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盘子上百家公司,剧多渠道少,网络大综艺市场即将进入洗牌期

摘要: 纵观整儿市场生态,网络大电影市场正在进入洗牌期,在发行环节首先实现了资源集中,制作环节仍处于混战期。尽管娱乐互联网漫无边际,但人类的有效时间是有限的。数量成几何倍数增长的网络大电影,和其他所有内容资源一起在抢占观众的注意力。

图为网剧《余罪》剧照

图为网剧《余罪》剧照

“我跟你实话实说啊,今年的两个片子弄得我都快成抑郁症了。”面对2016年的网络大电影市场,某个网络大综艺制片人剑伴(化名)这样感叹道。

2015年小试牛刀尝到甜头后,剑伴趁热打铁又开发了两个网大的电影项目,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市场上网络大电影的基数已由2015年的六七百部激增至两三千部,而播放平台还是那几家,“竞争不是激烈,是惨烈。”剑伴告诉娱乐资本论,“这样形容一下,网大市场就类似于一群人在河边淘金,早期挖到金子的人确实不少,但后来很多人都知道这里有金子,都来挖,洞越来越深,逐渐有些人就上不来了。”

网络大电影市场的兴起,源于那些用几十万撬动上百万票房的诱人故事。而如今故事似乎不再动听,那些雄心壮志许下一年投拍百部网大的公司,在片子上映接连遇冷后甚至没有做十部的勇气。“网大市场整个盘子也就是10个亿,”奇树有鱼创始人、曾经创立呱呱视频的董冠杰说,“我上一家公司,我自己一年就能做10个亿,这个市场竞争很残酷。”

一些人扼腕叹息,另一些人则踌躇满志。就在6月底,欧洲杯如火如荼地进行,前《天下足球》栏目解说、如今的北半球CEO王涛,在北新桥的熊猫精酿酒吧与朋友们为7月初上线的网大《约吗?托雷斯》举杯相庆。

 “电影这个行业原本是一个十分稳定和坚固的圈子,外行挺难走进去的。”谈起拍电影的经历,王涛不胜唏嘘,“而现在很多网络大电影,和院线的二三级别电影其实已经没有太大差别。这个时代给了我这样的新人一个机会,让我们去推动中国电影更加平等地发展。”

娱乐资本论曾在年初发布的纯网内容白皮书中,梳理总结了去年网络大电影市场的发展,而在2016年,一些新的变化在悄然产生:

从赚钱效应来看,网络大电影制作成本提升,回本率大幅下降:据娱乐资本论了解,《电竞高校2》成本在400万左右,《猎灵师》则达到600万,《机甲神七》的制作成本甚至突破了千万。

相比于2015年成本几十万的平均水平,大多数网络大电影的制作成本如今已经在100-300万之间,千万级别的网大开始出现;而与去年50%左右的回本率相比,今年赚钱的项目将会大大减少,这导致一些网大公司在公布片单计划时更为慎重。映美传媒联合创始人高锐就告诉娱乐资本论,尽管公司一季度的项目还处于盈利状态,但看今年这情形,不敢轻易定片量,还是以保障质量为先。

与此同时,由于网大数量激增而播放平台有限,发行资源逐渐集中在强势公司手里。早期平台通过几十万的补贴撬动了十几亿的市场,随着内容资源不再稀缺,掌握更多话语权的平台,在分账模式和购片模式有所变化和调整。

平台看似成为执掌生杀大权的网络版广电总局,然而由于平台之间也在竞争独家内容资源,所以掌握头部内容的网大公司成为了发行市场的香饽饽。通过帮其他公司发行片子,这些公司拿走10—30%的票房分成。

而在内容生产层面,通过网大孵化IP,越来越多的制作公司开始试水网剧和院线电影。比如映美传媒携手嘻哈包袱铺打造喜剧《兄弟,别闹》,同名院线电影《兄弟,别闹》则获得了万达影业的领投。而七娱乐《山炮进城》的院线版本剧本正在创作中。

纵观整儿市场生态,网络大电影市场正在进入洗牌期,在发行环节首先实现了资源集中,制作环节仍处于混战期。尽管娱乐互联网漫无边际,但人类的有效时间是有限的。数量成几何倍数增长的网络大电影,和其他所有内容资源一起在抢占观众的注意力。与此同时,传统影视行业的大佬和独立制作团队纷纷入局,与更早一批网大玩家们争夺地盘。一些采访对象认为,在投资热与产量井喷的一年后,2017年市场有望趋于冷静。

那么,谁会是网生内容领域笑到最后的人?

