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来新股东,趣店的估值却缩水了25亿

摘要: 互联网金融普遍都具有互联网和金融的双重属性,这并不是字面意义的拆解,而是一种公司运营理念上的对立统一,当然,对于很多公司来讲,二者很难统一,冲突与矛盾往往更为明显。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强调“做量”,快速突破,扩张规模,以用最短的时间圈到最多的用户为上策,即使烧钱、亏本,付出巨大的代价都在所不惜。而金融的核心是风控,更加谨慎求稳,并不是做得越大发展越快就越好。

10月25日,A股上市公司国盛金控发布公告,宣布拟通过全资子公司深圳华声前海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华声”)购买凤凰祥瑞持有趣店集团运营的北京快乐时代5%股权,交易价格为37,500.00万元。由此可算出,趣店估值为75亿元。

这个数额比年初时据零壹财经报道的趣分期估值超100亿人民币,有不小的缩水。

这不是趣店第一次被上市公司相中了,其股东中还有阿里的身影

趣店,即原消费金融平台趣分期,其股东阵容不小:

本次交易前,趣分期CEO罗敏持股21.04%,凤凰祥瑞持股19.24%,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9.21%,宁波源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73%,上海云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2.5%,嘉兴蓝驰趣传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6.37%,天津快乐分享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5.24%。

其中,第二大股东昆仑万维也是A股上市公司,此外,上市公司联络互动也是趣分期的间接股东。而第五大股东上海云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则是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

  • 作为校园贷的明星平台,趣分期2014年4月,获蓝驰创投数百万美金A轮融资;
  • 2014年8月,获千万美金B轮融资,由源码资本和蓝驰创投等知名风险投资机构的联合注资;
  • 2014年12月趣店集团完成数千万美金C轮融资;
  • 2015年4月,完成约1亿美金D轮融资,由昆仑万维领投,蓝驰创投、源码资本等老股东跟投。

昆仑万维的全资子公司昆仑香港于2015年4月向 Source Code QFQ Linkage L.P.出资1200万美元定向投资趣分期。

今年1月,趣分期VIE架构拆除后,包括昆仑香港在内的趣分期原股东在境外持有的股权,通过增资及配套的股权转让落回境内。根据协议,昆仑万维向快乐时代增资1.8亿元,持有快乐时代19.21%股权。

2015年8月,趣分期获约2亿美元E轮融资,蚂蚁金服领投,老股东昆仑万维,蓝驰创投,源码资本等全部跟投。

2015年12月,联络互动宣布参与设立宁波源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公司以自有资金4.18亿元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投资基金的相关财产份额。根据协议,投资基金将专项投资于快乐时代。此后,宁波源峰与快乐时代签署增资协议,其投资9.44亿元,持股15.73%。

2016年7月,趣分期获得凤凰祥瑞,联络互动等联合领投,老股东跟投约30亿人民币首期PRE-IPO系列融资。此轮融资给趣分期带来了资产的暴增,公司总资产从去年末的26.35亿元上涨至42.97亿元,净资产从-6.67亿元增至20.36亿元。同时,趣分期正式升级为趣店集团。

巨额亏损,趣店退出校园

在互联网巨头与上市公司加持之下的趣店集团,去年的财务数字,可以说是比较难看的。

据趣分期公告,2015年全年营收23,325.05万元,营业亏损53,712.08万元,净亏损54,284.72万元;今年1至7月营收47,845.76万元,营业利润18,504.02万元,净利润15,769.84万元。

趣分期去年净亏损5.42亿元,虽然今年成功实现扭亏,但2000万用户数(趣店官网数据)与单月数亿元销售额的对比,在业内也并非特别出色的战绩。

今年9月,已经升级为趣店集团的趣分期黯然退出了校园贷市场,转型分期购物平台。

现在,趣店用户的定位是“覆盖大学生、蓝领、白领的年轻人群。”趣店对于退出校园分期市场的解释是,“这不是退出,是转型。转型后的趣店不再为新生提供服务,只为毕业生提供服务。”

然而,用户主体从高校学生变为了年轻的上班族,如此大幅度的跨界,让人也不得不为其担忧。

对此,趣店在接受独角金融采访时这样表示:“趣店能做到扭亏为盈,能在今年实现盈利,证明此次转型是成功的。而且,趣店在转型前就做了充分准备。2015年初,趣店已开始扩展蓝领、白领人群,预期今年整体业绩会持续稳定的增长。”

作为股东,蚂蚁金服在接受独角金融采访时这样评价趣店:“虽然去年有一定亏损,但趣店今年已实现盈利,还是要结合未来的发展趋势对其进行整体考量。”

