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川给清华毕业生分享搜狗诞生:接到老板任务,带六个人灭掉百度

摘要: “做搜狗这个产品,这在我人生中到现在还是最艰难的一段日子。2003年我刚研究生毕业,在搜狐从兼职转成全职,接到了老板的任务:‘给你六个人头咱们把百度灭掉’。搜狐的搜索业务原来是用的百度的服务,但是搜索引擎当时是互联网的核心入口,无论如何也得抓住。”

钛媒体注:“做搜狗这个产品,这在我人生中到现在还是最艰难的一段日子。”搜狗创始人王小川近日回到母校清华大学,为即将毕业的学弟学妹们分享了自己的成长故事。

2003年王小川刚研究生毕业,在搜狐从兼职转成全职,接到了老板的任务,带着六个人把百度灭掉。当时搜狐的搜索业务用的百度的服务,但是搜索引擎当时是互联网的核心入口,无论如何也得抓住。这个事情很有意思,他技术很好就接了这个活。

他知道六个人不够,就跟老板说,能不能把每个人薪水降一半招十二个人,到清华招兼职的学生,变成一个新的起步。老板同意后,于是他在宿舍里挨家挨户地说服加入;在水木的BBS上发招人贴;在清华西门大设西瓜宴;2003年很多同学毕业,他还开着自己的捷达帮他们搬家。

他们在办公室里搭了行军床,没日没夜没有周末,除了吃饭睡觉便是工作,每天只睡四小时,常常倒在办公室地板上就睡着了,一行行代码都是自己写的。十一个月后,搜索引擎上线了,用不足别人二十分之一的人员和资源,做到了对手两三年才做到的事情。

然而搜索引擎领域,他们一直没有什么市场,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发展速度比百度慢,薪水很低,到了2006年品牌急剧滑落,士气涣散。

王小川后来想想,当时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克莱顿·克里斯滕森在《创新者的窘境》里说:“在破坏性技术刚刚出现时,率先进入这些新兴市场的企业将赢得巨大的回报,并建立起明显的先发优势。”百度起步是在2001年,2005年就已经上市,2003年那会已经如日中天,他们的起步落后得不是一星半点。

但是他们搜狗没有放弃,在2006年出现转机,这个突破性的产品叫搜狗输入法。但一年后,输入法的市场份额只有2%。他们也傻了。为什么?

“因为当时的理念就是,产品好了你就有用户了。搜索市场份额一直上不去,是因为用户觉得你产品不够好。然而当好产品也没有获得市场认可的时候,还是跟被雷劈一样震撼的一件事。”

所以他们开始反思,原来光有技术有产品是不够的,酒香也怕巷子深,即便在今天网络条件好很多之后口碑传播依然还会有局限性,而当年信息流动速度很慢,更需要渠道和市场。

他们做了新的策略,开始借助外部渠道做推广。第二年输入法市场份额就达到了40%,2009年达到了70%。经历了一年痛苦中的反思,才找到了成功的道路,这次成功,带来了对渠道的理解,搜狗变得更强了,对产品也更懂了。

王小川在最后说道,搜狗是经历很多困难的公司,但他们因此成长得很快。搜狗有一个特点是能够在最困难的时候超越大家的预期。今天搜狗的季收入已经从2010年的800万美元上升到超过1.5亿美元,输入法成为PC第一客户端,手机用户月活跃超过2.4亿,移动搜索服务5.6亿用户,并还在快速增长。

“一直以来的进步和突破,积累起来就是脱胎换骨般的变化,这就是坚持的意义。”

以下是王小川在清华大学2016级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全文,题目为《和时间做朋友》:

大家上午好!

很感谢学校给我这个机会,来见证同学们生命中这个重要的时刻。首先请允许我作为师兄,向你们表示最衷心的祝贺,祝贺你们顺利完成学业,迈向人生新的征程。

我一直都不擅长做计划或总结,不论是争分夺秒地努力进步,还是玩游戏到昏天黑地,都与计划总结没什么关系。在接到校友总会邀请的时候,我反复想:对于你们即将面对的事业选择和人生道路,我可以和大家分享些什么?

