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有风险,不如买份保险?

摘要: 如果把股权众筹诚信、技术等风险一一击破,Crowdfunding Fidelity会是一个伟大的发明。

钛媒体注:6月初,钛媒体通过一篇深度调查《36氪深陷股权众筹项目“涉嫌欺诈”漩涡》首次将股权众筹整个行业的规则缺失、风控不成熟等问题曝光于众。一众“投石问路”的股权众筹平台都正在面对同样的问题。在金融和法律环境更成熟的美国,对于股权众筹这一金融领域“新物种”,已经有保险机构为这一新兴领域开发新产品了:

股权众筹平台Eureeca最近为自己平台买了一份特别的保险——针对平台可能遇到的项目发起人欺诈风险,为平台投资人提供保障。

这款保险产品叫做 Crowdfunding Fidelity,由国际领先的保险机构AIG推出。注册于英国、在迪拜开展业务的众筹平台Eureeca作为投保者,一旦其平台上的众筹项目发起人提供造假信息,或者欺诈投资人,AIG将为Eureeca平台投资人的损失支付保险金。

这份保险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细则和条款,想必会让很多业内人士好奇。据钛媒体记者了解,AIG对股权众筹业务的风险定价是基于前期“对Eureeca的业务模式和投资准则的深入尽职调查”,在AIG了解众筹投资机会所伴随的各类风险之后,对此类风险进行定价,再进一步制定“合理有效”的保险条款。

“疯狂”的众筹

新型保险产品的出现,背景正是股权众筹如火如荼的发展态势。

据零壹数据中心统计,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我国互联网股权众筹平台已筹金额保守估计在20亿元左右。世界银行预测,到2025年,全球发展中国家的众筹投资将达到960亿美元,中国有望达到460亿至500亿美元。其中,70%至80%的融资额将是股权众筹融资。

全球来看,股权众筹这一新兴事物正在得到各国政府的支持。

拿美国为例,近年来美国资本市场服务中小企业的能力不断下降,高成本和高负担被视为是症结所在,政府试图放松监管,改变这一现象。2012年4月,美国政府颁布了《JOBS法案》鼓励股权众筹,该法案涉及的内容包括了:对认定的新兴成长企业简化IPO发行程序、降低发行成本和信息披露义务;在私募、小额、众筹等发行方面改革注册豁免机制,增加发行便利性;提高成为公众公司的门槛。

《JOBS法案》的第三部分(Title III)于今年5月16日正式生效,这意味着散户投资众筹合法化,Title III也被称为股权众筹条例,简称Reg CF,这项法规对参与股权众筹的公司提出了一系列要求,钛媒体记者归纳了几个要点:

1、每年筹资总额不能超过100万美元;

2、必须依托一个网上中介平台;

3、必须是一个美国实体公司;

4、必须披露一些特定财务信息,比如筹资计划额,以及经过审计的财务报表;

5、遵循特定的现行报告标准;

6、可以从合格投资者和非合格投资者两方融资。

Title III认可了集资平台,并要求这些集资平台被美国证监会(SEC)和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监管。可以说,这项法案打破了风投企业独霸天下的传统格局,在筹资民主化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的步伐。

同时,Title III把众筹的形式扩大到了投资性质,也就是参与到公司成立初期的股权投资并希望获得收益回报的可能,美国的普通大众可以得到众筹产品之外的一部分公司股份。尽管大众还不能代替天使投资和风险资本的位置,但至少现在能和这些机构一起投资。

然而,各项利好政策背后,风险此起彼伏。

在美国,一家名为Ascenergy的石油天然气公司通过多家众筹平台,募集了500万美元资金,其企业创始人Galbadon私自挪用了其中近120万美元,资金用途与业务发展毫无干系,包括国外旅行、快餐店、苹果商城、iTunes应用商店、膳食补充剂和个人护理产品等各种费用,甚至还向其它公司偿还创始人所欠私人债务。

2015年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欺诈为由,冻结了该公司的所有资产。从公告来看,这家公司支付石油和天然气相关的费用只有几千美元。

再看国内,宏力能源是36kr股权众筹平台首个新三板定增项目,但在众筹项目接近尾声之后出了问题——在投资人资金到位后,这家公司从最初公告的“定增”蹊跷变成“老股转让”,按照该项目方后续发布的财报,利润不仅没有达到宣传时声称的3500万,而且是亏损近3000万,目前以“10元转让价”来看算是腰斩(宏力能源股权众筹项目涉嫌欺诈的细节在此)。

