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互联网成为权力的“角斗场”,未来它还能保持民主吗?

摘要: 当各国政要和各路野心家都充分理解并善于使用互联网的力量,这些线下最有权势的人,也成了网络上最危险的人。

钛媒体注:互联网一直被视为一种颠覆性的力量,一种去中心化的组织、政治、社会革命。然而今年,国际政治舞台上演的种种匪夷所思之事,却让很多人不得不直视互联网的另一功效:对固有政治权力的强化。

Wired杂志评选出了本年度互联网最危险人物榜单,虽然此前上榜的多为传统世界的反叛者,即那些利用网络的力量,扰乱世界权力架构的先锋,但今年的10大危险人物榜单上,普京、特朗普、ISIS、埃尔多安纷纷出现。当各国政要和各路野心家都充分理解并善于使用互联网的力量,这些线下最有权势的人,也成了网络上最危险的人。

Vladimir Putin 弗拉基米尔·普京

GETTY IMAGES

今年七月经专家证实,入侵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DNC)文件的两队黑客与俄罗斯政府有关系。此后,网络安全社区与美国情报部门愈发有了共识:俄罗斯通过互联网来搅乱美国总统大选。

俄罗斯黑客非法获取民主党国家委员会及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的文件资料后,泄露这些组织的私人通讯记录,在总统选举的关键时刻,扰乱民主党内部,使民主党人分神,甚至还在大选中帮助特朗普。

俄罗斯黑客干的“坏事”被公之于众前,普京政府早已在网络上洗白一些披露出的政治文件。俄罗斯政府雇佣的水军忙着在线上论坛发布虚假故事,在Twitter和新闻网站评论区上攻击批评当局的人。两件事加起来却让普京政府成为世界上最邪恶的势力,他们传播虚假信息和扰乱互联网。依我看,最近的事件只是让他们士气高涨。

Donald Trump 唐纳德·特朗普

GETTY IMAGES

我们在去年筛选年度网络危险人物上榜人名单时,称特朗普为一个“蛊惑民心、想要煽动旧时的仇恨、利用美国人最糟糕的偏见,而非想要解决世界问题”的人。今年,特朗普的入选理由一条也没变。

他至今仍未正式重申他对穆斯林移民的禁令,或是为自己称墨西哥移民为强奸犯的事情道歉。现在距离他正式成为美国总统还剩几周时间。

特朗普现在虽是当选总统,但他依旧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互联网骂战者。他毫不犹豫地告诉其1760万位粉丝,任何焚烧美国国旗的人都应该进监狱、并且取消这些人公民身份。特朗普毫无依据地指责,在他赢得的这场总统大选中,有上千万张虚假选票。他在Twitter上公然蔑视宪法,大规模传播虚假信息,毫无根据地质疑美国大选。

Steve Bannon 斯蒂芬·班农

diversityinc.com

在斯蒂芬·班农加入特朗普阵营,成为首席顾问之前,他就在极右新闻网站Breitbart.com上为特朗普站队。该网站发布的都是带有种族主义、反犹反穆和过度歧视女性的内容,因而它也像是一种新的顽固政治小流派——另类右派(alt-right)的成长记录册。班农现在担任特朗普过渡团队的首席战略官,他将把法西斯的宣传视角带进了白宫。

James Comey 詹姆斯•科米 

GETTY IMAGES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今年7月份才表示要终止对希拉里·克林顿的邮件调查。11月的总统大选前几周,他却公开表示会让部下继续调查希拉里·克林顿的私人邮件服务器。他并未解释新发现的邮件涉及什么,或者他们认为新披露的邮件具有重要性的原因(实际上那些邮件都不重要)。这部分线索恰好是特朗普阵营及其团队所需要的,他们借此引发民众对希拉里的猜忌,甚至声称希拉里马上会面临控告(事实并非如此)。

在大选最关键时刻发布这种不合时宜的调查事件之前,这位局长还让联邦调查局陷入一场“解锁僵局”:FBI要求苹果公司编写代码,帮助联邦调查局破解去年12月加州枪击案杀手Rizwan Farook的iPhone 5c。经过六周的僵持,最终联邦调查局自行找到破解手机的办法。

此事证明,康米为了达到监管目的,不惜损害美国民众的网络安全和隐私权利。这种行为也让硅谷企业和联邦调查局之间的关系从此紧绷。

ISIS

奥兰多夜店Pulse恐怖袭击案现场。图片/pebhmong.com

伪宗教性质的末日邪教ISIS自称为伊斯兰国,它的钱财、资源和在伊拉克及叙利亚的土地可能不停地被消耗,但它并未停止向网络和社交媒体渗透。

在2016年,该组织证明它可以接触到孤独、对现实不满、甚至是有精神疾病的人群,向他们宣扬可悲的暴力行为。虽然ISIS受到了冲击,但他们今年的恐怖主义宣传仍有成效,法国国庆日的恐怖屠杀尼斯卡车袭击以及奥兰多Pulse夜店枪击事件都与他们的恐怖宣传有关。

与榜单上其他的人不同,社交媒体极端主义专家Humera Khan 称ISIS的威胁源自“ISIS人格集群效应(the ISIS Borg collective )。显然,2016年数十名ISIS指挥官的丧生并没有弱化该组织原本给人的极端印象。

Milo Yiannopoulos 米罗·雅诺波鲁斯

今年,美国保守派网站Breitbart专栏作者米罗•雅诺波鲁斯的存在证明了Twitter存在很多问题。他不仅是“另类右派喷子”(一个委婉形容发表种族歧视言论、歧视妇女和道德低下沽名钓誉之人的词语),还散布糟糕的理念,侮辱特定的个人。他幸灾乐祸地让粉丝攻击一些目标。

