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UC和优酷在阿里的地位决定了,古永锵得听俞永福的

摘要: 古永锵这番表态,等于变相承认将失去合一集团控制权,再次上演创始人出局的悲情戏码。在强大的资本面前,曾坚称“回来要玩把更大的”古永锵不得不低头,接受命(阿)运(里)的安排。

 

最近,合一集团(优酷土豆)创始人古永锵未来动向备受关注。9月7日,封面新闻独家爆料古永锵将卸任,目前整个集团仍处于管理层调整中。3天后,合一集团互联网文化娱乐生态大会如期举行,会后古永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是属马的,马跑久了就想要歇一歇”“我应该可以休休假”。

古永锵这番表态,等于变相承认将失去合一集团控制权,再次上演创始人出局的悲情戏码。在强大的资本面前,曾坚称“回来要玩把更大的”古永锵不得不低头,接受命(阿)运(里)的安排。据传,古永锵卸任后合一集团CEO职务后,将进入阿里旗下基金,负责投资事务。

时间拨回到3个月前,阿里高调成立大文娱版块,囊括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数字娱乐事业部,任命俞永福为阿里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全面负责阿里大文娱版块的领导和管理工作;任命古永锵为产业委员会主席,协助集团制定大文娱产业长期发展和投资布局战略。

尽管俞永福和古永锵均在阿里大文娱版块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俞永福职权高于古永锵,全面管理比投资范围、使命更大。换言之,双方是上下级关系,古永锵辅佐俞永福。现在来看,阿里大文娱版块成立是古永锵出局的前兆,与其说古永锵败给资本,不如说合一集团在阿里内部地位不如UC的必然结果。

UC、合一集团均是通过资本运作加入阿里大家庭,表面上看是不差钱的阿里占主导地位,仔细翻看它们与阿里联姻的各种细节,你会发现二者性质完全不同,加上创始人在阿里生态地位迥异,也就决定了各自命运走向无法在同一平行线上。

据我观察,UC与合一集团至少有3大不同:

UC融入阿里、合一集团被阿里收购

2014年4—5月,UC时不时占据科技网站重要版面,先是依次发布PC浏览器和神马搜索,分别整合淘宝浏览器、阿里一搜团队和技术;然后是俞永福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自曝“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再是阿里招股书曝光持有UC 66%的股份。

1个月后,UC宣布全面融入阿里,或者说与阿里合并,双方默契地避谈“收购”,据传UC作价40—50亿美元,成为中国互联网史上规模最大的交易案。双方整合后,阿里组建阿里UC移动事业群,UC业务成为该事业群的主体,同时整合阿里其他相关业务,俞永福加入象征阿里最高权力中心的战略决策委员会。

俞永福始终强调,UC是以合作者身份和心态加入阿里,这与传统意义的并购不同。他以结婚来形容双方关系,“此次选择全面融合相当于结婚,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家人能更好地融合,更好地集中优势资源做事。66%如果相当于谈恋爱,那么100%就相当于领证结婚。”

同时,由于双方交易是以换股形式进行,3个月后阿里上市,给UC员工创造了快速上市和享受上市价值的绝好机会,这也是对员工的高度负责,员工利益得到最大化保障。在常人看来,UC与阿里体量相差甚远,对双方“合并”半信半疑,甚至认为“合并”只是弱势一方的UC一厢情愿的看法,品牌和团队独立运营只是缓兵之计,创始人终将出局。

不过,双方整合后成立阿里UC移动事业群,事业群属于阿里一级架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UC业务架构和管理团队保持不变,俞永福、何小鹏、梁捷“三驾马车”依然执掌UC,并不断融入高德、淘宝手机助手、阿里游戏、阿里文学等业务,UC不仅没有成为传统并购的牺牲者,反而愈发壮大,外界各种猜疑自然不攻自破。

与UC融入阿里不同,合一集团是被阿里用真金白银买回来的。2014年4月,阿里战略入股合一集团,1年半后,阿里向合一集团董事会发出非约束性要约,拟以每ADS(美国存托凭证)26.6美元的价格,现金收购除阿里已持有的合一集团股份外,该公司剩余的全部流通股。即阿里以12亿美元战略入股+44亿美元现金“迎娶”合一集团进门,成为比UC更生猛的中国互联网史上“第一并购案”。

阿里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当时表示,“如果不完全收购该公司(合一集团),许多合作会有局限。我们希望对资源进行更紧密的整合,团队之间更紧密的合作,因此我们提出全资收购。”换言之,阿里买下合一集团是为了进一步扩充数字娱乐版图,此前阿里已积极布局数字娱乐和文化产业,收购文化中国,打造阿里影业;入股华数、光线传媒、华谊兄弟;成立阿里文学、发力游戏平台......

