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眼中的96费改:或成为压倒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摘要: 在“96费改”的政策影响下,收单环节收费水平仍将处于下行通道中,第三方支付收单企业将面临更为严峻的盈利挑战,收入多元化转型迫在眉睫。

2016年9月6日,在绝大多数人眼中都是个稀松平常的日子,但在银行卡收单行业看来,这一天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由于一项新政的实施,困扰行业多年的套码、切机、信用卡套现、渠道套用等违规现象有望得以根治,不啻为行业发展的分水岭。

但在笔者看来,对收单环节的第三方支付企业而言,这项新政却又具有不同的意义,短期内甚至可能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么,这项新政究竟是什么,影响又是什么,且听笔者细细说来。 

“96费改”,改了什么?

 2016年3月,发改委和央行发布了《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下称《通知》),对银行卡收单业务的收费模式和定价水平进行了重要调整,《通知》于2016年9月6日正式实施,因此被业内称为“96费改”。

96费改前,银行卡收单业务执行的收费标准为发改委2013年1月16日发布的《关于优化和调整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的通知》(发改价格[2013]66号),该通知将商户分类由六类调整至四类,并整体下调了刷卡手续费标准,平均下调幅度约为24%。

96费改延续了为实体商家降本降费的总基调,同时在“市场化定价、借贷分离、取消商户类别”等方面又进行了重大变革,某种意义上将重塑国内银行卡收单市场的竞争格局。

下表为96费改前后银行卡收单市场相关各方的收费变动情况,除了收单环节由政府指导价变成市场化定价未明确费率水平外,发卡行、银联的费率水平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除了直观的费率水平下降之外,96费改提出的市场运营原则的变化则会给这个市场带来更为深远的影响,笔者分三点进行分析。

要点一:收单环节由政府定价改为市场定价,终结线上线下双轨制

96费改前,名义上收单市场实行的是政府定价,但实际上却是“线下收单政府定价、线上业务市场定价”的双轨制。

线下收单业务,大家走的是银联的渠道,都要按照银联的规矩办事,但线上支付业务,第三方支付探索出了银行直连模式,银联成了局外人,7:2:1的利益分配机制也就不复存在,第三方支付企业得以和发卡银行讨价还价,重新确定手续费分配机制。

线上线下价格双轨制成为部分收单机构进行渠道套用的巨大动力,一方面制造了行业内的不公平竞争,加剧劣币驱逐良币;另一方面渠道套用使得交易数据报文无法还原商户经营的真实场景,为后续的商户管理和风险防控带来巨大隐患。

96费改虽未直接提出废除线上线下双轨制的概念,但收单环节的市场化定价使得线下线下收费标准有了趋同的空间,冒着违规的风险进行渠道套用的必要性自然大大降低了。

要点二:统一商户类别、取消费率梯次计价方式

近年来,收单市场乱象频发,套码、切机等违规行为屡禁不止,收单机构也为此屡屡“收获”央行和银联的罚单。套码的背后是不同商户手续费的巨大差异,餐娱类收费水平1.25%,民生类收费水平则为0.38%,以一年1000万流水的小商户来看,由餐娱类商户套码至民生类可以节约8.7万元费用,且风险极低(对商户而言),何乐而不为呢。

套码的盛行又为切机提供了土壤,A收单机构为了抢占B收单机构的商户,可以通过提供套码服务来赢得商户的支持,反过来也逼得B收单机构不得不提前一步主动为旗下商户提供套码服务。

96费改虽仍然保留了标准类、优惠类和减免类三个商户类别,但明确要求“自本次刷卡手续费调整措施正式实施起2年的过渡期内,按照费率水平保持总体稳定的原则,对超市、大型仓储式卖场、水电煤气缴费、加油、交通运输售票商户刷卡交易实行发卡行服务费、网络服务费优惠”。

意味着两年过渡期后,商户类别将只剩下标准类和减免类,基本上统一了商户类别,费率梯次计价方式也就自然成为历史。届时,套码将失去存在的土壤,切机行为也会大大下降。

要点三:借(借记卡)贷(信用卡)分离政策

96费改前,借贷合一的定价方式并不科学。相比借记卡,信用卡发行面临着资金成本、风险成本、运营成本和市场营销成本等,运营成本要高出几个档次。

二者执行统一的定价标准,对借记卡而言,定价标准过高,实际上属于借记卡对信用卡的变相补贴;对信用卡而言,定价标准过低,加剧了信用卡套现行为的泛滥。

由于信用卡刷卡手续费低,通过收单环节进行信用卡套现成本较低,促成信用卡套现成为一个庞大的产业。

一般而言,持卡人只要向商户缴纳1%至3%不等的“手续费”,就可以轻松将信用卡内的钱“刷”出来,不少商户还推出了数百元封顶的“优惠政策”。很多人将信用卡套现资金用于生产经营、互联网理财、民间借贷等活动实现套利。

