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手机,苹果还留给世界哪些更重要的东西?

摘要: iPhone是苹果留给世界的硬件财富,犹如一个太阳,直接给人温暖,同时,苹果也留给世界一些软件财富,这些财富好像清洁的水,有营养的食物,日积月累地改变产业链。

现在,苹果如日中天,尚没有要衰落的意思,其实,无论苹果明天倒闭或者50年后倒闭,他们都将成为最伟大的企业。请注意,我没有在企业前加任何修饰词,也没有加之一,也就是说,最起码有类似笔者这样的一小撮人认为苹果早就超越了科技范畴,正向世界源源不断地输出正能量和有价值的东西,即将成为或者说已经成为改变世界的企业了。

当然,他们向世界输出最多的还是手机,每年的巅峰9月,苹果总是能卖出几千万台的iPhone,累计销量就更加恐怖了,2015年的时候,库克曾公开宣称已经卖出去7亿支手机了,现在估计又要+1,显然,这七、八亿只的手机是金光灿灿的业界丰碑。

但整个周边产业链的升级变化则是苹果留给世界更加宝贵的财富,数百万人、近千家企业受益于这7亿支手机,有些江山更稳了,几乎建立了万世不拔之基;有些则实现逆袭,成为人生赢家,迎娶了白富美,总之,从代工巨头,再到街头小贩,甚至一些零售商、都要感恩蘋果。

iPhone是苹果留给世界的硬件财富,犹如一个太阳,直接给人温暖,同时,苹果也留给世界一些软件财富,这些财富好像清洁的水,有营养的食物,日积月累地改变产业链,让他们变得更富、更快、更强,影响也更深远,有可能是50年甚至更久,就像一些思想、文化、制度式的东西,润物细无声。

商业战术,唯有产品是王道 

2011年的时候,乔帮主离开人世,彼时苹果已经红火了4年之久,这个时间对于普通手机品牌来讲,已经是一个相当长的生命周期了,于是,当时众多专家学者纷纷预测苹果要不行了,翌年,苹果最短命、最失败之产品iPhone5诞生,但全球各地包括纽约的第五大道、英国的考文特公园以及北京的三里屯都排满了争相购买之人群。

《时代》对此评论道:帮主留给世界的远不止一两部优秀的手机,而是一种趋之若鹜的文化,事实上,笔者觉得“趋之若鹜”也只不过是一种最终的现象,真正发生作用的还是一些基本元素,比如对细节的专注、对精品主义的坚持以及琳琅满目的商业战术。

苹果是一家非常聪明的企业,不是小聪明,而是实实在在的大智慧,他们最大的智慧就是想清楚了一件事,并始终坚持:好产品是一切的基础,系任何商业战术的来源。

其实,第一代iPhone问世之前的10年,乔帮主就提出“移动互联网”的概念,他先于普通人勾勒出智能手机,又花费10年将之变成现实,帮主对设计的要求非常严苛,他常常把上千个设计方案fail掉,也经常同哈维在实验室里不眠不休,目的讨论金属外框中某种元素的含量是5%还是6%,手机的任何细节都是精心雕琢过的。

设计团队会要求显示器同外框的间隙要小于0.01毫米,在整个生产过程中,on-site团队会去追踪出货保护膜上的污渍的大小和数量,这不是认真,这简直是自虐,而IOS的出现则让苹果成功推出生态圈的概念,软硬件的完美结合,让iPhone的体验无与伦比,事实上,一部iPhone手机的稳定性比一部Android手机的稳定性要高出500倍,滑动起来非常顺畅,宛如美女褪去腿间的白纱。

精品主义,以及这种主义化身的优质产品,让苹果掌握了强大到变态的话语权,他们把饥饿营销发挥到了极致,养活了一大批的黄牛,带给产品界一股春风,从此之后,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把自己打扮成上帝,有模有样地穿上乔布斯的牛仔裤,只可惜终因产品level不济而没有走通。要知道,苹果的粉丝对于乔布斯是发自内心的虔诚,而对于雷军,可能只是因为他的产品比较便宜而已。

另外,苹果的专利大战也留给世界诸多反思,让三星与后来者心有余悸,也为手机行业建立了新秩序,自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注重专利申请,三星、华为、高通这些手机厂商又找到一条发家致富的新路。

