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投企业只看人,盯着创业者看,直到他发毛

摘要: 在人和事之间,我们只看人——创业者。人比商业模式重要,人比市场规模、人比所谓的方向还要重要。

截止目前,真格基金已经投资了296个项目,天使轮投资占75%,36%的项目进入下一轮融资,5.7%的公司过了“C轮死”门槛,其中还包含2个独角兽企业。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真格基金也有不少投资案例,参投公司有艺点理财、老虎证券、安心de利、淘当铺、订单宝、PosPal银豹收银系统、火币网、哆啦宝、买单侠、创投圈等。

10月29日,在“宜信财富2016全球资产配置之私募股投资高峰论坛”上,知名天使投资人、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详细讲述了他是如何挑选项目进行投资的,本文内容根据徐小平的现场发言整理。

消费金融公司买单侠的创始人胡丹,原本是红杉资本副总裁,我很早就跟他说:“你创业我一定给你钱。”我连他要做什么都不知道。

沈南鹏虽然是我的好朋友,但为了支持创业者,我不怕得罪他。我偷偷投资了胡丹,惹得沈南鹏大怒,我跟他说下次你手下的人创业我还是会支持,因为,红杉寻找优秀的公司,而真格寻找优秀的人。

安心de利CEO刘延锋,坦福大学MBA毕业,曾在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和Orbis投资基金北美总部工作,长得也非常帅,堪称李彦宏的“美图秀秀版”,反正我不敢跟他同台演讲。

过去他一直找我要投资,三四年间,他找了我五六趟,换了七八种商业模式,但我都没有答应。因为他当时要做的事和之前做过的事之间没有一个很好的连接点,只有这个点才是创业者撬动地球的支点。

直到有一天,刘延锋说我要做的事是我出国之前就想做的,现在我的同学也都在干这个,我猜决定投资他。可后来他还是转型了,不过现在的方向也不错。

ofo创始人戴威曾是北大学生会主席,他还没有创业的时候,我就经常请他们一帮同学来我家聊天,我们关系非常好。后来ofo的项目出来,我要投两个点,他还送了我一个点。所以投资人拉拢创业者,表面是联络感情,其实是拉生意。

聚美优品是我们投的明星项目了,2009年上线,2014年上市,崛起速度非常快。但陈欧当初找投资人的时候屡屡碰壁,好多人都说他的模式不对,可我完全没听懂他的模式,我说太棒了,你不要去斯坦福读书了,我给你投资,因为我看好陈欧这个人。可是他还是去念了斯坦福,两年后回来创业也取得了成功,真格也得到了巨大回报。

不看商业模式,看面相

有时候创业者到我这里来,我就一直盯着他看,直到看得他发毛。对方会说,徐老师你在看什么?我说在看你的面相。于是有媒体报道望文生义,说徐小平也就会看面相。对,我就是会看面相,我通过面相看到的是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心灵世界,和他的意志。

天使投资更看重的是人才,我们投资于想象中的资产。

当你要想做点天使投资——钱多得难受,想投出去对冲一下自己有钱的状态时,就要看人,一个创业者你给他100万,即使知道赚不回钱,你依然很开心,那种感觉就对了。不要装模装样地看事儿,那没什么用,因为绝大部分企业做到最后他们的模式已经不知道变了多少次了。

所以,在人和事之间,我们只看人——创业者。人比商业模式重要,人比市场规模、人比所谓的方向还要重要。

创业者带着商业计划书来做路演,我们虽然也看计划书,但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这个人——他是不是做过这件事?是不是懂这个行业?是不是有相应的团队?他的过去能否证明他的未来?

有时候我的同事会说“这个市场已经饱和了,这个机会政府不允许”,滴滴打车当初就是因为这个理由被一个知名投资机构拒绝的。

但最终我们还会回归到“投人的哲学”:与他的同辈相比、与他潜在的竞争对手相比,此人是否足够优秀。

而这正是我们做天使投资最高难度的一点。投人不易,当一个人来找我,而他背后已经有四五个投资基金要给他钱,他每天的收入都在急剧增长之时,我们的判断很容易被这件事情本身而不是这个人所左右。

有多少企业早期有几百万几千万的资金涌入,可最终没有走到纳斯达克、没有登陆华尔街、甚至没有登陆A股市场呢?创业是一个长跑,创业是对一个人综合素质的全面挑战,所以只看眼前几个月的数据、只看有可能的那种一个表面的现象,实际上很有可能最终会失败。

只有通过他的品格、能力以及过去的track record才能预测他未来在遇到挑战时的状态。

不能容忍朋友成功,所以做天使投资

为什么我要做天使投资呢,还要从当时新东方上市说起。

2005年新东方准备成上市,毫无疑问公司一上市我们会有很多资产。而我们一个新东方的前同事,之前在2003年投了一家公司20万人民币,24个月后这家公司就登陆纳斯达克,他的20万人民币变成2000万人民币,这家公司就是空中网。

看着他两年赚了100倍,我当时精神崩溃了。俗话说“能够忍受敌人成功的人是伟人,能够忍受朋友成功的人是圣人。”我还不是圣人,看到身边比我穷的朋友突然之间比我有钱了,我受不了。

我怎么办?当时虽然新东方每年分红也不少,但这是我们每个股东辛苦一年的收入。可是我的前同事投入20万,什么都没干就赚这么多钱,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使我已经感觉到了私募股权的魅力、使投资的神秘以及财富创造的伟大。所以我就思考怎么把我的20万变成100倍甚至更多。可以说我做天使投资符合了新东方的那句口号“绝望中寻找希望”,是在朋友赚了大钱的绝望中得到了启蒙。

2006年新东方上市了,我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个高净值人士。许多人听说新东方上市了就找我们要投资,新东方的学生从国外学习回来说“我有一个梦想要做一件事,徐老师能不能给我十万、二十万美元?”就是这样我们一步步地走上了天使投资之路。

我和王强联合创办了真格基金,我们自己有自己一套投资哲学,在将信将疑之中,在对自己不断的怀疑挑战与否定之中,我们走到今天,做的不错。但是至今在我们心灵深处我是依然认为投资是一个专业的事,所以,需要基金、母基金来分散风险。

经常朋友对我说“小平,这个项目我多放点钱吧?”我是不愿意的,我愿意让他放钱,我一定会说,你少放点,如果这个项目亏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允许我把本金还给你,因为我丢得起钱丢不起人。

但是我希望我的朋友都能投资真格基金,因为我们有很多项目。虽然一个基金永远不可能每个项目都有100倍回报,但是综合起来它的风险就小了。这样有个相对于市场高或者高得多的回报。母基金实际上是帮助高净值人士选择那些优质的基金比如像真格基金。谨慎之再谨慎,尽调之再尽调,最后帮大家在风险控制和可期待的回报之间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

我做真格基金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为了梦想而投资,这个梦想假如用数学指标衡量就是要有很高的回报率,但是假如用情感的标准来看呢?就是要求每一笔投资都对我们的投资人负责。天使投资是世界上最难做的事,因为创业者往往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梦,而我们是梦想的投资人。

【钛媒体作者介绍:野马财经,ID:ymcj8686】

更多有意思的犀利观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啦

下载;钛媒体;App

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野马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是专注于金融创新报道的新媒体,涉及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等领域,致力于成为财经金融领域领先的新媒体机构。(微信搜索:野马财经,或者ID:ymcj8686 添加关注)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