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节,我们用租人APP帮你“租”了个女友

摘要: 这是针对“租人”APP进行的一次实验。

七夕将至,一批“租人”服务平台又悄悄上线。在微信里搜“租人”可搜多达40多个公众号,在手机商店里搜索“租人”,也有一批租人社交类的软件。分享经济形势下,人也成了商品。

但是“租人”到底可靠吗?曾有媒体暗访租人软件,发现有陪吃陪喝陪睡一天3000元的,10位女性出租者有4位愿意提供卖淫服务。

于是钛媒体作者南七道新媒进行了一次试验。

注册:不需任何实名认证

在手机商城里,下载了某款租人APP。这款应用定位是“时间售卖与技能交易的平台,致力于帮助更多有时间或有技能的人迅速变现!”服务项目很多元,既有休闲娱乐运动,也有教育培训,还有资讯、技术服务等,也有比较奇葩的比如违章处理、占卜、陪吃饭、陪唱歌、陪看电影、陪逛街之类。你可以在这上面发布你的需求,也可以发布技能为别人服务。

为了进一步体验这个平台,南七道新媒随即进行注册,发现只需一个手机号进行验证码的接收,名称也不需要真实姓名,只是头像需要一个真人头像(后来发现这个头像不一定是本人,但是这个头像会对技能发布有影响,如果头像审核不过关,可能无法为别人服务)。

​身份验证会有“手机认证”“身份认证”“技能认证”“微博认证”四个等级,虽然平台宣称“安全有保障”,但是采取的措施仅仅是“鼓励用户选择身份证认证和技能认证的用户,通过定金交易,保证双方安全”,并没有强制。

于是没有经过任何实名认证,就成功成为了一名用户。

同时也看到,这个号称有100万用户的平台上以仅有“手机认证”和兼有“手机认证”和“身份认证”的居多。查看在首页推荐的技能达人的资料,几乎都认证了身份。据一名用户透露,“身份认证”就是为了让你的排名更靠前。

那些技能达人都可靠吗?于是南七道新媒发布了“技能需求”,选择了一项“网球”,随后有人“应邀”而来,选取了其中2人进行交流。

其中一人资料显示经过了“身份认证”,服务介绍是“北京体育大学网球专业研究生”,收费为150元/小时。交流中对方表示,自己确为专业教练,并且已有多次服务经验。

另一人则仅经过了“手机认证”,收费为50元/小时。聊天发现对方甚至不会打球,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

可见这个平台的门槛并不高。虽然设有“用户评价”机制,但是在页面上并没有看到任何评价和反馈。

随后南七道新媒又进入一个租人微信公众号“租我人”,这个平台定位是“同城租人约会平台”,进入发现这个平台上的出租者全是打扮鲜亮的女性,图片类型都是性感暴露,收费也不低。

接着以想出租自己为由联系客服,询问有何安全保障:

 随后想再进一步咨询时,客服以“在忙,你先发布出租”为由结束了对话。

实验总结:遇到什么样的人,凭运气

可见这些租人平台只需要很简单的流程即可进行注册,基本不需要实名认证,平台上的服务人员并不完全专业。平台更像是一个中介的性质,不是一个系统的管理机构,也没有确切和有效的反馈机制。

价格方面,服务人员的定价基本是由自己订,平台没有统一的标准,同样的服务内容,定价有数百元的,也有甚至只有一元的,有的平台会抽取一定提成。有很多男性就打出1元/小时,甚至是倒贴的服务标准。

靠谱程度?这些平台也有靠谱的人,而且身份和技能认证等级越高越能成为真正的“服务达人”,但是也不乏有人抱着交友的目的,比如不收钱的这些人基本也就把它当做社交平台了,用户之间的交易全由自己进行,遇上什么样的人得到怎样的服务,凭个人运气了。

租人平台的兴起

这些租人平台不是空穴来风,“卖时间”历来已久。

租人业务最初源于日本,是日本于2001年左右兴起的一项租赁业务,租人公司职员根据要求假扮顾客的同事、朋友、亲戚甚至配偶,参加婚礼、葬礼等社交活动。发展到现在,日本有的公司甚至开发出了“租大叔”服务。人们只需每小时花费1000日元(10美元)就可以从网上租到一名中年男子,陪你玩电子游戏、陪逛街、当小跟班,帮助你愉快度日。

在我国,“卖时间”、“租人”也由来已久。

早在2008年年底,一个叫陈潇的女孩在淘宝网上出卖自己人生剩余的时间,在网站首页写着“陈潇的剩余人生店献给那些真正需要有时间的人”。

后来卖时间者越来越多,他们通过将自己时间的所有权进行出售,替别人完成任务,从而获得报酬和利益。不过这些人大多都会注明除违法、暴力、色情业务不接外,都可按网友安排支配自己的时间。

