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姚劲波说自己的生意经,直言最崇拜马云

摘要: 姚劲波曾直言,最崇拜的企业家就是马云。他认为,两人要做的事情很像。马云是把中小制造业者带入互联网,自己则是把规模更小但总量巨大的本地生活服务业者带入互联网。

1999年2月,在杭州一个叫湖畔花园的小区,马云带着“18罗汉”成立了阿里巴巴,他给自己取了一个花名“风清扬”。同一年,一个网络ID为“风清扬”的年轻人,从中国海洋大学毕业,他就是后来的58集团CEO——姚劲波。

“他(风清扬)是山里飘的。”提起给自己起的第一个网络ID,姚劲波掩饰不住骄傲。一来,在金庸的小说《笑傲江湖》里,风清扬是一个隐于野的绝世高手,二来,他无意间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做了相同的选择。不过,现实中,他更喜欢同事们喊他“老姚”。

2013年10月31日,58同城在纽交所上市时,姚劲波曾直言,最崇拜的企业家就是马云。他认为,两人要做的事情很像。马云是把中小制造业者带入互联网,自己则是把规模更小但总量巨大的本地生活服务业者带入互联网。

很长一段时间内,两个“风清扬”的交集并不多。阿里巴巴是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58同城是中国最大的分类信息平台。交易和信息,几乎不存在什么竞争。

不过,在2015年4月,58同城和赶集网宣布合并后,变化翻天覆地的发生了。两个“风清扬”之间的交集,变得复杂起来。

做马云的学生和对手

姚劲波现在算是马云的“学生”。

2016年初,姚劲波去参加了湖畔大学面试。一个面试官看见他,热情寒暄:也来帮着面试了啊?姚劲波说,自己是来参加面试的。对方很惊讶。虽然湖畔大学知名创业者云集,但还没有出现过一个管理着百亿市值公司的CEO,姚劲波成为其中身价最高的“学生”。

面试的主要内容是让学生们画一个图,想象自己十年以后在做什么。“十年后,我肯定还在做58同城和赶集网。”姚劲波在纸中间画了一个圈,两边连接的是用户和商户,他站在中间,这是他理想中的58集团。“如果要让中间的圆圈转得越来越快,还有很多事要做。不管是58同城、赶集网、中华英才网、安居客、58到家都是一样。”

“读书是可以学到东西的。”姚劲波说,他可以系统地了解阿里的发展过程、文化以及一些思考问题的方法,湖畔大学里其他创业者身上也都有可以学习的地方。他可以向任何人学习,不论是阿里,还是小创业公司。这是他的人生哲学。

与此同时,姚劲波还成为了马云的“对手”。

在阿里的2016年Q1财报中,闲鱼与钉钉等新兴业务一起被称为“四小花旦”,此后咸鱼有整合进了淘宝拍卖,可以看出阿里对闲鱼的重视。而58集团也在6月1日宣布了新的公司组织架构调整,专业的交易平台转转成为全资子公司,集团高级副总裁黄炜为兼人转转CEO。

品牌升级之后,58赶集除了拥有58同城、赶集网、安居客、中华英才网和58到家,又分拆出了一些新的公司,包括斗米兼职、好租、瓜子二手车、心宠等。用赶集网创始人、瓜子二手车CEO杨浩涌的话说,原来是两家打,现在市场和对手都变了,竞争对手变成了京东、美团、大众点评等数十个,BAT也都卷入其中。

从之前与赶集网贴身肉搏,到现在开始面对更大的市场,姚劲波是会感到有压力,还是会相对从容?

“我们要么不出手,出手必须赢。” 姚劲波挺了一挺身子,用手撩了下额前的头发,没有十足的把握,58集团是不会宣传转转的。“有一个人(阿里闲鱼)一起教育这个市场没有什么坏处。不管怎么样,我们会赢的,最后转转会成为二手交易默认的平台。”

“他身上有一股劲”

姚劲波,是湖南益阳人。他说话的声调,听起来和陌陌创始人唐岩有点儿像。在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下,湖南出了一大批优秀的知名的创业者,包括MySee及风云资本创始人高燃、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IDG全球常务副总裁熊晓鸽,以及被称为“微信之父”的张小龙。

人们印象中,湖南的创业者应该是彪悍的,带着匪气。姚劲波不是。

他面色白净,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脸上总带着不经意的微笑,但眼神又透露出一丝精明。他的办公室简洁、宽敞,只放着一张办公桌、一张茶几和几把椅子。他坐在茶几前,穿着绿色的卡通T恤,看起来神清气爽,比一年前精神很多。

“你觉得呢,我变好还是变坏了?”姚劲波笑着问。接着,他自我肯定地说道:“我自己觉得,越往下做就越有底。”