出局者VS入局者:网大是万年深坑还是康庄大道?

“我是从去年春天才开始接触网络大电影的。”娱乐资本论联系上剑伴时,他正有一肚子苦水想要吐槽。

做传统影视制作人出身的他,在帮朋友拍网络大电影时发现其制作周期短、回本快,所以拍完后自己也试水投资了一部当时正热门的僵尸片,那时“确实赚钱了,去年秋天上映,点击率有七八千万的样子,在去年的网大票房排行榜排名很靠前”。

而今年则没有这么幸运。剑伴去年制作的两部片子今年要相继上线,已经上线的一部搞笑动作片,在爱奇艺上的点击量只有十几万,底下寥寥的评论褒贬不一。今年爱奇艺更新了网大分级规则,非独家内容由原来的1.5元/次有效点击,可降至“5毛档”,这将大大压缩那些网大制作小团队的盈利空间。

痛定思痛的他总结了原因:

“今年网络大电影的数目,保守估计也在3000部以上。网站一天上十几部片子,但会员数是有限的。早期不少的片子质量观众并不认可,这就形成了透支消费,好比我们买苹果,买到烂苹果居多,那下回就不买了。可以,说目前这个市场观众越来越少,而片子越来越多。”

“其实这个行业的发行渠道已经被垄断了。”剑伴认为,“视频平台一共就这么几个,片子多了难免有上映不了的情况,甚至有拍出来的作品全被拒的。现在小的公司或者个人拿着片子根本就发不出去,扔到平台全是死,只能通过这些比较强势的公司去和平台对接,还有点希望。”

他甚至开始怀疑网大本身的定位:“从时长和制作周期上,网大并不是电影的节奏。在我看来,网大就不是电影,应该算是网络视频产品。”

就在剑伴有意退出这场网络大电影市场混战的同时,入场的人同样很多,还有不少自带资源。比如《约吗?托雷斯》的导演王涛,不仅通过前体育频道主持人身份积累的人脉,亲赴西班牙搬来万千少女喜爱的“圣婴”托雷斯,还邀请了足球解说董路、歌手王啸坤、凡客CEO陈年等一干好友在电影中出镜捧场。“都是哥们儿,”王涛看似轻松的一句话,就为电影省去了不少成本。

尽管由于在海外拍摄,这部电影的投资超过了王涛既定的100万预算,但据他透露,已经有很多赞助商上门合作,影片投资在后期就有了部分回收。再加上与大有影业合作出品,以及爱奇艺的独家发行,《约吗?托雷斯》想要回本应该并非难事,而自认付出120%努力的王涛,更希望通过自己的片子,来颠覆人们对网络大电影就是粗制滥造的认知。

“我们之前也做赔过一些片子,走过很多弯路。”在电影首映式上,大有影业CEO马李灵珊很坦率地说,“但现在通过对市场的了解,我们越来越相信,网络大电影未来会成为中国电影甚至是世界电影的一个发展方向。网大不是一条捷径,但它是一条大路。”

异军突起者:互联网发行也有门槛,明年会有一批公司倒下

剑伴口中那些强势的网大公司,不仅有早期的淘梦网、七娱乐,也有像映美传媒、奇树有鱼等在2015年网大混战中的异军突起者,《乒乓侠》5月份独家登陆腾讯视频,点击率已突破5000万,被认为是国产特效片的良心之作。

成功的秘诀之一也许在于紧跟热点。像《月亮的后裔》、《再见美人鱼》一类靠名字来蹭院线电影IP的例子早就不再新鲜,追求热门影视剧联动成了新的趋势。比如因为《余罪》的热播,映美传媒马上请来网剧原班人马拍摄网络大电影《站住!狗东西》。“这是一个全新的黑帮故事,《余罪》中的男二在电影里将出演男主角,高锐说,“我们的制片人就是《余罪》的制片人,网剧版导演在这部戏里担任监制。”

题材的多元化也是网络大电影发展的必然方向。高锐告诉娱乐资本论,今年映美传媒出品的片子将涵盖科幻,动画,玄幻,都市爱情,乡村喜剧等等:“其实我们并不看重哪个类型,而是看我们有怎样的资源能够配合它。比如现在公司有一些赛车手,那么我们就可以拍摄一部赛车竞技的片子。网大要想赚钱的话,控制成本和资源调配很重要。”