合一集团被阿里买下后,阿里并未给予其成立新事业群的优待,古永锵也并未像俞永福那般风光地进入阿里战略决策委员会,而是依旧深耕着合一集团这一亩三分地。或许你会说合一集团被收购近1年来保持业务独立、古永锵直到今天并未出局,也可以称为与阿里合并。

其实不然,与其说近一年合一集团处于放养状态,不如说是战略过渡阶段。马云在全资收购合一集团前就提出“double H”战略,数字娱乐是重要一环,由于旗下业务纷繁复杂,既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来统筹发展,也没有形成清晰的发展思路,直到大文娱版块成立和俞永福挂帅,才使阿里与合一集团资源整合真正进入快车道,古永锵的使命到此结束。

大文娱版块成立之前,合一集团主要与阿里核心业务电商对接,鲜少与阿里影业、阿里音乐等数字娱乐业务发挥协同效应。比如,今年1月,合一集团与阿里百川联合发布“合一百川创业加速计划”,内容创作者可以将天猫店铺开在优酷App内,用户可以边看边买。大文娱版块成立之后,UC、微博、合一集团成立“视频文娱大联盟”,用户体验和底层数据进行全面对接,合一集团玩法更多元化更灵活,未来与阿里影业、阿里体育、阿里数娱共同开发优质IP,与阿里妈妈合作等值得期待。

同时,由于合一集团被阿里全资收购,员工并未持有阿里股份,今年4月退市后计划3年内在国内上市,这意味着员工需要等3年才能享受上市成果,与UC不少员工融入阿里3个月后成为百万富翁截然不同,员工积极性和对阿里企业文化认同感不可同日而语。

UC弥补阿里上游短板、合一集团完善数字娱乐布局

如果把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产业链比作一条河,那么百度、腾讯、360和UC处于这条河的上游,汇聚庞大的线上流量,不仅驱动视频、游戏、电商等相对下游的业务,而且延伸至线下生活服务,比如打车、零售、餐饮、观影等。

众所周知,PC入口和移动入口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各大玩家密集布局,许多业务关系错综复杂,而且业务交叉成为常态,导致互联网上游战争频发,3Q大战、3B大战、UQ大战震惊全行业,这也导致上游公司之间的收购整合难度极高,剔除多余资源、优化效率结构在所难免。

与百度、360、UC是流量供给方不同的是,以电商起家的阿里是不折不扣的流量消耗方,处于产业链的下游,早期布局发展相对顺畅,击败易趣后处于竞争真空期(当时京东规模较小、腾讯电商不见起色),因此避开了上游惨烈的竞争,除了与电商同行或明或暗地过招,几乎没有与其他公司爆发大规模冲突。

随着移动互联网席卷全行业和微信触角伸向产业链下游,阿里面临的竞争压力陡然增加,滴滴与快的火拼的背后是移动支付生死之战,阿里不得不正视并完善上游移动业务布局,来往是一次重要尝试,遗憾的是以失败告终。阿里的真正尴尬之处在于,以实体资源、内容为核心的业务模式,尽管也能在线上囤积庞大流量,但不具有可逆性,难以反哺更上游的业务,导致阿里在下游的前瞻性部署,面临腾讯自上而下的攻击。

显然,拥有UC浏览器、神马搜索、PP助手三张王牌的UC,可以弥补阿里急缺的上游短板,支撑起阿里上游移动战略,缓解微信的竞争压力。换言之,阿里UC事业群业务体系与阿里电商、云计算完全不同,不仅降低整合难度,而且可以往更纵深的下游去延伸,电商、O2O、影视、体育等,以传统业务居多。

