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要自己拍电影了......电影评分未来还靠得住么?

摘要: 在“无刷票不数据”的中国互联网中,豆瓣电影评分可谓是最后一道防线。然而,防线的坚守者却陷入愈发困窘的境地.

“安步当车”的豆瓣在今年骤然加快了商业化的步伐,在豆瓣开卖纸书四个月后,又正式进军电影业。豆瓣创始人阿北近日发布内部信称,经过半年多的试水,现在将正式涉足电影制作,成立影业公司。

不过,无论是豆友还是外界最关心的问题竟然都是:

豆瓣出品的电影会不会刷分?

从豆瓣书店目前在售书的评分来看,虽然有水军刷分的嫌疑,但还没有明目张胆到公然篡改评分、删除差评的地步。豆瓣出品书的评分也仅有一本上了8分,也是诚实地令人Rio心疼。

然而豆瓣出品的电影就不是自家的事了,而是要和新丽影业这样的影视公司合作,一旦一只脚踏入电影工业,以后就可能身不由己了,在宣发上要不要帮衬一把?时光网已经落入万达之手,国内相对中立、公正的电影评分网站就只剩下豆瓣电影了。随着它自己下场踢球,豆瓣电影的评分以后还靠得住么?

豆瓣电影是如何成为行业的一股清流的

豆瓣电影之所以作为国内观影风向标、电影水军争夺地坚持到现在,一方面是基于豆瓣Web 2.0的高质量用户社区,社交激励评分机制,在中国电影尚未进入“大跃进”时,就已经聚集了一帮高质量的影迷群体,而在国产电影“黄金时代”来临之后又很快平民化。

豆瓣评分成了影迷观影的风向标,成为了媒体评价一部电影优劣的准绳,豆瓣电影也成为豆瓣这个“精神角落”最热闹的一角,这与豆瓣读书、豆瓣音乐的日渐落寞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豆瓣电影犹如精神角落中高高招摇起的一杆大旗,大部分的新用户只混豆瓣电影而并不混豆瓣的其他地方。

然而豆瓣电影与豆瓣却又根脉相连,很多让人拍案叫绝的评论都是由资深的豆瓣用户贡献的。很难想象从豆瓣独立出来的豆瓣电影,评论的质量将会怎样一落千丈。

豆瓣电影成为了电影水军、粉丝党、路人党等各路人马的必争之地,每当有热门电影、尤其是争议性电影上映,豆瓣评分的星级分布就记录了各种力量鏖战拉扯的激烈战况。

而豆瓣电影作为对战平台,也一直承受着各方的质疑,顶着来自电影行业的威逼利诱。以至于阿北亲自出来解释豆瓣的评分是怎么来的,豆瓣如何杜绝水军刷分,豆瓣电影和豆瓣票务有什么关系。在泥石流滚滚的国内互联网环境中,豆瓣电影这一泓清流反而让人不敢相信,以至于创始人就差公布评分算法和收入明细来自证清白了。

然而,虽然顶着各方的压力,时时处于风暴的漩涡中心,豆瓣承担着这么多的责任与骂名,却难以获得足够的回报,反而豆瓣电影商业化的每一步都动辄得咎。虽然踽踽独立10年,几乎让人以为豆瓣可以一直这样理想主义下去,然而,去年豆瓣做书、如今的豆瓣做电影都是明显的信号:豆瓣的商业化正在加速。

豆瓣电影毕竟也非维基百科那样的众包、众筹网站,它的商业化的出路在哪里?如何才能不破坏其中立、第三方的立身之本?

文艺青年气质的豆瓣注定做不好需要撸起袖子,去地推、覆盖影院、安装取票机的O2O票务业务,在价格和服务环节竞争力孱弱,如今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市场。

正如阿北在《豆瓣电影评分八问》中交代的:豆瓣从电影产业中能挣到的只有banner位的广告宣传费,而且仅占豆瓣本来就可怜的收入的一个零头。还要承受在外界无休无止的质疑——“经常需要电话里澄清‘但是卖点不包括更高评分’,我觉得我的同事挺累的”。

阿北倒的这句“苦水”也可以解释了为什么豆瓣电影的广告收入如此拮据:和用户一样,发行商都在盯着评分看。投了banner广告而评分惨不忍睹,不等于自己打脸吗?豆瓣电影的广告位卖不出去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虽然热钱潮涌的电影市场,票房基本上和口碑没什么关系,2014年时就有用户通过分析国内票房前40名的豆瓣评分,得出了豆瓣评分和票房并无相关性的结论。然而,哪怕是烂片也怀抱着“叫好又叫座”的理想。而且随着今年的电影市场降温,IP巨制纷纷哑火,裸泳者一个个现出原形,口碑的力量正在逐渐发挥作用。豆瓣电影还将继续硝烟弥漫。

别人拍了豆瓣上的故事,豆瓣反而只能拍“抽屉文学”

阿北去年12月份所说的“想很快开始做”的“依赖于豆瓣整体数据之上的宏观判断,而不是直接依赖评分”的新商业模式会是什么样子呢?是不是就是正式亮相的电影项目?

