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华为要出走深圳,可能只是中国精英分流的序曲

摘要: 日前,华为、中兴要搬离深圳的新闻在网上颇为火爆,企业的官方网站有意外迁,也做出了一些实质性的动作,但政府却执意挽留,双方言论中的矛盾,让深圳的产业结构、高房价、企业选择等话题再次成为公众学者讨论的焦点。

日前,华为、中兴要搬离深圳的新闻在网上颇为火爆,企业的官方网站有意外迁,也做出了一些实质性的动作,但政府却执意挽留,双方言论中的矛盾,让深圳的产业结构、高房价、企业选择等话题再次成为公众学者讨论的焦点。

事实上,深圳作为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从之前的小渔村,一跃成为中国前几名的大都市,他的成功、他的失败、他的热情、冷漠以及强迫症,都值得全国城市学习。

笔者曾站在华强北,亲眼目睹一筐筐的手机成品、配件销往全国,乃至整个东南亚,这里的人可以做大生意,投资动辄几千万,谈笑风生;这里的人也可以做小买卖,只要来消费,即便只是贴一个10块钱的手机膜,他们也会让人找到上帝的感觉。

华强北的草根具有坚韧的精神,但显然,这不是深圳的全部,与之相对的则是,耸立于全国乃至全球的科技巨擘,中兴、华为、腾讯、富士康的总部都长于深圳,根深蒂固。

事实上,深圳和一些明星企业是相互扶持,才走到了今天,过去20年也是各取所需,华为、富士康们拿到了特区独有的政策、宽松的创业环境,源源不断的人力资源;深圳则因企业而在GDP上获益良多,相信也收到了一些税费,支撑深圳本身的城市建设。

但随着科技、商业模式、城市发展之转型,深圳和他的企业伙伴们开始产生罅隙,前者要腾笼换鸟,找到制造之外的产业支柱;后者则要维护本就微薄的利润率,同时,也要对员工负责,于是,深圳企业迁徙大潮开始了。

相关数据统计,前段时间共有1.5万家企业迁出深圳,有的是让人赶出来的,有的是知难而退,这组数据没有针对企业规模进行分类,但可以断定的是,1.5万家企业中肯定有在业界举足轻重的企业,也可以断定“逃离特区”已经成为深圳众多企业绕不开的课题。

从现有的大背景看,中兴、华为纵然不离开深圳,也只是留下一些最核心的部门,他们需要继续沐浴这里的政策春风,同时,在第一时间获取信息,总之,能留在深圳的企业,必定要向轻资产转化,需要更少的地,更少的人,更高的附加值。

卓越华为:心在深圳、身在东莞

众所周知,类似华为、中兴这种综合性集团总要林林总总地分些层次,特别是华为,这两年手机卖得非常火,余承东经常找人弄个大广告牌,戳到MWC上,向世界宣布:华为荣耀一定会超越iPhone!

广告虽然有点夸张,但这并不能抹杀华为在智能终端领域取得的进步,其实,他们的手机在大陆卖得挺好,受惠于电信专利储备,他们在海外混得也不差,比如在英国,华为的Mate7就非常火,它提供了iPhone几乎全部的功能,价格却只有一半,更重要的是,华为的电信设备在英国享有非常不错的信誉,大大提高了旗下手机品牌的认知度。

如前文所述,华为、中兴们的核心部门需要留下深圳,继续掌控着来自最前沿的信息和思路,这些企业的高层办公室可能比较奢华,但毕竟需求不大,而且他们也能负担地起深圳高额的消费,也就是说,一些研发、设计等轻资产部门,或者说叫产业链的上游,势必会继续留在深圳,而产业链的下游则很难在深圳找到立足之地。

华为虽然不同于富士康,但随着制造产能的增加,同样需要建制大量的生产线,这些车间最早坐落于深圳,但随着地价飙升,这座年轻之城似乎再也容不下巨大的工厂。

毕竟,把一座工厂翻盖成“爱情公寓”,利润和GDP都能在短时间内爆棚,加之深圳市腾笼换鸟的趋势,制造业再难获得相关的政策优惠,而这些政策往往是制造业低利润率之下,仍然能活下去的重要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华为一定会去东莞建厂。

事实上,他们已经同东莞建立了如胶似漆的关系,政府大笔一挥圈出1900亩工业用地,而华为则成为当地第一纳税大户,我想这种甜蜜维持20年应该不是问题。

深圳是一座年轻之城,但在经济、金融、科技的领域已然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兵,或许,他再也留不下制造业了,他们可能也不想留,毕竟,这并不符合其下一个“五年”规划。

