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Java案剧情再现翻转:谷歌胜诉,原因何在?

摘要: 谷歌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甲骨文是全球最大的老牌数据库软件企业,两家的灵魂人物施密特和埃里森都是有故事的硅谷风云人物。这是一场重量级的较量,以谷歌单方面胜利作为结局,甲骨文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久前,美国旧金山联邦法庭陪审团做出裁决,认定安卓操作系统合理利用(fair use)JavaAPI代码并未侵犯其版权,驳回甲骨文向谷歌索赔93亿美元诉讼请求,此消息让整个业界颇感意外。吃惊的是,谷歌在整个Java案中处于绝对劣势,却能在官司第二轮角逐中逆袭甲骨文,令人费解。

谷歌的噩梦始于2012年,经历了甲骨文上诉至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上述法院于2014年判定API受版权保护,谷歌须赔偿侵权,谷歌不服判决,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遭驳回。

2016年旧金山联邦法院对该案复审,甲骨文紧咬37个代码段,证据确凿,加之期间安卓之父电邮事件(鲁宾认为JavaAPI是有版权的)曝出,可以说当时形式判断谷歌输掉官司只是时间问题。

而一些细节也反映出谷歌本身亦准备接受这样的结局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比如在新版安卓问题上舍弃私有的SunJDK而转用开源的OpenJDK,在诉讼方面则倾向于尽可能庭外和解并减少赔偿损失(甲骨文93亿美金要价太高)。

在这种情形之下Java案能够出现大的反转,谷歌应该是受宠若惊的。我们对其原因进行解读:

偏执较劲的硅谷法官

回顾该案始末,可以发现谷歌曾于2012年5月加州北区法院裁定后暂获小胜,当时裁定谷歌没有侵权的法官是William Aslup。后因甲骨文上诉至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后败诉,之后谷歌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遭驳回,案件回到旧金山联邦法院复审,而此次负责该案的法官就是4年前的William Aslup。

该法官是何许人也?

William Aslup现年71岁,是美国加州北区联邦法院法官,此人曾于2012年指出API是一种精确的命令结构——符号集的实用功能,列出每个符号的预分配功能。根据美国版权法第102条(b),此种命令结构属于一类操作的方法,因此不受版权保护,复制命令结构是程序互通所必不可少的编程行为。随后该法官裁定JavaAPI不受版权保护。

回顾当年那场庭审,可见法官William Aslup多少具备了一些硅谷工程师的偏执与较劲。为了研究Java案,Aslup甚至学会了用Java编程,而且觉得很深奥,这也是够拼的。

后来当该案有了新进展时,Aslup邀请了一位经济学家来评估安卓系统中备受争议的9行代码是否构成侵权(其实是为了评估侵权部分是否值索赔10亿美元),这一举动曾彻底激怒了甲骨文,甲骨文抗议经济学教授根本没资格评估专业的代码。

不论如何,对于没有法律明文定性的应用程序接口API是否受版权保护问题上,William Aslup的观点倾向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该案的两次裁定结果。这无疑是对谷歌有利的。

开源风气在欧美盛行

众所周知的是,欧美是开源的发源地,当年由理查德•斯托曼、埃里克••雷蒙德发起的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运动令如今的开源社区风靡全球。自林纳斯•托瓦兹发布Linux以来,开源软件的创造便如雨后春笋般萌发,开源的理念与发展亦深入人心。

随着开源软件的进一步推广与被利用,一系列开源许可证应运而生,这些许可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概念上与现有的美国版权法相左(Copyleft),但其并不违背法律。不同的是,部分许可证允许经修改的代码闭源且无需放置版权说明,这放宽了开源软件可成为多种商业运作的可能。

但是,它们大多遵守一项铁律——利用者必须遵从原开发者制定的规则,这被业界解读为“开源的传染性”。

本案中JDK所使用的Sun协议(GPL许可证)以及安卓所使用的Apache许可证没有任何异议,但关键在于JavaAPI作为JDK的一部分是否受版权法保护,这在美国法律乃至全世界而言,至今没有前例和定论。

Java案于业界而言其重要性之大在于该案结果将影响全球开发者行为与软件行业的商业态度。

假如法院最终认定JavaAPI受版权法保护,将驱动更多软件商业公司利用私有应用程序接口发起更多诉讼;对于开发者而言,他们将一定程度上被迫不再使用私有版权的API代码,不仅仅是Java开发者。

开发者是整个软件生态的最关键环节,被平台商称之为源头活水。而开源社区作为全球最大的开发者圈子,其在业界的影响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

从Java案的舆论风向来看,在开源理念深入人心的美国特别是硅谷开发者环境里,甲骨文的做法或多或少是饱受争议的。这也是为什么最近的复审10人陪审团一致认为谷歌使用Java平台开发安卓属于版权法规定的“合理利用”条款,因此驳回93亿美金赔偿的请求。由此可见,从一定程度上,甲骨文输在了人心(开源社)。

Java案结束了吗?

我们认为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谷歌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甲骨文是全球最大的老牌数据库软件企业,两家的灵魂人物施密特和埃里森都是有故事的硅谷风云人物。这是一场重量级的较量,以谷歌单方面胜利作为结局,甲骨文定不会善罢甘休。

事实上,对于这一判决,甲骨文当场表示将提出上述,其总法律顾问多利安•戴利声明:甲骨文坚信谷歌在开发安卓、进军移动市场过程中非法复制了Java的核心技术。

Java案的拉锯战仍将继续。(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水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水哥
水哥

高级工程师,科技专栏作者,中国计算机学会会员。IT评论,业界分析,不一而足。微信公众号:QQ133991

评论(2

  • yellowmoon yellowmoon 2016-05-30 21:21 via android

    专利是把双刃剑,伤人也会伤己。

    0
    0
    回复
  • ludwigliu ludwigliu 2016-05-30 11:21 via ipad

    TMD甲骨文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