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层上演“宫斗戏”,私有化的折腾让盛大游戏元气大伤

摘要: “简直就像大清宫斗戏,没完没了,本来是关键的棋子,结果却成为’阶下囚’”

盛大游戏的私有化过程就像是现实版的宫斗剧,私有化财团前后历经七次易主。而随着最近一次财团易主,多位盛大高管离职,各方利益的矛盾斗争不断激化,使得盛大游戏的借壳回归充满了不确定性。

根据相关公告,以盛大游戏前CEO张蓥锋为核心的管理团队将其持有的股份转让给银泰集团,以CEO张蓥锋为首的几位盛大游戏管理层的突然连续去职也让各方矛盾愈加公开和激化。

“简直就像大清宫斗戏,没完没了,本来是关键的棋子,结果却成为’阶下囚’”,相关人士表示。

矛盾早已埋下伏笔

盛大游戏作为曾经最辉煌的赴美IPO的中国游戏公司,在赴美上市之后经历了股市过山车。风光的IPO,到最终丢失网游老大的位置,再到私有化,整个历程折射出中国游戏公司在海外资本市场并不被看好的境况。

但是这一切都不如其私有化进程来的重要,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几经易主才是问题的关键,更是埋下了现今矛盾的伏笔。

其中有几次关键点至今依然存在疑问:从2014年1月宣布私有化,盛大游戏母公司盛大集团一直充当私有化的最核心资本力量,整个2014年经历了三次财团的变更,虽然盛大集团逐渐将手中持有的股份转让,但是格局依然未被打破,那就是盛大主导私有化。

出现变化的关键点在2014年11月,A股公司宁夏中银绒业加入私有化,原本以为明朗的私有化局面就此成为了迷局。

紧接着,就在中银绒业原以为即将完成私有化之际,A股上市公司世纪华通加入私有化大军,就此揭开了暗战的序曲。

“中银绒业加入私有化带来的股份增益并不明显,而期待世纪华通能在私有化过程中进行提价,同时让占股并不高的管理团队从中获益”,相关人士表示,这是张蓥锋为首的管理团队之前下的一盘棋,本以为自己成为关键手,结果却惹了“一身骚”。

管理层的无奈

从现有公告可见,自从2014年1月份至今,盛大游戏近两年经历了7次私有化财团变更。最新的一次是今年5月份,盛大游戏宣布引入银泰集团成为新股东,原华数传媒副总裁谢斐也随着银泰入局成为盛大游戏新CEO。

盛大游戏私有化在第六次财团变更之后,形成了9大股东平台,而9大股东又归属于3大派系,分别是中绒集团、世纪华通和盛大管理层。

从股权划分来看,中绒集团拥有盛大游戏股份总数的41.19%和表决权总数的46.66%。世纪华通持有43%的股权和略高于16%的投票权。而盛大游戏管理层持有9%股权及34.5%投票权。

从三者权利制衡来看,盛大管理层的投票权成为了关键,相关人士向网易科技透露,此前管理层更希望将票投向中绒,但是,担心在私有化完成之后,中绒集团一家独大,管理层很有可能失去对盛大游戏的控制,同时,中绒集团在私有化过程中负面频频也让管理团队增加了担心,于是引入世纪华通。

“谁也不想,这简直引狼入室,世纪华通并不只想当参与者,更期待成为主导者”,相关人士透露。

两大股东,中绒集团和世纪华通股份旗鼓相当,而管理团队在无法取舍之后,选择了狼狈的退出。

不过这样的退出也造成了不良的影响,以CEO张蓥锋为首的现有管理团队成员接连去职,顿时让盛大游戏的未来更是增加了不确定性。

银泰集团能否成为变局

相关人士透露,张蓥锋为首的管理团队退出,既是无奈,但也很有可能成为变局关键。

从相关消息来看,世纪华通并未对股份转售提出质疑,相反世纪华通与银泰集团未来能否达成一致,可能将彻底扭转混乱的局面。

不过根据目前资本市场的政策变化来看,世纪华通的风险在于,此番银泰集团毫无征兆突然加入私有化财团,同属浙商,世纪华通是否和银泰集团为一致行动人引发外界猜想。

当然,如果世纪华通与银泰集团最后没有达成合作,对于中绒集团,其风险依然存在,首先私有化之间中银绒业自身官司缠身,同时进入2016年以来证监会对于跨界并购的相关政策逐渐收紧,特别是游戏、文娱等领域,这样就造成即使完成私有化,也很可能面临无法过审的局面。

证券基金相关人士向网易科技举例到,比如一家钢铁传统企业跨界并购类金融企业,尤其是问题频出的P2P企业,基本不会通过。上市公司可以继续申报,但证监会可以从严审核。一旦发现该公司有任何标的资质、上市公司规划等多方面不靠谱的行为,甚至有炒作股价嫌疑,便不会放行。

不过,以上的判断还只是猜想,紧接着最近的一次变更,银泰集团的加入也宣布盛大管理团队退出了私有化的财团,不过这样的闹剧还未结束,中绒集团一纸诉状将张蓥锋以及银泰集团告上了法庭。如果法院宣判的结果成立,私有化财团又将迎来变化,但是这样混乱的局面依然无法得到解决。

世上恐无“盛大游戏”

漫长毫无结局的折腾显然让盛大游戏元气大伤,从目前管理团队的成员来看,虽然新任CEO谢斐快马加鞭任命了相关管理层,盛大游戏过去的管理团队的离开显然对于回归之后的内部管理产生了疑问。

虽然目前并未看到盛大游戏游戏研发人员频繁离职的消息,但是,不排除出现在私有化完成股份套现之后走人的局面。

同时,“屋漏偏逢连夜雨”,盛大游戏近日又因为IP授权与“传奇”韩国方面Wemade打起了官司。

这一系列变化,不禁让人感叹过去的盛大游戏已经物是人非。或许有条信息更多人并没关注到:盛大游戏公司将在今年年底交出“盛大游戏”的商标使用权。按照合同约定,盛大授权给盛大游戏公司使用的“盛大游戏”商标将在2016年12月31日到期。

随着盛大集团彻底转型投资,同时在盛大游戏的股份出清,而盛大游戏私有化依然无法成行,到2016年底那个叫“盛大游戏”的时代将彻底完结。

更多新鲜观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本文系作者 网易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网易科技
网易科技

钛媒体内容合作方

评论(3

  • 苏州会粹 苏州会粹 2016-07-16 22:44 via weibo

    中国服装协会的孙会长说,目前纺织品服装剪掉商标后,就分不清是那家工厂生产的:原因是纺织品服装的生产工艺落后,所以新常态下把双面苏绣绝技应用到纺织品服装上,是时代的需要;预计销售收入可达50万亿,税收可达5万亿,各种就业人员需100万。http://t.cn/8s352xr

    0
    0
    回复
  • 密码code 密码code 2016-07-16 20:24 via iphone

    真是中国国情啊

    0
    0
    回复
  • txm498611 txm498611 2016-07-16 17:00 via pc

    盛大已经过气。。。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