与UC为阿里雪中送炭不同,合一集团所在的视频领域只是数字娱乐产业的一个重要分支。事实上,阿里早已从内容和终端两个层面切入数字娱乐产业,阿里文学、阿里游戏、阿里影业负责IP挖掘、制作、推广、商业化,阿里数娱负责家庭场景的终端内容输出,合一集团的加入强化了阿里IP全链路运营能力,起到完善布局的作用,与UC帮助阿里上游布局由弱变强有着本质区别。

不难看出,UC、合一集团对阿里生态的意义差别巨大,没有UC,阿里上游布局鲜有建树的尴尬将持续,无疑将置身于危险境地;在爱奇艺、腾讯视频强势出击的大背景下,没有合一集团,阿里在视频领域竞争将处于下风,导致阿里大文娱战略推进放缓,但不至于造成核心竞争力的衰退,固守现有领先优势问题不大。

俞永福地位扶摇直上、古永锵处境尴尬

成立阿里UC移动事业群后,俞永福肩上担子越来越重,也变得越来越忙碌,从高德、收割阿里游戏和阿里文学到阿里妈妈再到大文娱版块,备受器重的他在阿里混得风生水起,并成为阿里合伙人,堪称阿里“明日之星”,而且他经手的业务均取得不菲成绩,比如高德从他接手之初与百度地图平分秋色,如今市场份额早已甩开后者;阿里为数不多的弱项——应用分发,在收购豌豆荚后跃居行业前三。

不得不说,俞永福无疑是阿里的孤例,没有哪个事业群由空降兵执掌,为阿里集团贡献60%以上收入的阿里妈妈也交由这名非阿里出身的人来操盘,马云几乎将整个上市公司的收银台交给他。俞永福一直强调,没有人是他的老板,他是马云的搭档。

充分融入阿里的俞永福,无论行事风格还是业务打法,都颇具阿里特色,大数据赋能玩得炉火纯青。比如,成立12年的UC超越浏览器,转型为大数据新型媒体平台,提出“内容店铺”概念,与淘宝商家店铺如出一辙,通过推出数据参谋、社群运营等工具平台,帮助内容创作者高效、便捷地经营自己的内容店铺。

俞永福最新身份是阿里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这是阿里首次设置领导小组这一全新架构,或许你会好奇,阿里为何不成立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我的看法是:阿里大文娱版块已涵盖阿里UC移动事业群所有资产,而且横跨诸多业务体系,以同级别的事业群统称并不妥。领导小组的成立,意味着俞永福在阿里地位更上一层楼,管辖业务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有针对性,阿里快乐战略的成败由他一人掌控。

反观古永锵,合一集团被收购近1年来,他的业务范畴始终局限于老本行——视频领域,围绕视频领域展开一系列探索,包括加大版权采购和自制力度、投资有潜力的内容创业团队、与阿里电商的对接、试水新业务(比如直播),与俞永福在阿里各大重要业务历练形成鲜明对比。

同时,古永锵治下的合一集团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从行业老大退化到面临爱奇艺、腾讯视频夹击,一系列的战略失误和过于保守的资本决策使其错失多个内容战略爆发的先机。近1年来,合一集团没有诞生一部超级网剧,电影被二线阵营的乐视压着打,炙手可热的《晓说》团队出走爱奇艺,副总裁李黎、CFO吴辉均加盟乐视,甚至还曝出副总裁卢梵溪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违法犯罪行为的丑闻。

创始人古永锵身居一线,合一集团仍上演深陷内忧外患困境的戏码,显然无法服众,而且为古永锵在阿里生态的“仕途”蒙上一层阴影。相比令人失望的古永锵,把各项业务经营得井井有条的俞永福,是阿里高层属意的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不二人选。尽管古永锵没有成为大文娱版块一把手,但在视频领域10年从业经验,深谙版权采购和内容制作、分销、推广、商业化、投资、生态建设等所有环节,无疑是辅佐俞永福的最得力干将。

在我看来,古永锵卸任合一集团CEO,不是因为他不够努力,而是时也命也,资本是企业命运的指挥棒,加上更为出色的俞永福不断在阿里建功立业,大文娱版块加速整合导致管理层发生变动在所难免。可以预见的是,为保证大文娱版块迅速步入正轨,古永锵将继续担任产业委员会主席,“双首长制”将持续一段时间。

本文系作者 龚进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龚进辉
龚进辉

TMT观察者,微信公众号:gongjinhui2

评论(1

  • 天远 天远 2016-09-24 11:43 via android

    风水轮流转,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