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对话:美女CTO是怎样炼成的?

摘要: 女性CTO在技术职场中首先要发挥优势,一个人工作上做的好,并不是弥补劣势,而是发挥优势,要考虑自己的擅长是什么。第二,做你最热爱的事情,你会多花时间,你会做的好,你做的越好,你会越热爱,这是自动控制上的正反馈,做你热爱的事情非常重要。第三,女生应该多一些自信,多一些梦想,多一些雄心。

对话美女CTO

钛媒体注:由《商业价值》与钛媒体正式合并成立的BT传媒,首次联合CSDN主办Challenge—— “2014 技术商业500人论坛”今日继续在北京举行。清华计算机系本科/卡耐基梅隆大学博士、MediaV CTO 胡宁,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系硕士/前Expedia技术总监、途家在线联合aa创始人、CTO杨孟彤分享女性如何在技术职场拼杀,如何管理以男人为主的技术团队。

主持人(BT传媒CEO、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在技术圈、工程师圈难得出一些女性工程师,更难得的是这些女性工程师还能经历那么激烈的职场的厮杀能成为CTO,在座的两位幸存者真是非常侥幸的罕见的生物。我们都知道,经常有人说世界上有三类:一类是女人,一类是男人,还有一类是女博士,最近流行出了第四类人,叫女创业者,我也算创业者,我们知道胡宁还有一个很特别的身份,她同时还是女博士,而且是美国非常有名的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女博士,胡宁,你为什么会选择计算机而且一直读到女博士?而且要跑到美国读这么艰深的课题。

MediaV CTO胡宁:我中学时开始参加奥林匹克数学计算,那时候就对计算机很感兴趣,上大学的时候也一定要上计算机系。本来没想读到女博士,那时候已经开始流传那句话了,当时觉得自己不是特别合适,大家觉得女博士是那个样子,我觉得我也不像那个样子,所以没想着读,读着读着,觉得自己挺有兴趣的,觉得做研究蛮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所以后来就读下来了。

主持人:胡宁有一个背景,原来在美国读完博士被谷歌留下来了,她有很长的一段工作经历是在谷歌,而且做到谷歌的技术总监,后来又经历了几段创业经历,我想问问胡宁,同时,杨孟彤你也想想,杨孟彤在西雅图也做过一段时间,你们在职场的过程中,尤其是你们当码农的时候,跟男技术人员有没有PK的时候?有没有打架的时候?怎么把他们干掉的?

胡宁:工作当中如果有不同意见,会跟同事根据讨论,甚至有时候是有火花的,比较激烈的讨论,其实蛮常见的,我倒不认为是斗争,我认为是工作中非常正常的交互。我刚工作那个时候,其实是被比我更资深的一个同事训哭过,这可能也是女生特有的,属于比较容易掉眼泪。打磨下来以后,杨孟彤说她工作时候不觉得自己是女性,我是我知道我是女性的,从小到大一直都在男生多的环境里,因为读理工课,觉得很自然,不觉得很难受。

主持人:没有过争斗,是吧?你原来的上级应该是男性吧?

胡宁:对,我之前所有的Boss都是男性。

途家联合创始人兼CTO杨孟彤:我也是。

胡宁:我觉得交互起来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一般来说,我不知道会不会对女性下属更温柔一些。

杨孟彤:我们有个群,题目叫美女CTO,我说能不能改一下,我太心虚了,胡宁安慰我说美女泛指女性,所以我才觉得心安一点。我大部分经历在美国,主要做技术方面工作,包括跟男性PK,无论上级,还是同事,还是我的团队,确实以我为主,总体感觉是我经常忘掉我的性别,比较幸运的是我所在的几个公司都是比较公正的公司,大家看的是你做出了什么成绩。无论是PK,还是争执,或者升迁,其实都是以成绩为主,我并没有觉得女性和男性在性别上有什么差别。另外,我本人是理性的人,有什么争议的话,比如设计方案有什么不一样,我们先看看有什么优点和缺点,然后我们再讨论怎么做。相对来说,感性或者主观因素在实际工作中少一些。

胡宁:我原来其实特别反感人家看我的时候说你是女CTO,好少见,打的第一个标签是女性,我其实有时候挺反感的,尤其是美女这个词,有时候觉得不是因为我的技术水平或者我本身的能力而受到肯定,而是因为第一个标签是女性,因为我是这个行业里比较少的性别而受到肯定,心理会非常非常不舒服。前段时间我还才是转变感觉,愿意以女性CTO的角色更多的展示我们公司包括我自己,我收到过几封信,她们也是这个行业里的女性,这个行业女生确实特别少,我们其实都走过这条路,也证实了这条路没那么难,可能可以给更多女性一些鼓舞。

主持人:非常好!其实我也了解到胡宁还曾经受到过非议,今天的主题是美女CTO怎么炼成的,二位都要带一个以男性为主的技术团队,作为一个女技术主管,当你面对以男性为主的技术团队的时候,你觉得你们的优势和劣势主要是什么?