这个时候卖时间的业务虽然小众,但还算正当。

2011年淘宝兴起租女友服务,以便“在过年时期应付家庭长辈的检查”等,2015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创业者通过微信公众号或开发App租人平台,用户可以通过这样的平台将自己出租出去或租一个人,租约的内容扩展到“吃饭、喝咖啡、打游戏、健身、减压陪聊”等。

国外租人平台:租个男仆友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租人项目还是有价值的。这方面在国外,就有比较成功的案例,但是运行模式并不一样。

美国有一家叫做ManServants的私人男仆服务公司,旨在为女人们提供被帅气的男人照顾的机会。“我们认为这些私人助手的服务对每个女人,或是基佬来说都是极大的享受——即使只有一天。”“男仆”的官方网站上这样写道。

这家公司瞄准的是千禧一代和较为富裕的女性,她们工作忙碌,缺乏也渴望被爱,她们不满足于简单的线上交友方式,也不喜欢夜店粗鄙的脱衣舞男。于是浪漫的交互体验方式有了市场。  

这家公司的管理非常系统。首先这些男仆的门槛非常高,这些男仆需要经过严格的面试选拔,选拔过程类似美国偶像和Tinder的混搭,选拔的要求也是根据市面上女性的需求,录取率只有8%。能通过的“凤毛麟角”不仅要长得像希腊男神,还要温柔体贴够绅士。通过之后还要进行系统培训。

其次这种奢侈的服务收价不菲,起价125美元/小时,男仆们的收入按服务小时收费,收费高低按客户的反馈和经验值收费。一般来说,男仆可以得到每小时至少80美元或者每天至少300美元。

服务上有严格的行为准则和时间要求:女主人可以随便将男仆唤做什么,他们必须作出回应。男仆不能性侵女主人;不能待超过四个小时,因为其后客户会变得很自在,幻想就会破灭。男仆们也不能在客户家待到午夜。

租人平台,到底怎么租?

 以上看来,早在PC时代,从淘宝“卖时间”到“租女友”,租人服务就已经有了,已不是什么互联网新鲜事,但是“租女友”这个事因为存在涉黄可能和安全风险已被叫停,现在在淘宝上已经搜不到相关商品。

网络分享经济增长迅速,人本身也作为一种资源参与其中。用罗辑思维里提到的一个概念,就是“自由人的自由联合”。许多专业的互联网技能知识服务平台市场应该很大,但是做得好的没有几家。

如今模式化和规模化明显的平台如“在行”,也是线上联系线下交流的,但是入驻服务人员基本都是货真价实的行家,设有用户评价机制,平台本身偏重的是知识技能和经验分享,约见的都是诸如咖啡馆这类中高档场所,这样就保证了服务的规范和正当性。

但是现在的租人市场还是服务性质居多,陪吃饭看电影,按理说这些服务业对用户体验的要求更高了,但是反观现在这些APP,几乎没有体验要求。

当然,比起专业的招聘网站和专业的知识分享平台,这些租人市场如果要专业化空间会小很多,但是它们还是有歌优势,具备社交功能。

租人平台,其实是赶上分享经济被社会认同的一个好时候,“租人”的出现,也是城市部分年轻人社交圈子狭隘化的一个表现,“租人”应运而生,可以说是时代发展的产物。

这些平台想比职业介绍平台做得轻,天然具备简单便捷的优点,但是如果不能做好用户体验,缺乏服务反馈和规范管理,缺乏有品质的服务达人,任凭灰色空间壮大,还是可能重蹈PC时代的覆辙。

【钛媒体作者介绍:南七道新媒创始人,微信公众号:南七道,本文由黎梦竹完成。】

【钛媒体编辑有话说:七夕节,还是慎用APP租人,祝大家早日找到真爱!】

更多精彩爆料与商业新知,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参与互动

本文系作者 南七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南七道
南七道

南七道关注全球年轻人的互联网生活方式。

评论(3

  • 修炼爱情的孤独小孩 修炼爱情的孤独小孩 回复andrewch 2016-08-11 07:40 via iphone

    水菜丽,谁不知道,故意的๑乛◡乛๑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花生宝宝 花生宝宝 2016-08-09 10:17 via pc

    过节玩起来美女诱惑啊

    0
    0
    回复
  • andrewch andrewch 2016-08-09 09:36 via android

    标题图小编知道谁不?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