最后,可能也是苹果最具审美性的地方,就是他们强大的赚钱能力,苹果的作风让人强烈地感觉到“越富越小气”的逻辑,库克是个供应链的高手,他们完美地掌控着供应链的每一个细节,并依靠强大而稳定的合作,逐步渗透到供应商的核心领域。

简单来说,作为强势客户,他们可以要求供应商提供任何信息,并加以保存,苹果未来的生态圈可能会轻松超越手机,如果愿意,他们能自己生产芯片、摄像头以及显示器,玩得高兴了,自己找块地,再建一个富士康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好的产品,留给世界:影响着终端消费者,让他们愿意花更多的钱,享受更好地服务;好的经营理念,商业战术,留给世界:影响着企业家们,让他们努力经营,找到利润之外的成就感,比如当个上帝什么的,又比如改变个世界什么的,最起码,他们改变了印度。

给电子产业链装紧了一根发条

销售七、八亿只手机和销售七、八百只手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若是管理不到位,它们随时能把整个电子产业链逼疯,但苹果正是通过一些巧妙且实在的技巧,维持着这种似乎要崩溃,但永远不会崩溃的平衡。

苹果产业链上的企业,在这几年的时间里,除了赚取了大批的佣金之外,更是把自己的生产线、生产效率,以及配套的系统升级了七八次,更美妙的是,苹果强劲的市场需求,把全世界最优秀的手机人才聚拢在一起,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天才之间的idea得以迅速传播,如同word电子书一样,可免费、快速地传播。

从最上游开始,iPhone的芯片来自三星和台积电,他们的封装技术数次升级,因为不升级根本满足不了苹果的要求,由于iPhone手机对性能要求越来越高,留给芯片的体积却越来越小,否则,iPhone6不会变成超薄,芯片商们只能想办法提高工艺的精度。

现在,台积电和三星都可以用14nm/16nm的工艺制造芯片,而且每天琢磨着升级,比如台积电计划在2018年推出7nm工艺,到2020年则要使用5nm工艺,这意味着不到5年的时间,他们就需要把A系列芯片的尺寸缩小到原来的三分之一,而且这有可能只是保守的需求,谁也不知道苹果会冒出什么样的要求。

此外,显示器也是一块繁荣地,技术也是不断升级,in-cell/on-cell/曲面等等,今年秋天之后,最火的显示器估计会变成OLED,传说iPhone7要用这种屏幕,显示清楚、能耗低…低端的组装代工厂则因iPhone订单,把生产效率发挥到了极致,郭台铭2010年提出三年“百万机器人”计划虽然有点荒唐,但几年过去了,一条条半自动化的iPhone生产线却成为现实,他们必须用机器取代人工,一方面机器做起来更快,另一方面则是富士康好像缺人。

显示器和芯片技术的升级以及富士康的半自动化生产线,只是iPhone影响力的一部分,更大的影响则是对从业人员的改变以及对社会效率的提升。

如前文所述,iPhone让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聚集在一起,这本就是一个互相学习的好机会,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都有可能做到一个会议桌上,讨论同一个话题:如何提高iPhone的产能,这种国际大一统的会议更有利于从业者国际观的养成,就更不要提技术升级之于从业者技术的催化了。

另外,要处理iPhone巨大的订单,全社会的效率都要提高,比如富士康坐落于郑州航空港区,这里的有关部门在2010年之前,仅仅是帮着当地企业卖卖枣什么的,现在则不同了,不仅要帮着兴建厂房,还要负责招聘人力,连海关都经常睡不好觉。

毕竟,7亿只的iPhone即便是平摊到每天之中,也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甚至连富士康周边的小商贩都有所改观,他们必须在5点之前就准备好上千个馒头,以及几大桶的菜,而且要在1.5个小时卖完,这些朴实的农民可能永远理解不了产业链的逻辑,但他们乐在其中,赚到钱了,觉得生活变得有意义了,笔者认为,这可能是苹果留给世界最重要的东西。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康斯坦丁,微信公众号:kejxfx】

本文系作者 康斯坦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科技新发现创建人 微信公众号:kejxfx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