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打榜狂”,给偶像打榜投票是如何成为一门生意的?

摘要: 偶像能不能占据榜首,能不能拿奖,全凭你的一点小努力。打榜、霸榜、后援会和打投组......这些可能会让你陌生的名词,却是娱乐经济中最核心的存在,还由此带出了一套灰色产业链。

粉丝经济

图片来源:www.mtlblog.com

Y同学的手机里,一直单曲循环着一首新歌。过一会儿,她又点开了另一个客户端,点击相同的曲目播放。

不是所有“单曲循环”都是因为纯粹的喜欢,Y同学是身负重任的。当发现这首歌排名比较落后,她突然变得焦虑起来,她到某个QQ群里吼了一嗓子之后,不停地刷新网页,甚至再注册几个账号继续投。

这位高校学生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内某“流量小生”的后援会小骨干,她和QQ群里众多人拥有同一个“爱豆”。她的日常工作,主要是协助后援会长安排一些线下的应援活动。

当“爱豆”没有公开的行程安排的时候,Y同学并没有太多工作。不过,她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点开后援会QQ群,看看打投组的小伙伴有没有发布什么打榜和投票的任务,然后点开发布的链接去投票。如果是新网站,她还得先注册会员。

都在打些什么榜?

榜单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Billboard时期。这个由1894年在美国俄亥俄州小酒馆两个年轻人一时兴起而创办杂志 Billboard Advertising,定期发布流行歌曲排行榜、点唱机排行榜、流行歌曲销量榜等,影响了上个世纪整个欧美流行音乐圈的风格导向。

欧美流行音乐圈榜单的统计与发布,一般与歌曲的销量、付费下载量以及电台播放次数相关。歌手在发布新专辑的时候,也会把专辑里某一歌曲拿出来做宣传,称之为打榜。只不过一开始只是歌曲的打榜和投票,现在已经蔓延至娱乐圈各个领域。

Y同学告诉钛媒体记者,以前只有偶像发布新歌的时候,他们才去打榜投票;近些年,大部分平台随着粉丝应援方式变化,也变得很重视打榜和投票活动,这几乎成为了他们生活的日常。

目前来说,粉丝打投主要是以下三种路径:

1、以音悦台、QQ音乐为代表的音乐播放平台;

2、微博、贴吧为代表的网络社交平台;

3、专注娱乐明星资讯的粉丝社群媒体,比如粉丝网等。

每家平台都有多种细分的排行榜,统计方式也有各自的特色,各种花式圈钱手法令人目不暇接。

音悦台(钛媒体对音悦台怎样经营10%顶尖艺人生意有过详细报道)是粉丝们的重要战场,这与其与Billboard有合作关系相关。近年来,Billboard还单独设置了独立的韩流榜和日系榜。去年,音悦台与Billboard共同推出了Billboard华语榜。上榜的歌手还可以有机会被专门介绍到欧美地区,此前长期“霸榜”的邓紫棋就接受了Billboard专访和推介。

与华语Billboard合作的音悦台

音悦台目前主要以播放MV为主,他们还有一套复杂的计算规则:打榜需要完成诸如站内完整播放、收藏、下载、分享、缓存等一系列任务,根据不同的行为的权重综合排名。

音悦台打榜分数计算规则组成

音悦台还有个规定,只要充值成为VIP会员,在登录的状态下以上行为在榜单数据的权重增加200%(与用户活跃度捆绑)。

QQ音乐则按歌曲照播放量多少,每周更新五花八门的榜单,大部分榜单按播放次数生成。你会看到,排在最靠前位置的几个榜单都有“斯柯达汽车”、“全新福克斯”这类企业的冠名。

QQ音乐榜单

“实时更新,立刻去打榜!” QQ音乐还有一个鹅厂特色的“QQ音乐巅峰人气榜”,这个榜单的“人气”,都是粉丝和追随者们拿“乐币”送礼物送出来的。当然乐币是需要充值购买的,价格6元至298元不等(上图)。

除了制造出了热门微博榜、热门话题榜、热门搜索榜等,新浪微博也开始在网站用户人主页网的右侧打起了榜单生意的主意。以歌曲榜为例,微博发布的“亚洲新歌榜”联合了阿里音乐(天天动听、虾米音乐)、微博、新浪娱乐和优酷土豆联合打造。

新浪微博的打榜规则也不简单。钛媒体记者发现,计分规则包括“付费计分”一项——为歌曲付费1元计20分,统计范围包括微博内的单曲付费下载和打赏数据,以及包含虾米音乐付费下载数据”。