杨孟彤:做女性主管,我的上级都是男性。女性领导一个团队,我觉得女性优势还是蛮大的。我先讲一个小故事,有一次我出头组建一个新业务,在加州买了一个豪华游业务,由我在内部组建一个团队,把豪华游做成线上产品,我组建一个新的团队,需要有前端、后端和数据库团段,前端团队中有一个人是美国人,斯坦福大学毕业的,跟我是平级的,他主动来找我,他说希望来我的团队,我当时有点受宠若惊,我很高兴,他说的理由让我非常惊讶,他提到的一点我没有想到,他说他以前给女性领导工作过,他觉得体会非常好,觉得女性善解人意,这是他想加入我们团队的另外一个因素,这是一个真实故事,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只发生过一次。

对于我来说,除了技术以外,我比较擅长的是沟通,在别的地方也问过我的领导风格是什么,领导者的领导风格是不一样的,但是你要跟团队建立起信任关系,女性还是比较心细,我个人对我的团队非常在意的,对沟通有很大的帮助。另外一点,因为我善于沟通,所以好多工作靠团队的合作完成,跟别的团队一块合作的时候,合作完一个项目之后,我等于多交一个朋友,大家了解你的风格和能力,以后这些人会帮助你,好多东西并不是眼前能够看到的,时间长了以后,他觉得你很能干,对个人长期的成长是非常有好处的。

胡宁:我也很赞同,作为女性主管,带团队的时候,团队内部的沟通以及团队与其他部门的沟通相对来说比男性领导者更顺畅一些,因为她会更细心,更注重沟通中的一些细节。带领以男性为主的团队的时候,其实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团队中如果有一些女性的时候,有时候反而要特别处理。

主持人:为什么?

胡宁:我对杨孟彤早上说的一点很感受,某种意义上讲,我和杨孟彤可能都属于比较大大咧咧的,很多东西不往心里去,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两个人可能都不属于女性的典型代表或者中间派,比如我的团队中有一些男性领导者,有时候会说他们团队中有些女孩子比较敏感,动不动就觉得好象人家在歧视她,或者觉得她不行,最后,我需要跟这些女孩子聊,发现更多的原因在于自信心,很多时候觉得可能别的同事在挑战她或者歧视她、鄙视她,因为她的自信心还不是足够强,很多时候人家是无心之语,很多话说的是蛮随便的,说者无意,听着有心,女生这方面更敏感一些。

杨孟彤:我来之前还担心在座的有多少女生,现在看到至少有一部分是女生,在座的大部分可能是领导者,下面如果有女性技术人员的话地我接触过一些女性程序员,其实大家还是非常负责任的,非常肯干的,跟男性相比,自信心方面差一些,作为领导者,应该以鼓励为主,多一些鼓励。

主持人:女性以鼓励为主,男性以骂为主,是吗?

胡宁:也不是,对于男性,批评两句,他还能承受,女性确实要注意分寸。

主持人:我们发现两位其实都有美国求学和就职的经历,我们也知道,不管是技术环境,还是职业环境,还是创业环境,中美两国都很不一样,大家可以关注一下钛媒体微信,钛媒体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专栏,叫我在硅谷做码农,那是一个在微软服务的工程师写的一系列的专栏,讲了一系列故事,讲的是他们怎么跟印度人PK?怎么抢绿卡?怎么在食堂里抢饭?怎么升职等等?讲了很多鲜活的经历,在中美环境有这么大差异的情况下,两位怎么看待女性的竞争力,以及你们可能面临的不同问题?

