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食物链”上的新机会

摘要: 直播的火热让创业者、投资机构蜂拥而入,给不同行业带来了新机会,很多人在这个链条上获得了新的营收机遇。

6月,在海南博鳌召开新车发布会的某汽车厂商请来了十几位主播到场,于是,发布会现场随处可见一个个妆容精致、面容娇好的女生拿着自拍杆对着手机自言自语。

这次直播引起了一丝丝骚动。这些姑娘的座位位于媒体席后方,而这丝骚动正来自“权高位重”的媒体人们——每一个女主播都算得上一个KOL,100个主播,9大平台,覆盖用户500多万人,这场直播所带来的传播效果可能远比记者的几篇稿子来的好。

近两个月里,这样的场景屡见不鲜。包括一天前,魅族MX6发布会也“画风”突变,特意邀请了23位网红女主播来直播发布会。眼看着手机上的主播们把一个个重要现场变成了“直播间”,直播虽不新鲜,但场面足够震撼。

根据易观智库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两百家的直播APP,除了花椒、映客、斗鱼、YY这些你叫的上名字的明星公司,还有更多默默无闻的财经、体育、电商等垂直领域的直播APP。

与行业和竞争的火热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刷单、带宽烧钱、网红脸,这些看似负面的关键词都在透露着这个行业的虚假繁荣,而开篇我们所提到的百位网红直播,也不过是一家经纪公司的一场营销策划。

虽然直播最终的模式究竟是什么似乎并没有人想清楚,但已经有人利用“直播”赚的盆满钵盈了。而创业者、投资机构的蜂拥而入,也给这个行业本身也带来了机会。网红、技术平台、边缘小创新……钛媒体记者希望发现和盘点一下在直播产业链上的行业都正在获得哪些新的营收机遇。

网红“制造机”

网红是直播热潮中,最前端也最先受益的人,毕竟用户打赏的钱可以赤裸裸的进入他们的口袋,而“人才储备”这一流程在PC时代就已经非常成熟,如今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阵地的转移。

随之产生的,还有网红孵化器这一名词,同YY时代的公会概念有些相似,但又不完全相同。根据《网红生态白皮书》显示,目前国内市场,网红孵化器、经纪公司占比近23.8%。

魁越会是这样的公司之一,它还是“百位网红直播”事件的操盘者。魁越会旗下有3000多个艺人,她们分布在YY、映客、花椒、陌陌等国内20多个主流直播平台。直播收入,是这家公司的主要收益来源,他们采取抽成的方式,培养大堆网红,然后收割。

直播是这些艺人的日常生活状态,她们各自还有其他的分工——微博大V、运动达人、影视演员,这些都是她们的身份,但公司教会她们的第一步,是直播,既可以赚钱又能够攒粉丝。而比魁越会更简单粗暴的公司还有很多,如果你乐意,花几千块钱或许就能够成为一名速成网红。

和微博上众多淘宝网红略有不同的是,张大奕们签约的如涵团队自带电商基金,而魁越会的创始团队有着十几年的营销经验,因此,魁越会更倾向于文娱和营销方面,“百人网红直播”就是他们营销方式的一种。

不过,在其创始人孙雷丁看来,单纯的网红直播并没有前途。“我们研究过打赏经济,YY上一个主播的生命力最多也只是一年到一年半,而随着流量的迭代,粉丝在3-6个月内就会换一拨。”他对钛媒体表示,几千块钱的网红孵化,只不过是在赚取直播平台目前的流量红利而已。

尽管在他说这番的时候,魁越会的大多数女艺人的直播方式仍是以“陪人聊天”为主,但孙雷丁认为,这只是魁越会用来培养粉丝的主要方式,是用来解决直播们“底层生活面包”问题。

孙雷丁想通过“秀场”这种简单方式来观察粉丝的成长速度,然后针对艺人进个性化的内容定制。据了解,魁越会旗下合作了全国十几家的培训机构,在从艺术高校中选出艺人之后,她们会在各地进行个人才艺、如何说话、如何营销等系统的培训。必要情况下,他们也为长期签约的主播提供整容服务。