13年前的今天,我也和你们一样,刚刚结束在高性能所的研究生学业,准备进入搜狐工作。在更早的17年前,我就很幸运地以兼职学生的身份,登上互联网这条大船,门户、web2.0、移动互联网……经历了它的全程发展。到今天,我最大的感悟就是:和时间做朋友。

我经常被人问一个问题:“你有痛苦的时候吗?”在他们看来,我的人生非常光鲜,公司做得很顺,而且在学校读书期间一直是学霸,初中第一名考到成都七中,高中是保送,大学是特招,研究生也是保送,兼职到搜狐工作,毕业后直接进入搜狐,一路没有做出更多的选择,所以有人说我经历上很漂亮。

然而我也有不顺的时候,经历过很多的困难和挫折。先来说学渣的经历。我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每到新环境就会特别不适应,全面搞不定学业,需要很长时间去努力。初中我是第一名考到成都七中的,入学后第一个学期我考了第41名,我们班大概45个人,倒数第五;高一第一次化学模拟考试就不及格;大学第一学期考到第28名,倒数第四。

另一个特点是,让我去做自己不能理解的东西,完全是无感的。我偏科,数理化很好,但是政治、历史和英语是弱项。我记得中学会考前有七天半的时间来复习,我花了七天的时间去背政治,半天时间背历史,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考试,到现在我还记得有一个题目叫“为什么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好?”那时对我来讲就是天书,直到大学才慢慢弄明白。

拿这个开头,是想告诉大家,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些需要努力去克服的“痛苦”时期,重要的是你如何应对它,是坚持还是放弃,决定了你的未来。今天大家正准备迈向社会,我想分享两段我毕业后的经历。

第一个故事是做搜狗这个产品,这在我人生中到现在还是最艰难的一段日子。2003年我刚研究生毕业,在搜狐从兼职转成全职,接到了老板的任务:“给你六个人头咱们把百度灭掉。”搜狐的搜索业务原来是用的百度的服务,但是搜索引擎当时是互联网的核心入口,无论如何也得抓住。这个事情很有意思,我技术很好就接了这个活。

我知道六个人不够,就跟老板说,我们能不能把每个人薪水降一半招十二个人,到清华招兼职的学生,变成一个新的起步。老板同意了。于是我在宿舍里挨家挨户地说服;在水木的BBS上发招人贴;在清华西门大设西瓜宴;2003年很多同学毕业,我还开着自己的捷达帮他们搬家。早期我招募的12个兼职员工,都是清华计算机系国家集训队的队员,是最精英的特种部队。

我们在办公室里搭了行军床,没日没夜没有周末,除了吃饭睡觉便是工作,每天只睡四小时,常常倒在办公室地板上就睡着了,一行行代码都是自己写的。十一个月后,我们的搜索引擎上线了,用不足别人二十分之一的人员和资源,做到了他们两三年才做到的事情。

然而搜索引擎我们一直没有什么市场,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发展的速度比百度慢,薪水很低,到了2006年品牌急剧滑落,士气涣散。

我后来想想,当时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克莱顿·克里斯滕森在《创新者的窘境》里说:“在破坏性技术刚刚出现时,率先进入这些新兴市场的企业将赢得巨大的回报,并建立起明显的先发优势。”百度起步是在2001年,2005年就已经上市,2003年那会已经如日中天,我们的起步落后得不是一星半点。

但是在2006年我们扳过来了,这个突破性的产品叫搜狗输入法。

有个叫马占凯的汽车机修工,他发现输入法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因为华军、天空这些下载站有很多人会下载输入法,它是中国人必用的产品;此外输入法有痛点,总有词打不出来,当时他发现百度搜索引擎里面敲拼音的时候一回车,这个拼音显示出汉字或者要打的汉字,有意思,搜索引擎里能够发现输入法的词库。因此他给百度写了一封邮件,建议他们做输入法,连写了好几封都没下文,于是又给搜狗发了一封邮件。

我们的输入法一上线就让大家振奋,当时所有人用后都觉得好,我们还收到过锦旗,还有用户把自己的操作系统从Windows ME升到了Windows XP就为了用搜狗输入法。一个打字困难的人,变成了一个打字如飞的人,就好像一个哑巴能开口说话了,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那种感觉。

搜狐还把输入法放在首页进行重点推荐。但一年后,我们的市场份额只有2%。我们也傻了。为什么?因为当时的理念就是,产品好了你就有用户了,搜索市场份额一直上不去是因为用户觉得你产品不够好。然而当好产品也没有获得市场认可的时候,这是跟被雷劈一样震撼的一件事。所以我们开始反思,原来光有技术有产品是不够的,酒香也怕巷子深,今天网络条件好很多之后口碑传播依然还会有局限性,而当年信息流动速度很慢,更需要渠道和市场。

