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位编剧的七种人生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摘要: 新春伊始,七位创作故事的人成为了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每周出品,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转载请联系作者。】

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所以我们需要故事。故事或者让我们历经从未企及的浪漫、壮阔、险恶、刺激,或者照见我们身处困境的苦痛。编剧们用自己的想象力和常识创造并激活故事,而一个好的故事,可以带着我们去追寻现实,去挖掘出混乱人生的真谛

钛媒体影像《在线》第47期,我们跟7位编剧聊了聊他们的经历和想法。他们中有人写出过足以名留影视史作品,有人从爆款网络短剧中历练走出,有人笔耕不辍为生活……这些编织故事的人,又有着哪些故事? (以下内容为节选)

《大明宫词》《橘子红了》编剧郑重

《大明宫词》《橘子红了》编剧郑重

郑重:成为好编剧有三个条件

【钛媒体《在线》】:近几年一直没有作品面世,你在忙什么?

【郑重】:忙各种玩的事情。比如办Party,做视频实验。我在Party现场埋了很多机器,通过类似于装置的形态把一个空间设计成表演的场地,来玩的人不知道其实自己本身已经是演员了,他们按照我画的路径、程序去做自己的事,但是我实际偷偷都记录下来,然后再剪成在某种主题下可以表现的叙事段落。我就做很多有创造性的、能让大家和自己高兴的事情,有创造性是一切的基础。

【钛】:好像跟编剧没什么关系。

【郑】:一直在写,一直在写感兴趣的故事,包括也在看。然后试图摸清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大家在想什么,我在想什么,更重要的是弄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钛】:市场的状况?

【郑】:市场肯定是之一,而且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因为如果想做这一行从业者,最终还是想让大家高兴,想让大家接受。你想让大家看你这东西的时候感到愉悦和某种意义上的启发,那你就自然要跟大家一起来感受世界,跟大家一起去经历欣赏。

【钛】:“豆瓣电影评分伤害国产电影”的说法,你怎么看?

【郑】:豆瓣电影的评分,是很珍贵、很少见的诚实的数据,它是一个由成千上万个灵魂构成的新型知识分子,这个知识分子最大的品质就是诚实,它应该继续存在下去。诚实很重要,想要形成指导和认识,证据一定要诚实,证据不诚实的话什么都认识不了,到最后都是自己骗自己,越来越生活在一个影子世界里。

【钛】:最近还做了什么?

【郑】:最近在写一个东西,筹备一个古典一点但是会讲得比较现代的题材。

【钛】:最近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郑】:怎么能够在既形而下——写的故事首先是保障形而下的品质,人的一方面的本性是希望看到很轻松、能识别的信息,同时又能在这个过程中植入比较形而上一点的思考,老话说就是“意义是什么?拍这个故事的意义是什么?”,希望别人看完这个故事以后,能有一点什么样的见识或者感慨,我觉得这是一种高级的审美。

我觉得任何一个成功的作品一个故事,都是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比例掌握得非常好,或者说从形而下中自然生发出形而上的主张。如果说作者本身是负责任的,是关怀别人的苦衷、关怀别人目前面临的问题,你自然就有形而上隐隐的一个原则,但是在表现的时候要有一个像电影电视的东西,因为它不是那么神秘,它需要满足人的恶赦困,人能看到本性的满足,看到血、看到动作、看到强烈的性格,看到爱情、色情等等这一切。

【钛】:这两者在创作中间会有矛盾吗?

【郑】:没有矛盾,我觉得这是相辅相成的,就像生活中一样,色情可以过渡成爱情,爱情弄不好有可能是色情,我们的生活作为一个整体,它是一个互相拥抱的整体

【钛】:形而上和形而下结合的过程中,会在市场上会有矛盾吗?

【郑】:有矛盾就说明失败了。在最理想主义的情况下应该是没有矛盾的,别人能识别你要讲的主题和意义,同时又非常欣赏你提供的一系列的细节和你的聪明劲。

但是在探索的过程中,它好像是个矛盾:兼顾这个了,大家会说没有意思,就是一堆笑料,没劲,“为什么要看这个”,他们会提这个问题;如果另一面强调太多,别人会觉得很简单,没有意思,这是你作者个人想的事情,我们需要娱乐,我们需要休息,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需要感受到强烈紧张的情绪、情感和密集的情节,而且情节的推演起码要高于我的智力,是要合理的等等。观众也在找最合适的最精妙的搭配,最好的比例混合,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好像是矛盾,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假象,它应该不是矛盾。

【钛】:创作中没有灵感的时候怎么办?

