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地司机被“驱逐”,滴滴们坐享的隐性失业“红利”被终结

摘要: 中国海量的隐性失业人口给滴滴、达达、人人快递、xx外卖等互联网平台的“狂飙突进”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后备军”,而滴滴模式也正在成为隐性失业环境下中国就业的新常态。

不约而同,北上深三地在同一天对外地户籍的网约车司机下了“驱逐令”,这是网约车新政将政策自主权下放给地方之后,结出的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恶果。而且,三地步调一致、下刀狠准,正中滴滴最为脆弱的命门,也是对出行领域的共享经济最为致命的一击。

相比于滴滴的未来,我更为那些即将被赶出市场的数百万网约车司机的前途担忧。就像滴滴在不卑不亢的回应中提到的:数百万网约车司机或将失去目前的工作机会与收入,成为社会闲散人员,重新寻找工作,或将造成群体性危机和社会不稳定因素。

在实体经济萎靡不振、去产能如火如荼、慢就业成为毕业生常态的背景下,滴滴、达达、人人快递、xx外卖“共享经济”企业是中国隐性失业最大的“蓄水池”。从另一方面来讲,滴滴迅速聚集起千万兼职司机也是受益于中国的隐性失业“红利”。

如今,或许是“蓄水池”已经满溢,北上深三地为了优先保证本地就业,不惜一纸禁令把外地人挤出“池外”,不惜以牺牲共享经济的未来为代价。共享经济享受隐性失业“红利”,动辄汇聚百万兼职的好日子或许将一去不返了。这不仅将影响“后8%时代中国经济的走向,也将影响每一位享受共享经济便利的消费者,因为你我过去几年间都曾经享受过中国隐性失业的“红利”。

当你已经习惯了乘坐专车上下班,习惯了两个小时之内“兼职快递员”就能把玫瑰花送到女神的办公室,习惯了午夜时分还有外卖小哥上门“投食”,你可曾想过这些日渐增多、不分昼夜穿梭于大街小巷的“身影”都是从何而来?为什么他们大部分都是“兼职”,难道不用像你我一样朝九晚五吗?“凭空”冒出来的他们之前在哪里?

从滴滴对这次当头落下的“驱逐令”的回应中,我们能大致了解到这群人从何而来:上海已激活的 41 万余司机中 , 仅有不到 1 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北京、深圳的情况应该类似。这些外地司机之所以不远千里携车或租车而来,乃是因为在本地已经无法就业。

在乘坐滴滴快车的过程中,我曾经碰到过中部省份某县城的建筑工人,因为地产低迷无法开工只能到北京租辆车跑滴滴,也遇见过在东北四线城市开饭馆生意不景气的“老板”,还有随时等着景气变好就继续开五金店的老乡。

千万滴滴司机背后可能是中国隐性失业率居高不下的严峻现实。

今年6月,伦敦经济谘询机构Fathom Consulting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失业率有可能是官方估值的三倍,而官方公布的调查失业率多年来一直稳定徘徊在5%附近,无视经济周期的变化。虽然调查失业率相比登记失业率已有明显进步,然而却并不足以覆盖目前阶段下中国特有的隐性失业人群——产能过剩的国企职工、农村剩余劳动力与生意已经做不下去的“个体户”(我们暂时不考虑“慢就业”的毕业生群体)。

如火如荼的“去产能”大潮正在使第一类隐性失业者“浮出水面”。由于户籍”拦路虎“滞留于城乡之间的农村富余劳动力,不得不关店止损的个体户很大一部分(主动或被动地)活跃在正规就业市场之外,用美国发明的一个术语,从事着各种各样的gig economy(零工经济)。

Gig economy可以被视为sharing economy的一种类型——sharing labor,近年来美国gig economy的迅速崛起主要是由于2008年金融风暴之后长期经济萎靡环境下,稳定就业机会的减少与劳动力待遇预期的下降,也是美国freelance文化的一种延续。愿意接受临时合约的零工大量涌现,为Uber等公司的快速扩张提供了充足的“弹药”,也使得sharing labor蔚然成风。