他正尝试着把自己变成香港,变成亚洲四小龙,满街都是银行家,以及创企孵化器里的老师,笔者很难评说,这种策略是否正确,但可以肯定的是,深圳正在流失掉一些好东西。

精英分流,中国城市需各司其职

笔者有一位朋友,去年第一次去深圳出差,短短2个月就爱上了这座年轻的城市,他常常坐着地铁从世界之窗跑到福田口岸,再到罗湖,去年十一黄金周,这位仁兄做地铁到后海,怒跑14公里,这几乎是深圳湾公园沿海的全部距离。

出差期间,朋友迷醉于深圳的整洁、快节奏,以及随时出现在大街上、兼具全国特色的、衣服又穿得不多的美女,他说自己最喜欢东门一个商场里的条幅:来了,就是深圳人…显然,这位朋友只是在短时间内享受了都市的繁华,却不知道背后的心酸。

现在,谈深圳就绕不开坐上火箭的房价,这种非典型的变化影响的不仅仅是房地产领域,事实上,任何同土地沾边的事情都会受到影响,华为、富士康们之所以要逃离深圳,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制造业已无立锥之地。

深圳的腾笼换鸟政策,会流失掉一些好东西,比如可观的GDP和大量的就业机会,但作为经历过飞速发展的经济特区,深圳并不眷恋这些,唯一让人担心的是,高企的房价,驱逐的并不只是制造业,还有一些饱受房价之苦的知识精英、科技精英。

相对来讲,华为员工的薪资是比较高的,每年怎么也得有个30万的收入,但无奈深圳房价向来天文,很多绩效好的员工,也要付出10年、20年、一辈子来买房,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些精英苦苦奋斗之后,尚不能达到一个中等拆迁户的水平,显然,这有违社会主义公平原则,更是让越来越多的知识精英感到心寒和愤怒。

相比之下,东莞的生活要舒服得多,一位华为员工说:刚刚建成的东莞松山园区,远离嘈杂、风景优美、绿树成荫、容积率低,且周边高楼大厦不多,工作、居住都很舒适,这种环境下虽不利于催生出华为推崇的狼性,但却能造福一大批的员工,从冰与火的挣扎中,活着走出来。

此外,科技企业的外迁,带来的并不只是GDP和税收,更关键的是一种发展理念,事实上,任何健康的科技园区都能带动周边社区的发展,把一种快节奏、精益求精的理念,慢慢融入当地居民生活,比如华为人的高效率,高品质,到了东莞之后,势必会带动周边产业的转变,连一些餐馆、KTV的服务都会变得不同。

毕竟,精英们的毛病特别多,但也正因为之于生活、工作的苛刻,也才让他们变成精英,变成一个能影响社区的一个团体,总之,华为出逃有着极强的社会意义。

在美利坚合众国,想要搞政治,就去华盛顿;想要搞金融,就去纽约;想要搞电影、搞文艺,就去洛杉矶;想要搞工业,就去底特律;想要搞火箭,就去休斯顿;想要看库里的超远三分,就去金州…但在中国,想要搞啥,都得去北京、上海、深圳,舍此三城,都是蛮夷之地。

科技企业逃离深圳,有点劳民伤财,也影响着一大批人的生活,但总得来说,精英分流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儿,这会消除一些变态的房价,也可削减一些奋斗者的压力,而当中国大多数城市都有自己赖以生存的根本之时,整个社会将会更加和谐以及丰富多彩!

【钛媒体作者:康斯坦丁;微信公众号:科技新发现(kejxfx)】

本文系作者 康斯坦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科技新发现创建人 微信公众号:kejxfx

评论(5

  • 天远 天远 2016-06-09 09:29 via android

    成长了,总得要有变化

    0
    0
    回复
  • hongk36 hongk36 2016-06-07 06:41 via iphone

    最后一段话不错哟…

    0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6-06-06 20:32 via iphone

    余承东经常找人弄个大广告牌,戳到MWC上,向世界宣布:华为荣耀一定会超越iPhone…小编,这是真的吗?华为也不过如此嘛,会这么做的永远超不过苹果,华为在我这里连锤子都不如,哈哈哈…

    0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6-06-06 20:30 via iphone

    一走钱就少了…哈哈哈

    0
    0
    回复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6-06 10:42 via android

    变化快,寻找新的增长点。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