【郑】:那就等一等,这个没办法。这是很神秘的一个问题,但是就是有这个时候。总体上不要焦虑,一切都会来。等一等,或者说是干点别的,谈谈恋爱,把恋爱谈好。灵感是从生活来的,如果你的生活是单调的,一塌糊涂的,是缺乏内容的,你是不可能有神奇的想象力的。如果你在生活中为了编剧而编剧,实际是一种非常单调的状态。

如果你有老婆,去积极生活,有孩子,去了解孩子,把身边的人物关系照顾好,那些就是灵感。踏踏实实地把你的生活过得有创造性,负责、诚实起来,把那些必须要做的事情做好,在这个过程中灵感自然就会来。做艺术应该充分地生活,不管环境如何变化,你要尽量去理解并且跟它周旋,并且希望能够跟它达成和谐,这个是需要努力的。

【钛】:什么样的编剧是好编剧?

【郑】:编剧首先是个技术活。现在有那么多理论书,大家都在看,但很少能够看到真正按照那个去写一个故事的例子,因为它很难,因为它不是你个人充分自由表达的过程,你只要在讲故事,实际是两个人在完成故事,一个是讲的,一个是听的,那么实际这两个人构成了你故事成立的基础,不是说你讲就行,因为听的人听得懂还是听不懂,他在一个半小时或者两个小时能不能被你抓住并集中精力,这个时候就涉及到一些很专业的技术,比如节奏、事件先后的顺序、事件的质量的级别、总体上逻辑的关系等等。

第二个,“想说什么”是构成好编剧的前提。你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你作为讲故事的人,你对别人的态度是什么?大家都生活在一个个死局、困境中,我觉得故事有某种功能,它能提供某种可能性,要么让你离开这个死局一会儿,给你一会儿的舒适,要么帮你解决这个死局,或者或多或少地帮你提供出另外一种想法、另外一种方式去应付这个死局,那么这是更高级一点的编剧。

还有就是在知识上或者在智慧上的准备。从古典意义上来讲,一个编剧应该去研究心理学。在我们常见的现象上,我们有常规通俗的看法,但是那些看法是不是准确,是不是应该有一些方法、工具?你是不是应该有更广阔的一点的视野?那么这个就是建立在你在一个什么样的知识基础上。你对心理学是不是应该涉及?这样是不是能解决一些我们生活中的矛盾?以及能够把矛盾的来源你比别人看得清晰一点?是不是应该有点哲学思维,有一点社会学思维,而不是说你就看那些已经证伪了的、靠权力保障的精英的那些约定俗成的看法,那些看法好像没帮我们生活什么忙。

好编剧,就是这三个层面,你的技术,你本身的知识准备,另外就是你的责任感和道德感,就是你跟别人的关系,你是不是想帮助别人,你是不是想让大家生活得更轻松一点。

《黑处有什么》编剧、导演王一淳

《黑处有什么》编剧、导演王一淳

王一淳:写剧本是特别孤独特别纠结的过程

【钛媒体《在线》】:《黑处有什么》中的凶手究竟是谁?

【王一淳】:凶手其实并不是这个片子着重要讲的,我写的时候就没有一个特别的设定,而更多的想用冷血杀手来象征当时的很多事情。有一层意思就是说,危机四伏的成长中,其实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

【钛】:这部戏里父女的情感很打动人,现实中你跟父亲的关系是怎样的?

【王】:我跟父亲的关系就跟这个影片中小女孩和爸爸的关系特别像,我爸也是小地方的小知识分子,不太擅长沟通,和周围人的关系别别扭扭的,和自己孩子的关系也是别别扭扭的,所以我一直觉得我们俩到底是不是爱对方,特别深刻地怀疑这件事。父亲2002年去世,当时一下子我就懵了,整个一年都是懵的,我突然对很多事有了不同的理解,我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写这个故事的。

【钛】:你真的是家庭主妇?

【王】:结了婚也有了孩子,孩子都马上9岁了,不折不扣的一个家庭主妇啊。

【钛】:可是我们看到的主妇应该还挺忙碌的。

【王】:拍电影离家一个多月,也就是那一个多月。写剧本的阶段,都还可以陪孩子的,只不过也会让时间特别碎片化,这需要一个挺强的自制力来坚持下来的,这也是我缺少的。

【钛】:写剧本,不断推翻重来的过程,其实需要一点信念和坚持,这个东西在你碎片化式的生活方式里怎么去保持住的?

【王】:可能是因为前面已经投入很多了写了很多了,这个东西如果烂尾了,前面都白费了,所以还是拿出了我今生最大的耐心来做这件事的。那时候朋友喊我去喝咖啡去逛街,我都不去,别人问,你不去干嘛呢天天在家呆着,开始我都说在家写剧本,哈哈,他们都觉得我像疯子。所以后来也就不说写剧本了,就说不想去,哪也不爱去,就想在家呆着。其实在家呆着也是对着一堆稿纸在那发愁,我觉得这个过程是最艰难的。

写剧本这个苦可能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挺过去的,因为它是一种特别孤独特别纠结的过程。我没想过放弃,就是觉得这个事怎么也得完成了它,大家评价好或不好、有什么结果,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但是如果你连完成都没有,对自己都没法交代。

【钛】:《黑处有什么》这个剧本写了十年?

