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史】英格兰银行:“维稳”于危机中,“补牢”在危机后

摘要: 作为英国央行的英格兰银行在金融危机中,奋起纾困,维护了金融市场稳定,也提升和扩充了自身地位和权力。

关键时刻

2008年,突然而至的金融危机并没有放过英国,以三大银行为首的英国银行业接连遭遇危机,股价下跌,恐惧蔓延。

关键抉择

作为英国央行的英格兰银行决定在危机中起到“中流砥柱”作用,英格兰银行在墨文·金的领导下奋起纾困,维护金融市场稳定。

应对策略

先是动用“特殊流动性救助机制”,几次三番地向三大银行和其他受困银行输送资金和担保;然后用“资产保护计划”断后,恢复金融市场信心;同时加强金融制度的建设,基于危机做了完善银行业法案的动作,从根本上避免类似的金融危机出现;

策略结果

英国银行业经受住危机的冲击,正常的金融秩序得以维护;英国银行法案更加完善,而英格兰银行的地位和权力也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和扩充。

“就像火花溅在了棉絮上,由已知的不良投机引发的些许不信任蔓延开来,再加上其中可能存在的不确定性,形势立即扩大成为令人讨厌的恐惧……没有人知道谁有事,谁没事”。1866年5月沃尔特·白芝浩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上发表题为《恐慌》的署名文章,对金融危机做了如此描述。

2008年英格兰银行行长墨文·金开始了他作为英国央行行长的第二个任期,此时,全球经济萎靡不振,金融市场阴云密布,恐惧蔓延。尽管他与做过财长的时任首相戈登·布朗以及时任财政大臣的阿里斯泰尔·达林关系不佳,但他还是踌躇满志地迎接了这一任期。首任期上的北岩银行事件并没有对他产生过多的不良影响,相反,在接下来的一系列危机中,他勇于尝试,总结经验,修改制度,大胜而出,并使英格兰银行央行地位更加稳固,权力更加扩充,可以说,墨文的妙手回春,变坏事为好事,是他为英格兰银行建立的丰功伟绩。

金融危机的根源在美国,当年3月,与北岩银行相类似的美国贝尔斯登倒闭,被摩根大通以每股2美元、总价值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虽然经过调整后收购数额有所提高,但是这个股价体现了摩根大通远近闻名的砍价能力,同时也反映出更加本质的东西——金融界的恐惧与日俱增。

在全球金融相互依赖的环境下,谁也不可能独善其身。睿智的墨文·金领导的英格兰银行表示“眼下金融市场运转不正常,在世界范围内,人们对于由银行贷款产生的资产,特别是以房地产抵押做担保的证券缺乏信心。”所以,它主动提出实施“特殊流动性计划”,以应对英国银行业日益恶化的流动性问题。其工作原理是,“玩转”在市场上无法交易的银行资产,缓解这些资产“积压”对于银行资产负债表造成的压力,方式是以银行所持有的抵押资产作为担保,向这些银行提供借款。此举的目的是在这种资产积压得到部分缓解后,各家银行能够重新开始向彼此借款,恢复市场流动性。墨文·金心中的“特殊流动性计划”所涉资金是500亿元英镑,而在实施中,这个数额很快就被突破。

有备而来

果然,墨文和同事很快就发现,接踵而至的信贷危机出现了新的损失:贷款总额达到422亿英镑的英国最大抵押贷款银行布拉德福德·宾利银行(在英国内部,该银行素来被代称为“獾”)在5月宣布利润预警,然后增股4亿英镑。随着布拉德福德·宾利银行的股价大跳水,负责承销这次增股的花旗银行和瑞银集团面临巨大的亏损预期。情况危急,似乎要重演北岩银行的悲剧。

英格兰银行奋力施救。在其努力促成下,当年9月29日,“獾”200亿英镑的存款业务和分支网络卖给了西班牙国际银行所属的阿比国民银行,剩下的巨额的抵押业务、个人信贷业务和总部以及大宗债务被收归国有,“獾”的股票立即划入财政部名下。

事情发展至此尚未结束,怎样避免“獾“的破产冲击其所属银行,成为英格兰银行及其律师们绞尽脑汁要解决的问题。 以“獾”的破产为案例,英格兰银行马上主持制定了针对银行业的金融服务赔偿机制FSCS,金融服务赔偿机制向阿比国民银行提供40亿英镑,以缓和向其转移小额存款的冲击。显而易见,金融服务赔偿机制来自于英格兰银行的短期贷款。所有这些短期贷款的银行都知道,这些钱不是白给的,需要支付4.5亿英磅的昂贵代价。这是自金融危机以来,英格兰银行第一次伸手救助受困银行,连北岩银行都没有获此殊荣。

