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和直播都逃不了,但电竞直播为何还是监管空白?

摘要: 有关部门针对游戏和直播的规定频出,但是作为与这两者关系紧密的电竞行业,为何还会是监管的空白区域?

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波涛汹涌,国家相关部门感到了监管的滞后,因此进入2016年后,各相关部门开启了疯狂“打补丁”模式。

5月文化部要求,6月1日起国内运营发行移动网络游戏的企业需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其移动游戏产品在上线或版本更新时需取得文化部备案。

随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自2016年7月1日起施行,施行之日起未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不得上网出版运营。通知同时要求,从事移动游戏研发和出版发行业务的企业严格按照通知要求对游戏版号予以审查,自2016年10月1日起,所有已上线商用游戏需要具备版号,若无法提供版号,后期将会按通知要求予以处理。

6月28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明确提出移动应用注册用户实名制等举措,该规定将于8月1日开始实施。

继电影,电视剧,动漫等行业之后,文化部、广电总局和网信办的“三板斧洗礼”来到了移动游戏的头上,就在移动游戏还没走完版号制度的缓冲期之时,广电总局对直播平台也追加了“洗礼”。

9月9日,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的直播机构不得开展相应的直播业务,直播平台需要持证上岗。

当游戏发行和直播环节都被国家纳入相关法律监管的范围中时,不禁有人试问,作为游戏衍生出的重要行业,电竞是否有必要也出台类似的通知和规定管一管?

电竞监管有必要吗?

非常有必要。

电竞在2003年就已经被国家体育总局划为竞技项目,从过去的不成熟到如今,参赛项目日渐多样。从早期的《星际争霸》、《反恐精英》等单机项目演化到如今的《Dota》、《英雄联盟》等MOBA类项目,还有《守望先锋》这样的FPS+MOBA类的混合式竞技游戏在跃跃欲试。比赛平台日益多元。

从WCG等综合性赛事到如今V社和 Riot主办的Ti系列和S系列单项赛事,电竞选手所能参加的赛事活动更加多元化,从硬件商到游戏开发商均在组织自己的赛事,奖金池金额也是逐年水涨船高。跨界行为日渐增多。电竞是游戏的衍生行业,同时与直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夹在游戏和直播之间的体育赛事,电竞领域的很多行为都有着竞技和娱乐的双重属性。

面对这样一个蓬勃发展的领域,在游戏和直播纷纷得到有关部门“洗礼”的同时,电竞领域怎能成为监管空白?这说不过去,更何况还有以下多方面的因素。

一是电竞社会化的要求。自2000年WCG比赛让世人认识到电竞比赛的魅力后,电竞开始逐步得到世人认同。不仅早就被相关部门纳入竞技体育项目范围更是于近期将电竞纳入教育领域,教育部日前发布的《关于做好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公布了2016年的13个增补专业,其中包括“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属于教育与体育大类下的体育类。

就在同期,内蒙古锡林郭勒职业学院更是自建了国家A级电竞场馆,率先拥有了国内首个电子竞技专业,两年可以升入大专。日益步入正轨化的电竞得到了社会越来越多的认可,电竞也可以视作正常的社会活动,没有法律监管并不合理。

二是赛事正规化的需求。电竞虽然是利用电子游戏作为比赛的赛事,但它同样是属于体育赛事的范畴,电竞赛事需要正规化,选手、裁判和比赛流程都要规范化,目前仅靠直播平台和赛事组织方的行业自律难以保证比赛的公平。

十年前,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研究制定了《全国电子竞技竞赛管理办法》、《全国电子竞技裁判员管理办法》、《全国电子竞技运动员注册与交流管理办法》、《全国电子竞技运动员积分制度实施办法》以及《全国电子竞技竞赛规则》,但这些法规过于粗放,对于今天的电竞行业适用度有限。

三是跨界规范化的追求。电竞行业的蓬勃发展造就了竞技类游戏这一细分市场,借着全民直播的风潮带动了游戏直播,但也带来了繁荣背后的乱象丛生。电竞女选手为了工资被迫提供陪睡,电竞选手之间收入差距悬殊,还有6月8日晚间王思聪发布的一条微博也揭露了游戏女主播阿怡拿着千万年薪却找人代打,同时指责阿怡的签约直播平台斗鱼TV对这种代打行为姑息养奸,阿怡最终承认了代打行为。据行业人士称,代打是直播行业的潜规则。

一面是正规化的需求,一面是行业内以及跨行业的种种黑幕和不合理,作为法律监管的空白领域,电竞行业不该管一管吗?当然,要监管电竞,所谓的相关部门不会再是文化部、网信办、广电总局这些部门,而是体育总局了。

电竞行业监管难题?

该不该管是一回事,怎么管又是另一回事。就目前看来,电竞行业的监管的疑问确实不少。

一是管理对象的不明确。目前的电竞赛事虽然比多年前正规了很多,但仍然缺乏严谨的赛事体系,各赛事的主办方多是平台商和研发商,赛事的规格、比赛项目也是五花八门,综合性赛事和单项赛事各有千秋,有关部门的法律无法约束纯商业性质的赛事活动。国家体育总局曾在2015年年底宣布,决定于2016年举办首届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CMEG,可是其关注度始终不如T系列和S系列的单项赛事,甚至与一些第三方举办的如NEST、NESO、WCA这样的综合性电竞赛事也无法媲美。

二是运动员体系不健全。与电竞赛事类似,目前的电竞选手也是依托俱乐部和战队生存,属于纯商业行为。无法像田径和球类这样的项目设立运动员的培养、晋升和福利体制,同时还要考虑运动和商业赛事的关系,对于电竞这种商业化基因浓厚的竞技行为来说,两者关系的处理尤为重要,不能重蹈目前运动员退役后衣食无着的窘境。

三是跨界管理的空白。电竞赛事与游戏主播、直播平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电竞直播属于偏娱乐领域,电竞属于体育竞技范畴,如果发生诸如直播平台与电竞战队联手操控比赛这样的事件,究竟是按体育部门的规定管?还是商业规则执行?这需要区分。

综上所述,电竞需要监管,同时又很难监管,没有相应规格的赛事和规则,电竞只能是一个游离在管理之外的商业行为。而部门要进行规范,又要顾及目前已经形成的商业生态链,如果不从顶层进行全盘考量,电竞规范化真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文章首发钛媒体)

更多一手资讯,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光速追猎者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光速追猎者
光速追猎者

科技圈资深游戏人,专注于游戏行业与前沿科技,用黑科技为游戏加持信仰。微信svx2000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