【王】:老提这个都不好意思,那个真的不是因为要求高,只是因为太闲散了,没有连贯起来,中间不停地离开去做别的事,但是这个事在我心里一直没有放下,得空就写,感觉差不多了,就拍吧。

【钛】:可以描述一下您创作的过程吗?比如什么时候去采集资料、采风?

【王】:都会有吧,比如我写一个故事,写到有一个保姆的生活,我从雇佣保姆这边我能写出很多细节很多东西,但是保姆自己生活那边,我就不太了解,我最近都在考虑有什么机会去体验一下。

【钛】:外界给你很多褒奖,也有质疑,你会去看网友、影评人的评论吗?

【王】:会的,不可避免。

【钛】:他们会对你产生影响吗?

【王】:看到一些不同的声音,也不至于生气或者反感。我觉得有一些评论都说得挺到位的,写出了我自己内心的一些遗憾。但是看的影评多了其实不太好,比如我现在写新剧本的时候,就会考虑我看过的影评的不同趣味,其实他们也有很多互相矛盾的,你要想照顾这批人的感受就照顾不了那一批人,不可能顾及到所有人,这让我写的时候顾虑比以前多了。

我看有一篇影评不错,觉得作者脑子很清楚,把我的优点缺点都看得很清楚,也看出了我的一些小心思,因为我现在剧本推进有点慢,就想找个人一起来推进这个事,我就想到了那个作者,叫他一起过来,但实际上我发现写影评和写剧本是两回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技能。

【钛】:他读得懂你的电影,但不能完成创作本身。

【王】:对。包括我和一些大导演交流以后,共同的感受也是,影评不要太往心里去,有的可以听,但总的来说不要太往心里去,否则你写着就晕了。

【钛】:会跟一些前辈去聊吗,他们会对创作有什么建议吗?

【王】:具体到故事和剧本的建议挺难的,大家都在写自己的故事,很难真正走到别人故事里去。大家见面聊天重要的功能就是,你会了解到别人创作中的困境是什么,你会发现很多问题都是一样的,感觉到自己也没那么孤独,这样会更多一些信心,就觉得遇到那些问题不是自己蠢,而是创作的规律。之前有个小剧本,写到三分之二了就扔那了,跟一个大导演聊,他说,嗨,写到三分之二是最容易扔的时候,我一想,那我扔一个也不太可惜,哈哈。

【钛】:您现在的创作节奏是怎样的?很熟练了?

【王】:我现在还没有一个驾轻就熟的写作模式,也没有一个特别稳定的写作习惯,这都不太好。虽然过于讲技巧不太好,但是还是应该给自己多少设定一个框架。比如那些大编剧、作家,都会给自己设定目标,每天不管好坏,要写多少字,然后写到一个地方遇到瓶颈过不去了,先绕过去往下写着,说不定写到后面的前面的自然就通了,等等这些技巧。但我还没改,还是一股蛮劲,一气呵成,过不去就挠墙,朋友约吃饭也没兴趣,哪儿也不爱去,很影响心情,自己很郁闷,我觉得这都是缺乏创作的技巧。

【钛】:成为专业导演后,生活会有哪些改变?

【王】:没有感觉到生活有太大改变,主要还是带带孩子,插空写写剧本,什么时候写完了就拍一下,没感到生活有太大变化,可能这也是我写新剧本的动力不像有些导演那么强的原因,因为它对我的生活没有实质性的改变,我不指望它给我带来什么太大的改变。

【钛】:那虚荣心呢

【王】:会有一点,但是你要为它付出巨大的努力呀,这个挺不容易的。

【钛】:本质还是懒,哈哈。

【王】:对。

自由编剧赵猪

自由编剧赵猪

赵猪:人写来写去总还是要写回自己

【钛媒体《在线》】:你的行业口碑还不错?

【赵猪】:跟我合作的人都是一个评价:配合度极高,要写什么很快理解他们老板的意思,然后按照他的要求写出来,而且市场风向把握得比较准,做出来没有问题。

【钛】:什么时候开始写戏?有没有被骗过?

【赵】:太多了,做影视这行,尤其是编剧,被骗是太正常的事情了,影视这个圈子本身骗子就多,尤其是前端的。

从2012年开始,一直在写戏。2012年写了一部电影,跟别人一起合作的,当时的监制是刚从新影联出来的高军,中间几稿他都认可了。完整剧本写完,只收了五千块钱定金,中间天天跑到亮马桥那边一个茶餐厅开会,天天坐在那写,写出来之后没消息了。就在今年,看见那个导演把我们当年写的剧本,以他的署名另外找了一家公司报批,广电已经备案了。

【钛】:电影叫什么?

【赵】:这个就不说了,他有这个本事他去弄吧。还没拍,但是已经报批了,等于又圈到一轮钱准备拍了。我觉得他也够呛,不是说那个本子不好,那个本子也有问题,但是还算可以,最大的问题是那个本子已经不适合现在的潮流风向了。

【钛】:是个什么故事?