过去的十年,存在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姚劲波说,以前会时常担心公司怎么活,能不能盈利,能不能融资。现在这些不确定性不再是什么困扰,他考虑更多的是下一个挑战是什么,有什么新机会。

一年之前,他刚刚谈下58同城和赶集网的并购案。那时候,你站在他面前,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疲惫感。当时,他感慨道:“我们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蓝驰创投合伙人陈维广回忆说,2013年10月31日,58同城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之后姚劲波就开始不断地找他,希望与赶集合并。谈判的最后那个晚上,在威斯汀酒店,姚劲波一个人对阵来自赶集的几大股东。谈判中间几次停滞,股东们一个个离去,姚劲波也几次想摔门而去,但一直坚持着谈到第二天早晨。

显然,这是一个充满了韧劲的男人。

回顾合并的过程,姚劲波仍觉得历历在目。他说,那是他最煎熬的时刻之一。合并的过程固然艰难,但却不是困难。“人生中,许多人都会经历这样的时刻,做成了很好,做不成,你也尽了你的力气。”

58同城当时已经上市,股东们并不热衷参与公司的事情。“我一个人面对赶集的七八个股东和它的管理层。”姚劲波若有所思地顿了一下说:“现在想想,结果是好的,但是有没有可能更好呢?应该是有机会的。”

为了促成合并,姚劲波在股权上做了巨大让步。对于上市的公司,股权,即是真实的财富。宣布合并的当月,《财经天下》周刊记者约姚劲波和杨浩涌一起拍照,开玩笑地提到姚劲波的个人财富。姚劲波指指杨浩涌说:“现在,老杨比我有钱。”后来,杨浩涌对《财经天下》周刊记者说:“做O2O上岸的,只有老姚一个。我帮他赚了钱,他也帮我赚了钱。”

“当然过去就过去了,不会想了。” 姚劲波说,他不希望人们把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的事记太久,毕竟公司业态在不断变化。

“姚劲波身上有一股劲。”51用车创始人李华兵在他的一篇自述里提到,人们看到的都是成功的一面,艰难的时候,没人看得到。

2007年,李华兵在汉能资本做投资经理,在一个年会上见到了姚劲波,之后便开始帮姚劲波做融资顾问。当时的58同城还是一个小公司,不被看好也不受关注,又赶上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投资市场惨淡。姚劲波见了一些投资人,但都被拒绝了。账上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姚劲波只好卖了个域名,先换了几十万出来给大家发工资。

姚劲波只能找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2007年,在软银赛富另一位合伙人阎焱的主导下,软银赛富投了58同城150万美元的A轮。但羊东毫不客气,劈头盖脸地骂了姚劲波一顿,让他去找阎焱想办法。

在阎焱的推动下,2008年,软银赛富又追加了300万美元。“结果58活下来了。我真没想到这个公司能做到170亿美元的市值。”2015年底,阎焱在北京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感叹。2015年10月,有投资机构称,58同城和赶集网完成合并后,估值可以达到170亿美元。

做了正确的抉择

“58不是一个一开始就被看好的公司,都是一步一步打拼下来的。”58赶集高级副总裁、转转CEO黄炜说,58的故事跟腾讯、阿里、百度、美团都不太一样。甚至在2005年58同城刚创立时,与赶集网比起来,也还是起点不同。杨浩涌是耶鲁毕业生,2005年回国创立赶集网,一开始是和谷歌合作,谷歌每个月会给赶集网10万美元。

“发现正确的事和不正确的事,避免不正确的事,并尽力把正确的事做得力度更大一点。” 美团大众点评高级副总裁、美团外卖总裁王慧文曾对《财经天下》周刊总结美团能在多次大战中幸存下来的原因。经纬中国合伙人张颖也提出,创业者不能连续错过三个“路口”,否则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一些事,是下意识的选择。

1999年,姚劲波大学毕业的时候,互联网的第一次泡沫刚刚破灭,整个行业在缓慢崛起。学化学专业、但又修了计算机专业的姚劲波,自然而然地选择了互联网。“这是很对的一步,也是在潜意识里认为互联网很重要,会改变很多东西。”姚劲波说,在互联网行业创业,有时候并不是因为多么有远见,而是一步一步走下来的。

外界认为,此前58同城和赶集的竞争,就是流量的竞争,而陈小华是关键的胜负手。

陈小华,1981年生,2003年毕业于湘潭大学。毕业后在深圳搞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主要为企业提供SEO(搜索引擎优化)、SEM(搜索引擎营销)服务,并代理过3721的产品。当时,互联网公司如果打听谁弄流量很厉害,人们都说找陈小华。优酷、土豆、酷6都找过他。

姚劲波知道陈小华的时候,陈小华已经加入赶集半年多了。但因为有谷歌的合作,杨浩涌一直没有提期权和上市,这给了姚劲波一个机会。

姚劲波不停地“骚扰”陈小华,陈小华把他手机加入黑名单,他就换座机打。后来,他干脆跑到赶集楼下,说,我人都已经到你楼下了,你不下来,我就只能上去了。后来,他对陈小华说:“对不起别人没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对得起自己,你觉得跟谁干最有可能成。”

