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的完美主场沈阳,如今12强赛也带不动这里的足球经济

摘要: 把12强赛的首个中国队主场比赛放在沈阳别有深意,毕竟这里曾是15年前的福地。遗憾的是,至少在对阵伊朗队的比赛中,我们没能看到沈阳乃至东北的足球经济有太多的起色。

(题图来自:© 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 视觉中国)

把12强赛的首个中国队主场比赛放在沈阳别有深意,毕竟这里曾是15年前的福地。遗憾的是,至少在对阵伊朗队的比赛中,我们没能看到沈阳乃至东北的足球经济有太多的起色。

主场对伊朗,现场几乎所有球迷都穿上了红色的助威T恤,即使对于身经百战、陪国足走过了几十个春秋的沈阳主场来说,这也是头一次。

仔细看去,球迷身上的T恤一部分是主办方统一发放的,剩下的五花八门,还掺杂着不少最新版的中国队队服,这些“杂牌装备”大多来自场外摊贩,很有体现市场经济的感觉。

可惜的是,这几乎是沈阳“预选赛经济”的全部。

每过四年,中国都会掀起一波“世界杯经济”热潮,以验证世界第一运动的魅力。可或许是因为阔别的时间太久,当中国队15年后再一次站在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决赛的赛场上时,却没有相应的“世界杯预选赛经济”。

与卖出80亿天价版权费用的中超联赛相比,关注度更高,赛事更为重大的“12强赛”,在体育产业中的作用却弱小的几乎不值得一提。

沈阳被称为中国足球的福地,但中国足球未必是沈阳的福地。当最热的体育产业中最热门的项目足球,在中国最重要的赛事驾临这座曾经给予中国球迷极大幸福感的城市,它依然被视为一项竞技、一场比赛,而不是一种经济驱动力。

事实好像也真是如此,即使在比赛当晚,有不少记者入住的,距离球场只有几百米的一家酒店公寓,标准间的房价也才不到200元,而且房源充足。至于其他因比赛带动的人流和消费,更是完全看不出来。

▲ 一位穿戴整齐准备观赛的球迷。摄影:刘晓

在沈阳城最黄金的地角,青年大街与文艺路交叉口,一座设计高度568米的“寰球金融中心”正拔地而起。如火如荼的工地周围,随处可见印满了“568”的广告喷涂,宣示着这一东北第一高楼的不俗价值。

沿青年大街南下而去,作为国足在12强赛首个主场的沈阳奥体中心体育场,却显得格外寂寥。一直到比赛开始前,除了一条“热烈欢迎中国男子足球队莅临沈阳备战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决赛(12强赛)”的横幅,再无任何标志告诉人们这里即将进行一场极为重要的比赛。

这种反差正是东北第一大城市的矛盾所在,作为昔日的“共和国长子”,这里有雄厚的工业基础和堪比一线的城市建设。然而另一方面,常年的经济疲软让这座城市难以焕发出真正的生机,特别是在反腐和经济下行的双重压力联合爆发的2016年。

2016上半年31省市GDP增速排名及各项数据对比中,辽宁以-1%的增长率排名全国垫底,并且继一季度之后,再次成为唯一负增长的省份。

作为辽宁的省会,此时迎来世界杯预选赛这一汇集了全国目光的重大赛事,实是一个展示城市风貌,提振城市形象的良机。

这场比赛,中国球迷等了15年,沈阳也等了15年——2001年,国足在这里出线,历史上首次杀入世界杯决赛圈——却没有展现出符合15年等待的那种狂热。

整个沈阳城内,能看到这场比赛痕迹的地方不多,除了部分主干道两旁悬挂的道旗,就只有乐视体育专门为本次12强赛投放的户外广告最为抢眼。在很多公交车站,广告的制式跟北京基本完全相同,大红色的背景和醒目的文字,宣示着这家公司官方转播商的身份。

▲ 沈阳球迷为这场12强赛准备了很久。摄影:刘晓

15年前,21世纪元年,体育产业在中国还是一个尚未开发出来的新词——体育在中国当时似乎也确实谈不上一个“产业”。但是同样这座城市的气氛,与今日是完全不同的,那是一种国足在手天下我有的自信与狂热。

2001年10月7日中国1-0战胜阿曼提前出线那天晚上,几乎大半个沈阳的人都上了街,到处都是国旗和宣泄的人群,不知道究竟该往何处去的游行人群最终汇集到了市府广场,以至于后来者被远远地堵在市府大路上,连广场周围一公里的地方都难以接近。