国盛金控在公告中则有这样的说明:“公司希望借助本次交易,深入探索、了解消费金融领域,积累经验和资源,推动整体业务向金融细分领域的多元化发展。公司认为,标的公司对分期消费市场有较为丰富的经验和较为深刻的理解,通过持有标的公司股权,有望拓展公司与消费金融领域各参与方的合作广度与深度,特别在资产证券化、资产管理、客户综合金融服务等业务领域形成协同效应。”

独角金融联系了国盛金控董秘,对方表示,在现阶段,也没有更多信息的回应。

用卖盒饭的思维做校园贷,趣分期曾是业内“神话”

趣店创始人罗敏,是个连续创业者,在创办趣店(趣分期)之前,做过一个PC端的盒饭外卖平台。

罗敏曾对媒体讲起过自己的这段创业经历,他卖盒饭的创意甚至要早于美团和饿了么。为推广业务,罗敏还在大街上卖过几个月盒饭。但是最终没有成功,他把失败原因归结为时间点的不当,竞争对手赶上了移动互联网崛起的风口,而他没有。

而当他在2014年3月创办趣分期时,罗敏踩准了入场时机。当时,大学校园中的消费金融市场还是一片蓝海,没有巨头介入,有一些小玩家在做,但是受制于融资等多方面的因素,这些消费金融公司做的都不太大。

与后来也在校园贷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分期乐、麦子金服等平台相比,趣分期的扩展速度明显更快,强大的校园渠道拓展能力是一个重要原因。

2005年开始,罗敏创业做校园SNS,就在高校里发展校园大使、做地推。后来,罗敏在电商平台好乐买任副总裁。当时,好乐买在高校建了几万人的校园代理,月销售量最高时达3000万元。好乐买CEO李树斌曾这样评价:“罗敏管理校园渠道的能力早就练出来。”

趣分期创办之初,公司的大部分人包括罗敏本人都在发传单大力做地推,可以说是拿出了当初卖盒饭的精神在做推广。“接地气”也是很多业内人士对趣分期风格的评价。

渠道足够下沉,快速抢占市场,对于走规模经济路子来说的趣分期,实在是非常重要。

然而,营销活动过多,带来的成本高企和利润摊薄就变得不可能避免了。

数据显示,62.2%的大学生利用网络分期贷款购买数码设备,属于高额低频的消费。而且,学生用户缺乏延续性,每年都有大量的老用户因毕业而流失,校园新人又需要高成本去获取。生活费有限的学生对价格尤其敏感,校园贷市场中的价格战必然惨烈。

趣分期曾对媒体坦言,创业公司早期亏损属于“正常现象”。但是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高速发展的趣分期陆续有一些负面消息爆出。

互联网金融普遍都具有互联网和金融的双重属性,这并不是字面意义的拆解,而是一种公司运营理念上的对立统一,当然,对于很多公司来讲,二者很难统一,冲突与矛盾往往更为明显。

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强调“做量”,快速突破,扩张规模,以用最短的时间圈到最多的用户为上策,即使烧钱、亏本,付出巨大的代价都在所不惜。而金融的核心是风控,更加谨慎求稳,并不是做得越大发展越快就越好。

校园贷如何风控?

罗敏曾把趣分期(当时未升级为趣店)的风控模式总结为三点:债权天生优质、债权及时消化和线下全职团队。

他认为,大学生群体信用良好,宏观经济环境也有利于校园消费金融的发展;对于积累过多的债权,趣分期选择把债权卖给P2P企业,来获取现金流;宣称趣分期线下的执行、监控、催收团队均为全职人员,以此来全面控制风险。

不过事实是,学生的信用状况未必如此乐观。回顾2002年招行发行学生信用卡到2009年银监会叫停的前车之鉴,就不难理解今年针对校园消费金融监管政策的不断缩紧。

当时,大学生信用卡使用中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比如银行对学生还款疏于能力审查,学生没有固定工作和稳定的收入来源,且消费行为自控力较差,信用状况参差不齐,导致不能按时还款等问题。

如今,这些问题并没有根本上的改善,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条例的陆续出台,校园贷的蛋糕不那么好吃了。趣分期在此时转型也是一种急流勇退的无奈之举。

那么转型之后的趣店,能否玩转新的市场?能否给投资人合理的回报?更重要的是,能否找到一种更加稳定的发展方式?这一切都还有待观望。

(钛媒体作者: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86 ,文/傅碧霄)

更多商业分析,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野马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是专注于金融创新报道的新媒体,涉及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等领域,致力于成为财经金融领域领先的新媒体机构。(微信搜索:野马财经,或者ID:ymcj8686 添加关注)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