例如,喜剧女演员Leslie Jones就因为雅诺波鲁斯的人身攻击而被迫退出Twitter,她无法忍受雅诺波鲁斯粉丝的无数条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和性别侮辱评论。最终,Twitter永久注销雅诺波鲁斯的账号。

雅诺波鲁斯对此则表示,Twitter的封号只会让他更加出名,而且Twitter上还有拥护他想法的人。还好,至少雅诺波鲁斯影响极坏的言论只能停留在互联网的阴暗角落中。

Recep Tayyip Erdoğan 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今年夏天,世界还曾担心军事政变会推翻土耳其的直选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然而,大家惊恐地发现埃尔多安以失败的军事政变为由,开展了一场现代民主社会中前所未有的互联网和媒体打击活动。

一百多位土耳其记者锒铛入狱,人们无法使用Twitter、Facebook、YouTube或是WhatsApp。为了应对席卷土耳其全国的抗议,埃尔多安政权多次切断数百万土耳其人的网络连接,彻底断了民众收集、传播不同政见的念想,也断了他们需要的基本网络信息服务。

Julian Assange 朱利安·阿桑奇

2016年,朱利安·阿桑奇再次证明,即便他身处伦敦的厄瓜多尔大使馆的“监狱”里,他还是可以颠覆一位总统候选人。自2010年举世震惊的维基解密事件之后,今年,他又通过泄露希拉里竞选工作人员John Podesta的邮件来搅乱政坛。美国情报部门坚信这些资料并非被内奸泄露,而是收了俄罗斯钱的黑客组织所为。

阿桑奇否认是俄罗斯人给了他这些文件。但这个否认引人遐想:维基解密从一开始就要要确保信息来源的匿名性,所以即便是阿桑奇也不(应该)知道信息的真正来源。阿桑奇曾承诺线人,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发挥泄露文件的影响力。此次总统大选中,他履行了诺言。

Peter Thiel 彼得·蒂尔

彼得·蒂尔公开支持特朗普的竞选,为其提供竞选资金,从而颇具争议地成为了硅谷年度影响力最大的人物。本月初特朗普和硅谷巨头们的圆桌会议上,他就坐在特朗普的左边。

毫无疑问,他联合创建的情报分析公司Palantir,会和他一同飞黄腾达。该公司的隐私刺探分析日后可能将更广泛地被应用于美国的情报和执法机构中(Wired将把这些内容留到明年的“危险xx榜单”当中)。

蒂尔真正获得权力的标志是2016年前职业摔跤手Hulk Hogan状告博客Gawker.com一案。法院裁决Gawker需要赔偿1.4亿美元,该案最后以Hogan获得3100万美元庭外和解结束。此事直接导致Gawker Media集团的破产。

蒂尔在这个长达4年的诉讼过程中资助了Hogan,成功地将自己的眼中钉Gawker Media集团踢出了互联网界。他曾冷静的表示,这就是他的目的。鉴于这个官司和言论审查制度有关,蒂尔的胜利,他在特朗普过渡团队担任的要职,及特朗普曾提到的“放开诽谤相关法律”的承诺,Gawker Media集团的破产,可能只是对未来美国“言论自由”即将遭受到的冲击的预警。(本文首发钛媒体,编译自Wired杂志,翻译/Sophie Tang,编辑/元婕)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元婕
元婕

Rerum cognoscere causas | yuanjieluo@tmtpost.com

评论(6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2016-12-27 10:02 via pc

    最后再补充一点。我们和权力者应学习如何在网上相处,去适应彼此,而不是推开彼此。

    1
    0
    回复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2016-12-27 09:58 via pc

    最后补充一点,大部分追求无限自由的人,并没有意识到:
    当这个世界完全开放,完全自由以后。我们大部分人,都只能是受害者,而绝不是受益者。

    1
    0
    回复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2016-12-27 09:55 via pc

    一个所谓完全自由的世界,一定是人间地狱。所以从出发点上,我们应考虑的是如何改进,比如国家权力的边界在哪里,以及如何更好的通过制度来让政府和民众协同等等;而不是去考虑诸如“政治都是阴暗的,政府都是不好的,政治家都是野心家,我要无限制的自由”等等这类问题。

    1
    0
    回复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2016-12-27 09:50 via pc

    以为互联网会是一片净土的人,一定是想多了。如果政治还未渗透互联网,只有两种可能:
    1、互联网没什么影响力。
    2、他们还未发觉互联网有影响力。
    -----------------------------------------------------
    然而,互联网显然是有影响力的。
    -----------------------------------------------------
    然而,这并不是坏事。
    1、如果把政府和无政府看成是两件商品,那么“舆论渗透”只是选择“政府”这件商品的附赠品而已,本质上用政府的形式来管理国家是利大于弊。商品本身是好的。
    2、反之,所谓的“舆论自由”或许是“无政府”这件商品的附属品。但附属品再怎么优秀,也改变不了商品本身品质不行的问题。

    1
    0
    回复
  • 小导旅行 小导旅行 2016-12-27 09:45 via pc

    小导旅行商城,是旅行的传教士。
    http://www.tripfang.com/index.php
    改变用户旅行体验,购物,出行等等的旅行用品商城。
    搜罗世界,只为给你更好的! Search the Best , For You Only!

    0
    0
    回复
  • 小导旅行 小导旅行 2016-12-27 09:44 via pc

    http://www.tmtpost.com/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