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山越岭到国外,卡拉怎么就OK不起来了呢?

摘要: 西方文化中有固有的各种娱乐方式,卡拉OK可以被接纳,但注定只会是一种小众的娱乐方式。

录歌、美化声音、上传到社区……中国的唱K软件长怎样,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外国其实也有不少K歌软件,譬如Glee Karaoke、Sing、StarMaker、Red Karaoke。借用选秀节目“好声音”制作的K歌软件The Voice虽然没有获得官方授权,粉丝们也玩得很嗨。

只不过,除了小部分翻唱爱好者,大部分西方人也还是没有玩过KTV和K歌软件。K歌也没有成为西方年轻人的聚会必玩项。K歌软件在西方是非主流,KTV作为娱乐方式,在西方人的世界里更是小众中的小众。

东方人玩起来嗨到爆炸的KTV,为啥在西方就是“嗨”不起来?

卡拉OK诞生:一群日本男人群嗨的产物

内地的卡拉OK从台湾传入,而台湾地区的卡拉OK呢,从日本来。

日本人最先发明了卡拉OK,日文中,kara-oke意指无人乐队。

在日本,男人们希望下班后,晚上回家的时间“晚一点,再晚一点”。不是因为看腻了家里的老婆,而是因为,在日本,男人如果下班后没多久就回家报到,就是告诉邻居自己完全没有应酬,而没有应酬约等于无能。

所以,为了假装自己有能耐,他们会聚集在酒馆和茶馆里聊天,延后回家的时间(真的很“聪明”)。无聊中,他们为了找乐子,想到了用电视和话筒组合起来,用来玩歌唱游戏,这种唱歌游戏就是卡拉OK的原型(卡拉OK就是无聊的产物啊)。

1971年,日本人井上大佑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由麦克风、扩音器和投币箱组成的卡拉OK机,可以提供无人伴奏,供唱歌游戏使用。井上和朋友把这种机器放置在日本酒廊里推广,一来二去,卡拉OK就作为一种娱乐游戏流行了起来。

井上在1999年被《时代周刊》评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亚洲人”之一,说他“改变了亚洲的夜晚”。

但另一方面,因为井上大佑最初并没有想到要给卡拉OK申请专利,因此错失了大笔利用专利收获的利润。看看KTV目前在东方人圈子里的风靡程度,实在为他感到可惜。

不可否认卡拉OK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已经是一项全民娱乐。现如今,在中国沿海普通的小县城,大大小小地开上近10家KTV也没什么难度,它的受众囊括男女老幼,比广场舞还火。

这就是由一群日本男人群嗨而引发的蝴蝶效应。

卡拉OK的诞生解决了一群日本男人群嗨的需求。到中国后,它成全了麦霸们的狂欢:麦霸们终于不用干嚎,还可以呼朋唤友地去K厅炫技。

之所以KTV能风靡,是因为它可以在“自嗨”和“群嗨”模式中自由切换。中国人用来搭配唱K的,时长是各种桌面游戏和酒桌文化。当轮到你唱,请尽情地自我陶醉。当轮你不唱或不愿意唱时,就和其他人聊聊天,喝喝酒,说不定还能认识朋友的朋友,拓展社交圈。

K歌已成国人惯用社交方式

这实际上是中国人“酒局”文化的一种,K歌已经成了中国人习惯使用的社交方式。

嗨过一轮,中国人发现,KTV这件事还有许多“痛点”没被发掘。

譬如,麦霸们离开了K厅,总觉得自己还是没high够。譬如,总有那么一些人在KTV里躲藏着,因为觉得自己歌艺不好又好面子。怕露怯而不敢炫技,掩藏着唱歌的欲望,但其实内心是想引吭高歌的。

于是中国有了手机端的唱K软件。它的卖点显而易见:移动便携,装在手机里在家也能唱。其次,美化声音的功能简直就是“美音秀秀”,对自己的声音没信心的使用者可以使用调音模式,一键对自己的声音进行修饰。

这些软件还能上传分享自己的歌曲、和熟人PK,在家也能满足麦霸炫技的技能——软件开发者们不管什么软件都能开发出社交的玩法,让人沉迷。

K歌软件满足中国人自嗨的需求,上线后很快受到欢迎。以中国的一款唱K软件——“唱吧”为例,2012年5月上线后,它仅用5天时间便超过其它各类手机应用,冲到App Store免费榜的榜首。

易观智库的一项调查显示,截至2015年第四季度,中国共有移动K歌的用户规模5389万人。足见中国人对唱K这件事的热爱,就算一个人在家,也想要过过唱瘾。

K歌软件诞生后,曾经把用户在KTV包房中演唱的同步到唱Kapp,让没有到场的朋友能实时收听的功能,诸如此类的功能没有戳中用户所以也并没有发扬光大。为什么?中国人在K歌这件事情上,甚少有人在认真欣赏其他人演唱,再说场外欣赏,就更没有必要了。

K歌在西方仍是非主流

 尽管卡拉OK在东方是娱乐方式中的王者,但到了西方势头就弱得多。在西方,卡拉OK也是当地东方移民圈子里的游乐方式。

西方并不缺少爱翻唱歌曲的年轻人,为什么卡拉OK文化在西方流行不起来?

卡拉OK之所以能在中国流行,是因为中国人发现了用它来作“局”的价值。中国人善于做圈子,更善于在饭局上做圈子,还特别喜欢在熟人和熟人之间扩展关系。KTV的模式,特别适合自己和朋友带上各自的朋友,互相认识,拓展关系圈。但这是东方人的文化。

虽然我们默认西方是一个开放社会,但文化融合并不是容易的事。在西方国家,白人文化是主流,他们的“局”不在K厅,承载这个功能的是派对。

所以西方的年轻人喜欢午夜去泡吧,或者去酒吧喝酒聊天,喜欢去郊游、户外活动。对于成长西方文化之下的年轻人来说,这些都是主流的娱乐方式,都是他们习惯的、固执地坚守的生活方式。

西方市场上并非没有K歌软件和K歌包房,只是这些店大多开在东方人聚集的地方,消费人群也多是东方人。许多西方人想唱K,就必须去到东方人活动的地方,不方便是他们玩起K歌并不比泡吧嗨的一个原因。

与唱K门店相比,K歌app的情况好些。在西方,类似Sing、StarMaker、Red Karaoke等K歌软件已经铺开市场。即使如此,使用者也多是亚裔或者爱好翻唱的年轻人,并非主流人群。

说到底,东方文化和拉美文化、中东文化等一样,在西方只是众多外来文化中的一种,对于西方人来说可以尝试,但只是尝鲜。

东方文化作为弱势文化向强势的西方文化传播很有难度,再怎么奋斗也很难成为西方的主流文化,更别说唱K只是东方人众多生活方式中,很单薄的一块。

西方文化中有固有的各种娱乐方式,卡拉OK可以被接纳,但注定只会是一种小众的娱乐方式。

点击观看老外K歌花絮↑↑↑

南七道:南七道新媒创始人,《胡说七道》出品人,(我们在找新媒体主编,编辑,运营,欢迎你的自荐或推荐),微信公众号:南七道,欢迎微信后台勾搭。本文由温丽虹完成。

更多新闻与爆料,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本文系作者 南七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南七道
南七道

南七道关注全球年轻人的互联网生活方式。

评论(2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6-08-08 07:59 via android

    人家多以生活为主,我们以生存为主,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6-08-07 06:49 via iphone

    真无聊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