认准的事,不达目的不罢休。姚劲波就是这么一个人。

流量的争夺,只是一个表象。“让58到家独立,是一个很对的决定。”姚劲波说。2014年7月,58同城宣布启动58到家项目。当时,正是58和赶集之间打得最凶猛的时候,主要的精力和资源必须要放在战争上面。而58到家看重的O2O市场,又是一个需要庞大资金支持的领域。

权衡利弊后,58同城决定让58到家慢慢独立。而58到家,也在和赶集的战争里发挥了很好的策应作用。“至少,人们开始觉得58 和赶集有一些区别了。”

黄炜于2012年2月加入58同城。此前,他在百度也做了四年多,主要做百度地图。黄炜觉得,在百度这样的大公司,很难真正地沉入线下业务里。有一个百度的同事去了58同城,就带黄炜去见了姚劲波。

他们约在北四环边上、姚劲波家附近的一个会所里吃饭。黄炜当时也没看过《非你莫属》,这是第一次见姚劲波,觉得对方没什么架子。

姚劲波问黄炜,住哪儿。黄炜说北苑。姚劲波就说:“那太好了,离我们办公室很近。你去西二旗(百度)要一个多小时,你来我们这里只要20分钟,你看每天省出了多少时间。”当时,58同城的总部就在北苑路乙108号的北美中心。但等黄炜加入58后,公司又整体搬迁到了酒仙桥。

现在,58集团买下了798里的两栋楼,用来办公。这与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做法不同,大部分公司都在租用办公室。而已经上市的公司,为了不影响公司财务报表,会由创始人买下一栋大楼再租给公司,比如网易和搜狐。

姚劲波希望黄炜来当时的58同城做移动端。2012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App开发成为潮流,陌陌、唱吧都是顺应这一潮流成长起来的公司。

创业者在做App,BAT也在往里大量砸钱。人人都在做移动端,都说移动端很重要。姚劲波感觉到,这可能是一个趋势。但他的重心,还是得放在和赶集在PC端的流量争夺上。移动端,他希望找一个人来做。

黄炜初到58,明显感觉到了这个公司在移动端上的粗糙。实际上,整个行业都很粗糙。人们都知道移动端是未来,但是没有人知道路怎么走,都在摸索。但人又都是有惰性的,容易固守在原来的地方。“58就是PC的。这个角色的地位变化,在58内部是花了一定的时间的。”黄炜说。

不像其他公司,58没有一开始就要全部all in在移动端。从2012年到2013年底的两年间里,黄炜带着人数不多的技术人员,做一些基础性的开发,甚至资金都没有花掉多少。

直到2014年年会,58才喊出了移动元年的口号。当时,姚劲波公开表示:“PC我可以不管,甚至它可以输。但移动端必须赢。如果你把移动端看成是大潮,你甚至可以放弃掉PC,只做移动端。”

态度的变化,来自日常的细枝末节的触动。

2013年58同城上市路演,姚劲波要打开电脑,对方说别打开电脑了,就打开手机演示你的App吧。当时,58的移动占比是39%。

姚劲波发现,投资者们问他最多的问题就是,移动战略、移动占比和移动端有什么特色。

再看公司的内部,姚劲波也发现了黄炜说的“人的惰性”的问题——甚至开会的时候,大家讨论的仍是PC端。姚劲波突然觉得,58可以接受PC端网站未来三年一个字都不改,只要这个网站不崩溃就行。但在移动端,必须要有大的创新出来,这也就是58同城的App。事实也证明,同样的资源投入到PC端,可能增长10%,而在移动端,可以增长到200%。

“当时在分类信息战争里面,58跟赶集,都知道未来的竞争、用户的竞争是在移动端上面。”黄炜说,如果最初的两年有什么成就感的话,就是以一个不太高的成本,实现了一个稳步的增长。“其实,我们无意间踩在了移动互联网的节拍上面,生活互联网的节拍总会比纯线上互联网晚一些。”

黄炜说,在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之后,他们查看两边的数据,发现自己具有非常大的优势。

“我们是做出了一些抉择的。”黄炜说。

市场永远不会静止,一些因素也在优势和劣势中不停变化角色。对于赶集,一些有利的因素,也变成了掣肘。

在姚劲波融不到钱的最困难的时候,赶集网有谷歌做后台支持,但也正是这个支持,让杨浩涌在最初的时候不能谈论期权,错失了陈小华。2010年5月,赶集网拿到了诺基亚成长伙伴基金的投资,到2012年,诺基亚的塞班系统也还是主流,58内部的一些人就担心,赶集网已经在移动端占据了先机。