而中国的海量隐性失业人口则给滴滴、达达、人人快递、xx外卖等“共享经济”平台的“狂飙突进”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后备军”,规模要远远超过美国。

滴滴在中国的注册司机超过了1000万,而Uber在全球的注册司机也仅有300万,有机构统计国内的注册兼职快递员数量已经超过1000万,北上广等地已经是“满城尽是快递员”。相比之下,上个月刚刚融资1亿美元的硅谷“众包物流”明星企业Postmates仅有1万名快递员,与FedEX与UPS总计100万快递员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

截至5月底,滴滴已经为17个重点去产能省份提供的388.6万就业机会,成为此次去产能劳动力转移中最大的“蓄水池”与“稳定器”。7月18日,滴滴出行发布《移动出行支持重点去产能神风下岗再就业报告》。报告显示,去产能行业司机在有85.4%为兼职司机。2015年,只有52%的Uber司机是兼职司机,而滴滴则有72.8%的司机每周在线时长在14小时以下,兼职的比例极高,这意味着滴滴这个“蓄水池”的容纳能力更大。

滴滴宣称,等到经济转型出现新的合适的就业机会后,这些职工可以有序地从“蓄水池”中流出,实现稳妥的再就业。然而,就像有经济学家指出gig economy已经是美国就业的“新常态”一样,滴滴模式正在成为隐性失业环境下中国就业的新常态。

滴滴等互“共享经济”平台给人了一种行动自由、自己是自己老板的幻觉,相比朝九晚五、为人打工的“上班族”,他们更愿意选择这样的临时工,可以在经济好时随时回乡重新当“个体户”,就像所有的女生都有开家小店的理想一样(然而她们最终不得不成了河狸家上提着行李箱挨家挨户上门的美甲师)。就连过去城市街头最常见的风景——水管工、油漆工,如今也正在被装修O2O平台所整合,统一培训、持证上岗。

追求自由、自主的零工们渐渐发现,在平台规则的驱使下,他们工作时间越来越长、自由度越来越低,被紧紧束缚而无法逃离,而且工作完全没有自主性。零工慢慢变成了全职工,而且是工资标准随时变动且没有劳动保障的全职工。

而由于经济形势不见好转,就业形势持续恶化,他们的“临时就业”正在成为正式职业。

滴滴在与Uber合并之后,就开始更改计价规则,逐渐提高补贴门槛、降低补贴金额,激励“零工”提高工作时间,变兼职为全职,毕竟滴滴的兼职司机比例要高出Uber 20%以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随着滴滴的司乘计价分离,它已经彻底从一个车辆与乘客服务交易平台,变成了一家出行服务公司,司机的收入分配直接掌握在了滴滴手里,而不再受乘客端波动的影响。

Fast Company的一篇文章题目不可谓不耸人听闻——《The Gig Economy Won't Last Because It's Being Sued To Death》,在工人可以组织工会,可以发起集体诉讼的美国,诉讼风险是Uber等gig economy公司发展路上的一大障碍,这也是Lyft与Uber争先恐后研发无人驾驶,摆脱人力成本与劳工纠纷的原因。而中国劳工法律的缺失及诉讼成本的高昂使得滴滴、达达等不存在这样的风险。

9月份,一篇《10万快递大军使命必达的背后》的报道显示:在上海,10万快递“大军”中,真正能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合法缴纳社保的不足三成,而且基本集中在快递公司的转运中心内,而快递员广泛集中的各网点则成了空白点。四通一达的快递“正规军”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打着“共享经济”旗号的“杂牌军”了。

他们跨越了西方社会经历的“城市化”、“职业化”阶段,直接进入了为互联网平台服务,无劳动合约、无社会保障,一举一动皆受算法指挥、劳动力被标准化的“自动化革命”的前夜,更别说头上还悬着一柄终将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无人驾驶、无人配送。