【赵】:写的是一个小屌丝一个大明星,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身份互换。

【钛】:双龙会啊。

【赵】:有点那个意思,喜剧。2012年2013年那时候拍,演员找对了还是可以做的,一千多万出来,中间拍得精细一点,前两年的市场那么好,卖个三四千万还是有机会的。结果现在那种题材已经基本上没机会了,观众不吃了,电影那个主梗太老了。

【钛】:这几年写了什么?

【赵】:前几年每年都有活,2012年是一部电影,2013年特别好,有两部电视剧同时在弄,而且有一部电视剧是袁和平的公司要做,当时天天到袁和平公司开会,是个中韩合拍的动作奇幻偶像剧,题材本身很好玩,绝对能卖掉的那种,结果袁和平那边公司要集中全部精力去拍《卧虎藏龙2》,所以这个工作就暂时停止了。

2015年的一个项目,那个更牛逼,但是现在好歹那个项目还没黄,还没完全彻底死掉。当时我写的时候纯粹当笑话,一个大电影,那个老板当时找到我时说要拍一个八千万投资的大电影,内容题材是南海争端,好狠呐,警匪题材,简单来说就类似于《湄公河行动》升级版。2014年底开始写,2015年改了两稿,当时各种搞不清方向,2016年初定稿,终于赶上2016年国庆《湄公河行动》卖了10个亿,公安部还有审查那边觉得这题材有点意思,因为我那个本子写得很正,完全歌颂我中国公安特警的缉毒、反恐,居然过审了。

【钛】:后来怎么样?

【赵】:老板拿去做融资,立项已经下来了,可能2017年就要开。

【钛】:听你说的这些题材,跨度挺宽的。

【赵】:所以我说我配合度高,但是这也可能是我的一个问题吧,因为我并不是科班编剧出身,我就是学习能力强。编剧是这样,我的基本功、我的技术在,最多就是搜集资料的问题,搜集资料,资料收集好了,我的东西就可以写出来了。我现在唯一不敢碰的东西就是言情,因为毕竟作为一个男性编剧,写那种言情尤其是纯女性视角的题材,我肯定把握不好。总的来说,我一般还是做鬼啊怪啊,僵尸道士,或者是警匪、动作、悬疑这一类直男的东西。

【钛】:如果不写定制,你自己为自己写,最想写什么故事?

【赵】:我现在在写的东西,跟《黑处有什么》有点像的,整个大范围我还是写我从小生活的矿,可能我会用类型片去包装,比方去写那个年代的反特,或者青春少年直男的热血、青春、打斗那些东西,希望未来有一段时间,未来两三年,我可能主要去围绕这个题目去写那种90年代左右的矿山里的青少年的生活。

【钛】:跟自己的生活经历有关。

【赵】:对,人写来写去总还是要写回自己,只有写这些东西才是最有真情实感的,但现在的市场环境,你不可能纯粹去记流水账。我从1990年到2000年之间那段时间的生活从那个矿去写,中国这些年变迁最大的就是那十年,所有人的生态全部180度大转弯,社会生态全部发生变化,突然从一种社会到另一种社会。

【钛】:你这两年写了挺多网大。

【赵】:网大都是定制的,有一个马上要上,叫《东京血族》,中日两边的魔幻奇幻,吸血鬼和人族共同生活,中间内部勾心斗角,穿插阴谋这样的线,东西还挺简单,导演拍得还挺认真。

【钛】:你自己也演了?

【赵】:我演的一个魔王,从头到尾戴着头套。专门找的特效化妆团队,每天拍那个戏化妆化两个多小时,身上贴伤疤呀,戴头套,做那个头套还很逼真,像僵尸片的做法。

【钛】:这种东西荒诞吗?

【赵】:这是网大的特性。网大的逻辑,要非常跳跃、非常二次元。举个例子,我看过一部网大,说三男一女四个人,在太阳黑子爆燃时莫名其妙有了超能力。一个很胖的男的,他只要一出汗,身上就散发出费洛蒙,然后女的就会自动投怀送抱,跟他的想法是一样的,他的需求是一样的。有一个很丑的女的,只要一来大姨妈马上变得很漂亮。这就是二次元、想象力,观众有的时候就想看这些东西,比较二次元的东西。

【钛】:这些脑洞是怎么来的?

【赵】:80%都是日本漫画里来的。

【钛】:现在你是个什么状态?