“我们做了很多减法,第一就是不做诺基亚的塞班系统,不做windows系统。” 黄炜说,这个系统做了一两个版本后,就直接关掉了。“我们意识到未来就是安卓和iOS的,所以其他东西压根儿不开发。”

另一个减法是关于推广的。由于2013年准备上市,58整个2012年的支出都很谨慎。黄炜负责的移动事业部就决定,不做CPI推广,不按激活付费。

如果是为了一时的数字好看,很多人都会选择按激活量付费的方式进行推广。但推广平台给出激活的用户不一定是自己的目标用户,甚至会用机器刷很多用户。毕竟,在互联网里,刷单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就是白白的浪费钱”。

黄炜想了很多新的办法。首先,从58的PC端往58同城的App里做引流,其实是做线下推广。黄炜说,58同城是最早做手机预装的。

早年,预装是很多公司都忽视掉的资源。黄炜记得,58的第一次预装是在华为,2013年,华为开始推广自己的智能手机,为了吸引用户,也在四处寻找合适的App进行预装。双方简单地谈了一下,几乎没花什么钱,58就在华为的这款手机上装了500万份。2014年,又开始在小米上做预装。

“现在去预装就很贵了,因为市场就是这样,会出现价值洼地。但是出现的时间一定极短,因为其他人马上就会蜂拥而至。”黄炜说,正是这一系列的减法,让58同城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收到了比较大的效果。

58集团买下了798里的两栋楼用来办公,这与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做法不同。

整合:封邦建国

每当有公司在交易所IPO,创始人往往都会举杯庆祝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黄炜记得,姚劲波也说了这句话。

但在黄炜看来,姚劲波是打心里相信这句话。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姚劲波和58的格局越来越大。

虽然上市之后就有了合并赶集的想法,但战争一直打到了2015年。姚劲波提到,58曾经有一条规定,不管团队KPI完成多少,一旦赶集逼近了,就会被一票否决。“在内部,我们有一个规矩,所有的线不能比赶集慢,如果比赶集慢就要卡掉。”黄炜说,因为业绩不佳,有些负责人就被裁掉了。

竞争摆在那里,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压力。自己的同比增长再多都没有用,只有和赶集相比较的数字才有意义。越到后来,黄炜就越打心里反感这种竞争。

但当时的资本市场正一片大好。聚美、陌陌都是创业三年就成功上市的公司,而京东、阿里的巨额IPO融资,更是让资本市场兴奋无比。其中,京东的股东今日资本从京东的IPO中获得了超过60倍的回报,而今日资本正是赶集的投资方之一。

每个投资人都想着再去赚一票,钱不断投向赶集网。“它(赶集网)老说数字,这让你很难受。”黄炜说,因为58已经是上市公司,来自监管部门的规矩让58不能私自公开任何数据。而且,任何一个错误,在一级市场上都会被放大十倍地反应出来,造成市值波动。

整个公司决心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人们心里清楚,拼到最后,是零和。

正如彼得·泰尔在《从0到1》中所说,经理人总喜欢把商界比作战场,人们总要一决高下。一些人在竞争中会失去理智,比如为了打败当时的竞争对手X.com,Paypal的一个工程师甚至设计了一枚炸弹。

但竞争也可以激发人们的潜力。黄炜曾经把二三十个总监请到一个大会议室里,让他们分成两拨人,一拨扮演姚劲波,一拨扮演杨浩涌。黄炜把58收集到的信息都贴出来,让这些总监们根据信息去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分析双方怎么打。无独有偶,赶集网也曾在一次会议上做过双方竞争的优劣势分析。

黄炜记得特别清楚,2014年底,58和赶集仍没有合并。也许是因为自己手里除了无线业务,又在陆续新增了一些其他的事情,黄炜心里特别焦灼,他写了一个很大的提案,在会议上公开表示:“这是我最后一次跟赶集打仗。”当时,黄炜的想法就是,打赢就打赢了,打不赢也不跟他打了,去干别的事情。姚劲波就在旁边,一直笑。但没想到,真的不用打了。

宣布合并之后,紧接着就是整合。陆陆续续,一直到8月才完成。结果不错,但过程的纠结,对人的冲击还是非常大。姚劲波感慨道:“涉及人的事情,都很难。”

从一些细节上看,开始合并的时候,两个CEO确实希望做成一个开创先河的事情,把两家合并得好好的。

在最初的日子里,两个人轮流到对方的公司去开会。合并后的第一个周末,杨浩涌还曾约姚劲波去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步,不过,那一天姚劲波睡过了头,杨浩涌就一直带着人等他。

不久之后,《财经天下》周刊约两人同时棚拍,姚劲波先到了,就一直等着杨浩涌一起拍合照,得知杨浩涌下午还要开会后,姚劲波又让杨浩涌先拍个人照。那一天,他们一见面就开始讨论业务,恰好当天美团网宣布推出上门服务开放平台,接入家政、美业、汽车洗护等品类上门服务提供商。