这些变化得益于投资成本的水涨船高,价格暗战甚至让今年的网大市场多了不少特效片,这对于同等体量的院线电影来讲等于天方夜谭:“院线涉及明星、剧本等成本以及过审压力,不可能几百万拍出玄幻电影,而网大却可以把大部分投资都用在后期制作上。”

“今年网大的制作成本普遍在100-150万,我们现在最高的投入,比如《猎灵师》达到了600万两部,这还是套拍的价格,如果拍摄单集价格会更高。”高锐感叹,“网大投资就越来越高,慢慢的行业壁垒就垒起来了。今年的网大数量可能比去年多了4、5倍,肯定会死掉一批。”在他看来,去年即使是一些悄无声息上线的网大基本上也能回本,而今年一季度的话可能已经要减半,到第二季度就更少。

到头来,能够屹立在网大市场而不倒的,似乎只有长期盘踞网大票房排行榜的那几家公司。“比如七娱乐,新片场,互联网电影集团,他们做得时间长,更了解网民的思路,也更熟悉行业规则。”高锐坦言,“这个行业的竞争壁垒,在有形和无形之间。”

比如互联网发行。“都说互联网发行是没有门槛的,但我认为没有门槛的东西往往是最有门槛的。”他意味深长地表示,“尽管平台会说,你们不用找任何发行方,直接找我们就行了,但实际上片量那么大,平台数量却有限,所以实际发行时就涉及到很多东西,比如人情关系,之前片子的口碑,调用资源的能力等等。”

对于网大市场进入洗牌期的观点,高锐认为由于好多项目要压在下半年发,还没有到最后的回收结账期,很有可能到年底或者明年年初,一批公司将会应声倒下。“资源一定会集中。做内容的公司永远是头部资源具有绝对的优势。可能会有些还不错的独立制片偶尔冒出来一下,但要长期保持水准,需要底子打得很厚,各项能力都很强。”

相比于映美在发片上的谨慎,奇树有鱼的特色是只争朝夕,这使他们在创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成为市场内排名靠前的网大宣发平台。半年内签约发行50部网络大电影的速度已经令人咋舌,而奇树有鱼的创始人董冠杰告诉娱乐资本论,“我们下半年出片量还要提升4、5倍吧,整个团队每天要忙到凌晨两三点。”

董冠杰认为,目前网大市场进入了较为残酷的淘汰期。很多认为网大能够赚钱的公司,“包括一些去年还和我们有过合作的,目前都已经离场了。”他感叹,“没办法,这个市场变化很快,制作成本上去了,参与团队也多了。”

在他看来,奇树有鱼进入网大市场的时间还不算晚,而现在进入就要困难得多。“这个市场容量其实很小,四大视频平台一年能推荐给观众看的片子也就是300多部。

去年市场还比较饥渴,只要发上来的大家就会去看,据我们监测回本的片子大概能有40%-50%。而今年一下要出来2000部片子,再加上观众口味提升很快,能回本的大概只有10%,很多人被忽悠进来,打个酱油就又走了。”

在董冠杰的规划下,奇树有鱼的长远目标是打造全产业链,但今年上半年主要专注于内容投资和宣发。建立宣发壁垒的关键其实并不在于与视频网站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具有持续不断供应优质内容的能力。让董冠杰引以为傲的是奇树有鱼内容团队对于片子的判断能力,这得益于合伙人刘朝晖拥有18年在传统卫视的制作经验,后来又在互联网行业进行了2年多的转型。通过团队在海量阅片基础上建立的评级机制,只有达到A级水准以上的片子才会发行,“成功率很高是因为淘汰率更高,我们只踩着头部内容去做”。

当问到公司宣发上的优势,董冠杰笑道:“诀窍也说不上,说白了就是别人不敢干的事情,我们干了”。比如发行网络大电影《末代天师》,成本只有100多万,奇树有鱼在宣发上却投入了200多万,其中有一半的钱花在了微信朋友圈广告上,“越好的片子,宣发上越要使劲投入。”

关于奇树有鱼的未来,董冠杰认为一定会是继续拓宽产业链。“今年下半年我们就会做网综和网剧,有一部网剧已经杀青了,几年9月就能看到,内容还不便透露,但肯定是现在市场上没有的题材。”至于院线电影,他表示目前可能只会参与,不会触及制作,“毕竟这不是我们擅长的,对市场还是要有敬畏之心。”