当年,卖得最多的东西是酒,赚钱最多的是米卢。前南斯拉夫教练在率领中国队出线后,霸占了整个中国的电视广告。

据2002年5月27日的广州日报报道,当时光央视,米卢的形象就出现在金六福、金正、奥克斯、怡冠4个品牌的广告中,由于每个品牌都有多个版本的广告片,加上每个品牌往往不止一个产品(如金六福系列酒、金正DVD与复读机),在黄金时间,观众会不停地看到米卢那张熟悉的脸,而米卢拿走的广告费,在当时就超过2000万人民币。

以至于央视接到有关方面的通知,要求对外国明星电视广告片慎重考虑——其目标直指米卢。

15年过去,有些东西变了,有些东西丝毫没变。

2016年9月4日,比赛前两天,媒体中心开始发放记者证的日子。全国各地云集而来的350多位记者并没有让球场变得热络,体育场的正门当天正在进行一场汽车展销会,充气拱门和立起的广告牌告诉看到的人,买车可以抽奖。

就连票贩子都不多,两位刚领完证的伊朗记者转了大半天,才在体育场外的西南角找到一个正兜售门票的黄牛,因为语言不通,伊朗人费了半天劲也法完成采访,只好借了黄牛正卖的票拍了几个镜头,又由出镜记者呜哩哇啦说了一通,转身离去。

黄牛卖的票是580面值,要价720元,当然,如果诚心要买,肯定还能讲下来许多。这场比赛的门票分为5档,分别是180元、380元、580元、880元和1280元,其中180元和380元的门票早已售罄,580元的门票是销售主力。

“现在买票肯定得加钱,都15年了。”虽然看似一票难求,但卖票的大哥说这话时,底气一点也不足。简单地聊了几句之后,他开始感慨买卖不好做:“我2001年就做这个,当时300多的门票怎么不得卖1000多啊?现在500多的票都比那便宜,你还不买两张?”

类似的冷清一直持续到9月6日下午,午饭时间过后,从奥体中心地铁站到体育场不到一公里的距离内,突然长满了兜售国旗、中国队队服、助威T恤的小贩。下午三四点钟,随着球迷陆续到来,体育场周围终于有了大赛气氛,随处可见穿着着中国队队服或者助威T恤的球迷。

▲ 沈阳的球迷在等待这场久违的比赛。摄影:刘晓

摊贩虽然多,但是所卖的东西一看就是统一供应的,不知背后有着怎样一个“懂体育产业”的供应商。那些看上去和队员们身上穿的一样,胸口印有耐克LOGO的国家队队服在地铁站附近叫价50元,而到了场馆边,价格则变成了30。

其他诸如助威T恤、大小国旗、贴纸、中国队围巾和喇叭这些东西也都一样,场边会比地铁站便宜许多,还有很多买大送小的搭配售卖。

奥体中心围墙外,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和小贩和谐共生,笑看球迷讨价还价。

除了小贩,票贩子也多了一些,收票与卖票同步,但效益并不是很好。到下午5点,比赛开始前两个半小时,黄牛开始做最后的努力,一张原价880元的门票被喊到780元。

共有35776名球迷到场观战,场内大部分区域盛得满满当当,只有少数位置不好的地方,露出座椅的蓝色,其余都是一片红色的海洋。

这里的球迷依然充满激情,这里的球市依旧火到爆棚。现场球迷会用助威声淹没一切,会经久不息地掀起人浪,会奉献响彻90分钟的“中国必胜”,会在伊朗队员发生不友好行为时整齐划一地喊出极具东北特色的“削他”。

这座城市对足球的看法,似乎也和当年一样。

球场一二层看台之间,悬挂着三幅条幅,一条写着“以足球为龙头推进全民健身运动建设全国健康城市”,一条写着“传播足球文化弘扬足球精神 发展足球产业 建设足球之都”,还有一条是“发展足球事业 弘扬足球精神 再创五里河辉煌”。作为主办城市,这种口号式的标语似乎在表达着这座城市对足球的态度。

从某种意义上讲,沈阳依然是国足完美的主场选择。这里会提供最好的球迷,现代化的球场,完善的安保以及舒适的环境。但是,如何通过承办这样一场比赛在经济方面有所作为,恐怕这座城市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么多。

足球,依然就只是一场比赛而已。

15年过去,国足早已不是那个国足,沈阳却还是那个还是沈阳。

【 钛媒体作者:懒熊体育,文/刘晓,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更多一手资讯和独到分析,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懒熊体育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懒熊体育
懒熊体育

我是懒熊(微信:lanxionglanqiu),我从商业角度看体育,还原一个好故事。网站:http://www.lanxiongsports.com

评论(1

  • 少年维特 少年维特 2016-09-07 16:15 via pc

    福地,是因为辽宁是体育大省,根基在那;无奈,是因为老工业基地的不管不顾,如今大部分球迷连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谈何足球经济?特别是G20之后,形式愈加严峻。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