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说开直播先办“视听证”,目测直播行业的大洗牌要来了

摘要: 这一次广电直接祭出决定直播平台生死存亡命运的生死符。

随着直播平台呈井喷态势,草根直播内容已不限于娱乐、竞技等领域,而是逐步日常化,拓展到更加私人的空间。

泛滥之风催化出一批为博眼球哗众取宠的主播,直播间弹幕不堪入目,不仅对公序良俗影响恶劣,也会让许多未成年人无法树立正确的道德规范。

这一次广电总局下发通知:通过互联网对重大政治、军事、经济、社会、文化、体育等活动、事件的实况进行视音频直播,应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等一系列条款,旨在整治直播泛滥下的乌烟瘴气之态,为直播界重新洗牌。

无门槛直播风气日下

据《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究》数据表明,2014、2015年以来,直播平台保持着40%以上的增长速度,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

在直播平台爆发式增长的庞大数字背后,僧多粥少的局面相继形成。为搏出位,不淹没于茫茫“播海”之中,一些主播选择用其他方式吸引网友的目光,哗众取宠、喧宾夺主。

直接造成良莠不齐的直播品质、乌烟瘴气的直播间越来越多,而即便是那些签约了多个人气主播的平台,付费用户数量也只占总用户数量的 10% 不到,所以涉黄、涉暴等擦边球事件不是单独存在于某个特定平台,而是整个行业。甚至形成了某些平台女主播直播必露沟、打直播擦边球、踩红线博出位的情况。

不仅如此,从2015年斗鱼平台的主播频繁毁约跳槽可以看出,这个行业的许多主播收入不菲,并且法律知识匮乏,“契约精神”不足。斗鱼TV曾将文森特、洞主、王者小弟、浪子彦、机智的蛋糕等多名主播告上法庭,并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其中仅文森特就被冻结了1500万财产。

而选择另辟蹊径标新立异派的的主播也不在少数:直播飙车、直播换衣、甚至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阿怡直播代打”事件等等。在直播零门槛的环境下,为直播界整治风气已迫在眉睫。

  广电出马一纸“视听证”定存亡?

其实早在今年4月,文化部召开了“网络文化经营单位座谈会”,已经将斗鱼、虎牙直播、YY、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六间房、9158等网络直播平台列入查处名单,因涉嫌提供含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等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被加以查处。

与此同时,百度、新浪、搜狐、爱奇艺、乐视、优酷、酷我、映客、花椒等20多家从事网络直播的主要企业负责人共同发布了《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规定了网络主播实名注册、视频保存不低于15天,不为18岁以下主播提供注册通道等内容。

不久之后文化部还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主播责任制、黑名单机制都加入其中。

而今年7月,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决定自7月底至10月底,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工作。几乎同时,文化部也公布了首批网络表演黑名单,依法查处23家网络文化经营单位共26个网络表演平台。

在如此管控之下,仍然不时传出网络直播平台涉嫌传播淫秽、暴力等不良内容的消息,这一次广电直接祭出决定直播平台生死存亡命运的生死符。

通知明确指出,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机构和个人既不能开展个人秀场直播,也不能办新闻、综艺、体育、访谈、评论等各类视听节目,不得开办视听节目直播频道。更是明确规定,在开展直播活动前要将相关信息报属地省级以上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备案。

另外,未经批准,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在互联网上使用“电视台”、“广播电台”、“电台”、“TV”等广播电视专有名称来开展业务。像斗鱼TV、虎牙TV、龙珠TV、以及王思聪旗下的熊猫TV,这些名称“违规”的平台接下来或许要考虑换名字了。

据有关资料显示,截至今年6月,总局共颁发了586张许可证。这些持证机构包括新闻出版、企事业单位等。

一纸《视听证》,对于腾讯、优酷土豆、乐视等大的视频门户网站来讲自然不会构成困扰,但是对于上百个直播平台而言,则关乎到生死存亡。

直播行业将迎来大洗牌

在目前主流直播平台里面,只有一小部分直播平台已经具备了广电出台的《视听证》,而大家所熟知的占据了直播综艺的半壁江山的斗鱼TV、花椒直播、熊猫TV等居然都没有《视听证》。

除了这些专业的视频直播平台,一些大的电商公司或许也将受到影响。从阿里接连收购微博和优酷土豆就不难看出,再大的电商公司也需要内容给平台“导流”,于是形成了直播平台加电商的合作模式。

不仅如此,淘宝、聚美优品等电商平台也纷纷开通了自己的直播平台“试水”,不过很明显,这些电商巨头应该都没有《视听证》。

据业内人士分析,大型直播平台可能尝试去申请获得持证,或通过合作方式获得许可证,但一些新兴的直播平台可能不得不考虑放弃这块市场。

事实上,在加强直播监管的通知下发之前,大多数直播平台只要拿到文化部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即可,而如今升级成了广电总局的《视听证》,相较而言,需要更多的条件和资质,所以很难申请。

直播行业在互联网经济中辐射着其他衍生行业,在经济环境不乐观的背景下,解决了许多人的就业问题,这也是广电总局之前并未过多干涉的原因。

那么这一次,网络直播监管权从文化部直接转移到了广电总局,广电已经出马,这条规定无疑会将大批直播平台淘汰出局,整个行业或许会迎来一次“大洗牌”。

更多一手资讯,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2

  • 天远 天远 2016-09-23 13:40 via android

    大洗牌要来了

    0
    0
    回复
  • xxx xxx 2016-09-13 11:04 via pc

    楼主没问题,成语都不会用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