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写票、捆绑套餐、报账双系统,目击一场“偷票房”事件

摘要: 看起来片方好像成了被院线蓄意谋害的单纯小绵羊,但事情永远没有这么简单,某一部电影片方与影院合体偷取另一同档期电影票房的现象才是屡见不鲜。

“拿开你的脏手!滚粗文化产业圈!”博纳影业集团发行总经理刘歌致偷票房影院的一封公开信,彻底将“偷票房”行径推到镁光灯下。博纳影业与“黑”影院势不两立的坚决态度可谓大快人心,目前其官方微博已经设置了影票查询举报专条微博,并将其放在置顶位置。

偷票房影院不单惹怒了刘歌,也不幸地得罪了EXO成员朴灿烈的忠实粉丝。作为本次《所以,和黑粉结婚了》(以下简称《黑粉》)被偷票房一事的首度曝光者,粉丝齐心合力晒出偶像主演电影《黑粉》被偷票房的有力证据,经过粉丝的强力发酵,偷票房这一圈内黑幕又一次被赤裸裸地摊在了大众面前。

(微博网友晒有问题电影票,根本无法扫描二维码,票号并不存在)

一如滋生在阴暗处的霉菌,“偷票房”不仅对影片、对片方都带来极大的伤害,更可怕的是它还悄悄腐蚀着这个行业。

院线偷票房:独吞的野心

票房相关利益方包括出品方、发行方和院线。三者分工不言而喻,出品方担任着电影生产源头的角色,发行方更像是中间渠道,负责电影拷贝、档期安排、和另一方院线谈判签合同等发行工作,链条终端便是院线,而影院具体的电影排片和流程,则由排片经理负责。

据业内人士透漏,一部电影的票房按照惯例要上交5%的电影事业发展专项基金和3.3%的税,剩余分配由片方与院线按照 43:57的比例分成。

由此看来,三方确实已经拥有明确的分账比例规则,但商业总是逃不过一个利字,偷票房正是产生于这三方强烈的趋利心理。

院线为了获取自身利益,采取各种手段压缩实际票房,被雪藏的起来的隐形票房,则可由影院独享,而无须和片方分账。

说到压缩电影实际票房的手段,院线可谓煞费苦心。较为初级的做法包括手写票、无票入场、废票入场。这些类型的电影票均不会计入电影的实际票房中,但是院线却实实在在地收了观众的电影票钱。这种独吞票房的简单做法一直备受院线青睐,但可惜的是,危险系数却很高,因为片方实地的审查监督并不容易躲避。

                     (非正规手写电影票)

伴随着片方的监督的加强,院线的做法也在不断“创新”,出现了“捆绑套餐”的路数。举例来讲,假如院线和片方商定的最低售卖票价为30元,在这一前提下,如果院线的单张电影票价是40元,那么这40元就必须和片方分成;但如果将电影票+爆米花+饮料进行组合捆绑式销售,并将价格提高到50元,其中20元被算作是爆米花+饮料的价格,剩余30元(已经达到最低售卖票价)为电影票价格,那么院线只需要将这30元同片方分成,而爆米花+饮料的20元便可纳入影院个人收入。

院线的作为远不止于捆绑套餐,院线记账、报账双系统可谓是又一次偷票房的策略升级。院线的报账系统是与国家票房监控系统联网的,这也是大众和片方获知电影票房信息的主要来源。而另一套票房系统即记账系统则是由影院私自设置的,这套系统的强大之处在于同样可以出机打影票,但票房却被影院自己私吞了。

这样一来,片方好像成了被院线蓄意谋害的单纯小绵羊,但事情永远没有这么简单,某一部电影片方与影院合体偷取另一同档期电影票房的现象才是屡见不鲜。

片方+院线,“团结”就是力量

的确,合作意味着双赢!假如有两部同档期上映的高人气电影A和低人气电影B,A电影答应给院线10%的票房收入,而B则愿意奉献20%的票房收入,院线无疑更倾向于B电影,因为分成更高。为了吸引更多观看B电影的观众,院线的基本做法是提高A电影的票价,同时降低B电影的票价。

但若此举不成,院线则会选择偷梁换柱的巧妙方法,和B电影片方合作,偷取A电影的票房。具体做法便是和观众约定,以B电影的低价卖给观众B电影的电影票,但播放的却是观众想看的A电影。

这样一来,观众花低价看到了自己喜欢的电影,影院得到高额分成,B电影片方有了光鲜的票房成绩,而A电影片方则总觉得哪里不对.......