作为股权众筹上遭受损失的投资人们,他们的质疑在于,平台只是最终把这些事实通报给投资人,没有给投资人选择的余地和权利,平台和投资人之间也没有签署相关文件。

而这只是股权众筹众多风险的其中一个。众筹项目发起人的诚信风险,伪造项目、财报的风险,或者同一个项目的众筹需求在多个平台重复发布募资,这些乱象并不少见。

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曾公开表示,“让不专业的人来投资,把它称为众筹,是很危险的事情。散户受欺骗,都是因为把事情看得太美好太简单。”

投资,本身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事情,一个专业的投资人会用尽职调查挖掘出很多问题,会用第三方资源来验证是否真实,而不会被创业者的口才或者呈现的内容打动。与通过传统、完善的渠道募集资金的企业相比,股权众筹发起人的过往业绩与信用记录往往难以追查,他们往往为投资者“呈现”诱人的增长机遇,却不会公开将要面临的一系列未知风险,比如企业的公司治理是否诚信可靠,未来发展是否可持续等等。

在投资人与发起人之间构建起稳固的信任关系,股权众筹生态系统才能健康发展。

行业现状恰恰给保险行业提供了大量的空间,如果有专业保险公司提供相应的保险产品,平台给股权众筹项目都买了保险,或许可以给投资人提供一个分散风险的渠道——不失为一个好思路。

众筹平台高枕无忧?

2013年,股权众筹开始登上全球各大报刊新闻的头条,AIG商业机构资深核保师Monica Tigleanu读到一份题为《发展中国家之众筹潜力》(Crowdfunding’s Potential for the Developing World)的世界银行集团报告。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Monica频繁出席众筹投资行业活动,与业界的相关机构和组织接洽,对股权众筹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与分析,Crowdfunding Fidelity的业务雏形渐渐浮出水面。Monica最初的想法是为众筹投资平台的「传统风险」提供保障,如网络风险、误差遗漏,以及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责任等等;但是后来,与业内的利益相关者沟通后Monica认识到,这些风险并非阻碍股权众筹行业前进的主要壁垒。

她告诉钛媒体记者,

“解决股权众筹问题的关键是:如何保障投资人权益?如何为他们设立安全牢固的股权众筹诈骗防线?这不仅关乎股权众筹投资人与平台的切身利益,也是监管部门的关注焦点。”

Crowdfunding Fidelity在英国和加拿大两地获批上市,近期有望在美国通过审批,AIG接下来根据全球各个区域政策、法规、市场现状的差异,依照当地股权众筹平台的实际需求,调整这款保险的各个细则。

如果Crowdfunding Fidelity进入中国,要注意什么?

“股权众筹风险挺大的,现在发起人的诚信都挺缺失的,看国内股市,连上市公司都有造假,更别说给股权众筹平台的财报了。”一位从业者非常欢迎这款保险,他们平台有专门的风控系统在做发起人尽职调查,目前虚假信息更多体现在收入、财务报表这块。

上述人士希望这款保险对发行人的项目进行更完整的评估,平台现在的尽职调查还很局限,因为国家征信系统没有发起人在众筹平台违约的信息,同一家股权众筹的门店可能在各个平台募资了好几次,如果保险公司一起来做尽职调查,把这些细节纳入国家征信系统,股权众筹生态会健康很多。

不过,买了保险后,众筹平台可以高枕无忧吗?钛媒体资深作者、OK车险创始人齐石曾经在美国汽车保险公司Plymouth Rock Assurance从事多年精算工作,他认为:

“保险公司进入股权众筹领域,会首先挑选资质优秀的众筹平台,保险公司人力有限,一般基金给一个项目做尽职调查都至少2个星期,所以保险公司很难覆盖所有项目,如果发生欺诈行为,平台还是要负责任。”

在他看来,平台是实际进行风控的一方,比如阿里和京东的众筹平台,目前已经开始深入选择众筹项目,这些项目需要和阿里京东的整个生态相符,如果只是开个线下小店,那就没什么意义。