这同大多数的网红孵化器有些类似,更像是YY时代的公会概念,而这套流程也早已形成。在vice做的一期与网红相关的视频中,这样的流程似乎也已经得到了业内的公认。孙雷丁却告诉钛媒体,长相并不是他们选择女艺人的主要标准,努力和勤奋才是。不过坦白来说,魁越会中并没有特别爆红的艺人。

大多数魁越会的女艺人,目前都通过线上直播赚钱,部分会通过出演自制剧、以及出席商务活动来获取收益,直播在孙雷丁看来,只不过是一种新的传播介质而已,但不得不承认,这种传播介质让他们得到了新的商机。

和直播竞争一样激烈的云技术服务

同网红一样,带宽是直播中另一样离不开的东西,它更偏向于直播技术的后方。而得益于此,直播云技术服务公司和传统CDN厂商躲在这场淘金热潮背后默默赚起了“卖水钱”,不过显然,他们的竞争激烈多了。

就目前而言,市面上主流的云服务厂商已经先后推出了直播云服务,Ucloud、七牛云、金山云、阿里云,这些原本以云服务为主营业务的厂商都瞄准了视频云这块“牙签肉”。而传统的CDN厂商,更是可以借机转型。在他们的帮助下,做一个直播产品有多简单?你只要开发出一个APP即可。

“我们能给客户提供一个打包好的直播API,里面包括解决如何采集、推流、转码,同时具备存储、加速、美颜、鉴黄这些功能。在前端,还得配适各种安卓手机的型号。我们全都帮他们做了。”七牛CMO李婧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形容七牛云的新业务,“这会帮他们省去一大块儿的人力成本。”

李婧所描述的七牛的直播云业务其实刚刚对外宣布不久,6月30日,七牛正式上线了其一站式直播云服务,其CEO许式伟对钛媒体表示,七牛成立这五年以来,目前仍是处于亏损状态,而直播云的热潮,对于七牛来说,一是技术背景相符,做起来也相对顺手;二是在这股热潮中扩张业务范围,早日实现盈利的目标。

移动直播的竞争让人觉得有些像视频网站当年,最大的成本同样来自带宽。

根据界面的一篇报道,“一直播”商务总监何金凯曾透露,今年5月一直播进行的宋仲基粉丝见面,最高峰时有1100万人同时观看,点赞数达到2900万——如此巨大的流量,如果换算成更具体的费用,以800K的最低码率来计算,宋仲基直播的这个月,仅带宽高费用就达4000万/月。

这样的数字看起来有些可怕。

但就目前而言,巅峰流量并不是时刻都有的,几百万、千万流量的房间也就偶尔那么一两个。许式伟表示,“未雨绸缪”说的就是这个时候。“当用户量级小的时候是完全不显现的,大家都可以玩。但一旦用户量级上升,一大堆的问题就全出现了。卡顿、延时、掉线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有。”斗鱼副总裁高翔也曾如是表示。

相比较刚刚加入混战的云服务商们,传统的CDN厂商更加有话语权,从图文的Web时代开始,CDN厂商们就做着他们擅长的内容分发和网络数据传输,转而到移动直播时代,他们也不甘落后。

明显的是,网心科技近两年来的露面更频繁了。今年5月,迅雷旗下的网心科技也针对移动直播推出了新的产品——星域CDN,相比较之前的版本,新产品能够更加快速的解决移动直播现存的延时、卡顿等问题。“直播平台的体验会直接影响到平台和创业公司的发展速度。”其CEO陈磊对钛媒体表示。

而这一切的机遇都来自新的直播平台的崛起。

行业带给小公司的“边缘创新”机会

网红+直播技术,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一个粗略的直播平台外壳。

但其实直播这个事情早已不算新鲜,从PC时代开始,YY、9185等就已经有了成熟的商业模式并独占流量鳌头,不过在移动时代老牌平台似乎有些落伍了(详见钛媒体文章《YY、六间房、9158…那些老牌直播平台为什么在移动时代掉了链子?》)。

根据数据研究机构QuestMobile近期公布的移动直播数据报告显示,从去年10月以来,映客迅速崛起, MAU从66万暴增到2567万,并在今年5月首次超过YY,成为行业第一。这是一种新的直播模式,和以往的秀场、公会相比门槛更低、更平民化,显然也更受欢迎。