【赵】:我现在还好,生活工作,自由编剧,有一些固定合作的伙伴和公司,都比较靠谱,刚写完一部网剧,很快就要开机。现在比较尴尬的一点,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部非常正式的代表作,可能因为定制接得太多,没有尝试强力猛推自己的项目。

现在不像以前那么着急,心态比较轻松,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份工作,努力把每件活都做好,哪怕是自己不太喜欢的项目,也要在自己的范畴内做好。

【钛】:对了,你为什么叫赵猪,这名字太特别。

【赵】:小时候玩游戏,第一版那个《三国志》里头不是有几个小BOSS吗,一个是肥肥,圆圆的可以丢锤子那个,一个就是总是冲来冲去那个赵氏兄弟,因为赵畜,赵牲那一堆,我们那时候把他们就统称肥肥和赵猪,我姓赵,老在那玩,那个时候一个牌子五毛钱啊,啪被弄死了,都在骂“就那个赵猪”,气就撒在我身上,“就是你这个赵猪害的,我这五毛钱又白费了”,他们叫着叫着就叫出来了这个名字,叫习惯了,叫了20多年了。

自由编剧阿瞒

自由编剧阿瞒

阿瞒:追赶潮流永远只会慢一拍

【钛媒体《在线》】:最近在写什么?

【阿瞒】:一个网大一个网剧以及一个电视剧。网剧是一个二次元的妖怪题材,网大是青春爱情的题材,另一个是荷兰发生的留学生爱情故事。目前只有历史和惊悚悬疑没写过,惊悚悬疑做过改编,剧改成小说。

【钛】:讲一讲入行的经历

【阿瞒】:先说个无厘头版本,其实以前是学新闻的,发现新闻有很多要编的地方,同样是编,为什么不编故事呢。正规点的版本是说,我们大学的时候有一个教现代诗歌的老师,他喜欢电影,就把我们带上了这条不归路。当时就是文艺青年,爱写诗,我跟老师说,我写的几首诗你看怎么样,后来老师就聊到说喜欢电影吗,我就说谁谁谁的电影不错,老师说还有些其他电影你想看吗,他们有个影吧我就去看了,播的都是塔可夫斯基、基耶洛夫斯基、黑泽明,接触那些电影,觉着很感兴趣,不是通过那种很商业的东西喜欢上的,但是现在反过来已经到了这行业之后,就开始各种看好莱坞的片子来扒,十年前的话,还挺不屑于那个,但是现在发现那个想法很幼稚,好莱坞的东西很了不起。

【钛】:你现在做的都是定制,你会不会觉得你写的东西跟你想写的东西有差距?

【阿瞒】:刚入行的话会有这种想法,到现在这个阶段不会有这种想法,这些定制,因为毕竟写还是我来写,它可以往这个路线走,也可以往那个路线走。虽然大纲它是一样的,但是角色的具体反应是不一样的,这个东西我是可以决定的。就是说,既然是我写的,怎么能存在说,我写的又不是我想写的,怎么可能是这样呢?不太可能。主要是,我接受的定制都是自己想写的定制,不想写的,我都拒了。

【钛】:如果为自己写,你会写什么?

【阿瞒】:为自己写,这个好任性啊,十年前的话会有很多这种想法。但是可以说一下,就是关于中国的超生这个题材,好像从来没有人涉及过,85后到90间,我出生的这个时间段。但是觉得商业性比较弱,这个元素,现实的状况可以包在里头,但是一定要做一个喜剧的壳才能卖得出去。

【钛】:你属于那种编辑,专注于某个领域?配合度高?思维跳跃?

【阿瞒】:你刚才说的两个都有,就是思维跳跃还有一个是配合度高。怎么说呢,配合度高我承认,因为是被磨出来的。最开始刚入行会认为,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啊我有我表达的东西,但是现在已经完全不是这样的,现在就是会努力配合,这是优点呢还是缺点呢?刚入行的时候觉着,又不是你写,我好像比你更懂啊,但是现在后来发现如果按照片方的方向改,貌似是可以往更好的方向改的,主要是说可能接触的片方也更靠谱了,可能刚入行的时候会有一些十分不靠谱的建议,有人会直接对我说“你怎么想不重要,我怎么想才重要”,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那种了,他们提的意见我反而觉得,如果按照他们的方向去走,是会更好的。

【钛】:你对市场有感觉吗,市场上什么东西会卖得更好?

【阿瞒】:前几天我们还讨论这个问题呢,跟别人聊的时候往往会说,你觉着未来几年什么样的会卖,其实我觉着这个是一个伪命题,就是说,人们关注的东西,无非是饮食男女,还有就是人类情感这东西都是共通的,然后你永远追着这个潮流去做的话,你永远就是慢的一拍,其实没有那个必要。你孵化一个东西,等你那个东西成熟的时候,没准那个东西正好就可以赢得观众了,真的不要去做试图猜观众心的这种事,我觉得现在好像很多人都陷入这样一种误区,就跟IP热潮一样。

【钛】:写剧本的时候最好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阿瞒】:举个例子,有一稿,片方一再给我宽限时间,他怎么会那么做呢?他说你写的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给了更多,大纲已经那么细的情况下,你有那么多发挥。在写这个剧的时候,我感觉写的时候那些内容是自己冒出来的,跟我好像没什么关系,我就在键盘上打,那些内容就自己流出来,每个角色会说自己的话,不是我的话。最难受的我编,角色都是说的我的话,我一直想该写什么,下个小段是什么,那样就会很难受。

【钛】:你自己到现在有没有觉得比较满意的作品?

