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联合致信绿色和平:“黄金大米”是好东西,不要再抵制转基因了

摘要: 110名诺贝尔奖得主向知名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出一纸檄文,敦促他们立即停止反对生物工程改良作物、尤其是黄金大米的行动

6月29日,全球围绕转基因的角力迎来了关键一幕:代表人类科学发展最高水平的百余名诺贝尔奖得主向知名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出一纸檄文,敦促他们立即停止反对生物工程改良作物、尤其是黄金大米的行动,并且呼吁各国政府反对绿色和平组织与此相关的一切举动。

这次罕有的诺奖得主群体的公开呛声行动,将科学界和作为反转重要力量的绿色和平组织的宿怨,高调地暴露在了公众视野,也显示出科学界对于多年来在反转环保组织的影响下,转基因生物技术推广不力的现实感到不满。

绿色和平官网上的反对转基因内容。来源:Greenpeace International截图

这次公开信运动由199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两名得主,发现DNA内含子和基因剪接机制的新英格兰生物实验室首席科学官理查德•罗伯茨爵士(Sir Richard J. Roberts)和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菲利普•夏普(Phillip Sharp)组织。这项运动建立有一个网站(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其中含有110位诺奖得主的联署名单。据罗伯茨统计,现今仍健在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共有296人。

公开信中说,“我们强烈要求绿色和平及其拥护者重新审视全球农民及消费者使用经生物技术改良的作物及食物的经验,承认可靠的科学机构及监管机构的发现,并终止反对‘转基因生物’,尤其是反对‘黄金大米’的活动。”

美国东部时间6月30日上午,罗伯茨爵士连同另外两位联署的诺奖得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学家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以及哥伦比亚大学生物学家、绿色荧光蛋白的发现者之一马丁·查尔菲(Martin Chalfie)在华盛顿召开记者会,解释发布公开信的初衷。

罗伯茨爵士说,按最宽泛的定义,所有农作物和牲畜本质上都是经过遗传改造的,遗传改造自农业社会开始就存在。因此,他认为科学家针对农作物进行的基因改造的产物不应该被称为“基因改造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 GMO,即俗称的“转基因”),精准农业(Precision Agriculture)是更恰当的字眼。

科学家们认为,转基因技术自上世纪70年代发展至今,已经有了40多年的历史。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已经被全球科学共同体一再证实。自1990年以来,转基因作物在全球也得到了广泛种植。以美国为例,目前已经多达约75%的农作物产品含有转基因的成分,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项技术的使用对于人体健康有危害。

今年5月,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国家工程院和美国国家医学院发布报告称没有充足证据证明转基因作物对人的健康和生态环境有不利影响。

公开信援引联合国粮农组织观点指出,全球粮食、饲料和作物的产量需要在2050年前翻番,才能满足不断增长的全球人口的需要。以 “黄金大米”(Golden Rice)为例,它有潜力减轻或消除许多由缺乏维生素A引起的疾病,而维生素A缺乏症正对非洲和东南亚的贫苦人民造成深重影响。以绿色和平为领导的反对现代农作物种植的组织,反复多次地否认事实,反对农业领域的生物科技创新。他们对这些创新的风险、益处,以及影响进行了不准确的描述,并且支持了那些对已获批准的田间试种和研究项目进行破坏的非法行为。

黄金大米(右)与普通大米。来源:IRR

什么是黄金大米?

黄金大米是一种转基因稻米品种。由于通过基因工程使得稻米的食用部分胚乳含有维生素A的前体——β-胡萝卜素,并呈现金黄色而得名。β-胡萝卜素在人体内会转化成维生素A,可以缓解人体维生素A缺乏。据统计,维生素A缺乏每年导致67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死亡,这些儿童多来自非洲和东南亚等贫困地区。

黄金大米由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英戈·波特里库斯(Ingo Potrykus)与德国弗赖堡大学的彼得·拜尔(Peter Beyer)经过八年时间研制成功,1999年他们在《科学》杂志上首次报告了其技术细节。他们把黄水仙基因片段和细菌DNA加入水稻基因的方式成功地产出了β-胡萝卜素。他们将专利权授予了一家后来更名为先正达(Syngenta)的农业公司,条件是该技术及其任何改进都应当免费赠予发展中国家的贫穷务农者。该公司保留了在发达国家的专利权,可能将其当作维生素补充剂的替代品推出。后来,先正达的研究者把黄水仙基因替换为玉米基因,从而改善了β-胡萝卜素的产出量。

不过,黄金大米至今还没有进入市场。位于菲律宾、由世界银行资助的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是目前国际上黄金大米的主要研发单位。

在IRRI的领导下,黄金大米目前在菲律宾进行大面积种植检测。尽管对黄金大米的研究是基于人道主义的目的进行的,但还是遭到了以绿色和平组织为首的一些环保团体的反对。2013年曾发生过菲律宾当地的抗议者破坏试验田,他们将转基因稻米的禾苗连根拔起。由于来自当地政府的反对,实验的进展也一拖再拖。

