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高校专业,曾被“妖魔化”的电竞文化逐渐向主流靠拢

摘要: 参加电竞的年轻一代在获得高昂的奖金收入后,完成了阶级跳跃,他们掌握着社会的话语权。尽管老一辈仍然在质疑电竞,但其实这并不影响电竞正在往主流靠拢。

“无数次在幻想的这一刻,终于开始了”。

前几天,当教育部宣布电子竞技成为增补的大学专时业,中国电竞第一人、魔兽“人皇”李晓峰第一时间转发相关微博。

近十年来,中国电子竞技整体市场规模由几亿元一路增长到270 亿元,电竞职业选手的奖金总数也在2015年达到7100万美元。全球范围内,电竞文化正在升温,电竞已经成为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中日韩三国的电竞文化

国内的电竞文化能发展到今天的程度,跟国民老公王思聪对电竞的公开力挺不无关系。这几年,他就已经投资了云游控股、乐逗游戏、网鱼信息、英雄互娱,并且在2015年9月创立了香蕉计划和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

王思聪在自己的直播事业上花钱花得毫不手软。不久前,熊猫TV上一位名叫Yang Hanna的韩国女主播一夜之间就收到来自王思聪超过40万元的打赏。

当时她正在表演跳舞,被另一名主播刘杀鸡看到并打赏数千元的“佛跳墙”,随后王校长也进来打赏自家主播,没想到刘杀鸡开始挑衅王校长,双方开始互刷礼物。女主播看到礼物价目蹭蹭上涨,在直播中当场激动得哭泣。

这只是王思聪助攻电竞的一个方面,在这之前,是他用四年时间布局了从线上到线下的整个电竞产业链。看到玩电竞也能赚钱,国内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理直气壮打起电竞。受移动互联网的影响,不只电竞,《问道》等手游APP也受到年轻人的欢迎。目前,我国的电竞爱好者已经超过6000万人,居世界第一。

而韩国早就把电竞当成一种主流文化。在韩国,成千上万的人通过电视和网络收看游戏比赛,顶级游戏选手就和娱乐明星一样家喻户晓。韩国最大的门户网站Naver还专门开设了游戏赛事报道版块。

韩国的电竞业主要是靠政府支持。1990年代末期,为了应对亚洲经济危机,韩国政府开始集中建设通信和互联网产业。2000年之后,韩国街头随处可见网吧,活跃的玩家社区也开始出现。

王思聪、周杰伦等明星为电竞站台

韩国政府还成立了韩国电子竞技协会,专门协会负责管理电子竞技活动。一些公司很早就发现赞助电子竞技明星存在商业前景,比如三星、CJ Games等大型公司都有自己赞助的游戏队伍。

中日韩三国之中,日本是个游戏超级大国,但电子竞技却不像中韩两国这样风靡。

一方面,日本的游戏一般是作为家庭娱乐和社交而存在的,日本年轻人比较喜欢玩PS4、PSV、NDS、3DS等承载在专门硬件上的主流游戏,所以他们对竞技类游戏并不像其他国家那么追捧。

另一方面,日本国民性格偏低调,他们不喜欢表露出争强好胜的那一面,游戏在他们看来是娱乐和消遣,他们并不执着于游戏和胜负。

电竞选手的真实生活

虽然现在大家都将顶级游戏选手当明星一样崇拜,但最底层的电竞选手依然难以生存,只有顶尖选手才能衣食无忧,电竞圈的竞争实际上残酷而激烈。

作为WCG双冠王、中国电竞第一人,Sky李晓峰的名字在我国电竞圈已经无人不知,关于他成名前的穷苦经历,媒体曾以“一两个礼拜才吃一次肉”为题报道过。

sky(图自GQ)

据智族GQ的报道,李晓峰出身寒门,却没有按父亲的安排去当一名医生,而是选择去练电竞、打比赛,因为电竞是最能吸引他的东西。在成名前,他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200元,为了省钱上网,一天只吃一顿饭。在郑州网吧做着半职业选手的那阵子,sky也有过月薪一百,睡在仓库的时候。

在sky初成名的电竞环境里,电竞职业选手必须承受来自经济、社会、比赛的压力,无数人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在电竞之路折返。Sky本人也曾经在打输比赛时萌生过跳楼的想法,幸好被人及时拉住,挺了下来。现在,他已经和韩国的MOON、 Grubby一并成为世界魔兽争霸项目上公认的三名最伟大的选手。

在适者生存这点上,国内外毫无差异。前韩国星际1职业选手Modesty曾经在一次直播中说起他曾经的生活。与许多刚刚进入电竞职业圈的韩国少年一样,初入战队宿舍的Modesty住在集体宿舍里,每天训练12个小时。

除此之外,他担当“洗碗工”小弟的角色。然而“洗碗工”并非只是洗碗,还要打扫,洗衣服。当年STX宿舍有20多人,每次踢了球下来,连内裤都要换一堆下来,由小弟们负责换洗。

