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传》热播后的版权之争,这局面让郑晓龙看得有些心累

摘要: “《芈月传》小说的绝大部分是在蒋胜男版《芈月传》剧本完成之后写的,并非她所说的早就有小说。”郑晓龙认为蒋胜男有些“太过分”:她在打着弱者的幌子博取网络舆论的同情,一边又大肆宣传《芈月传》的小说。

 采访郑晓龙导演是在他位于王府井附近的工作室,郑晓龙坐在根雕茶几旁。“当然是高兴的事儿”,当娱乐独角兽记者问及白玉兰获奖感受时,他回答说。

虽然觉得“奖拿太多,都不好意思了”,但“白玉兰奖”对郑晓龙来说意义仍十分重要。这不仅意味着行业和专家给了自己肯定,更重要的是赢得了青年观众的认可。“青年观众不认可,就不会有这么高的点击”。《芈月传》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两台首轮播出最高收视加起来破8,网络视频点击总播放量超过210亿次。

与《花千骨》、《琅琊榜》众多架空的玄幻剧不同,《芈月传》是一部基于现实主义的作品。“它接地气,不是和生活完全分开的那种”,去年当上导演协会会长后,郑晓龙发现一帮导演都在说“不会拍了”,原来大家都按照生活逻辑拍片,现在,“都是架空的”。

 但除了《芈月传》获奖,困扰郑晓龙的也是《芈月传》——我们的话题是从《芈月传》版权纠纷开始的,“实际上,王小平与蒋胜男两人剧本做过专业的比对,基本相同约23%,重大修改约28%多,完全不同约48%多。蒋胜男却说王小平一个字儿也没写’,这样她不觉得亏心吗?”

已经过了六十岁的郑晓龙,说“这辈子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他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前面还亲热地叫你“老师、老师”的人,后面就突然变了脸色,如此“充满血泪”地到处控诉?

《芈月传》说的是人性,而《芈月传》故事的背后,也是人性。显然后面的故事,比前台更精彩。

《芈月传》版权纠纷:“这是我这辈子遇到的头一回”

很少有导演像郑晓龙这样,每部作品都能引发观剧狂潮和不可避免的喧嚣热议。《芈月传》火了,与之相关的事情也被放大了。

《芈月传》的拍摄过程极其偶然:拍完《甄嬛传》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原著作者流潋紫的老公把蒋胜男推荐给了花儿公司和郑晓龙。最初蒋胜男给了他一个《凤霸九天》的小说和故事大纲,但郑不满意就拒了。

后来,2012年7月蒋胜男发来一个《大秦太后》的故事大纲和人物小传。郑晓龙和花儿影视公司觉得秦宣太后这个人物有意思,于是就委托蒋胜男创作剧本,因为《甄嬛传》的缘故,制片人曹平建议改名为《芈月传》。花儿影视公司在委托蒋胜男创作《芈月传》剧本之初,蒋胜男就明确表示“小说写得不多”。换句话说,“《芈月传》小说的绝大部分是在蒋胜男版《芈月传》剧本完成之后写的,并非她所说的早就有小说。”郑晓龙透露。

2015年11月在《芈月传》即将播出前,蒋胜男在网上发文就编剧署名权问题发出质疑,引起轩然大波。

从开播到现在,一直挥之不去的诉讼案件先经历了蒋胜男将电视剧《芈月传》宣传载体上载明的总编剧王小平、电视剧出品方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告上了鹿城区人民法院,蒋胜男说自己是《芈月传》小说的作者和著作权人,《芈月传》小说是《芈月传》剧本和电视剧的原著,她是这部电视剧的唯一编剧,依法享有编剧署名权,认为自己的著作权被侵犯,该案件将在近日进入庭审阶段。

花儿影视公司起诉蒋胜男违约出版小说《芈月传》。该案件二审判决蒋胜男违约出版,蒋胜男败诉。

接着,娱乐独角兽就署名权与著作权的问题专门查找了《著作权法》,并咨询了专业律师,了解到:

1.署名权就是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权利。署名权是著作权的一部分;
2.著作权,著作权分为两块: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而著作财产权(也可称版权)是可以出售转让的;
3.仅享有署名权的,只要署上了作者名字就不构成侵权,至于其他人也署名是否侵权,应该是著作权人主张的权利范围;合同没有“唯一署名”约定的前提下,其他人同时署名如果构成侵权,侵犯的也是著作权人的权利,而不是已经署上名字的署名权享有者的权利;
4.署名权享有者应署名的范围如果没有合同约定,著作权享有者有权依法决定。