黄金大米在中国也曾经引发争议。2012年8月,《美国临床营养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黄金大米”中的β-胡萝卜素与油胶囊中β-胡萝卜素对儿童补充维生素A同样有效》的研究论文,该论文的主要作者为美国塔夫茨大学汤光文、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胡余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荫士安和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王茵。这项论文是基于研究者对中国6至8岁儿童进行人体试验得到的结果。这一事件经由绿色和平组织曝光后,在中国掀起轩然大波,也使“黄金大米”背上了恶名。后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监管机构认定这项实验的操作审批过程违规。

绿色和平的反转姿态也受到为数众多的中国普通民众的支持。

绿色和平怎么说?

对于此次诺贝尔获奖者的联名信,绿色和平中国回应指出:

“联名信中无论对任何组织或个人的关于阻碍转基因黄金大米推广的谴责都不成立。事实上,国际水稻研究所(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该机构计划向亚洲国家推广黄金大米)评估认为,至今还未能有效证明黄金大米能够切实解决维生素A缺乏的问题。黄金大米在经过二十多年的研发后仍没有实现商业推广。所以信中针对绿色和平的谴责毫无根据。

鉴于黄金大米的研发实验在东南亚尤其是菲律宾等地进行了近十年,绿色和平同时也记录了菲律宾很多社区的公众对于转基因黄金大米表达的担忧。目前已经存在其它能够安全有效地解决营养缺乏问题的方案。对于并不欢迎转基因黄金大米的当地公众来说,把转基因黄金大米作为一个解决营养缺乏问题的快速可靠的方案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举措。”

绿色和平还表示,2012年发生在湖南衡阳的黄金大米试验事件,农业部和中国疾控中心在内的官方机构确定了该事件的违规性,该实验违背了科研伦理,并严重损害了公众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绿色和平认为一切科学研究都应该遵循基本的科研道德,不能凌驾于公众知情权和选择权之上。

加州大学教授谢克曼通过电子邮件对《知识分子》说,“我不认同绿色和平的表态, 基于其反对在农业产业应用任何生物工程技术的立场和在各地开展的步调一致的行动,他们对黄金大米的研发和推广的延迟负有重大责任。比如,菲律宾发生的毁坏试验田的事件就是抗议者受到绿色和平反转运动的影响。绿色和平称科学界对于转基因食品的危害有截然不同的两派观点,并产生割裂,而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专业生命科学家,包括我加入的这110位诺贝尔奖得主都积极地支持转基因工作,以及其在解决全球急迫需求方面的应用。”

谢克曼还说, DNA重组技术在1970年代曾招致反对基因工程技术活动人士的非议,但是正是这项技术带来了癌症和心脏疾病治疗方面的药物革命。“绿色和平反对转基因,是为解决发展中国家迫在眉睫需求的问题上帮了倒忙。”

在记者会上,谢克曼也公开表示,“那些在全球气候变化议题上非常支持科学的、乃至通常都认可疫苗对预防人类疾病价值的团体,在关乎世界农业未来这样重要的议题上却对科学家的主流意见置若罔闻,这让我感到非常惊讶。”

为何拿绿色和平开刀?

虽然,绿色和平在全世界展开了反对转基因的声势浩大的运动,但是他并非是唯一一家。为何这次诺奖得主们要炮轰绿色和平呢?

1993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罗伯茨爵士说,他自70年代就开始关注转基因的议题,直到前些年发现研究转基因的植物学家,尤其是在绿色和平和绿党势力比较强势的欧洲,由于受到这些势力的阻挠,研究转基因植物的科学家很难申请到经费。 欧洲很担心美国的孟山都公司垄断当地市场,但是又无法拿孟山都开刀,于是转基因种子就成了替罪羊。欧洲的政客也尽量回避在公开场合讨论转基因话题。

罗伯茨爵士由此认为,身为诺奖得主的他可以为化解公众对于转基因问题的担忧出一份力。 “由于我们头顶的诺奖光环,所以人们更愿意听我们的。”这也是他发起这次签名活动的原由。

罗伯茨表示,他赞同绿色和平的许多其他活动,他也希望绿色和平能带头 “承认这是个他们搞错了的问题,并致力于他们做得好的那些事情”。

马丁•查尔菲在记者会上表示,自己签名的原因是,绿色和平在推广他们议题时的所作所为令他担忧, 他们提供的信息不准确,造成了公众恐慌,并且忽略了科学的数据。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主流科学家和环境活动者之间的这种争论并不新鲜,也没什么理由认为诺贝尔奖得主的这一联署信件就能说服转基因反对者放弃。

