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了张北音乐节的李宏杰说,音乐节也需要时间熬成IP

摘要: 在野马现场创始人李宏杰看来,音乐节也需要IP化,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当时亏了很多钱,当事人做完这个音乐节就破产了,它的盈利是通过“IP运营”实现的。

“野马现场”创始人兼CEO李宏杰

“野马现场”创始人兼CEO李宏杰

钛媒体注:“音乐节”这个概念是个舶来品,因此当野马现场创始人李宏杰在钛媒体和《商业价值》主办的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MIIC2016)上介绍起音乐节时,他自然而然的说起了国外的榜样——伍德斯托克,科切拉、西南偏南。

在欧美,去音乐节挥洒青春是一种生活方式,那么在中国,音乐节什么时候才能从一种小众集会演变成知名IP,创造更大的价值?这是李宏杰提给音乐产业的问题,也是作为一个创业者正在做的事情。他认为,中国音乐节也会像国外的音乐节那样,需要时间去做品牌积累并且目前正在迭代,“从1.0进化到2.0,或许只是五六年的事”。

  • 张北音乐节是个惊喜,它的宿命和伍德斯托克很像

09年办完第一届张北音乐节之后,豆瓣上不少人在骂李宏杰是骗子,他们惦记着海报中美好的张北草原而来,看到却是一片大旱。李宏杰也没有想到,在一个离北京260公里的草原,一下子就来了15万人,一场“制造伍德斯托克”仿佛在张北上演。

  • 音乐节也需要IP化

如果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尽管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当年那么火爆,但它的盈利还是通过“IP运营”实现的,纪录片、CD、奥斯卡获奖电影,近60年过去,伍德斯托克仍然有着影响力。“只要你认真持续的,扎扎实实的办下去,IP价值是不会消失,只会越来越有价值。”

  • 中国音乐节在向2.0时代进化

统计起来,中国的音乐节虽然近些年办得很热闹但都加起来不过200来场,积累人次1000万,相比之下,经过几十年积累的欧美,参加音乐节的人数已达到三千万。中国音乐节的市场潜力很大,受众的层次也要变得更为多元化。“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我们会越来越像国外的音乐节状况。”

(野马现场创始人李宏杰在2016MIIC上的演讲视频实录)

以下是李宏杰在2016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上的演讲实录,经钛媒体编辑:

尽管很早就有音乐节,但是音乐节这种文化真正开始在全球盛行始于1969年伍德斯托克,大家因为一个音乐节聚集在纽约附近的小镇上,音乐节从1969年到现在,从最早的只是简单的一个集会变成全球化的现象。有一个数据说明这一点,2014年美国有3200万的年轻人参加过音乐节。我也曾经问过欧洲一些年轻人,他们说他们最少每年会去参加两到三次音乐节,音乐节是年轻人必不可少的生活方式。

欧洲虽然那么小,但是一年有三千个音乐节,在我们中国960万平方公里,中国的音乐节很多,好多人说泡沫化了,其实中国音乐节算上同一个品牌重复去办的,才不到200场。音乐节在中国还是有很大的市场潜力的。

为什么音乐节从一个嬉皮青年的聚会,变成席卷全球的现象,因为它具有这四种价值,就是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娱乐价值还有商业价值。但是今天说IP,如果能被称之为IP的话,至少是原创的,是商业化的,且是有内容属性的。音乐节这三点其实是都具备,移动互联网时代,音乐节作为IP还有这三个特性:有社群特性,品牌特性,互联网特性。 社群特性去过音乐节的朋友肯定都知道,在那可能会发现平时在生活中见不到的同一类的人,穿一样的衣服,抽一样的烟。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当时亏了很多钱,当事人做完这个音乐节就破产了。但是钱怎么收回来的?可能那会儿还没有IP这个词。通过IP化的运作把成本一点点收回来。前是通过纪录片收回来的,记录电影当年是得了奥斯卡奖,他的剪辑师是著名的马丁·斯科塞斯导演。1969年的音乐IP到现在还有价值。

Roskilde是欧洲四大音乐之一,这个音乐节有幸去过三次,本人对音乐节的认知,对音乐节有一些操作的经验,想法其实是受这个音乐节启发很多。他音乐节的文化特别的特殊,特别与众不同,社会价值特别大。参加这个音乐节有三万志愿者,我在那看到一个老爷爷带着他的孙子,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我年轻的时候就在这个音乐节,现在我儿子做志愿者,孙子也会来这个音乐节,”。

科切拉音乐节有一个比较特色的,能看到好莱坞大牌,还会有很多穿着比基尼的维多利亚超模,弄潮儿每年必去的,写时尚博客的人都去,这里可以发现很多年轻人时尚趋势。但是这个音乐节在前十年的时候,一直在亏钱,现在同样的内容必须连续举办两个周末,才能满足乐迷的需求。只要你认真持续的,扎扎实实的办下去,IP价值是不会消失,只会越来越有价值。

西南偏南科技圈的朋友比较了解,中国很多翻译成叫“西南偏南大会”,最初也是一个音乐节,今年是30周年,当30年前办的时候现场只来了五百个观众,也没有想过音乐节三十年后变成全世界最大的一个音乐电影科技的盛会。今年奥巴马和夫人米歇尔都去了。为了参加西南偏南这个音乐节,甚至推掉了去里根遗孀的葬礼。

西南偏南对我们中国做音乐节同行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启发意义,除了重视音乐,在音乐之外是不是也有其他的价值可以开发出来。这是西南偏南的一个用户分析,可以简单看一下。我们可能印象里去音乐节的人,尤其在中国音乐节是年轻人比较多,三十岁以下比较多,看到西南偏南的观众三十岁以上占大部分,而且是高收入人群。其实还有一些关于他们用户的调查,买房的人很多。而且是重复来音乐节的人也很多。

这个是西南偏南的收入分析,这个音乐节做到三十年的时候,一个音乐节做到了三亿多美金,我们在中国最大的音乐节收入有三千万人民币左右,所以看到了和国外这些成熟的音乐节IP比起来,其实我们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同时也意味着很光明的前途,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张北草原音乐节是我在2009年创办的,做这个音乐节的时候第一年本来没想到来那么多人,原来以为来的三千人差不多了,很多同行打击我说,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一个草原做一个音乐节,能去3000人就不错了,它和伍德斯托克特别像,没成想,来了十五万人,才开了一个小时,有人说,你们厕所进不去了。后来音乐节结束的时候有很多人在豆瓣上骂,哪有海报上那么美,当时取这照片的时候真的是这样。很不巧2009年张北遇到了大旱。

张北音乐节对当地的经济影响还是很大的。张北音乐节之前,旅游人数和2004年的对比增长还是很大的。我们走在外面很多人一提到张北都是因为音乐节知道这个地方。

音乐节咱们中国只有三百多万人参加,美国有三千多万,其实美国的总人口并没有咱们多。包括参加音乐节人群的特性,也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我觉得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我们会越来越像国外的音乐节状况。

中国从有音乐节开始到现在过了十六年,中国的音乐节应该再上一个台阶,在国外有很多细分的音乐节,中国目前还没有做到。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让中国音乐节进入2.0时代。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能让音乐节的IP,商业价值得到更大的开发,这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本文首发钛媒体,根据李宏杰在2016MIIC上的演讲整理,编辑/宫赫婧】

更多趣闻和爆料,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赫婧
赫婧

是个侦探

评论(2

  • 天远 天远 2016-07-22 07:55 via android

    啥都可以攀上IP这个概念

    0
    0
    回复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7-17 13:27 via android

    去看了,张北音乐节,确实好。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