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了 Twitter、Uber的克里斯·萨卡,完成了从负债累累到身家十几亿美元的蜕变

摘要: 克里斯·萨卡的投资案例是十分著名的。他投资了Twitter、Instagram、Uber等,除此之外,他还投资了数家估值数十亿美元的创业公司,这其中包括在线支付公司Stripe、手机安全公司Lookout以及博客平台运营商Automattic(WordPress的母公司)。

相比雷德·霍夫曼这个“乖孩子”来言,克里斯·萨卡(Chris Sacca)这个喜欢穿花衬衫、牛仔裤的天使投资人在硅谷中就有些“异类”了。

克里斯·萨卡的投资案例也是十分著名的。他投资了Twitter(美国社交网络及微博客服务)、Instagram(图片分享应用)、Uber等,除此之外,他还投资了数家估值数十亿美元的创业公司,这其中包括在线支付公司Stripe、手机安全公司Lookout以及博客平台运营商Automattic(WordPress的母公司)。

这位年仅40岁的投资人在福布斯第14届全球最佳创投人排行榜中名列第三。

为何说他异类呢?

虽然在投资界做得风生水起,但他从来没有学过商科或工程学,也不懂编程,甚至从未成立过自己的公司,也没在任何一家大型风投企业工作过。

他的投资方式,就是与他精心遴选出的创始人们交朋友,在他们消沉的时候给予安慰,在他们因为风险过大望而怯步时为他们加油鼓气。

但是,萨卡在交朋友这一项上做的并不算成功。他曾经与Uber创始人因为股权问题从朋友变为了“陌生人”。

不仅如此,尽管身为Twitter最大股东之一,有英雄情结的他曾经说过,“Twitter 要是不听我的话,就等着被谷歌、微软或者Facebook收购吧。我觉得Google来买就挺好。”

另外,萨卡的经历也十分传奇。

尽管父母分别是大学教授和律师,但读大学不久,萨卡就拒绝做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

第一,本专业的课程能逃就逃;

第二,领到政府发放的学生贷款支票后,他就跑去炒股。

1998年,22岁的萨卡毕业,开始正式涉足股票市场,投资对象多是20世纪最后10年的热门互联网科技公司。

截至2000年,他已通过炒股,将最初几万元的本金变成了1200万美元。

萨卡并没有因此而满足,而是继续加大持仓量,期望着账户里的数字继续向上涨。没想到,“互联网泡沫”破灭,他的股票跌得一塌糊涂,身家很快缩水到200万美元。

2000年3月14日,无意中看到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与英国首相布莱尔联合宣布“两国都支持把基因组数据向世界免费公开”后,他当即决定把剩下的钱全都买入与基因相关的企业股票。

放手一搏的结果并不像萨卡想的那样一夜暴富,而是身家变成负数---欠债400万美元。

但萨卡拒不宣布破产,而是与债权人进行了协商,将欠债总额降至212.5万美元。

变成“穷光蛋”的萨卡只得重新拿起法律条文,在泛伟律师事务所的硅谷办公室找了份工作。

一次偶然中,他与著名风投机构KPCB的合伙人约翰·杜尔一同出席了一场会议,听着杜尔侃侃而谈,萨卡终于清楚地意识到:“投资领域才是我应当有所作为的地方。”

于是,他劲头十足地给各大投资机构四处打电话找工作,但始终不走运,只能继续等待机会。 2003年11月,27岁的萨卡跳槽进入谷歌,在法律和业务开发团队谋了一个职位。

和一般新人的谨言慎行不同,萨卡很大胆,他出现在任何能挤进去的高管会议上搜集信息。

一次机会,谷歌经理亨特·沃克去见创始人拉里·佩奇,报告谷歌广告平台AdSense的最新进展。萨卡也在场,他并未负责任何广告业务,也没有广告专业背景,但依然不停插话发表建议。

幸好,谷歌的企业文化是鼓励注重实干的人,萨卡并未被责骂,反而引起了佩奇的注意。

不久,不按牌理出牌的萨卡终于尝到了祸从口出的滋味。

一次,他到英国公干,在会上公开指责当地的无线运营商“没将谷歌地图内置到英国的手机上”。这番言论见报后,给谷歌的安卓团队造成了不小的尴尬和麻烦,萨卡的顶头上司、谷歌首席法务大卫·德拉蒙德让他准备卷铺盖走人。

最终,还是佩奇出面将他留了下来,反而将萨卡安排到了跟无线项目相关的岗位上,其中包括用免费WiFi覆盖旧金山的大胆计划。

2007年12月份,在拿到自己的大部分股票期权后,萨卡离开了谷歌。此时,他的债务已经还清。

2006年,萨卡在谷歌的朋友伊万·威廉姆斯琢磨出了新型微博客服务Twitter,萨卡被这项服务的利润和数据潜力深深吸引,毫不犹豫地填了一张2.5万美元的投资支票,然后就开始疯狂地发送推文,彻彻底底被这项服务在营收和数据上的潜力所征服。

萨卡甚至还引发了最早的失言话题之一:当时他在旧金山目睹了一场重大车祸,于是以私密方式发布了若干车祸的细节照片,结果Twitter却不小心将这些图片设成了公开。

2009年,萨卡连续投资了数家公司,直到花光手头的现金。这时,威廉姆斯再次找上门来,打算出售自己价值4亿美元的推特股份。

作为行动派,萨卡在短短30天内就找到了高达10亿美元的担保资金和市政债券,与朋友里兹买下了威廉姆斯和其他投资者持有的推特股份。按推特如今的市值,萨卡的各类相关交易已经为投资者带来50亿美元回报。

萨卡能早早嗅出哪个项目有机会,是因为他一直跟创业者混在一起。他常在家里举办“浴缸聚会”,邀上旧金山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到家里泡上好几个小时的热水浴,喝着小酒、大声谈笑。正是在如此放松的环境里,萨卡第一次听说了Uber。

当时,硅谷创业者加内特·坎普萌生了做一款打车软件的想法,圈子里的许多投资人对此一笑置之,萨卡却早早开始留意个中机会。

最后,坎普的朋友特拉维斯·卡拉尼克(现Uber的CEO)以及萨卡,为这家公司带来了13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其中萨卡的基金贡献了30万美元,此后还不断追加投资,拥有4%的股份。

除了投钱,他还帮Kalanick协调报酬,并从环球音乐集团取得了“Uber”这个名字的正式使用权。如今,Uber的估值已高达500亿美元。

现如今,萨卡已经从一个负债累累的穷小子,变为身家十几亿美元的富豪。现如今,萨卡总共监督着十多亿美元的运作,分别来自十来支基金,这些基金均以牛仔相关的字眼来命名,如“牛仔竞技”(Stampede)、“边疆”(Frontier)、“马刺”(Spur)等。

但是他现在去的会议少多了,更愿意把时间花在海滩和蒙大拿的新家上。有人认为这是他正在退居二线的征兆,萨卡并没有否认这种可能。但是,相信这个耐不住寂寞的人不会因此而闲下来。

【钛媒体作者:Mr.De;微信公众号:tmt100bj】 

本文系作者 创客100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创客100
创客100

评论(2

  • 创客100 创客100 回复钛ihruQ0 2016-05-31 10:40 via pc

    谢谢。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钛ihruQ0 钛ihruQ0 2016-05-30 17:30 via iphone

    很好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