在“娱乐独角兽”采访的著作法相关律师看来,“在合同没有约定“唯一署名”的情况下,同时署名多人是否侵权,权利主张属于作为著作权人的花儿影视公司,而非蒋胜男。”

“我们一直承认蒋胜男的劳动”,但并不等于这样你就可以随意否认别人的劳动,郑晓龙脸色由温和转向了严肃。

“开播时我们发声比较少,因为希望大家把注意力放在电视剧而不是官司上”,郑晓龙将版权纠纷比喻为真假母亲在抢一个孩子,“真母亲会放手,她怕孩子受伤”,另外,“电视剧都还没播,你怎么知道没给你署名呢?”。

事情发展到今天,蒋胜男又更改了新的诉讼内容,起诉电视剧《芈月传》片花、部分海报没有署名。但按照法律规定,因为《芈月传》的剧本是委托创作,因此著作权在花儿影视公司,花儿影视公司就有权利根据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决定如何署名。另外,片花和海报是宣传品,不是作品。如果合同没有约定,著作权人花儿影视公司是有权利决定在宣传品上是否载明主创名字,这是著作权人的权利。

郑晓龙认为蒋胜男有些“太过分”:她在打着弱者的幌子博取网络舆论的同情,一边又大肆宣传《芈月传》的小说,小说的版权收入都已经超过了千万,并且靠着《芈月传》小说的版税登上了“作家首富排行榜”,但可笑的是,《芈月传》的小说腰封上,还写着“郑晓龙执导”。 

 “既然我们都这么可恶了,为什么还要加上我的名字?我同意你这样署名了么?”郑晓龙感到非常可笑。毕竟,姓名权也是一项重要的民事权利。

但官司是官司,郑晓龙不愿意再把精力投入到这些无休止的口水仗中,他下半年的项目还有很多要忙。

时代在变,创作也得围绕“人性”

从《渴望》、《北京人在纽约》到《甄嬛传》、《芈月传》,中国电视观众横跨几十年,兴趣爱好早已经过了多次升级变化,年过耳顺的郑晓龙还是能够把握90后、00后新一代人的口味,让人难以想象。郑晓龙将原因归结为“人性”,人性的东西基本不会变,“讲人性本质的故事,什么时候都会有人关注,甭管几零后”。

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条件的提高,分众化成为可能,人们的选择越来越多。但归根结底,电视是属于大众的,传递大众化价值观一直是郑晓龙在电视剧中坚持的东西。“一家老少都能看,对于维系家庭关系,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从文艺复兴开始,不管是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狄更斯的《双城记》,还是莎士比亚、欧亨利的作品,无一例外,都是反映价值观的批判现实主义题材。在郑晓龙看来,好的文艺作品一定是对这个时代有批判价值,对人性有深刻揭示。

正如《甄嬛传》中表现出来的价值观是对封建婚姻制度的批判,在台湾和国外播出时,琼瑶说这是“爱而不成产生的悲剧“,美国则评价为”一个不屈的灵魂,一个弱女子对抗整个大清帝国”,但他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都看到这部剧是对封建社会的反抗和批判,可国内有些人却说是“腹黑”,“办公室斗争”。

他一样使用热门小说改编剧本,像《甄嬛传》,但他并非热捧IP。“原来没有IP这个概念的时候,电视剧不是照样拍吗?”,郑晓龙告诉娱乐独角兽,IP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之所以被炒得火热,是看重了原始累积的粉丝,觉得改编成电视剧会引来粉丝追捧,从而提高点击率。

“这些公司有一点弄错了”,郑晓龙解释,即使小说拥有大量粉丝,但电视剧拍得不好或者跟想象不一样的话,他是不会去看的。就像《甄嬛传》刚发布定妆造型照时,网上充斥一片骂声,随着播出的深入,负面声音变成赞同和力挺。

郑晓龙的生活并没有被《芈月传》的官司所影响:不拍戏时,郑晓龙每天早晨起来,就开始侍弄他的绿植花草。金钱对他而言,能够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就够了。

四年前,他说退休后想做个网络高手。如今,郑晓龙不再喜于此,网络语言暴力让一直坚持“真、善、美”的他接受不了。

郑晓龙导演接下来将执导电视剧《北京人与纽约客》,编剧耿旭红,该剧根据曹桂林的小说《北京人在纽约》、《纽约人在北京》改编。

 专 访 : 郑 晓 龙 
娱乐独角兽:其实《芈月传》这个事,蒋胜男这边发声很多,在网上确实舆论也比较火,而您这边为什么一直没怎么出来回应?