在理赔这方面,保险公司应该会设计一个理赔上限。比如一个项目,每个投资人的投资金额为10万,发生欺诈行为后,保险公司只赔付其中的80%,即8万,此后保险公司再问众筹平台和领投人各索赔2万,一共4万,这样从某种程度上鼓励用户去查项目资料,也让股权众筹平台承担相应的责任,平台需要担负起过滤项目的职责,领投项目的基金,也有义务去做尽职调查。

目前股权众筹存在的欺诈行为有哪些?钛媒体记者归纳如下:

  1. 发起人虚报信息,在展示商业计划、做路演的过程中,给投资人误导信息,发布有利于获取投资的数据,伤害未来投资人利益;
  2. 在后期运作过程中,把钱用到别处,比如发起人的个人消费;
  3. 关联交易,比如融资后,把钱以某些名义打入与发起人有利益关系的其它公司;
  4. 在后期退出机制中,项目不符合融资时的约定,一般投资人希望项目上市或者被收购,这样可以套现,但是在一些项目中,投资人和创业者利益不一致,比如一个创业项目已经盈利了,但是创业者不着急套现,会把盈利的资金花掉,然后继续融资。

所以保险产品的设计应该围绕这几类问题展开,并且针对股权众筹的整个过程,比如项目发起人和投资人约定五年上市、退出,那么这款保险的生效期就是5年。

“在保险创新中,有些好的保险产品没有在中国推出,主要是因为没有历史数据,比如众筹发起人的诚信数据就没有在征信库打通,所以保险公司的精算师不愿意做,推给再保险,如果再保险公司也不愿做,有些产品就不了了之了。”齐石说。

保险业自我革新

回顾AIG的发展历程,就不难理解它的创新逻辑。

AIG是美国最大的保险金融集团,根据2008年度《福布斯》杂志的全球2000大跨国企业名单,AIG在全世界排名第18。2008年次贷危机发生,当时AIG就银行的房屋贷款信用风险予以保障,当美国房地产泡沫破裂,关联性的外部风险发生,AIG一度处在倒闭边缘,美国联邦储备局向AIG提供850亿美元的紧急贷款,并以公司79.9%股份的认股权证来作交换。

2015年AIG全球营收达583亿美元,在已有的财产险、寿险业务的平稳发展之外,AIG也在寻求新的机遇。Fintech这几年野蛮生长,聚集了全球的大规模资金,针对Fintech中股权众筹这一分支,开发保险产品,是AIG在新兴技术领域的一步尝试。

股权众筹市场巨大,据估算,如果股权众筹行业继续以过去两年的速度发展壮大,这一全新的筹资形式将于2020年超越风投与天使投资,总规模达到360亿美元以上,这为保险业带来了宝贵的新机遇,在这一新兴市场中帮助规避投资风险。

在Fintech野蛮生长的大背景下(强烈建议移步阅读钛媒体记者孙骋的深度报道《Fintech全景图》),来看AIG在股权众筹这一垂直领域的创新产品,颇有深意。

传统保险公司正在向互联网业务渗透。比如国内的“退货险”就是保险在电商领域的一次创新,而AIG推出的这款Crowdfunding Fidelity,可以说是在Fintech领域先行一步。

实际上,股权众筹可能发生的风险,除了对项目发行人的诚信问题,还有平台的技术问题。举个例子:今年5月,区块链项目TheDAO募集了1.32亿美元,这是一家基于以太坊区块链平台开发的去中心化分布式基金,投资各类区块链项目,这笔资金额创造了众筹届的世界记录。

但好景不长,TheDAO在6月17日遭遇了重大事故,一份合约利用DAO的漏洞,劫持了360多万以太币,按事发前价格折算,相当于7960万美元——TheDAO面临的股权众筹风险就来自于技术漏洞。

保险的本质是一种契约经济关系,是市场经济条件下风险管理的基本手段。如果能把股权众筹诚信、技术等风险都一一击破,Crowdfunding Fidelity会是一个伟大的发明。(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孙骋,编辑/葱葱)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孙骋
孙骋

《商业价值》、钛媒体资深记者,关注金融。微信:SC_News

评论(1

  • 赋墨吟殇 赋墨吟殇 2016-06-29 16:05 via pc

    股权虽然比较火,但是投资也得慎重考虑下。推荐一个不错的网站http://fjzcxh.zhibo111.com/?k=6653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