杨孟彤:我在中国工作了五年,在美国工作了十来年,从年龄上来说,我在中国带的团队的年龄比美国带的团队的年龄年轻很多,中国做技术的都是很年轻、很有朝气的人。第二,如果从区别来看,途家的移动是很重要的,移动团队的研发还是非常高效的,移动团队现在有十个研发人员,很长一段时间只有五个研发人员,我们把手机客户端iOS和安卓都做出来了,包括网站,移动研发的头儿是一个女孩子,是从微软招过来的女生,就是做研发出身,做的非常好,她更害羞一些,不是特别主动的跟大家交流,她有什么问题其实容易藏在心里,这就取决于一个领导者,如果你能发掘出她的优势,让她把想法说出来,两三年以后,她变得开朗很多。中国说中国和美国的区别的话,中国女生给我的感觉相对来说更内向一些。

在美国,如果做技术的话,女生比较少,我带的一个团队有二十多人,原来只有一个女生,是印度女孩,后来她走了,结果我的团队都是男孩子,我是唯一的女生,第一,女生非常少,整个公司只有两个做技术的女生,她是香港女生,很早就来美国学习和工作。如果纯做技术的话,跟硅谷相比,西雅图的中国人并没有那么多,女性的技术人员是比较少的,中国也是一样。

胡宁:刚才,你讲到在硅谷印度裔的比中国裔的更吃香,从整个大公司的上层来看,我也在美国求学,并且工作,我当时一个很明显的感觉就是在每个市场环境中更有进攻性的人某种意义上更容易成功,因为他会更容易展示自己,像我们这样的,第一,是女性;第二,还是在国内受的基础教育,整个性格比较偏内敛,我觉得不一定是女性的问题,这是中国人在美国面临的一个首要问题,其实是个性问题,很难像美国人或者印度人那么有进攻性的奋斗。我是自己决定回国的,回来以后觉得舒服很多,觉得大家没有那么咄咄逼人,跟女性的关系不是特别大,但是,确实有很多女性特别特别喜欢美国,理由大家也知道,那里的环境好,大房子,生活舒适,对很多注重家庭的女性来说其实非常非常重要。

主持人:但是,在中国可能另外一个判断,我也异常被家人鄙视,或者被周围成功家庭的主妇鄙视,中国很多传统判断可能还是觉得女性需要成为家庭男性背后的女人,以及更看重你对家庭的贡献,不管你在事业上付出多少努力,大家还是用同样的对家庭的判断来要求你,这样的话,你们会不会觉得压力更大?

胡宁:其实我们家还好,我爸、我妈本身也是自己各自有一份事业,钱都自己管,他们的帐是分开的,从小受这个教育,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事情女生不能干,这是蛮重要的家庭教育背景,社会上最大问题是很多女生从小长到大都有人跟她说你做这个不行、做那个不行,讲多了以后,女生心中有一个暗示,我确实是不行的,如果从小家庭环境中没有这样限制的话,我有见到过很多非常优秀的女性,包括杨孟彤。对于女性来说,最重要的是找到她想做的事情,并且为之分多,这是最重要的。

杨孟彤:我没有社会压力,我有个弟弟,也是清华毕业,无论是我的求学、出国,还是交男朋友、结婚,父母都让我自己做决定。另外,我先生跟途牛CTO汤总是清华大学的同班同学,我先生在家里开玩笑说我们家不是男女平等应该是女男平等,我有一个非常支持我的先生,我周围朋友都是比较喜欢干事的,但是聚向相投,整体来说,我比较幸运,没有这方面的压力,我觉得我的压力是自己给自己的,我有七岁女儿,我有时候觉得我这个妈妈当的很差劲,并不是外界说的,有时候错过她的一些活动,有时候出差一周回来之后觉得女儿怎么变这么大的,内部有一些愧疚感,不是外部加给我的。

主持人:之前跟杨孟彤聊的时候,她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她说女人事业心很强,她说女人要做事业,一定要找一个很好的伴侣,她的家庭很支持她,我觉得对你的老公是最高评价了。所有创业者都面临工作和生活怎么更好分配的问题,女性这个问题会更突出,我知道杨孟彤一些故事,我不知道能不能说,就是你当年生孩子的是在美国一个公司创业阶段,然后遇到了一些问题,那个事情让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感动,除了在座的朋友以外,我们还通过媒体朋友向外发布,给更多职场女性和科技圈女性求职者更多的参照和建议,说一说工作和生活。