并不是,因为此次亮相的豆瓣电影公司是从豆瓣阅读延伸出来的,旨在将豆瓣阅读的小说搬上大银幕(而豆瓣阅读去年就从豆瓣独立出来了)。看不出豆瓣电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虽然豆瓣的整体数据有助于指导编剧、导演根据观众口味进行再创作,然而电影的根基还是IP本身的质量与受众。

而豆瓣阅读这样一个阳春白雪的创作平台,上面的作品当然无法和网文平台相提并论。以此次百万价格出售权益给新丽影业的《追逐太阳的男人》来看,作为第三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科幻组的首奖,这部小说仅有四万人次阅读。这还是在售价仅为1.99 元的情况下。

当然,看好豆瓣阅读的logo会频繁出现在影院的人们,给出的证据是《失恋三十三天》脱胎自豆瓣小组的直播贴,而两个月前上线爱奇艺的热门网剧《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则发源于豆瓣用户连载的日记。这两部作品固然诞生于豆瓣的温床,却跟豆瓣阅读没有一点关系,并非上架销售的作品,反而是在社区中追看者如雪球般越滚越大的帖子。

正是在豆瓣社区中成为热帖,让无数人魂牵梦绕地“等更”,才有了近似于网络小说的“IP相”,也正是让数十万文艺青年长吁短叹、深陷其中,才具备了被改编成影视并大热的条件。豆瓣小组这个中国文艺青年最活跃的情感、生活社区,是直播狗血八卦、情感故事的第一现场,也成为滕华涛等影视工作者蹲守的地方。不过,这些故事的售出、影视的改编,跟豆瓣基本上没什么关系。

而豆瓣自身开辟的电子书平台,由于脱离了生气勃勃的豆瓣社区,脱离了故事发生的第一现场,脱离了吃瓜群众自发的围观与传播,从而失去了源头活水,无论是从人气还是收益都是不忍细察。

就像和菜头说的大实话:“豆瓣阅读和起点中文都是电子出版,差别在于起点可以有上百万的付费用户,而豆瓣做不到。豆瓣阅读上的电子书,能卖掉100个拷贝就算不错,卖到1000个拷贝应该算是很厉害了,一万个拷贝那就应该是神级的作家。”就算是被豆瓣阅读奉为招牌的人气女王丁小云,两部作品也不过拿到了10万多的稿酬,而她差不多算是孤例。

也许是意识到无论是流量还是收益都无法激励作者的创作热情,从2013年开始,豆瓣开始每年组织征文大赛,然而这种“抽屉文学评选”等于倒退到了传统文学创作形态,与主流的网文创作潮流背道而驰,也很难如《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那样在连载和“追看”中积聚起足够的人气与群众基础,考虑的也是评委的口味而不是读者的口味。所以,三届大赛的作品虽然有几部已经卖出了影视版权,然而至今未见立项者,更不见有一部作品在网络上掀起波澜。

豆瓣放着社区中满地的碎银子无法捡拾,却另起炉灶搞了一本“返璞归真”的“纯文学刊物”,实在是有点舍近求远了。

除非如一些评论者以小人之心臆断的“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否则这次的豆瓣影业和豆瓣电影并无多少策应之处。

地盘被蚕食的豆瓣电影,还能剩下什么?

那么,阿北念念已久的“依赖于豆瓣整体数据之上的宏观判断”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呢?

大数据+电影业,这两个关键词放在一起,整日耳濡目染科技新闻、出入大数据论坛的人很难不想到Netflix,我已经现场听到过许多人在吹嘘大数据威力的时候举出《纸牌屋》的例子(当然另外一个用滥的例子是啤酒和尿布),声称《纸牌屋》之所以大获成功,主要是靠Netflix根据大数据选择故事和演员云云。然而,大数据只不过是Netflix为了有别于传统有线电视台卖的一个宣传噱头而已,目前推出的原创剧集,都是依靠资本和关系从好莱坞独立的制片公司手中买断的。所谓的依靠大数据选择剧本和演员,目前仍属天方夜谭。

而且Netflix这样的前DVD租赁公司,今流媒体公司掌握的是用户的观看数据、选片喜好、青睐类型,可以为聚集和电影贴上数百万meta data(演员、情节、基调、类型)的标签,并根据用户观影习惯个性化推荐。这样的数据规模、数据纬度雨挖掘深度,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尚且难以望其项背,更不用说豆瓣电影这种不掌握用户观看数据,只有观后评分和观后感的影片网站了。

在票房收入仍占绝对主力、流媒体尚属试水的现阶段,对于影视公司和发行方来说,准确发行数据、票房曲线图、观影人群消费数据才是最有价值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线票务市场当年激烈拼抢的原因,不仅在抢占消费入口,更是在数据圈地。

拼得头筹的猫眼电影去年就推出了猫眼专业版,为电影从业者提供及时、精准(?)的票房数据,“依托5亿人次的电影消费大数据,帮助电影偏方精准定位受众群体,全方位检索潜在观影人群。”对于猫眼、格瓦拉这样的票务平台来说,重要的是消费数据,至于电影评分,只是用户消费后行为的一种。

