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技术手段解决各国政府头疼了多年的精准扶贫,这里有个中国平江样本

摘要: 利用技术手段去降低放贷机构的金融服务成本,就算是尤努斯也没有做到这一点,据了解,格莱珉银行的放贷利率还是因为人工投入的过大而没有被控制下来。

                                  平江县三市镇的贫困户艾煌兮已经50几岁,已经学会用支付宝还款

从长沙黄花机场到湖南省平江县有一个小时车程,途径汨罗江,6月19日是农历5月15,为当地人要过的“大端午”,6月20日一大早,中和农信平江分支机构的女信贷员钟幼平走访了一个贷款户,他需要5000元追加化肥,但这个人的情况有点特殊。

提出贷款者叫吴艳仿,离开家乡平江县三市镇三阳乡在外打工,十几年后的2015年底回乡,他一无所有:多年打工的积蓄被人骗走,家里老人和亲戚已是走的走散的散……吴艳仿想振作起来,他重拾家人留下的地,开始了蔬菜种植,眼看自己的辣椒、茄子就要面临收获,却再无钱买肥料了。

信贷员钟幼平也是三阳乡人士,在加入中和农信平江分部前,曾先后做过小学教师和当地工厂的会计,她对吴艳仿的遭遇早有耳闻,接到贷款需求后,她进一步向吴的邻居打听了基本情况,然后又去地里看了种植的蔬菜,最后她算了一笔账:依据吴的蔬菜长势,如果他借款5000元,每个月的等本等息算下来,需要还款400元,而市场上目前辣椒和茄子的单价在2元一斤左右,基本上摘一天的菜就能还一个月的本息。

此外,吴也在本村找了一个朋友愿意为他担保,在中信农合内部,这种运作模式叫熟人圈借贷,借款人无需抵押物,但需要找一个熟人做担保,担保人是村里收入较为稳定这,对借款人的情况基本熟悉,且可为其做信用背书,担保人的资质也要被审核,此外,一旦做了担保人也等同于负债,将不能再进行借贷。

主打农村草根金融借贷的中和农信,向村民们的借款额从1000起步,10万封顶,自1996年开始发展至今,有20年的历史,中和农信副总经理窦华茂回忆,1996年时,全国针对农村的小额放贷公司有几百家,到现在能活下来的只有几十家。目前中和农信的大股东为中国扶贫基金会,在不久前赢得了IFC和红杉资本的投资,且还与蚂蚁金服建立了战略合作。

  • 做中国版的“格莱珉”?

在20年的发展中,外界一直将中和农信与尤努斯的格莱珉银行进行对比。格莱珉银行,又叫乡村银行(格莱珉在孟加拉语中为乡村之意),创办于孟加拉,由留美返乡的经济学博士穆罕默德·尤努斯创办,面对贫困,他无法用任何经济学理论去解释,只有委身于实际案例,去寻找贫困的根源以及如何帮助家乡摆脱贫困。

1983年,尤努斯的格莱珉银行终于获得国家的正式资质,为那些想做些事的穷人们提供少许的种子式的资金,实现自我雇用,经济学家认为,贷款是人们摆脱贫困的方法之一。在格莱珉银行的运作模式上,第一条便是贷款者不应该到银行来,银行应该走到民众中去,第二条为利率比高利贷低得多,但又略比银行高,还款模式为整借零还……

到2006年,尤努斯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格莱珉银行贷款给639万人,其中有96%都是女性,而格莱珉的模式在巴西和印度进行复制,但都没有成功。尤努斯也关注中国,2005年他出资与中和农信合作,建立了辽宁省康平县的第一家分支机构,2011年尤努斯信托直营落户山东,在2015年全部交由中和农信托管,并来到中和农信与高层座谈,表达了其对中国农村金融的肯定。

在模仿格莱珉的路上,中和农信似乎走得更接地气。首先,中和农信的全体员工目前有2000余位,其中1700个是乡村放贷员,有贷款需求时,放贷员上门服务为农户办理业务,放贷员的设置要求是本村人。其次,中和农信在全国有180个分支机构,且全部为直营。第三,2010年时,央行的征信体系向中和农信提出合作,每贷出一笔款,贷款户的信息纳入央行的征信体系,至2015年,中和农信的初次贷款户中有73%没有任何征信记录。第四,中和农信的主要贷款对象为乡村的已婚女性,在总体的放贷比例中,女性占到93%,男性仅为7%。

为什么主要贷款给女性?除了借鉴格莱珉银行的经验外,中和农信的解释是,在中国农村,夫权为大,一笔款项如果贷给男性,他有可能不让家里人知道,而要把贷款重心放到女性身上,她会与家人商量,使得贷款这件事从个人行为变为家庭行为,降低风险。

钛媒体记者走访了平江县三市镇的贫困户,户主叫艾煌兮,妻子钟春兰,艾煌兮常年帮助村里人做货运,钟春兰是乡里一个工厂工作,由于这户人家的老人在去年经历了一场大病,家里的经济状况急转直下,艾煌兮的货运又需要投入资金,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边缘。