他们甚至决定周末一起去天津,双方的客服等部分都设在天津。姚劲波还邀请杨浩涌坐自己的车去,杨浩涌很愉快地答应了。看起来,两个人同时坐上了O2O的快车,携手前行。

然而,很快他们发现,蜜月不可能一直持续。姚劲波觉得做事情变得有些难,开始出现一些办公室政治,效率变得非常低。“起初合并,我希望把两边的人和资源都利用起来。但是事实上,让一部分人离开,可能是更好的抉择。”姚劲波说。

现在,很多人会找姚劲波咨询合并的经验。姚劲波说,包括美团和大众点评网,去哪儿和携程网,只要他们来咨询自己,他的经验和建议就是,让一方离开。

姚劲波和美团的王兴时常见面。最近的一次,是王兴去姚劲波家里吃饭。虽然王兴不愿意透露他们谈话的内容,但多半离不开整合和生活服务。王兴和姚劲波认识很久了,王兴决定创业的时候,还找姚劲波咨询过经验。那时候,姚劲波是中国有名的个人站长之一。如今,两个人都在做本地生活服务。

“本地化是一个很大的范畴,滴滴也是本地化,但是每个公司的核心领域不一样。滴滴是出行,新美大是餐馆、KTV、电影院,但58赶集的领域更细分、更超微。”姚劲波说,他不认为和新美大在核心业务上会有竞争,也非常欣赏他们目前的成绩。“将来可能会有一些交集,都去做同一件事。”

整合的阵痛大概持续了半年多,一直到2015年的第四季度。姚劲波与杨浩涌和赶集的元老们达成了默契,“封邦建国”。这是历史上被验证过的方法,武王灭纣后,论功行赏,大封功臣昆弟,前后共分封了71个小国。

从2015年底开始,在原赶集的基础上,58同城和赶集网先后分拆出了斗米兼职、好租和瓜子二手车。

“基本上,他们都是58赶集的公司,但我们不控股了,不仅是瓜子、斗米、好租,只要是决定分拆出去的,我们就不控股这些公司。”姚劲波说,这样一来,各个公司会有一些协同,为集团的生态做贡献,而且解决了人员保留的问题。

赶集的高管,真正离开集团的很少,只有两三个人撤离了,绝大部分人还在瓜子、好租、斗米里面,相当于给了他们一个自由发挥的平台。

“我们的合并不是很血腥的我赢了你输了你得离开,我们是用一种机制,尽量把人都留在体系里面。”姚劲波说,两家公司拼到最后,剩下最重要的资产就是人,“我们把人的资产和资源尽量最大化了”。

一个月前,姚劲波带领58赶集的高管团队,在有“北方乌镇”之称的古北水镇待了两天,主要是开会,讨论合并后没有处理好的事情。

其中,主要的一个议题是,58和赶集要不要分两个品牌来销售。在用户层面,还是两个品牌。但在客户层面,究竟应该是两套人马卖两个产品,还是应该变成一个产品?最后,他们决定慢慢走向一个产品。“这样的话,商铺的成本会降低,不需要维护两个平台的操作。”姚劲波说。

也是在这个会议上,58赶集决定把转转的产品从一个BG下面的创新产品,变成一个公司级的重点,直接汇报给姚劲波。无独有偶,马云在阿里内部也多次提到了闲鱼。

“一个公司没有对手是很可怕的,你不知道你做得好还是不好,自己增长,有可能是市场推着你在走,但是有可能你本来可以跑得更快。”姚劲波说。

58赶集合并后,公司面临一个新的阶段,就是对手缺失。因此实行了BG事业群划分,比如HBG是房产业务,AFG是二手车和金融业务等事业群。当合并完成后,姚劲波发现各垂直业务的竞争对手,变成了搜房网,或者前程无忧,甚至是闲鱼,但整个团队找到了新的努力方向。

此前,58是职能化运作的,分为产品部、职能部、市场部、销售部。“分BG的好处是,我要让每个BG知道你是有参照物的,比如我们安居客的目标,很简单,超过搜房。就是要远远地把搜房甩在后面,在各个板块,不管是新房、二手房还是租房。”

姚劲波认为,合并后,在垂直领域的一些布局,包括分拆、BG化,让58赶集在适当的时间点变得更专业。“每个BG能够快速反应,能够去跟行业的人沟通,招聘行业、房产、汽车、二手车,也是在去年很重要的一步,我觉得这些事情,总体来说这几步是在该发生的点都发生了。”

