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之后又来Fuchsia,谷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摘要: Fuchsia实际上可能与英特尔最近提出的融合现实技术相关,所以Fuchsia或是谷歌阻碍微软实现平台梦的产物?

尽管Google的创新项目一直在亏钱,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持续挖坑的脚步。近日又有消息指出,Google正在开发一款名为“Fuchsia”的操作系统,谷歌工程经理Chris McKillop在随后的推文中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人们在炸开了锅的同时也纷纷表示困惑,谷歌在PC端和移动端已经持有Android、Chrome OS等操作系统,为什么还要费力不讨好的开发Fuchsia?

从目前公布的消息来看,Fuchsia有两个非常引人关注的特性,它使用了一个非常轻量且延时很低的内核,而且还内置了一个名为Escher的引擎,能够基于物理进行三维图形的渲染。

参考NASA与微软联动的Onsight项目就能得知,hololens的全息模拟也是基于同步的图形成像技术。Fuchsia实际上非常符合MR的特性,甚至可能与英特尔最近提出的融合现实技术相关,这也影射出谷歌的下一步计划。

进一步来说,Google已经在AR/VR领域布局了Project Tango和Daydream,将MR作为接下来的发力点确实很有可能。此外,由于微软的全平台系统Holographic正在迅速抢占市场,而英特尔和微软也达成了合作关系,从长远的发展来看,谷歌研发Fuchsia也是十分必要的。

Fuchsia也许是谷歌阻碍微软实现平台梦的产物

虽然微软一直怀揣着全平台的统一梦,但是Windows系统除了能在PC端站稳脚跟之外,其它端口的表现就略显颓势了。WP难以撼动Android和IOS的统治地位,还连带拉垮了研发lumia手机的诺基亚,而平板电脑Surface也没有取得预想中的好成绩。

为了打破这一困境,微软在今年的台北电玩展上宣布,Windows Holographic将免费的开放给第三方厂商使用。而Holographic作为hololens的基础MR系统,似乎是微软的平台梦在另一个领域的延续。从当前的市场情况来看,Holographic几乎没有竞争对手,此时开放MR系统也许是一个绝佳的策略。

实际上,Windows Holographic涉足的平台远远不止MR,htc vive和Oculus Rift此前都有协同Holographic系统的先例。与Daydream有所不同的是,Holographic是面向全平台开放的系统,能够同时支持移动端与桌面端。

而与英特尔、宏碁、戴尔、Falcon Northwest等软硬件厂商的合作,也足以见证微软将野心延伸到了AR和VR领域。

尽管微软并没有复制当初操作系统捆绑硬件厂商的垄断策略,但为了不再重现微软的这段历史,Fuchsia将成为谷歌的竞争筹码。而它恰恰能补齐谷歌还未能涉足的MR领域,即使不能先行抢占市场,退而求其次也能保障自己的独立生态不受影响。

在AR/VR之后,MR可能是下一个爆发点

根据Digi-Capital提供的数据来看,从2015年3月到2016年3月的1年时间内,VC在AR和VR领域的投资总额已经超过了17亿美元,而今年第一季度的投资就包含了其中的12亿美元。

这直接促使了大批独角兽的诞生,坐拥核心VR设备的Oculus自不用说,增强现实公司Blippar和VR神经技术公司MindMaze也分别获得了5400美元和1亿美元的巨额注资。AR和VR技术虽然远未成熟,但资本市场的爆发已经证实了他们充足的潜力。

在AR/VR的繁华之下,MR逐渐开始展露头角,这其中最为抢眼的要数初创公司Magic Leap了。Magic Leap在2014年2月时就收获了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随后更是获得了B轮和C轮总计13.35亿美元的投资。而他们也与NorthBit、卢卡斯影业、Virtroid等企业达成了合作,开始涉足网络安全、电影、家装房产等领域。由此来看,MR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爆发点。

有趣的是,Google也是Magic Leap的董事会成员,而后者目前正在招募有操作系统开发经验的雇员,这不禁让人猜测Fuchsia系统是否和Magic Leap进行了联动。

除此之外,英特尔则在IDF大会上公开了自己的虚拟现实项目Alloy,这个项目也带来了新的MR概念——融合现实(Merged Reality)。与混合现实有所不同,融合现实是在虚拟的场景中投射真实的事物,如果英特尔不是在吹嘘概念,这也许是MR一块新的拓展领域。

而在Alloy的项目之中,Windows Holographic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英特尔CEO Brian Krzanich表示:“Alloy硬件与Holographic系统的结合,能够建立世界级的平台标准。排除成见,与微软合作创造成果的可能性也更大。”

尽管还不清楚Fuchsia具体的发展路线,但作为一种求同存异的存在,Fuchsia也能为谷歌及时占领MR这个风口打好基础。

与甲骨文的漫长诉讼,可能促使了谷歌的自我革新

2010年8月,甲骨文发起了与谷歌之间漫长的诉讼,主要就安卓系统中9行代码,37个Java API的侵权进行了控诉,要求谷歌偿还近93亿美元的版权费用。这起案件在2016年5月终于拉下了帷幕,联邦法院最终裁定谷歌的行为属于“fair use(正当使用)”,陪审团经过三天的考虑后认同了这次判决。

虽然谷歌最终赢得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对抗,但也难免心怀芥蒂。由于诉讼直指代码的侵权问题,这可能从侧面促使谷歌开始打造一款“没有包袱”的系统,而Fuchsia与此十分相符。

Fuchsia使用的内核Magenta是谷歌自行研发的开源引擎,2016年6月才刚刚发布。而Fuchsia的核心编程语言Dart,则是谷歌主导开发的结构化Web语言,与JavaScript非常相似。

实际上,Google在面对Oracle指控的同时也在积极的部署一系列解决方案,以寻求软件上的革新。Android N之后的版本将不会再使用Java的API,而Google也将语言库迁移到了OpenJDK,试图打造一个用户构建应用和服务的常见代码库。

而Fuchsia的构架则是在此基础上的进一步创新,Magenta和Dart的引入将有可能让Fuchsia成为完全原生的系统。

当然,Fuchsia也可能不仅限于AR/VR/MR领域的运用。轻量而又实时的Magenta内核同样适合人工智能和移动设备,Flutter则能利用Dart创建非常漂亮的交互界面。也有很多人猜测Fuchsia将是Android和Chrome OS的替代品,相比这两款操作系统,Fuchsia在延时表现和效率上的确更胜一筹。

不过,费力不讨好的打破原有的系统市场实在是没有必要,又由于Fuchsia过于轻量,后续必定会牵扯到云端的大量使用,这在某些场景中也不适用。

死在Google手中的实验性项目数不胜数,Google X Lab中就有很多不见天日的研发计划,而前方还有谷歌光纤、智能家居计划Nest、智能隐形眼镜、探测癌细胞的药物等无数大坑等着他们去填。

除此之外,RSS阅读器、Latituds位置服务、Building Maker工具、iGoogle等成熟的项目也是一言不合就被Google中止。由此来看,我们实在是不能对Fuchsia持以过多的期待。

【钛媒体作者介绍:VR日报,微博@VR日报网】

更多新闻资讯,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VR日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VR日报
VR日报

《VR日报》——是国内最早一批关注虚拟现实(VR)的专业媒体之一。

评论(1

  • 西巴大神 西巴大神 2016-08-25 11:03 via pc

    毕竟都是在试错,现在国内的公司也只好嚷嚷着炒作些概念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