中和农信给他家发放的贷款便是贷给钟春兰,三万元的贷款需要每月等本等息还钱2752.5元,艾煌兮此前与村里人合伙搞货运,有了这笔钱,他先自己花费1万7千元买了个小货车,村里有人运货、搬东西等业务找到他,除去油费等耗损每日能挣200—300元,而他的妻子钟春兰在工厂的固定工资有3000多元。

艾煌兮和钟春兰通过村支书知道中和农信,而村支书在当选前也是中和农信的工作人员,在当地已经鲜见国家级的金融机构,艾煌兮说几年前村里的信用社已经拆点,而已经52岁的艾煌兮为村里的建档立卡户,所谓建档立卡便是一个村里搜集上来的贫困人口的名册,贫困户的确认需要当地村委会实地考察后上报。

建档立卡是中和农信发放给贫困户贷款的另一个线索,但在贫困这个群体中,他们更倾向于寻找那种在村民中口碑较好、比较勤奋,又因各种突发因素,例如急病、天灾等因素而致贫的人。据了解,目前我国在21个省区592个贫困县,集中在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边境地区和特困地区,其划定标准是以当地人年均纯收入作为依据,为改善贫困地区生产和生活条件,国家每年都会投入大量专项扶贫资金。

  • 技术提升放贷效率

中和农信的贷款户艾煌兮,在今年年初他的贷款申请审批下来后,放贷员向他推荐了各种还款组合,其中3号产品吸引了他:假如是借贷1万元,按照传统的方式还款1064元,如果走支付宝的渠道,还款1002元,但前提是艾煌兮要学会用支付宝。

这有点为难他,这位50多岁的人,以前没有网购的习惯,更不知支付宝是什么,放贷员帮他手机上下载了支付宝,并教会他怎么去操作后,艾煌兮便选择了3号产品,但是3号产品有个特点,只有等本等息的组合,这样每个月的26号,艾煌兮不忘把钱款通过支付宝向中和农信还款。

中和农信的信贷员何金刚评价艾煌兮接受能力还不错,很快就学会了,但是在向别的村民发放贷款时,也有一些比较犹豫的,例如对互联网不信任,或者没有学会互联网的操作方式,或者是一些年纪太大的老人,“一是看是否信任互联网,二是要看他的接受能力”,何金刚向钛媒体记者如此总结说。

与中和农信的10.64%的利息相比,蚂蚁金服的10.02%更具有吸引力,而长久来看,利息的降低则是通过技术手段去实现的。蚂蚁金服研究院副院长李振华认为,蚂蚁金服通过移动互联网方法建立金融账户的成本降低了许多。传统金融机构的布点需要物理硬件,为固定资产的投入,人员配备方面的投入,计算下来平均一个金融账户的运营成本在百元左右,而蚂蚁金融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将成本进一步降低。此外,支付成本也可以在技术支撑下降到十分之一到百分之一不等。

中和农信副总经理窦华茂则认为,互联网技术提升了放贷效率。在2014年以前,中和农信还是人工放贷,到了要放贷的期限,开着一辆车,放贷员在车里把款项逐一拆分好,边走边把钱送到农户手里,到了还款期限,又开始挨家挨户地收取……2014年后,中和农信开始通过银行卡的方式发放和接收款项,但是在农村银行的物理网点不是太丰富,村民需要走到镇以上的地方才能完成还款,而像艾煌兮这样的贷款户,在选择支付宝的服务后,可以从支付宝上发起申请,贷款直接打到支付宝账户,还款也是打开APP便可实现。

其实,扶贫早就过了财务援助阶段,扶贫的本质是要提高贫困人口或农民的持续性收入来源,创造就业机会,而就业机会的创造必须将扶贫和解决整个农业生产结合,解决农业生产的资金来源。

此外,利用技术手段去降低放贷机构的金融服务成本,就算是尤努斯也没有做到的一点,据了解,格莱珉银行的放贷利率还是因为人工投入的过大而没有被控制下来,而蚂蚁金服想做。

据蚂蚁金服研究院副院长李振华介绍,国际范围内,也有很多移动支付带动金融账户普及的案例。2007年起,肯尼亚开始推行一个移动服务的实践项目,到2015年,肯尼亚的支付账户体系普及率从原来的不到10%提升到75%。

而在印度,也有一家类似于支付宝的第三方支付企业Paytm,与蚂蚁金服进行合作后,现在的用户已经超过1.2亿,而在中国,银行账户和网络银行已经普及了一半以上的人口,目前已经是全球普惠金融最成功的实践。因为“账户是最底层的东西,只有通过账户才可以获得贷款、支付、理财、存款等服务。”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郭娟
郭娟

资深媒体人,专注于电商、传统企业的互联网+、互联网金融,以及各种创新商业模式已多年,欢迎沟通,邮件:hemu2008@163.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