没过多久,雷曼兄弟银行就让“獾”成为“五十步笑百步”的楷模。虽然基于美国的银行,但其国际化程度之高,使得雷曼在伦敦金融街金丝雀码头区的影响不可小觑,它在英国拥有5000名雇员。因为害怕雷曼兄弟的倒闭引发进一步剧烈动荡,特别是害怕金融股票随声骤跌,英格兰银行于9月18日宣布和美联储达成通常被称做互换货币信用额度的“相互置换协议”,根据协议,英格兰银行接受美联储提供的合格抵押品,并提供4000亿美元的隔夜基金,以确保美元的流动性。

墨文·金的管理团队淡定而紧张地观察着局势的发展,9月份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结束:就在该月的最后几天,英国诸多银行,特别是哈利法克斯苏格兰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旗下的英国最大连锁零售银行国民西敏寺银行发现自己陷入了严重困境。这两家银行包括后者母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加起来差不多有3万亿英镑,超过英国年度国内生产总值两倍还多,它们正在走向破产。其中哈利法克斯苏格兰银行的稳定性在市场传闻期寻求政府支持后遭受重创,股票价格在一天之内蒸发40%。

墨文·金在9月25日约来英国财政大臣达林与金融服务监管局的负责人特纳举行私人会议,指出,现实非常残酷,除非各家银行,特别是这两家受困银行实现资本重组,否则很有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这种大规模的、系统性的大银行倒闭让人想起来就觉得可怕。应该说,眼下情况“十万火急”。会议得出的结论是:银行系统出现严重的风险,很有可能会全面崩溃,因为如果这两家受困银行出现挤兑,其影响将远远超过北岩银行事件,必须采取极端行动以避免银行挤兑情况的发生。

从容应对

资金流动性机制于10月1日起开始实施。这种特殊流动性救助机制的规模史无前例:允许这两家受困银行分别于10月17日前和11月13日前通过该机制借走366亿英镑和254亿英镑。英格兰银行的运行资金有一部分来自其与美联储之间的四次换汇交易。实际上,英格兰银行启动特殊流动性救助机制时几乎是“白手起家”, 手头依靠的只有各家银行的抵押品。好在,在英格兰银行的要求下,英国财政部于10月13日批准了181亿英镑的补偿金,为此,英格兰银行需要支付1890万英镑的费用。

一劫刚过,一劫又来:冰岛倒下了两家银行——继承银行与克伊普辛银行,这也是两家在英国本土有运营的银行。为了避免银行挤兑,英国政府责令英格兰银行来确保这两家银行的所有储户能够取到钱,因为这两家银行实际上已经倒闭,为了保密(不至于引发更多的恐慌),英格兰银行要实现在不改变客户账户和信息的情况下,让他们可以从另一家银行获得等额的存款。这一切需要在一夜之间完成,做得天衣无缝,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救助了这些银行不久,英国其他的银行,特别是英国本土的三家大银行又爆出危机,苏格兰皇家银行、劳埃德TSB银行和巴克莱银行面临着需要更大规模的救助:10月6日,苏格兰皇家银行引领银行股价格暴跌,特别是苏格兰皇家银行的股票两次跌停,这表明股票销售已经进入无序状态。投资者争相抛售苏格兰皇家银行的股票。墨文要求英格兰银行竭尽全力,向苏格兰皇 家银行提供充足的资金,帮助这家银行支撑完一整天,特别要支撑到美国股市开盘以后。苏格兰皇家银行的规模和影响非常之大,英国乃至全球的很多金融机构都对它有所依赖。

最终受益于这个一揽子救助计划的包括英国最大的8家金融机构:阿比国民银行、苏格兰哈利法克斯银行、巴克莱银行、汇丰银行、劳埃德TSB银行、全国房产协会、苏格兰皇家银行和渣打银行。救助计划的三大部分分别是:英格兰银行进一步提供流动性、提供一系列贷款以及新的银行债务担保机制。英格兰银行将一年前启动的特别流动性机制的规模在500亿英镑的基础上又增加了1000亿英镑,而财政部则向8家银行各提供了250亿英镑的可支配资金,帮助它们提高核心一级资本,后者是衡量银行财务健全情况的资金。10月13日,一揽子救助计划的第四个组成部分公布:再注资500亿英镑,帮助银行进行资本重组,银行要向英格兰银行提供永久性付息股票PIBS。 而最后确定的一揽子救助计划总额近5000亿英镑,其中的80%是新增资金。