映客们的崛起或许让YY有了一丝危机感,但他们又是不愿意与映客相提并论的。YY在推出新品牌YY live之后表示,映客目前的直播只是YY live中的一种形态而言,脱口秀或者说秀场直播并不是直播的最终形态。而YY娱乐总经理周剑则认为,直播之争最终是由内容来定胜负的,YY多年的内容积累让其在这场竞争中更有底气。

但他们似乎忘了,起初YY也是靠着“秀场”起家的,以至于到现在,可能都很难摘掉这个刻板印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直播从PC到移动端的迁移,用户习惯也悄然发生了改变。PC秀场时代更多的是二三线小城市受众,如今更多的是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在看,并且长尾的全民直播也逐渐出现,而这或许也是映客们在移动时代更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当然,这一切也离不开直播平台的用户和运营策略。即使身陷“数据造假”的漩涡,在某种程度上,投资人和平台方也不过是把这当成一种运营策略和包装方式。不管怎样,全民直播的社交方式让这些小的直播公司有了和直播行业的巨头进行斗争的机会,要知道2015财年,YY在线音乐和娱乐业务可是营收了33亿人民币。

但关于全民直播,周剑是不太认同的,在她看来,PUGC的内容才是直播的最终形态,也是直播平台的核心优势。魁越会的孙雷丁抱着和周剑相同的看法,他认为全民直播是个伪命题,从内容持久度、监管以及借鉴视频网站的发展路径来说,全民直播是远无法实现的,而目前的秀场直播,只不过是底层流量的基本需求。

花椒已经开始逐渐向PUGC的方向转变,其引入了不少官方媒体、综艺直播或自制直播剧。但期待成为第三代社交平台的映客显然仍然坚持全民直播的道路,而两种方向的选择也涉及着公司未来体格和变现方式的走向。

最后潮水的方向仍没有人有最终的答案,而目前电商、广告营销、打赏,仍是网红和平台们的主要变现方式。(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韩佩)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韩佩
韩佩

报告老板,活捉小钛妹一只!peihan@tmtpost.com

评论(27

  • 豆泥 豆泥 回复啦啦啦啦啦 2016-07-28 16:37 via iphone

    test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豆泥 豆泥 回复啦啦啦啦啦 2016-07-28 16:11 via pc

    test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少年流苏 少年流苏 2016-07-28 14:07 via pc

    赞一个,目前的直播更像是习惯了北京蒸炉天气的小市民在吹来了一股小清新风之后的那种不适应和跟风起舞,用户感觉在刷量,直播感觉在卖肉,最后这股清流将汇入大的气候中,改变一些东西。

    0
    0
    回复
  • 韩佩 韩佩 回复handsome 2016-07-22 19:10 via iphone

    小钛也看过那个数据,他们放的好像是去年或者第一季度的数据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handsome handsome 回复韩佩 2016-07-22 10:44 via pc

    谢谢解答,另外,小编如何看待现在各平台摆出来的数据都是自己的最漂亮?比如YY也说自己的活跃度最高,来自“易观千帆”。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韩佩 韩佩 回复handsome 2016-07-22 10:34 via iphone

    怪小钛没说清楚,国内网红市场,背后有孵化器和经纪公司的,占比23.8%。包括直播的主播,微博上的淘宝大V,以及某些微信大号,主要是以营销和颜值为主要赚钱手段的比较具有人气的网络红人。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handsome handsome 2016-07-22 10:18 via pc

    是不是我语文差,什么叫“目前国内市场,网红孵化器、经纪公司占比近23.8%。”网红市场?还是直播市场?那这个市场由什么构成?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6-07-21 04:58 via iphone

    不靠谱

    0
    0
    回复
  • 老林子11 老林子11 2016-07-20 15:55 via weibo

    回复@空空昂:????????????都是网红脸

    0
    0
    回复
  • 空空昂 空空昂 2016-07-20 15:43 via weibo

    回复@老林子11:我都没下过,都是微博上有的关注的随便点进去看,其实不太了解。是不是看着长的都一样啊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