百度贴吧作为一个以兴趣社区为生的平台,也是大部分粉丝们集聚讨论自家爱豆的地方。除了偶有的爆吧事件,贴吧小伙伴也大多只是圈地自萌。然而,自从2012年贴吧推出了签到功能,签完到之后,页面会显示出该贴吧一个签到排名。打开榜单,不仅仅有签到人数排行,还统计签到率。

百度人气贴吧签到榜

一开始只是为了提升用户粘性的签到功能,逐渐成了各家后援会展示人气的舞台。如果充值成会员,可以一键签到所有贴吧,也可以补签。在充值页面,百度还顺带安利了一发“百度钱包”。

既然这么多家平台都如此奋力热衷打榜,抢占仅有的版面和大众视野,那么在粉丝社群平台,善于撕X的他们,也必有一战。

作为超女时代就诞生的产物,粉丝网站大多深谙粉丝热衷打榜和投票的心理。在一个叫做“粉丝网”的社区,在其App首页入口设置了打榜区,如果充值成为粉丝网的会员,可获多个打榜机会。

除此之外,他们还定期举办特定的打榜活动来刺激粉丝打投,将应援经济发挥到了极致。比如说,8月中旬,粉丝网选择了北京、上海、湖北、四川、广州和首尔中韩六座城市的纸媒,拉动粉丝参与App投票PK战,在活动宣传语上,还看到诸如“这不仅仅是一场应援,更是对偶像最崇高的致敬”,“霸版军功章有你一半”等鼓动性话语。

粉丝网在一次打榜活动之后公布的“战果”

应援经济为什么流行

“每10分钟更新一次。打榜动态的实时排名数据在每周的周日24点整清零。” 以上几乎所有榜单都有一个实时更新和定点清零机制,意图打造一个随时待命又能满血复活的战场。

参与投票的粉丝享受着榜单争夺战中带来的兴奋和快感,平台方也乐于制造和推广各种打投活动。毕竟流量来了,会员费落袋了,日活指数也十分好看。

不如说是粉丝圈的“自嗨”,给每个参与的个体营造出一种美好幻象:你的偶像能不能占据榜首,能不能拿奖,全凭你的一点小努力——他(她)需要你!

中国娱乐产业近10年来最疯狂的一次全民应援现象当属“超女快男”选秀,当年还是小学生的Y同学,就曾是某位超女的小粉丝,“当时我还没有手机,就拿我爸妈的投。我爸妈的手机号份额投满了,就软磨硬泡家里其他大人的手机投。”那是一个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所有人依靠短信投票,赚的盆满钵满的还是电信运营商们。

近几年应援文化和应援经济从海外袭来,热度不减,打榜、投票成为了粉丝“在线应援”的重要部分,成为了他们的日常任务和表达爱意的方式,甚至是一种精神寄托。Y同学坦言,后援会发布的任务并不是强制性的,但是大家都非常自觉,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偶像得到更多的曝光度。而天天刷榜看偶像排名,一定程度上是虚荣心作祟,“有时候一些很无聊的榜也要去投,只是为了打败对手家的粉丝”。

“他们只是想帮助他们的偶像更出名。” 粉丝网CEO刘超告诉钛媒体记者。在他看来,线上应援活动是粉丝“帮忙偶像”以及寻找“认同感”的过程,也是粉丝的核心需求。刘超还说,现在的粉丝越来越有组织化,而往往粉丝所做的事情都在体现了“帮忙”的这个特点,“特别是一些还尚未进入主流话语圈的艺人,他们的粉丝是最疯狂的”。

例如,长期占据粉丝网榜单首位的“青宇组合”(王青和冯建宇的简称),也在今年4月音悦台V榜最佳人气歌手实时投票环节超过了鹿晗,获得了“年度最具人气歌手”和“盛典之夜最受欢迎艺人”两大奖项。

青宇组合的走红,主要是源于B站上的某部耽美题材的网剧,也正是因为最初是在“宅基腐”的亚文化圈的爆发,往往导致他们进入主流文化圈和传统媒体语境里步履艰难。所以,很多场合只要与“人气投票”选项相关,“青宇组合”的粉丝们都很很努力地希望自己的偶像得到更多的认可和资源。

“他们会有比较强的荣誉感和所谓的归属感、认同感在里面,特别需要荣誉感和归属感来支撑他们。”刘超认为,应援经济也是社群经济的一种,后援会的会长、宣传组,打投组,活动组的人会相互配合。

偶像后援会这种有组织、有纪律的打榜投票方式,在兰渡文化营销总监左辉看来,是一种略显“洗脑式”的相互促进的机制。“其实我一开始也会觉得这种痴迷太疯狂了,有些不可思议。”左辉在接受钛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但是身处粉丝圈的群体中,你们一起分工合作为偶像打榜投票,一起分享打投过程中的紧张与快乐,感动与难过,这种情绪会互相传染。”