更有绝招

2009年1月中旬,主管英国金融的三大巨头:英国财政部、英格兰银行和金融服务监管局聚首财政部,检讨前段时间的救助工作,并讨论下一步的举措。总体感觉,向问题银行注资的努力未能像“断路器”一样彻底解决危机,所以必须“采取可以解决问题的更大的举措”。

三大金融主管机构要在貌似“唯一”的国有化与金融服务监管局专家杰里米的纾困方案间做出裁决。如果政府向这些银行再提供800亿~1000亿英镑救助的话,那么将与对其进行国有化没有什么区别,但当提到“三大问题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已接近5万亿英镑”的时候,立马也就无人同意让政府把这个烂摊子添加到国家的资产负债表上去了。

相比之下,金融专家杰里米大胆的纾困计划看上去不错。该计划主张设立专项机制,让各家银行将有毒资产转移到安全地带,即后来的资产保护计划(APS),该计划的实质是为银行的贷款提供违约保险,为此,各家银行需要向政府支付固定费率――类似于“附加费”,作为回报,政府将对其90%的可能亏损提供保险。

这个方案的优点是:首先,市场相信该计划能够发挥作用,因为该计划的资金规模够大;第二,该方案给了各家银行自主决定的权利;第三,该方案还给各家银行提供了几个月的喘息时间。现在不是小修小补能够解决问题的时候,资产保护计划的资金规模至少要达到5000亿英镑,这将成为英国财政部历史上最大的单笔业务。与会者认为,杰里米这个来自伦敦金融城的信贷衍生品专家的方案有戏,几方面都对此方案投了赞成票,于是,杰里米的资产保护计划获得通过。

当然,这个方案也有令人听着不那么舒服的说法,“资产保护计划的实质是让政府和英国人民背负了损失5万亿英镑的风险”。

1月19日,英格兰银行宣布扩充信贷担保计划,并且首次批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2月底,苏格兰皇家银行成为首个加入资产保护计划的银行,财产保护额度为2820亿英镑,苏格兰银行需自身承担600亿英镑以内的损失。至于劳埃德银行集团,它先是签订了一份“原则协议”,将2600亿英镑的资产――集团总资产负债表为1.1万亿英镑――投入资产保护计划,并为此支付156亿英镑,劳埃德同意自己承担250亿英镑以内的损失。 巴克莱银行原本也想要参加资产保护计划项目,但是最终选择放弃。

墨文认为,如果想要重塑对银行的信心,就必须确定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不良资产,并将这些不良资产进行隔离。 应该说,这个资产保护计划为大家赢得了时间,更重要的是恢复了公众对于金融市场的信心。

“亡羊补牢”在乎及时

在为了应对金融危机而采取了这些努力之后,英格兰银行逐渐获得了更多的权力。 在英格兰银行的推动下,基于2008年以来金融界的痛苦经历和英格兰银行为纾困所采取的措施,《2009年银行业法案》应运而生,并在一个月内得到批准。该法案极大地扩充了英格兰银行的权力,同时也加重了英格兰银行肩负的担子。新的银行法案填补了之前的一个大漏洞,建立了永久性的特殊处理机制,以应对问题银行;其次,该法案赋予央行法定的金融稳定目标,并建立金融稳定委员会,以监督目标的执行情况。

金融危机中,资产保护计划是一种“新的”尝试,《2009年银行业法案》从法律上明确了问题银行的三种维稳方式:1.转让给私营领域的买家;2.转让给所谓的“桥梁银行”;3.划归国有。法案明确指出,前两种转让由英格兰银行负责,即由央行来负责转让问题银行,和建立新的、全资子公司充当“桥梁银行”,而第三种方式即问题银行的国有化则由财政部主导。此外,该法案还确立了新的银行资不抵债处理程序,根据金融服务补偿机制,允许对问题银行进行即时清算,支付储户。这个法案把英格兰银行临时制定的一揽子救助计划正式化,成为永久性的法律条款。

尽管如此,墨文・金行长还是对银行业的新法案中有些地方感到遗憾,他在英国央行《2009年年度报告》中不无惆怅地写道:“虽然有了新的责任,却没有在银行倒闭之前采取措施的权力。责任和权力本应是对等的”。

(本文系BT传媒·《商业价值》杂志2016年8月刊专栏文章,网络独家首发钛媒体)

更多新闻与爆料,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本文系作者 武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武杰
武杰

专栏作者

评论(1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8-02 08:00 via android

    好的银行,都喜欢。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