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研、风控、用户画像,天弘基金想要通过挖掘大数据做这些事

摘要: 天弘基金首席信息官、IT运营总监韩海潮透露,数据是天弘基金的“金矿”,基于其上的挖掘,有两个主要的方向是天弘基金内部比较关注的,一是投研和风控,二是对用户的画像。

版权所有:©视觉中国

版权所有:©视觉中国

目前,每5个国人就有一个选择余额宝作为自己流动资金的管理方式,截至到2015年底的数据显示,余额宝的用户数达到2.6亿。作为这款明星产品的出品方——天弘基金的排名因此在同业中稳居第一,而余额宝也飙升为全球第二大货币基金。其实,除了余额宝,天弘基金在基金业内的创新一直没有停息。

6月初,钛媒体记者见到天弘基金首席信息官、IT运营总监韩海潮时,他透露,为了迎战天弘基金的6.18理财节,他和技术团队正在运作一个叫“逗哏糖”的项目,这个被天津名小吃命名的项目听起来很娱乐,但其实是为应对理财节而打造的灵动系统——先是把底层打造好,再配合活动开发更多的应用。

据了解,天弘基金的6.18理财节从去年就开始运作,第一次便有几百万的用户被吸引其中,它一开始呈现在公众面前的形式便是游戏、娱乐以及互动,其目的是用一种轻松的方式完成对投资者的理财教育。

至于为什么要用这种形式?天弘基金方面回应称,金融知识具有专业门槛,如果用讲解的方式去完成,会过于枯燥,在吸引用户方面没有优势。

其次,日前清华大学发布一份《中国青年财商认知与行为调查报告》显示,我国青年虽然对互联网金融的接受度高,但风险甄别能力不足,而导致财商不高,其原因便是对理财产品缺乏了解,而且理财时的维度只偏重于追求高收益。

天弘基金方面表示,想借助6.18理财节的时间点,普及一次互联金融的理财教育,到2016年的第二届,打造了“盖房子”、“趣味问答”、“洗碗”等趣味互动游戏,将理财产品引入到场景中,其背后的技术体系便是“逗哏糖”。

韩海潮介绍,“逗哏糖”的应用通过内置引擎,把游戏、积分、红包等功能植入,以便让用户在活动期间得到更为快速响应。在技术上,天弘基金在2014年便完成了云架构、分布式计算的转换,这种架构所产生的弹性,足以灵活地应对大规模访问。

基于余额宝积累海量长尾用户

数据显示,2015年,天弘基金为客户创造的收益达到444亿元,公司资产管理总规模达10742亿元,成为国内基金业历史上首个破万亿的基金公司,同时它的用户也是国内基金公司中最多的,天弘基金已经成为国内互联网金融的代名词。

但其实,在没有余额宝这个产品以前,天弘基金是一家传统的基金企业。彼时,也有通过互联网渠道售卖基金产品的公司,而真正的互联网金融是两种业态的跨界和融合,就好比过去有人把线下保险产品拿到网上去卖,后来产生了退运费险、航班延误险等新险种,前者把互联网当渠道,后者则是真正意义的互联网保险,它触及到了互联网金融的实质。

余额宝便触及了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为中国基金历史上真正的互联网基金。

首先他在产品设计上实现转入即可增值,客户原来在支付宝余额里边的钱是零利率的,在支付宝关联账户上的活期储蓄存款是0.35,而这个钱只要通过一个操作转入到余额宝里面就变成年化比活期利率多许多的收益。

其次是购物支付功能,余额宝仍可以在淘系平台内和支付宝的外部商户那儿直接实现购物支付,也就是说余额宝是一个支付通路上的钱包。再次是交易的零费率,一元起都可以转入,门槛很低,客户有手机钱包,7×24小时连续交易,没有任何障碍。

这些设计思路是以网上海量的长尾用户为目标,而且在支付宝培养出的用户习惯之上,使用余额宝与使用支付宝的方式并无多大差异,天弘基金后来总结为“嵌入式直销”,它极大地方便了互联网用户对资金进行流动性管理,所以它一举成为一种现象,也让互联网金融普及这个词得到普及,在短时间内吸引大量用户, 引领了行业互联网热潮。