郑晓龙:我们发声比较少的原因,就是《芈月传》开始播的时候她出来打官司了,我们不愿意让观众注意到这个官司上去,希望大家看剧。

但这里面有几个问题:

第一她起诉之后,她为什么改了诉讼内容了?她原来说是王小平一字没写,剧本全部是她写的。她现在又承认王小平写了;
第二,我们不愿意说,是因为我们怕别人说我们借着这事来炒作,这样会伤害到喜欢这部剧的观众。

娱乐独角兽:当时双方合同是怎么约定的?

郑晓龙:合同约定她就是原创编剧。

娱乐独角兽:原创编剧是什么概念?

郑晓龙:原创编剧是蒋胜男要求的,我们答应了。因为她当时也知道,剧本编剧除了她还有几个人参与。她要把自己的名字署上原创编剧。她混淆了一个问题,我最近也咨询了律师,也看了一下关于知识产权的一些书,其实知识产权里包含的很多内容,比如说署名权,获得报酬权,改编权,她作为编剧,或者作为原创编剧她有署名权,她有获得报酬的权利。但合同上没有另行约定她的其他权利。合同里约定她就享有署名权和获得报酬的权利。

至于蒋胜男,署名权给了,获得报酬的权利也给了,那别人署名她就不愿意。为什么不能给别人署名?而且你剧本写的不行,我们要改啊。很多人把这个事弄混了,这部作品所拥有的著作权是花儿影视公司,花儿影视公司有著作权,花儿影视公司可以给人家署名,不光署编剧的名,署导演的名,还有署监制的名,署演员的名,花儿影视公司有这个权利。

娱乐独角兽:除了署名权的争议,《芈月传》的剧本创作究竟是不是蒋胜男说的那样,王小平是剥夺了她的劳动成果?

郑晓龙:关于这个问题是这样的,是蒋胜男一开始提出找中国电视剧协会编剧委员会比对剧本,我们完全同意双方进行比对。但是她却始终不提供剧本来,我们只好把我们的拍摄版剧本和她给我们写的剧本,两个剧本一起拿给了编剧委员会。最后比对的结果是什么呢?基本相同是23.3%,王小平做重大修改是28.4%,完全不同重新创作是48.3%。

这样加起来,王小平写的剧本接近80%,为什么不能署名呢?但是我们仍然承认蒋胜男的劳动,但并不等于我们承认你的劳动,你就可以随意的否认别人的劳动。

娱乐独角兽:您认为《芈月传》这个事情,在圈内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郑晓龙:在圈内影响最大是因为《芈月传》,如果《芈月传》无声无息,那这个事情也就没有什么,这个官司也就无声无息。就是因为这部剧播出影响大,于是官司也就大了。

娱乐独角兽:蒋胜男这件事,对您有什么教训和启发?

郑晓龙:电视剧创作是一个团队,在美国,有些编剧的稿费大约占整个里面的10%,甚至不到,5%到10%之间,那剩下90%以上还有很多人的劳动,而且电视剧在某种意义上,包括电影是拿摄像机或摄影机来记录现实的一些东西,然后拿他组织了故事。所以说为什么人家把电影当做导演的艺术,因为他是靠这个来的,他不是拿笔写出来的,我可以这么说,因为很多电影是没有编剧的,没有剧本的,比如王家卫的电影。

而蒋胜男这么做,我觉得是漠视了别人的劳动付出,她压根没有团队的精神。

【更多福利与互动,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2

  • 媐--USO--謠--YLJP 媐--USO--謠--YLJP 2016-07-03 09:42 via weibo

    剧本创作是在甄嬛传之后,当时郑晓龙就说过,正在创作一个剧本,打算和孙俪再合作,那时蒋胜男还在写大秦宣太后,并且只有7000字而已,电视剧播完她的小说才更新第四券,根本没写完,蒋胜男是大秦宣的作者,芈月传小说版权是郑导给她的

    0
    0
    回复
  • 用户5806654870 用户5806654870 2016-07-02 23:45 via weibo

    红高粱点赞,这电视剧太棒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