【阿瞒】:手上正在写的,因为手上还在做嘛,就觉着我这个肯定能比上一个更强,因为我好像比上一个更用心,我希望以后也这样,好比说,我这个写完了之后,我再写下一个的时候,我如果还有这个心的话,那我是高兴的,千万不要说我那个劲就使到那了,不要说我以后不会再比这个更费劲地努力去写。

【钛】:是什么驱使你一直这样去做?

【阿瞒】:一个人跟这个世界有一个切入的方式吧,我觉着对我来说就是文字或者文字变成影像。如果没有这个东西的话,我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或者说我会是一个看不见东西的人,是一个无法表达的人。这个东西对我这么重要,我能不对它不尽心吗。

《屌丝男士》编剧布小什

《屌丝男士》编剧布小什

布小什:现实世界由巧合、误会和暴力组成

【钛媒体《在线》】:你最早是个段子手?是怎么入行成为编剧?

【布小什】:我其实没打算进入这个行业,我一直在设计公司做项目经理,写段子是个业余爱好。项目经理下面有设计师,我工作很闲,最早的时候玩推特,发一些吐槽的东西,后来转到了新浪微博,但是当时就水土不服嘛,推特什么都能发,微博上一发就被删,或者被封号,我封了大概四五个号了吧。

后来吐槽写得少了,这个东西挺敏感的,那就写点段子好玩呗。当时有一个什么叫短趣的网络日报的东西,在微博上找各种小段子,收录了我的,那时候可能收一条段子就给10块钱,或者充10块钱话费什么的,当时觉得挺有成就感,我的段子被收进去了,而且让那么多人知道。当时一直觉得好玩,但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东西未来能吃这碗饭。

因为开始做《屌丝男士》了,就想这东西未来会不会比较有市场,就开始学习故事应该怎么写,不能只写段子嘛,未来可能写点长的东西,我觉得每个人从小都有想拍电影的想法。就是从《屌丝男士》第二季开始火的时候,那时候其实挺多人来找我们说,这个团队的人能做出《屌丝男士》,是不是能复制别的。

当时也觉得做设计公司挺没劲的,因为我们当时做的都是政府项目,政府项目就是你不太需要设计啦,他们就是一些很套路化程序化的东西。尤其是你跟政府领导聊什么设计,聊不出来什么,他们完全不懂。比如说,“我们去迪拜考察了,他们那条街怎么弄的,你们照着给我们弄过来就完了”,完全这种东西。我们项目主要是在内蒙鄂尔多斯,他们那个城建局包括他们那个头就说,去迪拜考察了,我们要做中国的迪拜。可那能一样吗,人家是海边的沙漠城市,你是一个严重缺水的沙漠城市。他们一说设计,什么地方都是,给我弄个喷泉,你那么缺水的地方弄喷泉,就特别可笑嘛。天天接触这些人,就觉得,做设计挺没劲的,然后就觉得,索性我就不干这行了。

出来之后,主要还是写一些脱口秀,给江苏卫视啊,包括网络脱口秀,然后写《屌丝男士》的东西。从2015年开始吧,突然间风向就转了,大家不太需要这种很短的东西了,网上就开始炒什么大IP这些东西,我们都是写这种短的东西,突然市场上需要这些长的东西了,我们懵了,这东西怎么办啊?后来就试着写这长的,但中间得生活啊是吧,我就跟一个导演朋友弄了一公司,平时拍广告、病毒视频来养活自己,然后试着写长篇。

【钛】:你经历了《屌丝男士》走红的过程。

【布】:最开始在微博上写段子,之后帮大鹏写点《大鹏嘚吧嘚》,后来我们看到德国有个剧叫《屌丝女士》挺火的,我们也试着玩,那时候大家都没经验,而且我也没想做编剧,当时就是觉得写段子好玩儿,其实严格意义上那不能叫剧本,就是一个小段子。段子发过去之后,然后我们就开始挑,当时每季每人要写大概一二百条段子,然后从中抽一些,大家坐在一起,一条条过,大家觉得挺好的,就拿出来。最开始也是有很多问题,很多段子看文字特别好笑,但是你把它视觉化之后就特别奇怪,我们也是一季季在总结吧,最后反正就是总结出了一些东西。

最早大家都没觉得这个东西会火,因为那时候没有网剧这个概念,而且大鹏最早第一季做的时候,不像后面那几季那么多明星抢着来客串,当时拿给谁看谁都觉得没意思。去找明星吧,明星说,我靠我又不是主角,我不是主角也就算了,我搭你一个网络主持人,你网络主持人当主角,我来给你当配角,而且就那么一两分钟一个东西。

大鹏跟柳岩关系特别好嘛,柳岩就说,作为朋友我来帮你试试吧,试了之后呢,她和那个邓超,当时有个明星篮球队,经常会去打篮球,然后柳岩拍了几条存到手机里,让邓超看,邓超一看,觉得有意思,说孙俪刚拍完戏在家歇着,要不你让她试试。然后当时有了柳岩、孙俪帮忙拍了点东西,他就存到手机里了,然后再拿给大家看,说“柳岩跟孙俪都来了,你要不要试试”。从那时候开始的,他反正挺有这个头脑的。

【钛】:你创作的灵感从哪里来的?