58、赶集合并后,实行了BG事业群划分。

变化:从信息到交易

“在打仗的时候,双方只追求量,因为没办法,公司要活下来,任何人都不会关注三年之后的事情。因为你可能在半年之内没做好就死掉了。”黄炜说。

2015年10月,58赶集整合完毕,黄炜就提出来做一个新的优化产业生态的项目。“之前,我们的体验没有做太好,我们给自己的分数并不高。”黄炜说,直到今天,58对于自己的信息质量仍不满意。“以前大家都拼量,好的信息进来,坏的信息也进来,那我现在开始设立一个更高的门槛。”

负责生态优化的团队,与其它的团队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其他所有团队,目标都是让业绩上升,流量上升、收入上升、用户数客户数上升,但这个团队的目标是让业绩下降。“不合理的东西全部干掉,把门槛提起来,坏信息不要,哪怕是可能损失部分的好信息,我们也要让整体的生态健康起来。”黄炜说。

有一次,黄炜跟一个朋友提起这件事,对方觉得很佩服。一个公司能容忍一个部门专门让大家业绩下降,那是了不起的事情。现在,这个部门叫生态创新事业群,包括了一个生态平台和一个信息安全平台,总体人数接近1500人。

到今天,生态优化已经做了将近三个季度了。“很快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效果。原来大家在打仗的时候,就是互相比下限,你门槛低,我比你门槛还低,于是用户就过来了,不管是好用户还是坏用户。现在我们把门槛提上去,做类似于实名制的事情,你要为你的信息负责。”

有一段时间,河狸家创始人雕爷总是批评58上面的虚假信息。

“他有一阵老骂我。”提到雕爷,姚劲波又来了精神。“我们现在关系很好,都在湖畔大学。”姚劲波说,此前他和雕爷几乎没见过面,所以,在湖畔大学,他见到雕爷就先解释了,有一些话不是自己说的,媒体总会把标题搞得很触目惊心,但其实没有那个事。“而且我跟他讲,他做美甲,我们也有美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而且,这个行业有两个人做,肯定好过一个人做,你要验证这个行业成立不成立。我估计他也很认可这个观点,因为后来他就不骂我了。”

姚劲波也承认,58的二手交易存在着一些问题。“58的交易平台,是人们常用的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之一。但我们用各种努力,审核、认证,仍发现我们不能提供100%的可靠服务,因为确实有骗子在里面。”姚劲波叹一口气,“没有办法,他说我卖个手机,这个手机是山寨机,他(卖家)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这是山寨手机。所以,我们就决定把他变成一个闭环的交易”。

二手交易,在所有国家和地区的分类网站里面都占有很大的比重。但在中国,由于存在完整的翻新产业链条,加之信用和法律体系不健全,二手市场一直没有完善起来,存在巨大的空间。

“所以,我们把二手频道彻底拆出来,改个名字叫转转。”姚劲波说。转转的名字是姚劲波起的,他希望里面的物品都能流转起来。姚劲波会经常从一个用户的角度去给黄炜提意见,用户应该可以在线发消息,发消息应该又有怎样的提示,或者哪里速度还可以更快一点,偶尔还会抛出一些设想。黄炜就跟他说:“你作为用户的意见我们都听,你作为指挥家的意见我们要来看一看。”

最近,姚劲波的女儿在转转上卖了两本书,卖了10元,但花了20元给对方顺丰快递过去。

转转优品的质检总监张致良提到,姚劲波最近在各个场合见了转转的人都会说:“如果转转优品这个东西做得好,我以后每一代的iPhone都在你们这儿买。”

张致良之前在IBM工作过两年,又在苹果工作了三年,主要负责硬件的售后维修。

黄炜希望张致良能打造一个有苹果味道、而且有苹果规范的一个行业。张致良加入58后,第一件事就是根据自己在苹果的经验,把质检的规范制定了出来。主要是,手机进入到转转的平台后,转转应该通过什么样的程序去做质检,如何去保护用户的数据,做用户的数据清除。转转要求,用户上传的每一个图片都是真机实拍的,并配备了线下质检人员。现在,质检人员已经超过了30人,人员仍在不断增加中。

张致良介绍,在转转上,所有的商品都是明码标价,可以在线支付,而且卖家身份通过微信朋友圈多层核实过。

现在,转转的规模并不大,58集团也没有把流量全部倒给转转。但姚劲波觉得,转转的口碑和用户参与程度,都远高于58赶集时代。他提到,到6月底,58赶集的个人交易将全部转到转转上。“但我们不会让任何一个商户进来,维持转转是纯个人的、公益的、闲置的交易平台,而不是做生意的平台。”转转做了很多规定,比如,每个ID每次只能发布一件物品,交易完毕后就要下线,“而不是一个物品有50件,我们希望转转是纯个人的交易平台”。

二手交易是2015年3月交到黄炜手上的,当时整个公司的重点还是和赶集的战争,但经过一年多的发展,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我觉得压力没有那么大,而且,这件事情还很早期。”黄炜说,早期就意味着没有太多的必要把目光盯在竞争对手上面。在有限竞争的情况下,最终就是看谁的路径选择更正确。