杨孟彤:先说一我下的经历,我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希望说出来,希望给更多女生一个鼓励,我在中国接触到一些一些女孩子,女孩子要生育,很多公司不愿意要女孩子入职,甚至清华毕业的女生说我以后要生孩子,事业上要顾家庭,事业上不能像男生那样有那么多选择。我2006年底加入西雅图创业公司,做CTO,我们是做一个全新的度假公寓网站和系统,2006年底加入的。我女儿是2007年10月出生的,同时,我的网站、我所有最重要的技术是2007年10月同一周完成的,这方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特殊的是什么呢?7月份去做正常产检,我的生育一直很正常,医生跟我讲我有流产的可能,他说不能工作了,而且必须住院,当时我女儿只有26周,26周如果生下小孩,50%以上是不能活下来的,我必须得24小时平躺在医院里,唯一能起来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第一,去厕所;第二,吃饭时候,可以半躺着用5分钟时间吃完;第三,坐凳子上洗淋浴,平时基本完全平躺,我当时压力比较大,小孩随时可能出来,我们是创业公司,是工作最近几的时候,我非常幸运的是什么呢?我当时不敢想这件事情,小孩如果出来的话,这个后果是我无法接受的,我只能把这个经历投入到工作,我不能坐起来,现在还有一张照片,我躺着的时候医院有一个小桌子,可以把手提电脑放那,可以躺着打字,7周时间是躺着回邮件,躺着跟我们公司人开电话会议,33周之后就很好了,可以回去了,孩子大了就不会再出来了,第一,我觉得我非常幸运,如果没有这份工作,我会把思想放其他地方,孩子可能也保不住;第二,在工作最忙的时候,作为CTO创业的时候,发生了这件事情,其实我们的工作耽误的非常少,确实有耽误,不可能跟团队在一起,只能通过邮件和电话,但是,我们公司说话的产品如期上线的,我希望跟大家分享这件事情的原因是什么呢?作为一个女孩子,回过头想,其实是很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只要自己努力,有很多方法可以工作。我希望女孩子不要把自己人生短暂的困难作为永久性的困难来看待,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总会打开一扇窗。

如果说对女生有什么建议?我的建议有几点:第一,发挥你的优势,一个人工作上做的好,并不是弥补劣势,而是发挥优势,要考虑自己的擅长是什么。第二,做你最热爱的事情,我学自动控制专业出身,如果做热爱的事情,你会多花时间,你会做的好,你做的越好,你会越热爱,这是自动控制上的正反馈,做你热爱的事情非常重要。第三,希望女生多一些自信,多一些梦想,多一些雄心,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是平的了,性格之类的其实越来越不是一个障碍了。

主持人:作为女人,我觉得很震撼,一两个月保胎的时候还是全身心投入工作,别人可能认为你是工作狂,是女疯子,你更多的觉得工作给了你精神的支撑和精神力量把这个孩子保下来了,工作中的心态和精神状态真的非常重要。

胡宁:为什么我刚才说我特别敬仰杨孟彤呢,我之前看过她的的文章,大概知道这件事情,今天听了她讲了以后,格外的敬佩,确实很厉害。

我觉得生活和工作其实挺难平衡的,毕竟时间就那么多,一天24小时,有些方面肯定会有所牺牲,关键的是看什么事情对个人更重要,什么样的事情对个人来讲做起来更开心,我本人可能一直都属于比较随行的,我喜欢的东西我才会做,如果让我做不喜欢的东西,我会非常痛苦,很幸运的是正好这一行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整个计算机行业、整个互联网行业发展特别快,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我不觉得难受。当然了,在别人看起来,一天到晚加班,你不觉得很辛苦吗?其实习惯了就好,也没什么感觉。确实也会碰到不少的困难,刚才,听了杨孟彤的发言,我很有感受,不管是她,还是我,在职业生涯当中会碰到很多困难,跟所有人一样,都会碰到不少的困难,但是并不意味着碰到困难以后就会被难住,我认为所有事情都有解决之道,从另外一个方面想也许是一个新的机遇,以我自己的经历鼓励这个行业其她女性能够直面自己职场中的困难,不要认为它是一个拦路虎,换一个角度想,你就能够很轻松的跨越它。

主持人:非常好!时间太宝贵了,以后还可以多组织这样的女性沙龙,我们一起交流更多关于女性创业和女性职场中很重要的话题,杨孟彤有一句话我特别赞同,我们更加需要在一起互相鼓励、互相支持、互相支撑,也希望社会给予女性创业者、女性职场人更多的爱护和宽容。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商业价值
商业价值

《商业价值》杂志为你报道更创新、更智慧、更可持续的商业。微信公众号:bvmagazine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