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分答,更像是披着知识分享外衣的网红提款机

摘要: 分答的60秒能传输知识么? 回答是否有权威性? 分答如何刷单? 为何只有大V才玩得转?

最近,在行旗下的分答正在因“国民老公”王思聪的入驻而变得红得发紫

分答对自己的介绍是“值得付费的语音问答,十万知识网红等你来问”。而在分答官方网站上,更是号称“十万知识网红等你来问”,其中包括汪峰、章子怡、佟大为、罗振宇等等。

分答的功能玩法及逻辑

通过微信登录后,可以通过1元钱偷听别人提问的答案;也可以设置自己回答问题的价格,让别人付费收听;一旦问题被偷听,提问者可以获得0.5元。所有答案只有60秒。

那么,分答是否属于知识分享平台?分答能红多久?本文来探讨这两个问题。

60秒语音,与知识无关

虽然,分答对自己的定位是“十万知识网红语音回答平台”,但是我体验之后发现这里面没有“知识”,只有“网红”,说白了这根本就无关乎知识,而是网红们变现的平台。

首先,60S无法传输任何知识。分答推在首页的某心理学陈教授,被问:“60秒如何解决来访者心理问题,不解,请教!”

教授回答:60秒无法解决任何心理问题。

这位陈教授说的是实话,60秒实在是太短,无法传输任何知识。那教授为何还开通了分答平台呢?对着手机说50秒,100元就赚到了,这是主因。

其次,回答没有权威性,甚至带来严重误导。罗振宇是从微信公众号诞生的网红,目前也入驻到“分答”。有女用户提问:您怎么看待婚后出轨这件事,如果一方背叛是否还有挽留的必要?孩子成长与自我救赎哪个重要?

罗振宇很认真回答:如果你无法原谅就最好离婚,因为即使不离婚,也会在你们内心种下不好的种子,接着会生根发芽,最后结果更难以收拾。

罗振宇不是婚姻专家,不是心理学家,是一名学习媒体专业的知名网红,却在帮助网友回答婚姻和心理学问题。在未能全面了解对方状况的情况下,通过60s语音帮助对方做了决策。

这种决策的专业度有多少?是否会带来误导?此外,还有许多自称是医生的在回答专业疾病问题,而由于他们都是知名人士、网红,他们的回答被推到了首页,获得大量的“偷听”,这直接影响到许多人对该疾病的判断。

随意设个医生的头衔,在未经准确核实病人状况、未看病人资料的情况下,就盲目的为病人提供治疗方法,这是否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再次,信息孤岛,制造了一言堂。在《影响力》这本心理学书籍中,作者罗伯特·西奥迪尼说:

中国的学生过分依赖专家,在给我写的邮件中经常将那些可能影响他们一生的重大事件交给别人决策。李开复也曾说过,有无数学生来信要求他给他们指点人身发展道路。这就是对权威过度信赖的表现。

在分答首页上,许多获得认证的答主被推荐,然后大量用户向他们提问。由于被认证、知名,因此他们被认为是权威的。比如,有人问冯仑,一线城市楼市是否还有投资价值?

我想在微博上,也会有很多人向他提问。但是微博是公开的空间,他回答后,还会得到其他网友的回复,从而让提问者可以更全面的了解自己的疑问,而不是只听“权威人士”的答案。

但是在分答里,这些被推到首页,万众仰慕的“答主们”轻松地制造了一言堂,产生了信息孤岛,这必然会给听者带来严重影响,甚至产生从众的错误决策行为。

再次,“窥私”是分答的原罪。在分答上,许多人只是为了向王思聪、章子怡、汪峰这些名人、明星询问隐私话题,而那些花1元“偷听”者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窥私欲”。

比如,有人问王思聪“听说你是不婚主义,要是交往的女孩子意外怀孕怎么办?”这条3000元的提问被13300多人花钱偷听。截止2016年6月2日晚间7点40,王思聪的收入已经高达22万余元。

还记得曾经风靡全球的Secret么?这款匿名社交应用,在融资3500万美元后因团队认为内容无法控制而选择在2015年4月关闭。而国内的抄袭者“无秘”也在屡次挑战道德的底线,比如,刚刚火爆全网的陆家嘴视频。所以“窥私”意味着内容的不可控,意味着道德风险,这应该是“分答”的原罪,也必然会出现一系列社会问题。

分答阻断了“中产阶级”的诞生

我们都知道,中产阶级的数量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富裕和繁荣。国家必须要为源源不断产生中产阶级提供条件,如果只剩下金字塔的顶端与底端,那么这个社会必然怨声载道,失去生机。

