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少年制造了一场“机器人大战”丨钛媒体影像《在线》39期

摘要: 两拨机器人在一起“实弹”干仗的火爆场面,背后有一群精英少年。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每周四出品,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全球160余所高校的228支团队参加的 RoboMasters 机器人大赛已经落下帷幕,但那些参赛的年轻气盛的大学生们吸引了钛媒体的兴趣。当下的机器人创业潮中我们看到了大量的项目,大量的投资机构在压下赌注,人们造出了无数的机器人产品。但是能让机器人聚在一起“实弹”干仗的火爆场面却不多见——这样的火爆场面在Robomasters大赛已经连续上演了两年。

钛媒体影像《在线》第39期,我们去看看那些制造了机器人大战的年轻人们: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SPR机器人战队大本营,一台刚“英雄”机器人启动后,瞄准器射出绿色的射线。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SPR机器人战队大本营,一台刚“英雄”机器人启动后,瞄准器射出绿色的射线。

SPR机器人战队成立于2005年,每年一任队长,已经进入研一的龚普刚刚卸任第11届队长。他入队3年,参加过三届Robocon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以及两届Robomasters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在Robomasters2016中,SPR战队从复活赛一路杀到冠军争夺赛,最后不敌电子科技大学,屈居亚军,“电科的技术实力在所有参赛队伍之上,我们输得心服口服”,龚普看到对手在自动瞄准等方面的长处,非常佩服。

已经进入研一的龚普刚刚卸任SPR第11届队长。他入队3年,参加过三届Robocon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以及两届Robomasters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在Robomasters2016中,SPR战队从复活赛一路杀到冠军争夺赛,最后不敌电子科技大学,夺得亚军,“电科的技术实力在所有参赛队伍之上,我们输得心服口服”,龚普看到对手在自动瞄准等方面的长处,非常佩服。

在SPR“服役”并参加Robomasters2016机器人比赛的机器人。在Robomasters中,比赛双方战队由步兵、英雄、基地组成,在一个封闭且“地形复杂”的场馆中展开“实弹”对抗,战队中的机器人则由操控室中的操控手以类似CF的第一人称视角控制。

在SPR“服役”并参加Robomasters2016机器人比赛的机器人,在对旗下拍成一排。在Robomasters中,比赛双方战队由步兵、英雄、基地组成,双方在一个封闭且“地形复杂”的场馆中展开“实弹”对抗,战队中的机器人则由操控室中的操控手以类似CF的第一人称视角控制。

9月17日,第16届Robocon全国机器人大赛的主题和规则发布,收到相关资料后,SPR战队机械设计、电路、控制、图像识别等组别的成员立即组织讨论参赛对策和研发方向。按照惯例,这个比赛大约将在8到10个月后举行,从研发到试验再到最后参赛,“这几个月将非常忙碌”。

9月17日,第16届Robocon全国机器人大赛的主题和规则发布,收到相关资料后,SPR战队机械设计、电路、控制、图像识别等组别的成员立即组织讨论参赛对策和研发方向。按照惯例,这个比赛大约将在8到10个月后举行。

一次Robocon的小组赛,比赛前几小时的调试中,在执行“爬柱子”的任务时,这台机器人不慎从柱子上摔下,此后便“瘫痪”了。“它经历了好几代队员的更新,是老功臣了”,龚普觉得,机器人都是有灵性的,“你对它付出得多,它给你的回报也多,如果它表现得好,你会为它高兴,如果它因为你的疏忽而出问题,你会很揪心”。

一次Robocon的小组赛,比赛前几小时的调试中,在执行“爬柱子”的任务时,这台机器人不慎从柱子上摔下,此后便“瘫痪”了。“它经历了好几代队员的更新,是老功臣了”,龚普觉得,机器人都是有灵性的,“你对它付出得多,它给你的回报也多,如果它表现得好,你会为它高兴,如果它因为你的疏忽而出问题,你会很揪心”。

庞哲是中石大安全工程专业大三的学生,加入SPR战队半年,是一名机械师,在比赛中负责检修机器人的故障,战队在比赛中获得奖项,是最让他骄傲的事情。

庞哲是中石大安全工程专业大三的学生,加入SPR战队半年,是一名机械师,在比赛中负责检修、调试机器人战车,战队在比赛中获得奖项,是最让他骄傲的事情。

SPR战队实验室的机床。“我们目前的技术水平还处于中等,相比老牌的团队比如电科,还是有很大的距离”,龚普介绍,每个队伍都有自己的长处,SPR的长处在于机械设计,机器人可以快速更新迭代,“我们有很多这方面的加工设备和技术储备”。

SPR战队实验室的机床。“我们目前的技术水平还处于中等,相比老牌的团队比如电科,还是有很大的距离”,龚普介绍,每个队伍都有自己的长处,SPR的长处在于机械设计,机器人可以快速更新迭代,“我们有很多这方面的加工设备和技术储备”。