我们做了新的策略,开始借助外部渠道做推广,把输入法递到需要的用户手里,比如在华军、天空这些下载站做推广,比如和番茄花园进行合作。这就好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第二年我们的市场份额就达到了40%,2009年达到了70%。

我们经历了一年痛苦中的反思,才找到了成功的道路,这次成功,给我们带来了对渠道的理解,我们变得更强了,对产品也更懂了。

第二个故事是在2008年的时候,我们遇到了新的困难。那时候,输入法的量已经很大,市场份额很高,但是搜索引擎还是没有起色。我们的输入法比同时期其他的输入法好很多,这样的产品如果没有找到直接到达用户的方式,都不会有用户。那么即便我们的搜索引擎比百度好很多,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何况当时我们确实还不如百度。

输入法份额到了40%的时候我忽然间懂了一个道理,这样做搜索引擎是没有前途的。PC时代,用户检索信息都是在浏览器里的,大家打开IE、首页hao123,或者其他的地方,都是百度的搜索框,不是搜狗的,怎么办?要做自己的浏览器!

我很兴奋,觉得找到了破冰的点。我像一个特别落魄的将军,一开始带6个人攻城,后来十几个人、二十几个人,但是我们损失惨重,没有打下来。“我们做浏览器,浏览器成功了,搜索就成功了,浏览器失败了,搜索就失败了。”这是等价命题。我跟老板讲了这个新的想法。他说,我们在旁边打井,这口井打成了,城就攻下来了,没有打成城就攻不下来,这个井就像一个巫术一样。他没有接受这样的想法,反问我:“IE有60%的市场份额,为什么微软的Bing没有成功?”,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都没有再负责搜索业务。这也可以理解,老板觉得你在伤害他的信心,如果我下面的员工玩巫术,我也会放弃。

但是我没有放弃,开始暗地里做浏览器,将团队放在输入法和视频产品那儿,特别艰苦。老板知道这件事吗?也知道。所以我觉得他很宽容,我想其他公司没有这样宽容的老板了。一年多后,2008年,我们上线了。坚持到2010年的时候,有一件事发生了, Google退出了中国,包括腾讯都觉得机会来了做了搜搜,但其实Google退了之后百度更是一家独大,用户还是不会用搜狗和搜搜。而我们的浏览器开始推量之后,搜狗搜索的量开始往上升,两年拿下了10%的份额。“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的三级火箭的模式,得到证明,而后在几年后又被另一家公司360证明了。

2010年,我们从搜狐分拆运营,搜狗开始有自己独立的团队,自己的市场、销售、行政、人力资源,变成了完整的公司,搜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价值得到了认可,本身的力量也得到了释放。

那个时间我做了很多的反思,什么环节做的不对,跟老板沟通有什么不对,我的战略构想有什么不对,想了如果没有一万遍也得有一千遍,我就挖自己不对的地方。我开始有一些思考,这个世界需要更好的一种相处的方式,以及思考面对行业的割据、面对百度这样垄断的位置,我们是否真的还有机会做大量的反思。

这种痛苦的经历其实是我最大的一个财富,到后来我主导了若干次的变革,包括将搜狗从一个部门变成公司,包括努力推动和腾讯的结盟,回头想其实蛮感谢这段日子。我发现自己的意志越来越强了,也越来越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你的痛苦是一幅良药,它真的能让你变得更加强大:背后经历的委屈,会让你找到自己的差距,也才能成长;而你强劲的对手,能逼迫你飞速前进。

搜狗是经历很多困难的公司,但我们因此成长得很快。搜狗有一个特点是能够在最困难的时候超越大家的预期。今天搜狗的季收入已经从2010年的800万美元上升到超过1.5亿美元,输入法成为PC第一客户端,手机用户月活跃超过2.4亿,移动搜索服务5.6亿用户,并还在快速增长。一直以来的进步和突破,积累起来就是脱胎换骨般的变化,这就是坚持的意义。

这也是我所说的“和时间做朋友”,它意味着坚持、找到自身价值,不断追求进步,从优秀走向卓越;意味着不怕犯错,去好奇和追寻世界运行的规律和本质;意味着坦然面对成长中的成功与失败,让生命变得更有意义。我衷心祝你们在今后的人生中都能收获各自的精彩。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曹天鹏
曹天鹏

电信IT慢慢跑,TMT记者(tianpengcao@tmtpost.com)

评论(5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