邮报引述查尔菲的观点说, “诺奖得主有什么特别的嘛?我不确定我们比其他那些调查过相关证据的科学家们特别多少,但因为获奖,我们可能更引人关注。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当我们感到人们没在听取科学的声音,我们就发出声音。”

目前,在环保活动人士的倡议下,美国要求GMO食品进行标识的声浪日渐高涨,国会立法仍在讨论之中。对此,谢克曼认为,对GMO进行标识的做法是不正确的(Misplaced)。他说,“如果必须保证食物来源信息公开透明的话,他们也应该要求对农业生产全过程中涉及的所有其他物质,包括杀虫剂也进行标识。”

以下为诺奖得主公开信全文:

致绿色和平的领导,联合国和全球各国政府:

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出,全球粮食、饲料和作物的产量需要在2050年前翻番,才能满足不断增长的全球人口的需要。以绿色和平为领导的反对现代农作物种植的组织,反复多次地否认事实,反对农业领域的生物科技创新。他们对这些创新的风险、益处,以及影响进行了不准确的描述,并且支持了那些对于经过批准的田间试种和研究项目的非法破坏。

我们敦促绿色和平和其支持者们重新检视全球农作物和食品种植者和消费者的体验,承认(recognize)权威科学团体和监管机构的发现和认知,并且中止他们抵制转基因(GMO)产品的行动,尤其是针对“黄金大米”的行动。

全球的科学机构和监管机构反复并持续地发现,通过生物技术改良的农作物和食物即使不比通过其他方法生产的农作物和食物更加安全,至少也是与之同等安全的。至今从未有过一起关于人类或动物因消费这些产品而引起不良健康效应的确认案例。研究反复证实,这些农作物和食物对环境的破坏性更小,而对全球生物多样性有益。

绿色和平领导了对“黄金大米”的反对,然而黄金大米有减轻或消除许多由维生素A缺乏症(VAD)所引起的疾病和死亡的潜力,非洲和东南亚的贫困人口受这种疾病的影响最为严重。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有2.5亿人受维生素A缺乏症困扰,其中40%是发展中国家的5岁以下儿童。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数据,因为维生素A缺乏症削弱免疫系统,让婴儿和儿童身处巨大风险,每年有100~200万人死于维生素A缺乏症——这些死亡本是可以避免的。维生素A缺乏症也是致使儿童失明的首要病因,每年在全球影响着20-50万儿童,其中一半儿童在失明后12个月内去世。

我们敦促绿色和平停止并克制对于“黄金大米”以及对经由生物技术改良作物和食物的抵制行动。

我们敦促各国政府,反对绿色和平对黄金大米以及经由生物技术改良作物和食物的抵制行动,尽一切努力反对绿色和平的行动,并且加快农民对现代生物学工具的掌握,尤其是经由生物科技改良的种子。与数据相抵触的基于情感和教义的反对必须停止。

还有多少穷人不得不死去,我们才能将这种行为称之为“对人类犯罪”?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知识分子”,作者:徐可;原文标题:110名诺奖得主究竟为何炮轰绿色和平"反转"】

本文系作者 精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12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6-07-25 16:09 via h5

    上学的时候老师讲过转基因食品,我觉得是个好东西,但是由于新的物种在大环境下需要克服病害就需要农药,因此解决适应性问题才是关键。

    0
    0
    回复
  • 西梅吹雪 西梅吹雪 2016-07-10 21:27 via android

    可怕的不是真坏人,而是假好人,恨不得把这些人的头扭下来!

    0
    0
    回复
  • 天远 天远 2016-07-08 08:07 via android

    争论可以有,但要注意规则和道德

    0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7-04 13:08 via pc

    东西是好东西但是过程违法了。

    0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6-07-04 04:14 via iphone

    不敢吃

    0
    0
    回复
  • 钛pxKt8j 钛pxKt8j 2016-07-04 03:35 via pc

    其实只要这110位诺奖得主承诺自己今后的主要膳食是黄金大米就够了,写那篇东西多余。

    2
    0
    回复
  • 群青123 群青123 2016-07-03 23:47 via android

    感觉在拍电影似的,有关科学与权利、道德,科学激进派与保守派。

    1
    0
    回复
  • 一懿 一懿 2016-07-03 18:41 via android

    怎么说,科学的进步或许多数人看不到、感知不到其作用,也有部分人的付出,但是我们要知道他们的初衷,只看结果的结果只是一部分,更多要了解如何、为什么来的结果

    0
    0
    回复
  • 祈梦 祈梦 2016-07-03 16:38 via android

    该论文的主要作者为美国塔夫茨大学汤光文、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胡余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荫士安和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王茵。这项论文是基于研究者对中国6至8岁儿童进行人体试验得到的结果。
    令人恶寒

    2
    0
    回复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7-03 14:45 via android

    雾里看花,分不清试错试对。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