8 队员耿钦是一名机电设计发烧友,对挑战技术难题非常感兴趣。出于好玩,他最近刚刚做了一个无人机。

队员耿钦是一名机电设计发烧友,对挑战技术难题非常感兴趣。出于好玩,他最近刚刚做了一个无人机。

每一次比赛,针对不同的主题和规则,都需要研发新的机器人和设备,由于经费有限,比赛完成后,这些机器人身上重要的部件会被拆下来重复利用,其他部件则处于“闲置”状态。

每一次比赛,针对不同的主题和规则,都需要研发新的机器人和设备,由于经费有限,比赛完成后,这些机器人身上重要的部件会被拆下来重复利用,其他部件则处于“闲置”状态。

队员汪文松(中)和队友讨论新一届Robocon的规则,汪文松今年大四,目前正在找工作,他理想中的公司是大疆。而大疆作为Robomasters的赞助商,也将这一比赛作为发掘和培养人才的重要平台。

队员汪文松(中)和队友讨论新一届Robocon的规则,汪文松今年大四,目前正在找工作,他理想中的公司是大疆。大疆作为 Robomasters 的赞助商,也将这一比赛作为发掘和培养人才的重要平台。

SPR战队电控组成员潘学亮在调试“英雄”战车。除了上课,潘学亮几乎把时间都花在了SPR的实验室中。“英雄”战车的攻击力和生命值都是最强的,是一个机器人战队的主攻,所以潘学亮的工作“至关重要”。

SPR战队电控组成员潘学亮在调试“英雄”战车。除了上课,潘学亮几乎把时间都花在了SPR的实验室中。“英雄”战车的攻击力和生命值都是最强的,是一个机器人战队的主攻,所以潘学亮的工作“至关重要”。

于泽凡是SPR战队的一名战术指导,在比赛中负责全局统筹并安排战术,“在比赛中越到后面压力越大,因为作为战术指导,可能就因为自己一句话的事情就能决定是输还是赢,关键在于自己会不会判断和快速分析”。

于泽凡是SPR战队的一名战术指导,在比赛中负责全局统筹并安排战术,“在比赛中越到后面压力越大,因为作为战术指导,可能就因为自己一句话的事情就能决定是输还是赢,关键在于自己会不会判断和快速分析”。

SPR的实验室门口,放着历年来获得的奖项以及队员的合影,Robomasters2016的亚军有奖金10万元,队里决定拿出部分资金奖励队员,大部分的都留下投入研发和购买设备,为来年的比赛准备。

SPR的实验室门口,放着SPR历年来获得的奖项以及队员的合影。Robomasters 2016 的亚军获得了10万元奖金,队里决定拿出部分资金奖励队员,大部分的都留下投入研发和购买设备,为来年的比赛准备。

Robomasters比赛中使用的“实弹”,其中高尔夫球的攻击力大大高于小子弹,但高尔夫球在赛场地图中央的“资源岛”,需要英雄战车在比赛中“登岛”才能获取,英雄车无法登岛获取大火力支援,是这一届Robomasters比赛中SPR战队在决赛中失利的原因之一。

Robomasters 比赛中使用的“实弹”。高尔夫球的攻击力大大高于小子弹,但高尔夫球在赛场地图中央的“资源岛”,需要英雄战车在比赛中“登岛”才能获取,英雄车无法登岛获取大火力支援,是这一届 Robomasters 比赛中SPR战队在决赛中失利的原因之一。

刚刚上任的第12届队长张潭林在为队员准备新一届Robocon的参赛资料。SPR的没届队长任期一年,队长人选都由上届队长直接指定,被指定者一定是专业出众并且能够服众的人。

刚刚上任的第12届队长张潭林在为队员准备新一届Robocon的参赛资料。SPR的每届队长任期一年,队长人选都由上届队长直接指定,被指定者一定是专业出众并且能够服众的人。

队员准备在队内Robocon讨论会上的发言,每次比赛的设计和研发灵感,都是由每个队员集体头脑风暴产生。新一届Robocon的主题是“舞盘雅乐”,每个参赛队伍派出一台机器人,向场内大小、高矮、角度不同的区域投掷特定的飞盘,最后计算得分分出胜负。

队员准备在队内 Robocon 讨论会上的发言。每次比赛的设计和研发灵感,都是由集体头脑风暴产生。新一届Robocon 的主题是“舞盘雅乐”,每个参赛队伍派出一台机器人,向场内大小、高矮、角度不同的区域投掷特定的飞盘,最后计算得分分出胜负。

“我们队里出去的同学,大部分都到了机器人公司,也有一些师兄们自己创业,都做得很大”,龚普说,在这所不少人选择石油机械行业就业的学校,选择机器人行业,是因为这个行业前景“非常广阔”。

SPR战队的队员在毕业后几乎都去了机器人公司,也有一些人自己创业。同样从这所主攻石油行业的院校毕业,他们比别人多了一个选择,“选择前景广阔的机器人行业就业,是机器人带给我们的机会。”一位队员说。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苍蝇屠宰场
苍蝇屠宰场

你们都需要照相师傅因为你们的自拍都太丑了。微信:flybutchery

评论(4

  • xiaozunbao xiaozunbao 2016-09-23 16:41 via pc

    看了才知道孩子是多么了不起。

    0
    0
    回复
  • 融541368 融541368 2016-09-23 08:34 via android

    电科太别扭,成电多舒服

    0
    0
    回复
  • CharlesSong CharlesSong 2016-09-22 21:46 via android

    牛逼,人才

    0
    0
    回复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9-22 18:00 via android

    从娃娃抓起才能明白。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