当然,期望获得许多额外的福利,也是后援会如此积极组织打榜的另一个原因。“很多后援会组织者,会很努力地‘工作’,因为他们大部分是可以直接对接到明星的经纪人的,他们就可以跟明星有更多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包括简单的合影之类。” 左辉如是说。

应援经济背后的灰色产业

已经毕业的小L,是某韩星的“前线饭”,没有固定的工作的她,经常追着偶像满世界跑。她朋友圈里不断地发布者定位在不同地方的动态,还有各种演唱会、见面会的高清大图。

小L被很多屏幕饭奉为大炮女神,微博上也小有粉丝。但是,追星如此疯狂的小L并没有参与到打投的活动中来。

“一开始我打歌也特别有动力,天天打榜。但是后来发现,很多新人突然长期霸榜,很莫名其妙。后来我听说是买的榜,还有可能是数据造假,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她对钛媒体记者说。

打开万能的淘宝搜索“打榜”,钛媒体记者发现微博话题榜,亚洲新歌榜,音悦台V榜,网易云音乐等等,这些各大粉丝圈津津乐道的榜单,均有卖家提供“真实完整的播放、评论、点赞和分享”。

你可以在淘宝上搜罗到形形色色的“买赞”“买粉”渠道

据钛媒体记者和某淘宝店主的沟通和了解,该淘宝卖家承诺,“QQ音乐可以保证进榜单前五十,音悦台可以包榜前十”。对记者提出的“平台方会不会发现作弊”的疑问,店主信誓旦旦地表示,“下载这些是人工收藏下载的,十分靠谱”。

所有的榜单居然都可以购买?这似乎在浇灭完成那些参与音悦台复杂的打榜流程的粉丝的热情,还损害了一些付费用户的权益。

而对于“买榜”的问题,音悦台一位客服对钛媒体记者表示,这类买家的打榜服务对榜单没有产生任何影响,“V系统可以有效过滤。对于这些行为,我们会追究责任到底”。

即便如此,淘宝上这些卖家的销量依旧很高。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与钛媒体沟通的这位店家的报价,包榜前十排名一周需要8000元,这对于许多还没有收入的低龄学生粉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当然,学生粉有自己的办法,如今,“集资买榜”的现象在粉丝圈十分常见。粉丝希望通过这种“众筹”的形式,为自己的偶像在榜单占据一席之地。

在网上搜索“集资打榜”关键词,出现了143000个结果,其中主要是一些集资号召贴,集资去向公式贴等。在一份《XX打榜应援公告及集资明细》中,钛媒体记者发现,该后援会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共集资人民币33000元。文中大概公布了一下资金的去向,还附上了每位集资者的网名和金额。

当然,比起诸如一些动辄就包下纽约时代广场屏幕的生日应援来说,3万多块人民币似乎只是冰山一角。然而,没有任何外部监督机制的后援会,借此掌控了大量粉丝集资,这些钱最后到底会流向哪里呢?

一位业内人士向钛媒体记者透露,现在大部分后援会的头目是没有正式工作的,“拉动粉丝,组织应援活动,就是他们的工作”,“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也并不能排除他们可能有侵吞资金的嫌疑”。

“为什么不呢?几乎每家都在刷,只是看谁厉害一点”,大部分粉丝对于打榜活动可能存在作弊情况,表现得十分理解和淡然。

他们依旧热衷打榜投票,甚至是集资买榜。在粉丝们眼中,打投不仅仅是自家爱豆人气指数的一场又一次无止尽的角逐,更重要的是,这是粉丝群体消费实力和消费意愿的展现,也是他们乐于展示出来给经纪公司和商家的信号——我们很有钱,请把最好的资源给我家爱豆。(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李程程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程程
李程程

钛媒体记者 |邮箱 chengchengli@tmtpost.com

评论(5

  • 天远 天远 2016-09-18 08:17 via android

    粉丝经济的某一种体现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6-09-11 08:02 via iphone

    不覺得

    0
    0
    回复
  • 葱葱 葱葱 2016-09-09 13:43 via pc

    现在的钱依然会流到运营商口袋里了,只不过更多的是流量包了,哈哈

    0
    0
    回复
  • 李程程 李程程 回复钛iLB2II 2016-09-09 12:45 via iphone

    所以说其实你也曾是被这种模式所带跑过的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钛iLB2II 钛iLB2II 2016-09-09 11:10 via iphone

    QQ音乐里打过棒……还有百度贴吧……然并卵,可以干嘛吃呢……不如去赞赏,😄,好多平台都有这个功能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