容可以帮助文创企业获得一定的版权收益、广告收益,同时这方面的收益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融资是否能够成功,这两者是相辅相成、互相推进的,而非依赖某一方来成就另一方。

由于文化产业无法像实体经济进行量化评估,进军文化产业的投资人也如同买股票一般,在冷静的市场预期下颅内燃烧着盲目的热血。一些文创企业也因此获得了一定的资本注入,短期来看,这是文创从业者浮出水面喘口气的契机,最终想要花式游泳中夺冠仍然需做好根本。

此外,如阿里正在打造的“大文娱”、腾讯宣称的“泛娱乐”,乐视强调的“生态圈”,全方位生态打法是巨头们正在探索的。对于大部分刚刚起步的文创企业来说,距离打造自己的生态尚远,但联合共融未免不是一个捷径。

如联合其他行业的专业人才进行衍生品的开发。拿中国电影行业来看,目前其收益大部分靠票房,反观欧美国家,成熟健康的影视市场电影衍生品的收益占到影片总收益的70%,这表明中国的文化元素对经济的渗透程度还不高,文化产业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度也不够高,在这种整体尚不明朗的情况下,衍生品产业恰恰能够成为文创企业的突破口。

其次,全渠道的推广运营也是一个不错的着力点,如利用文化内容去包装线下实体产品,利用其它平台的优势展示内容形态,提高服务品质、消费体验和品牌内核。换言之就是文创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与传统的实体经济,新生的媒介实现跨界融合,最终实现“内容+”的成效。

拦住那个倾茶的士兵 ,做好企业管理

任何大的变动都是由一个小的导火线造成的,正如美国独立运动的导火线——波士顿倾茶事件。

随着平台和渠道竞争的愈演愈烈,内容创业公司大量出现。这些企业在做好内容生产的前提下还需面临经营管理上的挑战。

很多专业出生的人创业,在企业运营商缺乏充足的商业敏感,如如何构建组织框架、创建合理的人事管理制度、正确的内容生产流程以及团队营销,这些作为企业运营的整个框架体系缺一不可。但很多内容创业人员在这一块存在先天不足,这也是导致内容创业成功率不高的重要原因。

我看到很多文创企业在招聘启事上说上班时间自由、提供开放的办公空间、尊重人才的个性发展等等,甚至有人说“一张台球桌”已经成为文创企业的标配。有些公司没有明确的打卡制度、鲜明的上下级关系,扁平化运作反倒成了他们的弊端。

企业管理之间的环环相扣,这个环同时也扣住了文创企业的内容输出,没有一个好的企业管理必将影响到原创内容的生产。

我一直认为公司里的任何一个员工,尽管在老板口中可以说这个人可有可无,但他心里一定也清楚地知道再微小的员工产生出的那一点不好的苗头也将引起或多或少的蝴蝶效应。所以,做好企业管理,应从拦住那个“倾茶的士兵”开始。其次着手建立健全管理体制,这不仅能够保证公司的良性运营同时也保障了员工的某些福利。

结语:

正如盖茨比所言,尽管知道目标尚且缥缈,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追求和探索。文创能否成功这盏绿灯能够触达也不妨碍众多文创从业人员在这片蓝海里的深耕和进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冯提儿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冯提儿
冯提儿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