除了偷梁换柱、转移腾挪,更多的是变相的偷票房。片方也想出了增加排片量就返点和包场刷票等一系列做法引诱趋利院线与其合作。如此以来,势必挤压其他电影的排片空间,造成了严重的不平等竞争。

在中国电影市场,这种“变相”偷票房的事情反而屡见不鲜。

2015年上映的电影《捉妖记》取得最终票房24.39亿,刷新了当时的国产电影纪录,也推出了一个新的名词“幽灵场”。在电影播映的后阶段,从场次间隔和上座率来讲,在上座率100%的放映室,15分钟就能把整部电影放映完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捉妖记》却做到了,瞬时片方包幽灵场这一猜测甚嚣尘上。

去年还有一部抗战影片,在其上映器件,同档期竞争者有戛纳影展最佳导演获得者侯孝贤的《聂隐娘》;在上影节拿奖无数的国产影片《烈日灼心》;刘青云与汤唯主演、讲述成龙父母故事的《三城记》以及施瓦辛格主演的好莱坞大片《终结者:创世纪》。然而这部抗战电影却一举打败上述几部重磅影片,以10%左右的排量,获得了22%的票房占比。

据称,对于该影片,七部委红头文件明确要求,“发行方要给予最大限度的让利。”在其上映的第二日晚,网络上甚至还出现了一张任务表,该表完整地显示了个各院线需达到的该影片放映和票房的额度和指标。其中中影星美院线任务额最高,达4000万;万达院线按表内要求,要达到3800万元;排在第三位的是中影南方院线,任务额3000万。

原来都是套路.......更有网友爆料,有些影院为了完成任务,一整天印发的所有电影票均是该抗战电影。

通过增加排片来挤压同档期竞争对手的生存空间,不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偷”吗?

偷票房这一顽疾,该如何根治?

偷票房的“传统”由来已久,娱乐独角兽认为,对于当前庞大的中国电影新兴市场,要治疗偷票房这一顽疾,仍需时日。

偷票房无非就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分成,获取商业利益。早在2014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就出台了《关于加强电影市场管理规范电影票务系统使用的通知》,在四项应用措施的保障下,推出了五重“组合拳”,意在向电影市场违规行为全面宣战,对偷漏瞒报电影票房,以及市场上其他违法违规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

我们永远不要怀疑中国商人的适应能力。即使在明确国家文件的监督下,偷票房的现象却出现了不减反增的趋势,可见其监管的难度之大。

那么对于这一顽疾,到底该如何根治呢?

首先就政府而言,强力的监管和法律措施需要尽快完善。即使不能完全杜绝利益相关方在票房分配上的小动作钻空子,也应该尽量减少其可发挥的空间。

从个人消费角度而言,拒绝手写票、废票,积极验证收到电影票的真伪,并及时留图举报,转发偷票房真相帖,扩大偷票房的科普影响力,这些都足以成为减少偷票房的重要力量。在这一点上,可以充分调动粉丝力量,号召粉丝积极对不合理出票行为“晒出来”,并传播出去,形成舆论监督。

暑期档如期而至,仅7月份就有40部影片上映,激烈的竞争只会进一步激发偷票房的动机,偷票房的高发期极有可能会随之而来。

对于中国电影市场而言,偷票房是其前进路上的巨大绊脚石,还是走向黎明曙光前的必经黑暗?毋庸置疑的是,偷票房这一中国电影市场的毒草是时候要强力拔除了。

【钛媒体作者介绍:娱乐独角兽】

更多爆料和新闻,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2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7-05 17:57 via android

    咋挣钱咋来,这就是规矩。

    0
    0
    回复
  • 钛pchxh4 钛pchxh4 2016-07-05 12:32 via pc

    票房是洗钱利器,洋人从大清国那会就开始玩了,国内只是刚刚开始而已。买张电影票不需要验证收入来源吧?买一亿张电影票看自己投资的电影不犯法吧?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