《消费者报道》曾经分析了2014年、2015年中国票房前100名的197部电影,发现它们在豆瓣电影的平均分为6.3,在猫眼的平均分为8.1。好恶分明的豆瓣电影评分散落在5—8之间,而猫眼的评分则集中在7—9之间。更重要的事,猫眼评分人次逾电影票房的相关系数达到了0.8143,而豆瓣评分人次则与票房无显著相关性。

总而言之,豆瓣评分对于影迷观影更具参考价值,而猫眼评分对于电影从业者更有参考价值。或许是为了彻底包揽观前消费决策、观后消费评价,同时也是为了体现客观公正,在7月26日上线的7.1版本中,猫眼电影新增了类似于Rotten Tomatoes的专业评分,而专业评审团中的magasa、木卫二、杨时旸等影评人都是起家于豆瓣电影,这无异于是对豆瓣电影的一次组团挖角。

其实,自从微博、知乎、微信公众平台相继而起,豆瓣影评人的风流云散就开始了。毕竟,豆瓣是成名地,却不是名声变现地,今年开通的打赏功能也仅限于日记而影评无份。专业影评人早就转移到了可以树立个人品牌、吸引粉丝、扩大影响力、顺便发发广告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在妙评迭出的豆瓣电影他们很容易被淹没,所以早早就上了岸。

而知乎的崛起也分流了一大部分吐槽电影、围观舆论战的人群。如果说豆瓣电影上正反双方的对垒强攻最终只能落实到评分变化上,而且被评分所中和,那么在知乎上正方双方的攻防战就体现在或吹或黑的回答的排序上,且不求中和于最终分数,各方的观点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现。

更重要的是,在知乎上可以围绕一部电影的方方面面进行深入、专业(?)的探讨。比如,今年最受争议的《大鱼海棠》就有308个问题,涉及抄袭嫌疑、中国元素、“绿茶婊”女主、B站UP主余潇洒与LexBurner的撕X等话题,可以说集中了关于《大鱼海棠》的每一个讨论热点。而豆瓣的长评、短评则是各种角度混为一谈。这样一来,知乎就成了舆论的主战场。相比之下,豆瓣电影就剩下了已看不出拉锯之激烈的最终评分,与排名靠前的几条抖机灵短评。

而豆瓣电影仅剩的“高能评论”没有为它带来一分钱收益,反而养肥了毒舌电影这样的电影公号,就像有人“毒舌”戳穿的那样:没豆瓣电影首页,你们能写一篇像样的文章吗?

从2011年就开始评选豆瓣电影鑫像奖,一直到今天仍然只是豆瓣用户的自娱自乐,影响力尚未溢出站外,更别说在电影产业上能有什么话语权了。

那么地盘不断被蚕食的豆瓣电影还剩下什么呢?恐怕就只剩下阿北顶住各方压力极力坚守的评分了。在“无刷票不数据”的中国互联网中,这可谓是最后一道防线了。然而,防线的坚守者却陷入愈发困窘的境地,这是谁的悲哀呢?

你认为豆瓣电影的出路在哪里呢?是像imdb那样投身Amazon这样的内容电商怀抱,还是像时光网归顺万达这样的影业公司旗下,抑或是继续无水无粮地坚守下去?(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张远)

更多新闻资讯,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远
张远

钛媒体、《商业价值》记者,insights provider, 微信:haizi0001000

评论(18

  • 天远 天远 2016-08-30 07:50 via android

    豆瓣会不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0
    0
    回复
  • 青猫先生 青猫先生 2016-08-26 10:12 via pc

    豆瓣的存在真是个奇葩,这或许是中国最后的一片净土,虽然即将沦陷,但我想它承载的美好足够后来人吹牛逼了。

    1
    0
    回复
  • 钛iso6Qi 钛iso6Qi 2016-08-25 02:45 via iphone

    vv的玉皇大帝很多黑心好表現 真正做 做想念ZAQwqqh還會後記喔耶天過了好幾年來建立了加利利湖厲害了解決僵局 v 警察局次跟屁股嗎。你

    0
    0
    回复
  • 七楼呓语 七楼呓语 2016-08-24 22:43 via weibo

    我只想知道他会给自己的电影评几分

    0
    0
    回复
  • 卖软件的怪蜀黍 卖软件的怪蜀黍 回复裸奔快跑 2016-08-24 17:39 via pc

    这点挺好的~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Ayaemma Ayaemma 2016-08-24 16:40 via weibo

    如果豆瓣不好了,请问还能去哪里?生病

    0
    0
    回复
  • 念来过倒会人蠢个哪 念来过倒会人蠢个哪 2016-08-24 16:19 via weibo

    国产的就这么烂了?[思考]

    0
    0
    回复
  • 冫夜修罗丶 冫夜修罗丶 2016-08-24 16:02 via weibo

    豆瓣的评分已经不再具有参考性,最后一道防线真心配不上。[拜拜]

    1
    0
    回复
  • mfc陳 mfc陳 2016-08-24 15:52 via weibo

    还有imbd啊

    0
    0
    回复
  • 麦客加 麦客加 2016-08-24 14:59 via pc

    对影片质量的判断还是要建立在强大的观影数量上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