今日资本的徐新最近发表演讲时提及超级平台,她认为,拥有1亿~2亿用户,而且每个用户每年重复购买在8次以上的就是超级平台,从这个角度来看,天弘基金早已练成一个超级平台,由于余额宝嵌入式设计的引入,每日的收益实时到账,同时,用户也在频繁的转入和转出中完成资金的流动,例如,天弘基金通过追踪发现,有些用户喜欢把钱转向股市,天弘基金通过挖掘,打造出一个产品叫余额宝情绪指数,用来刻画散户入市意愿。

海量数据成天弘基金的“金矿”

超级平台上有海量用户,同时产生了大量数据,2015年平均每天有300G数据进入天弘基金大数据中心,一年下来有106T,相当于2个中小银行的数据量,天弘基金每天承载的平均交易笔数是3500万笔以上,系统能承载的日峰值达到2.2亿笔数。如何利用好这些数据,形成新的价值便成为天弘基金下一步要进阶的方向。

余额宝情绪指数便是一次试水的应用。整个2015年,余额宝情绪指数很好地反应了散户们的心路历程:兴奋、追涨、失望、重燃希望、忐忑不安……2015年2月初,沪指3000点,余额宝情绪指数大幅上涨;2月到4月,大盘持续上攻,余额宝情绪指数也随着股市一路震荡上涨;5月股市进入第二次调整,散户开始出现分歧,有爱有恨;6月中旬大盘在5000点附近,余额宝情绪指数很低……能比较客观地反应出散户的入市意愿。

韩海潮告诉钛媒体,数据是天弘基金的“金矿”,基于其上的挖掘,有两个主要的方向是天弘基金内部比较关注的,一是投研和风控,二是对用户的画像。

投研是基金公司最核心的业务,散户的钱在合规合法地到集中起来,需要稳健的投资,而此时,投研环节便是提供稳健投资的参考。天弘基金在利用大数据投研方面除了数据量大,还在传统数据的基础上,不断扩充数据源,例如与互联网相关的数据,与交易相关的数据等等,“因为云让数据存储成本降低,我们先存下来,再做后期的计算和挖掘,寻找数据与数据之间的关联关系。”韩海潮解释。

其次,天弘基金在2015年便引入了类似于AlphaGo这种机器智能的技术,并用于实践,推出的产品叫“鹰眼”。在海量数据中,引入机器学习和分析,对从各方面搜集的数据进行分析,将风险进行预先判断,韩海潮说:“我们会提前的在风险没有发生前,先别人一步防范风险,这个对于我们实际投资和风险控制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大数据对于投研环节的介入,让过去那种基于经验去判断项目的风险变为数据的研判,这样的话,能降低项目的风险,也让决策更为科学。至今,天弘基金推出的理财产品中,基于大数据的投研判断便是一个关键环节,这也让他从本质上区别于传统的基金公司。

此外,大数据还被天弘基金应用在用户画像上,例如一个群体经常定期转钱,那么基本上判断他的行为是储蓄型,工资入账便会转到余额宝来管理,一些群体会频繁、小额度地转出,基本上能够知道这样的用户喜欢消费……在余额宝的注册用户中,因为有转入转出的功能,连接了银行卡,还与支付宝又无缝对接的关系,这些丰富、真实的数据在用户画像方面可以做到接近真实状态。

在DT时代,每个领域都不同程度与互联网融合、改变,基金领域同样如此,天弘基金的进阶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着。(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郭娟
郭娟

资深媒体人,专注于电商、传统企业的互联网+、互联网金融,以及各种创新商业模式已多年,欢迎沟通,邮件:hemu2008@163.com。

评论(5

  • 天远 天远 2016-06-20 08:26 via android

    赚钱豪不手软

    0
    0
    回复
  • 钛AzeXPj 钛AzeXPj 2016-06-18 16:17 via android

    oothr..fV同龄人tcfttvt 人感觉人挤人题目

    0
    0
    回复
  • 钛AzeXPj 钛AzeXPj 2016-06-18 16:15 via android

    8

    0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6-06-18 15:58 via h5

    又一个巨头。

    0
    0
    回复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6-17 10:44 via android

    理财还需谨慎,要选靠谱的基金公司。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