然而,对于“无业可就”、无家可归的他们来说,这已经是目前的就业环境下的最优选择。而北上深的“驱逐令”正在剥夺他们的选择权,把他们推入到闲散无着的状态,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这说明滴滴这个就业“蓄水池”或许已经被灌满——只是安置去产能劳动力就占去了四成,地方政府只能出此下策来保证本地就业。

与此同时,随着滴滴自营“合伙人”的不断增加、补贴、计价方式的“杠杆”,专职司机的比例也将大大增加。滴滴正在自己慢慢缩小这个“蓄水池”。没想到地方政府直接动用行政的力量“一步到位”。

众包物流平台也在进行着类似的“进化”——用更廉价的劳动力革掉四通一达的命,从而提高个体效率与专业水平,必然无法继续维持千万兼职快递员的规模。而网约车新政的“挤出效应”也会让“众包快递”这个“蓄水池”迅速灌满。

未来,我们是否将看到京沪籍人员送餐、京沪籍人员送快递的规定出炉?(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张远)

更多独家犀利评论,关注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远
张远

钛媒体、《商业价值》记者,insights provider, 微信:haizi0001000

评论(68

  • 钛pe6aS3 钛pe6aS3 2016-12-03 17:30 via pc

    外地司机做不成滴滴了,其实是可以来uu跑腿做跑男吧

    0
    0
    回复
  • xy5661 xy5661 2016-11-11 09:53 via pc

    你以为滴滴是什么好鸟,等他垄断了,份子钱能少收??清醒点吧

    0
    0
    回复
  • jonlee jonlee 回复Blackcat 2016-10-14 09:43 via pc

    你这是偷换概念的辩驳。1、外地车是拥堵的罪魁祸首么?2、外地车及其背后的车主给当地带来多少收入?不要只看不好的一面,要看整体好的一面。一个经济体不活跃,不市场化,无论如何都是不好的。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Blackcat Blackcat 2016-10-14 09:25 via pc

    作者一定不是北上广的吧!外地滴滴充斥,由此导致的交通事故和交通拥堵非常严重。我亲历了一个河北来京开滴滴的,2天三起交通事故。严重怀疑他们的开车水平和开车素质。你知道北京每年因为交通拥堵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高达数百亿吗?那点滴滴司机的损失加起来算什么!北京限制购车,需要摇号,而外地车辆堂而皇之的进入,那北京排号买车的算什么!不比滴滴司机数量庞大!如果所有人都外地买车来京开。北京将彻底瘫痪。换首都吗!思考问题要客观、全面!

    0
    0
    回复
  • 天远 天远 2016-10-11 07:54 via android

    有得有失才是正常的

    0
    0
    回复
  • ISyndrome ISyndrome 2016-10-11 07:06 via weibo

    鼓励生育,如果每年能够多生一百万孩子,由此带动的就业保守估计一千万以上 //@胡是糊:失业问题开始显露了?快递员充其量只有几百万,租车业不清楚,但数亿劳动力不可能靠一两个行业化解。出口加工业排出的失业工人数千万,更何况中年白领的失业率和潜在失业可能性在增大。失业率,是独裁最大的敌人

    0
    0
    回复
  • 寿书文Tison大桃子 寿书文Tison大桃子 2016-10-10 23:08 via weibo

    要joe球料得可以找我,费用更省,每天wx交流,一起杀回nba! 有意者wx:hemaidawang(合买大王)详谈

    0
    0
    回复
  • 舟中水鱼 舟中水鱼 2016-10-10 16:56 via weibo

    要么成为资本,要么是资本的奴隶。

    3
    0
    回复
  • 金牛向前行 金牛向前行 2016-10-10 07:36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6-10-10 06:36 via iphone

    地方保护主义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