分答,本质上来讲还是“社交平台”,因为这个平台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互动、交易、分享。作为社会就应该提供普通人走向“中产”的机会,但是分答,从一开始就将自己定位成了“十万知识网红语音回答平台”。这注定与普通知识工作者的晋升无关。

首先,分答的认证、推荐“答主”几乎全来自微博红人。且不说,王思聪、汪峰、章子怡、佟大为这些名人、明星,包括任志强、冯仑、刘春、于莺、巴曙松、王冉、留几手、一毛不拔大师等等微博大V系数加入。

这些大V吃过了微博的红利后,又来到分答平台继续吃红利。他们一直占据社交平台金字塔的顶层,这意味着其他人想要获得推荐,想要上位变得十分困难。普通知识工作者只能在朋友圈中发一发,寥寥的好友数,能带来几个问答?

而这些处于金字塔顶层的大V就如同社会中的“资本家”,而分答的社会层级如同古印度的“种姓制度”,农民的儿子永远是农民,贵族的儿子永远是贵族。

其次,“刷手”再次登上分答舞台。在微博上,除了这些生下来就金贵的名人、明星外,还有一大批人通过“刷手”的方式登上热榜。而“刷手”在分答上再次出现,分答的“问题榜”就如同微博的“热榜”。登上“问题榜”的刷单方法十分简单,给自己提问,同时找一堆号偷听,刷到了“问题榜”首页后,便可以坐着获取“偷听”的钱。而提问费、偷听费都进入自己腰包,拿出10%给分答平台即可。

显然,这也并非普通人晋升的方式,而是那些职业微博段子手、水军们。他们转身就在分答上轻松变成了情感专家、星座专家、金融专家、婚姻专家、风水专家等各种专家,甚至还会诞生“祖传名医”,包治百病,因为分答上的个人头衔随便设置,个人介绍随便吹嘘。

这些段子手、水军们,每个都是嗅觉敏锐的新闻工作者、掌控读者心理的炒作高手,他们总是能将自己包装成无所不能的超人,又能将找到最具争议的话题,然后通过刷单进入“问题榜”吸引大量付费偷听,赚取利益。

至于回答内容的真伪,他们才不关心!

再次,2/8定律很快显现,衰败就此开始。微博从平民的微博,变为名人、明星、公知、大V、营销人的微博后,流量便从天堂坠入地狱。因为,微博形成了2/8法则,违背了互联网的平等、共享精神,只剩下那20%的头部,其他人都是陪玩。

微信公众号,曾号称“再小的个体也有品牌”。3年后,微博公众号超过2000万,而500个超级公众号占据了整个平台10%的流量,严重的头部出现了。

专业、客观、技术类的微信公众号难以获得读者,这些知识贡献者在微信公众号的生态中没有任何上升的空间。

一位科技评论人朋友这样控诉“写了150篇深度科技评论,篇篇都在各大媒体首页出现,却在微信公众号上只得到23000个粉丝,每篇只有数百个阅读,一共赚了不到2000元的赞赏费,这就是微信公众号对知识工作者的尊重?”而娱乐大号、情色号、洗稿、抄袭、拼凑号、段子手们却轻松在微信公众号获得10万+的阅读,甚至年入千万元!

所有的社交平台都在忽视知识工作者的重要性,都在阻碍具有知识的中产阶级诞生,阻碍这些知识工作者通过分享经济获得高收入,平台全在为娱乐买单。分答空手套白狼的赚取10%的问答收益,所以他们才不管什么内容好坏,王思聪、汪峰、章子怡有更多人提问,可以赚更多钱,所以流量必须给他们!

现在“分答”披着知识分享平台的狼皮,却在进行着网红经济的勾当?微博估计这次凉透了。

在分答这个社交平台上,没有让普通医生、教师、工匠等各类知识工作者获取更多提问的有效机制,而他们正是帮助用户解答问题的“中坚力量”,正如同一个社会的“中产阶级”,而现在他们没有诞生的土壤。

如果“分答”不解决以上问题,这个平台的由胜而衰轨迹就会与微博、微信公众号一样,都随着头部占据流量达到顶峰后而走向抛物线的另一端。

【钛媒体作者介绍:磐石之心,公众号:panshizhixin18】

本文系作者 磐石之心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磐石之心
磐石之心

知名IT评论人,《解密小米》《互联网黑洞》作者,公众号:磐石之心

评论(1

  • fayfg fayfg 2016-06-05 15:29 via pc

    那又如何,捞完最火时期的一笔就走,却也可以。经济形式就是总在新陈代谢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