除了干一些脏活累活,小弟必须是每天最早起来的,把杂事都安排好,等主力队员吃完再收拾了,才能下去训练。而当时所谓的训练,其实就是坐在后面看主力练习,队里不让他们自己练。

作为小弟的那段时间,月薪只有30万韩币,按当时的汇率折合人民币约2000元,扣完税连2000都不到。

两年后,一个个人赛四强的成绩让Modesty每月的工资从2000元人民币涨到了约1万元。但是比起同时期和他一样可以勉强做战队主力的选手,Modesty的年薪连他们的一半都没到,再比起当时的星际四大天王“泽炳李双”,更是连1/10都没有。

但这已经是Modesty职业生涯的最顶峰了,这也是他拿过的最高待遇。好景不长,Modesty在战队联赛中开始坐冷板凳,直到一年后宣布退役。他现在在一个游戏平台上开直播解说,每次面对的观众只有寥寥几十个。

顶级选手们在电竞赛场上叱咤风云,留给人冷酷霸气的印象,如果不关注他们的社交网站,你可能忘了他们当中大部分还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他们的兴趣和其他同龄人没有差别。

全美排名第一的电竞选手ppd在悄悄关注着萌宠和日漫。ppd以260多万美元的年收入占据了2015年全球电竞玩家收入排行版的第一位,他在Twitter上有11万多粉丝。

别看他一脸严肃,在社交网站上,ppd的粉红属性显露无疑。他多次转发、点赞一个名为“chibi mary”的账号,而这个帐号的内容全是些动漫图片、萌宠动图。

ppd的twitter界面

Iceiceice是新加坡的90后,在 DOTA2职业选手中,他属于世界顶尖水平。从twitter上可以看出,少年ice还是个超级吃货,他最喜欢的就是搜集一些美食。

ice的twitter界面 

中国选手Faith是WCG2011年的中国区冠军,2011年新人王。他被玩家亲切称为“哈哈明”,微博除了常发些跟电竞相关的事情,还有两个明确的主题:帮微商老婆打广告、晒猫……

Faith的微博界面 

电竞文化摆脱尴尬地位

扯高音、往身上临水、砸吉他、往人群里跳、吸毒、滥交、生活混乱,这是十多二十年前人们曾对摇滚产生的印象。因为摇滚先天具备了某种程度上的虚无主义、颓废主义精神和反叛性、破坏性甚至毁灭性,它在长期以来都面临着主流社会的拒绝和否定。

然而从单一的Rolling Stone、崔健到现在遍地开花、包含各种摇滚流派的大小音乐节,时间让摇滚展示了它丰富的内涵:它是一个独立、成熟的亚文化群体,而不单纯是一种让年轻人丧失责任感、使命感的游戏形式。

当音乐节把摇滚推向市场,大多数人的音乐观念受到启蒙,大家对摇滚的态度也更加包容开放。

电竞正成为一门大生意

而电竞正面临着当初摇滚的窘境。质疑主要针对电子游戏带来的“网瘾”,父母一辈按照自己惯常的经验,认为电子竞技和网络游戏是同一回事,而沉迷于游戏可能会让年轻人产生依赖,意志消沉。

反对电竞的父母有媒体报道为由:网站上说了游戏导致青少年犯罪的趋势在上升呀,还有的学生为了网游而荒废学业呢,电子竞技不是洪水猛兽是什么?

但事实上,电子竞技游戏并不等同于网络游戏,电子竞技,需要团体协作、需要付出心智和精力、需要为一个目标去努力,它和其他的竞技项目没什么不同。现在谁还会说用手机上网的人有“网瘾”?

电竞正在从市场边缘的位置走出,渐渐成为一门大生意。参加电竞的年轻一代在获得高昂的奖金收入后,完成了阶级跳跃,他们掌握着社会的话语权。尽管老一辈仍然在质疑电竞,但其实这并不影响电竞正在往主流靠拢。

随着电子竞技被确定为体育项目,被选为大学专业,人们对电竞的误解应该越来越少。这正是电竞发展的最好时代。

本文系作者 南七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南七道
南七道

南七道关注全球年轻人的互联网生活方式。

评论(5

  • 天远 天远 2016-09-18 08:13 via android

    我们等着这一天,等了多少年

    0
    0
    回复
  • 钛pyFmDe 钛pyFmDe 2016-09-09 13:46 via pc

    是功还是过不取决于电竞本身,哪个行业里都有利用人性弱点骗钱的,但电竞领域尤其多。就好比赌博在有些地方是犯法,而在有些地方却只是一种娱乐。

    0
    0
    回复
  • 天空与大海2013 天空与大海2013 2016-09-09 10:41 via pc

    韩国是政府引导民间,中国是民间倒逼政府。不过电竞的功过,多年后才能评说,现在的赞赏与批判,并没有从一个更长远的角度思考。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6-09-09 08:18 via iphone

    競技類

    0
    0
    回复
  • 钛iXwZJh 钛iXwZJh 2016-09-09 08:11 via iphone

    有希望啊這個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