黄炜觉得,因为58赶集涉及的领域多,很多场景就是相通的。人们大量出售二手物品的时候,往往是租房子或者搬家的时候,这个时候也是人们最需要保姆做清洁的时候。

C2C业务在58赶集里的地位越来越重。“某种意义上,转转的确承载着一个平台模式创新的使命,所以我们整个部门叫生态创新事业群。”黄炜说。但在初期,他们会让这个平台尽量简单,这是一个正常的成长路径。

不论是58到家、瓜子二手车,还是转转,性质都从最初的信息变成了交易。“这不仅仅是产品形式的变化,而是针对于我们过去十年没有解决好的问题,发起新的冲击。”

58到家选择了做重,直接雇佣清洁员。家政服务的创业公司,不久前在新三板挂牌的e家洁CEO云涛认为,做重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他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表示:“我们和58到家的区别,是模式的区别。我在用加盟商的那个模式去做,58到家还在用神州专车的模式做。当初我们也是用神州专车的模式,底薪加提成招下去。马上碰到了招不到阿姨的问题,这个模式并不好。”

对此,姚劲波表示,e家洁选择的是依赖中介和家政公司,他为家政公司服务,那相当于他是家政行业里的一个58同城。而58到家就是一个家政公司,用户最终会沉淀下来。

黄炜的看法是,这个世界做重不会产生负担,现在已经没有新的事情了。做重恰恰是有护城河的表现,而不是负担。在BAT之后,就没有很轻的事情。因为浪潮就是一波一波的下来,怎么可能还出现一个那么轻的事情是现在的BAT还做不了的?

推车子上快速道的人

黄炜说,想到姚劲波,总觉得是一个复杂的形象,但更多的时候,能想到的就是,他总是在滔滔不绝地说对未来的想法。“认定的事情,如果他状态还可以的话,就能一直滔滔不绝地讲,讲到你信。”

姚劲波也提到,自己虽然在董事会里拥有一票否决权,但他从来也没用过。因为,他总是能把投资人说到信服。

但滔滔不绝,和外界认知的姚劲波,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生活中,姚劲波不是特别高高在上。“有时候,就一块儿聊天,他也挺激动的。” 黄炜记得,有一次因为校招,姚劲波去清华演讲。演讲结束后,四个人一起去西门烤翅吃变态辣。鸡翅端上来,姚劲波先吃了一个,吃完之后,就不停怂恿大家赶紧趁热吃,等大家咬到嘴里的时候,他才张开嘴巴,直呼太辣了,太辣了。

姚劲波经常和公司的高管一起唱KTV,一起喝酒。有时候,大家会喝到摇摇晃晃。最近一次是一位同事过生日。

提到唱歌,姚劲波表现出一丝腼腆,说:“我会唱难度比较高的歌,比如阿信的。”黄炜总结道,总之是很老土的歌。“他喜欢吼,他在情绪上不会把自己压抑起来,他就是喜欢跟大家一起分享。”

姚劲波对记者说,自己的心情不会出现大幅波动。如果遇到特别狂热的创业者,他反而会更谨慎。“创业应该把你的心情波动控制在很窄的范围,就像一个职业选手。”只有业余选手,才会一时突然特别狂热,晚上恨不得不睡觉,一时又沮丧得想放弃。

“企业家必须把这些东西(情绪)藏起来吧。而且,老姚是一个乐观的人。我觉得他未必真有想流泪的时候,烦恼的时候有。”黄炜说。

姚劲波说自己很少会感到焦虑,包括58和赶集打得最凶的时候,每天都至少睡8个小时。“我任何时间都能睡着,跟你谈话的时候我都能睡着。”虽然《财经天下》周刊没有在采访中见过姚劲波睡着的样子,但此前他代表58同城多次参加天津卫视《非你莫属》节目的录制工作,确实经常坐在一个角落里昏昏欲睡,不过,当遇到优秀选手的时候,他就会精神起来,被称为“随时会醒过来的沉睡者”。

姚劲波这种情绪的平稳,在外界看来,甚至有一点点沉闷。黄炜记得,以前有一个记者,问老姚有什么爱好?姚劲波当时的回答是,“没什么爱好,周末陪陪孩子”。不过,姚劲波对《财经天下》周刊提到,他最近看书、看电影比较多,“庸俗的好莱坞大片都看,杨幂的也看。年轻人看什么我就看什么”。

“老姚关注电影很久了,其实成立影业就是他发起的。” 58集团品牌公关部总经理、58同城影业总经理陈建宁说,58影业其实去年秋天就已经注册了,但没有对外做推广,直到2016年5月8日,58集团做品牌升级的时候有了曝光。影业在58集团内的职能接近于一个传播驱动,赚钱不是目的。陈建宁在58同城很多年一直负责品牌公关和市场营销的业务,他跟姚劲波说过,如果一个公司负责品牌传播的团队还不太懂影视娱乐,基本上他的传播可能会断一条腿,效率会更低。