守局者:我们替玩家试水千万级别网大,就算失败了也是好事

作为本身兴起只有几年的产业,七娱乐已经算得上是网大公司中的老牌。在2016年的网大票房排行榜上,七娱乐出品的电影占了前10名中的3部,并且把《山炮进城》、《超能太监》等做成了系列品牌,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并不能高枕无忧。

作为业内人士,七娱乐创始人张斯斯能够深刻感受到这一行业的变化:“今年的片子太多了,市场其实有一个需求量的上限,我觉得一周能火一部片子都很不容易。”当问到标准时,她想了想,“能拿出手怎么也得超过3000万点击量,在不刷量的前提下。”

作为网络大电影行业的较早入局者,七娱乐也经历了不断试误的过程。第一年拍了十几部片子都没赚钱,但赚到了经验,这使他们在面对如今的激烈竞争时显得更加游刃有余:“公司的最大优势是网感。我们的员工就是看网络大电影的那批受众,因为接地气儿所以更知道网站观众爱看什么东西。” 

成立两年多后,七娱乐从最初的全盘全输实现全盘盈利,离张斯斯希望做网大领域华谊兄弟的目标似乎近在咫尺。当多数公司仍在为制作网大而培养网感时,七娱乐已经通过投资收购,逐渐建立起从电影制作、宣传发行,到艺人经纪、造型服化的内容产业链条。

今年《山炮进城2》和《超能太监》上线并稳居网大票房排行榜前列,七娱乐却放慢了作品产出的速度。“今年的片子基本堆在下半年上映,”张斯斯解释说,“因为现在随着制作成本加大,拍摄周期也变长了,像《机甲神七》的后期就得做半年。”

在张斯斯看来,如今网大已经进入市场洗牌期:“很多公司都往里投钱,而真正能拿到钱的公司非常少,这种状态可能会持续一年。到明年这个时候,该赔的也都赔了,盲目投资的公司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判断力,摸清套路了。”

在快速变化的市场里大浪淘沙,每个人都有可能会是下一个出局者,走精品化路线成为了七娱乐“守住江山”的关键。

今年七娱乐计划制作的20多部网大,成本基本在300万-1000万的区间,其中与华谊合作的科幻片《机甲神七》是投资最高的一部,光特效就花了500万:“我们的好几部片子已经突破千万票房,这次尝试千万级的投资,也算是替整个网大的生态试水,如果成功了,未来可以继续往上加大投资力度。”

网大市场如今并不缺钱。上到传统影视行业大佬,下到独立制作团队,大家都一股脑往里扎,导致网络大电影市场制作团队和成片水平参差不齐。

“我们也做发行,但今年除了自家之外的片子,盈利的非常少。”这一年来,由于找不到发行平台,通过各种人情关系递到张斯斯面前的烂片不胜枚举,“这不是一个拼关系的年代,资源只是背书,还得看作品。网站并不会因为和谁家关系好而偏向谁,你的内容流量好,位置自然就好。”

“有很多传统影视公司的大佬要进入网大领域。”在采访接近尾声时,张斯斯有些感叹,“今年大洗牌嘛,说不定明年你再采访我的时候,就会有比我们更牛的公司了。”(文/曹乐溪)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8

  • 天远 天远 2016-07-13 07:52 via android

    这余罪好看吗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6-07-11 07:11 via iphone

    不好看

    0
    0
    回复
  • 郭大盼 郭大盼 2016-07-10 18:33 via weibo

    @张一山 是你吗 //@郭俊峰V: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郑云画廊 郑云画廊 2016-07-10 18:28 via weibo

    1.72米

    0
    0
    回复
  • 窜天猴动物园 窜天猴动物园 2016-07-10 18:24 via weibo

    张一山躺枪

    0
    0
    回复
  • 苏州会粹 苏州会粹 2016-07-10 18:22 via weibo

    目前纺织品服装剪掉商标后,就分不清那家工厂生产的结果:是纺织品服装的生产工艺落后造成的,所以新常态下把会粹专利双面苏绣绝技应用到纺织品服装上,是时代的需要;预计销售收入可达50万亿,税收可达5万亿,各种就业人员需100万。http://t.cn/8s352xr

    0
    0
    回复
  • 郭俊峰V 郭俊峰V 2016-07-10 18:21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7-10 16:10 via android

    网剧越来越好。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