“信用卡套现”是指POS机特约商户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现金退货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现金并收取手续费的行为,这在我国属于非法行为。

2009年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从事信用卡套现,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处罚。

更有甚者,不法分子借助信用卡预授权政策,利用银联与银行结算时间差反复通过预授权消费、撤销、网银转账等操作,可以套取信用卡额度数十倍金额的预授权保证金,已经成为金融诈骗的一种常见形式。

96费改实施借贷分离政策,且规定信用卡刷卡手续费上不封顶,大大提高了信用卡套现的成本,可以有效遏制套现行为。

当然,信用卡费率的提高会加大商户对信用卡的抵触情绪,尤其是购房、购车环节,均涉及到信用卡大额交易,上不封顶的政策,对商户而言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支出,但整体来看,利远大于弊。 

银行卡收单市场各方影响:第三方支付转型压力大

 “96费改”本意在于“进一步降低商户经营成本,扩大消费,引导银行卡经营机构提升经营管理水平和服务质量,增强竞争力,促进我国银行卡产业持续健康发展”,侧重于降费降本,就其对市场各方的影响来看,商户、发卡银行、银联、消费者均能从中受益,唯有第三方支付收单企业在实行市场化定价后,可能陷入更激烈的价格战的泥潭。

先看看商户,除房地产、汽车销售和批发类行业等大额信用卡交易行业外,商户整体受益于降本降息的政策。据测算,新政实施后,各类商户每年合计可减少刷卡手续费支出约74亿元。

再看发卡银行和银联,短期看其费用收入受损,但刷卡收入在其收入总额中占比很低,影响有限,反过来,新政对套码、套现等违规行为的打击有助于收单市场的持续健康发展,对发卡银行和银联而言,长期看无疑也是利好。

再看消费者。银行卡收单业务并未涉及到对消费者的收费环节,新政本身也不会增大消费者的负担。反过来,新政对行业的长期利好,可以改善消费者刷卡环境,提高用卡体验。当然,短期内,大额信用卡刷卡消费可能面临商户的接受度问题。

最后是收单环节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在整个银行卡产业链中,收单环节技术含量低、可替代性强,属于典型的完全竞争行业,利润微薄。新政后,收单环节从政府指导定价变为市场定价,不难想象,竞争将更趋激烈,短期看弊大于利。

对收单机构而言,最大的问题在于盈利难。有收单资质的机构包括银联、银行和62家第三方支付企业三方,银联和银行可通过发卡行手续费、清算机构服务费、资金沉淀等二次获益,对收单环节的竞争策略以扩大市场份额为主、收单服务费收入为辅。

而第三方支付收单机构获利渠道单一,主要靠收单服务费维持机构运转。在这种情况下,收单环节定价市场化后,银行和银联将倾向于下调收单环节服务费,而第三方支付企业不得不选择跟进,盈利难问题依旧无解甚至会进一步恶化。 

第三方支付收单企业的出路:收入多元化

 在“96费改”的政策影响下,收单环节收费水平仍将处于下行通道中,第三方支付收单企业将面临更为严峻的盈利挑战,收入多元化转型迫在眉睫,目标是要逐步摆脱对收单服务费收入的依赖。

收单环节沉淀的大数据信息在信用评判、信贷产品创新等领域具有较高的价值,涉足相关领域以盘活这些大数据资产是第三方支付收单企业重点转型方向。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持牌经营已经成为金融业务多元化布局的基本门槛,在牌照整体收紧的大背景下,若收单企业已经着手进行多元化布局,则经营目标是尽快做大做强,充分发挥互联网金融各业态间的协同效应。

若尚未进行多元化布局,可通过股权合作等方式与其他大型互联网金融生态企业建立强纽带关系,曲线盘活自身的数据资产。

【 钛媒体作者:洪言微语,文/薛洪言,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微信公众号:洪言微语】

更多一手资讯和独到分析,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薛洪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薛洪言
薛洪言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微信公号:洪言微语

评论(2

  • 天远 天远 2016-09-14 08:13 via android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0
    0
    回复
  • 潇澎 潇澎 2016-09-07 16:17 via android

    政策走向很重要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