【布】:就各种聊吧,我昨天还跟我一个摄影师朋友聊,他前一段进看守所呆了5天,然后就跟我们聊在里面的事。我觉得跟各种各样不同的人聊,你会聊最近每个人发生的什么事,我可能是属于以前挺爱组各种局,当然最近一年因为也是空气特别不好,而且这个我们一直在忙剧,最近一年没太参加各种局。我原来,朝阳区也是一个小局王吧,各种局都参加,所以各种阶层的人都认识挺多的,就是聊,就是倾听他们发生的什么事。我写东西写不下去了就打电话找朋友们出来吃饭,有时候可能他饭局里一句话,可能这个事马上想通了。这可能是我的一个经验吧,但可能有些人他就是看书或者怎么样,可能每个人方法不太一样。

【钛】:你心目中的故事是什么?

【布】:比如《冰血暴》,喜欢那种东西,很冷静地看一个事,但是这个事可能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特别真实。真实世界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它是很多巧合很多误会并且很多暴力的东西组成的,只不过我们是远远地看着这么一个事发生,但它实际是怎么发生的,背后有很多东西交织在一起。但是我现在没有导演的那个才华,如果未来我自己能写能拍的话,我肯定是要拍这种题材的。但是我现在这个阶段就是,跟谁合作拍片,就找到与他的共同点,然后再一起来弄。

万合天宜编剧华宇

《万万没想到》《报告老板》《食之魂》编剧华宇

华宇:把别人逗笑后,自己已经笑不出来了

【钛媒体《在线》】:你喜欢哪个类型的故事?

【华宇】:原来比较喜欢写喜剧,所以才会来到万合天宜,做了三四年,越来越觉得喜剧难做,而且特别需要经验积累才能做。最近在尝试的作品,是偏于生活化的。

【钛】:比如像?

【华】:比如说最近看的马伊琍老师、陈建斌老师演的《中国式关系》,我觉得这种就是很本土化很生活化的,可以反映出很多我们生活当中的事情,我也在尝试着去写这方面的作品。

【钛】:你说喜剧挺难的,难在哪里?

【华】:别的我不知道,我们只说万合天宜的观众和粉丝。随着他们看到我们的作品越来越多,他们对于剧的理解也会越来越深刻,笑点也会提得越来越高,甚至我们有一种感觉就是,他们的笑点比我们想象的成长的要快得太多。曾经我们用一个文字梗就可以把大家逗笑,现在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世界上好笑的事情其实没有那么多,就像有人说,让一个人笑很难,让一个人哭很容易。尤其是近两年吧,很多同事平时的生活状态越来越沉下去,以前大家都是很能开玩笑的人。因为你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喜剧里面的时候,你把所有人都逗笑的时候,可能到那个时候,你已经笑不出来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做喜剧的的人,他们最后得了抑郁症,这其实是一个挺可怕的事情。我觉得如果你的心智没有那么成熟,你的心态没有那么平和,你的经验没有那么丰富的时候,其实可以不要尝试去做喜剧,因为这真的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

【钛】:这个很有趣,你发现把别人逗笑越来越难?

【华】:因为大家都在成长,当他们习惯了你的套路后,你就必须要想到新的套路。其实他们已经陪伴了我们4年时间,4年时间里他们对于片子的审美提高了不少,而我们是从无到有进行创作,我们的能力不能说越来越有限吧,只能说我们太过于想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大家,所以会导致自己很累。你学的可能有“1”,你用的可能有“0.8”,但观众想到看到的可能是“2”甚至更高,这个对于一个喜剧创作型的人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我想我可能还没有真正做好准备去做喜剧,或者做一个特别优秀的喜剧,这也是我特别佩服叫兽还有子墨、至尊玉他们的一点,他们从一开始能坚持到现在,背后的辛酸只有我们这些创作人自己知道。

【钛】:写东西的时候,会不会焦虑?

【华】:会,这也是观众会说我们江郎才尽。其实有的时候是会这样的,因为你要往外输出的东西是永远赶不上你吸收的,你要不停地创作作品,而创作是需要时间的,那同样的时间你是拿来创作还是学习呢,你既然拿来创作的话,肯定是少了很多学习的时间,这也就是为什么观众会觉得我们江郎才尽。

如果没有做好十全准备,冒然去做喜剧会给自己和观众都增加很大的压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可能我短期内都不会尝试再做喜剧了,不光是自己会疲惫,对观众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表现。因为不管是我也好、子墨、叫兽啊,整个万合天宜永远都不会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拿老梗拿别人的东西来取悦观众,这是我们最低的底线。

【钛】:可以讲讲最近在忙的事情吗?