米粒影业创始人、董事长张青形容双方的合作是“一见如故”。在确定合作之前,张青与姚劲波见了一面,在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半个小时之后,姚劲波就说了三句话,表示看好合作。

“他是一个特别务实的人。”张青说,中国的很多分类细分的市场上58都有所布局,满足人们生活不同层次的需求。电影需要的是落地,58同城通过B端服务C端,深入三四线城市,接地气的程度更高,所以说58落地有很多想象空间。

每周,姚劲波都会找陈建宁一两次,问一下跟其他公司的合作、有没有新的植入,包括见见投资公司的负责人。陈建宁还挺有压力的,“因为公司刚开始给了我一个看起来很轻松的目标,不赔钱就可以了”。为了给自己减压,陈建宁经常开玩笑说,自己总不会把钱都赔掉吧。实际上,了解电影行业的人都清楚,这个要求很高。从去年的夏天开始,陈建宁到现在见了70多个人,30至40家公司,选择合适的时机和项目。最近,他们和米粒影业合作了两部动画片《精灵王座》和《无敌乒乓兔》,而变化仍在发生着。

5月的最后一周里,58集团的高管们频繁地开会,讨论应该做怎样的变化。5月30日,是一个星期六。在58的会所里,姚劲波和七八个高管轮流开会。他一个个地谈。

“假设一个公司是一辆车子的话,他是推那个车子上快速道的人。他看着车子可能稍微有点慢了、稍微有点偏了,就迅猛地来一个很大的助力,带来很大的变化。”黄炜说。

姚劲波跟黄炜提到,希望他能把其他业务交出去,把关注的重心放在二手交易和生态的优化上。“我们把转转提到跟到家、甚至比到家还高的级别上来了。”姚劲波说。

让黄炜一下子放弃负责了4年多的业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黄炜有点不舍,毕竟是带了4年多的团队,人与人之间已经生出深厚的感情。但他知道,从理性的角度看,姚劲波的抉择是正确的。

“其实每个人都要去找新的东西。”黄炜说,为了整个集团的发展,没有人太介怀职务的变化。“老姚跟大家说,肯定会更好。我们信他。”

姚劲波每天都打电话给黄炜,有时候提一些意见,有时候是问一下进度。“他在车上如果没事,要么看书看电影,要么就给我们打电话。”黄炜开玩笑地抱怨,自己都没有时间看电影了。

黄炜记得,作为2013年第二支上市的中概股(第一支是兰亭集势),上市前夜,姚劲波跟一起去美国的同事们说,市值一定要超过10亿美元,低于10亿美元就不太好看了,结果当天就超过了20亿美元。“这个结果是没有人料到的。”黄炜说,“你问58的发展是不是超出了我加入时的预期,我觉得你今天问58的所有人,大家一定是没想到今天的局面的。就像你问我们未来会怎么样,我们也不一定能想到。”

2013年上市,2014年6月份接受腾讯的投资,2015年初并购安居客,再过一个月,合并赶集网,然后是收购中华英才网,“他其实想把这个公司不断推到一个新的高度,我觉得这个格局是他前几年不可能有的”。

《财经天下》周刊记者问姚劲波,如果当年创立58同城的那个年轻人,遇见十年后的自己,会觉得满意吗?姚劲波抓抓头发说:“很满意吧。”

那么,有没有遗憾或者想修正的地方呢?姚劲波点点头。他说,自己当年创业是单打独斗,如果回到从前,他就会像马云那样,找一个合伙人,十年前就把赶集网PK掉。

不过,他又补充道:“如果把我扔到十年前,还是需要走这么多弯路,还是需要经历这么长的时间。创业就是这样,发现此路不通就走回来,发现走过了,又回来,只要最终走到了对的路上,就没有大的失误。

姚劲波十一年修成风清扬,之后想要继续创造神奇

【钛媒体作者介绍:朱晓培,微信公众号:商业与生活(xiaopeizhu8),原文刊登于《财经天下》周刊,原文标题:姚劲波十一年修成风清扬,之后想要继续创造神奇】

本文系作者 Judy·商业与生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2

  • 钛iLB2II 钛iLB2II 2016-06-30 17:27 via iphone

    赶集是过不去的坎么……那么,有没有遗憾或者想修正的地方呢?姚劲波点点头。他说,自己当年创业是单打独斗,如果回到从前,他就会像马云那样,找一个合伙人,十年前就把赶集网PK掉……

    0
    0
    回复
  • 笨之鸟-铭寒 笨之鸟-铭寒 2016-06-30 16:25 via android

    关键都是怎么带给客户利益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