【华】:最近在做的也是公司的一个项目,已经在优酷那边提报了,叫做《食之魂》。它是一个以美食的外壳来包装的喜剧,这个剧可能会在明年17年的9月份左右播出。

【钛】:你负责哪一块?

【华】:编剧,我是主编。

【钛】:你们一直以短平快见长,现在很多都在往院线、长篇上靠。从短到长,你觉得有什么需要转变吗?

【华】:有,很大的。我刚提到的《食之魂》就是相对来说的大体量,20集每集40分钟。在这个剧本创作过程中,我们会发现有很多是以前我们没想过会出现的问题,当一个剧只需要写十几分钟的时候,你可以肆意发挥你所有的想法,你不用考虑不该你想的问题,但是当这个体量放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就必须要面对,这个时候就会发现原来所做的那些段子,还有我们认为是可以支撑这个剧的核心,反而都已经变成了很无关紧要的。就是说,我们最拿手的东西,反而拿不出来,这是我们最需要突破的一点。当然我相信,不光是我,还是任何一个曾经以短平快为核心编剧,只要能突破这个瓶颈,接下来面对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万万没想到》《西涯侠》编剧艾劲

《万万没想到》《西涯侠》编剧艾劲

艾劲:演戏可以提升编剧处理细节的能力

【钛媒体《在线》】:你是怎么入行的?

【艾劲】:2013年大学毕业,为了尊重家里想法我去了四川一家银行上班,干了一个月觉得不是那么开心,不想干了。我想做编剧,拍东西,大学开始我就做剧本,自己拍片子。还是想到北京闯一闯,正好看见万合天宜在招聘,我很喜欢叫兽,投了简历没想到真的叫我来面试,我什么都没想就跑到北京面试,还真的通过了,就开始了这条路。

【钛】:其实时间并不太长,那你是怎样理解编剧工作的?

【艾】:编剧是个讲故事的人,他最复杂的在于他不是独立的,必须得有其他部门的合作,比如导演、后期等通力合作才能最终呈现,编剧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他不是独立的创作者,而是拥有合作性质的创作者。

【钛】:你对什么类型故事最有兴趣?

【艾】:情景喜剧,最开始我觉得情景喜剧起点比较低,方便简单,拍摄门槛好像不高,而且对创作者的要求更多是在剧本上,这样我可以在自己擅长的方面多去下功夫,不用太考虑成本等方面。后来我才发现情景喜剧在创作中是最难的,它要在非常简单的场景中把很复杂的故事交待出来,还有人物的特点、台词的精炼,都其实远远比普通剧难度要高得多。

【钛】:你编剧的新作品《西涯侠》是篇幅比较长的了,从写短剧到写长故事,编剧要怎么适应或者转变?

【艾】:谈不上适应和转变,而是成长。之前做短的,并不是我们想标新立异,公司当时不是很大,也不可能找很有名的演员来,只能从内部挖掘,初次做的时候,比如演技方便不可能跟专业演员比,我们就要求做一些节奏快的,这样可以掩盖一些缺点,当时没想到这个能成,也算意外的惊喜。后面,做完这个我们并不满足,我们想做一些真正意义上偏故事的东西,这需要去学习和成长,不算是转变,而是往真正意义上的创作者去成长的过程。

【钛】:你自己也在剧里客串,你公司也经常发掘自己的人去演,你喜欢演戏?

【艾】:其实我自己不太喜欢演戏,那时候至尊玉一直劝我演,他说编剧如果想做好东西的话,必须去接触片场,去了解演员的想法和行为,这样的编剧做东西细节会更好,所以我参与了。

【钛】:有什么收获?

【艾】:收获挺多,演戏是个好玩的事情。在我现在的创作上,我确实会比以前想得更加周到、仔细一些。比如细节的处理上,编剧过程中我不会太多考虑走位、动作能不能实现等;还有些东西在文字上觉得很成熟,但说出来会觉得很傻,我做了演员侯会考虑这些东西。很多台词我是现场改的,剧本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是自己说出来的时候不太好,要更口语化更生活化,更接近一个真正的人一点,所以这对我来说是有提升的。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苍蝇屠宰场
苍蝇屠宰场

我只是来拍照的。wchat:flybutchery;影像公众号:苍蝇屠宰场

朱玲玉
朱玲玉

钛媒体女摄影记者一枚。

评论(6

  • 王雅星 王雅星 2017-06-05 04:35 via iphone

    顶棒

    0
    0
    回复
  • ko ko 2017-02-17 12:15 via iphone

    1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2-10 05:36 via iphone

    戏如人生

    1
    0
    回复
  • Amelie侯少侠 Amelie侯少侠 2017-02-09 19:05 via android

    666

    0
    0
    回复
  •  LBZ600  LBZ600 2017-02-09 10:53 via android

    好的故事到处有,但必须遇到好的编剧人,才能转化,才能成为不朽的故事!

    1
    0
    回复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2017-02-09 09:11 via pc

    人们需要故事,故事就是信仰。我爱故事。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