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众筹:促销,众筹?

摘要: “众筹本身也没有一个明确的书面概念,产品众筹利用的是受众的消费心理,它跟团购之间并没有泾渭分明的区别。”股权众筹平台天使客CEO石俊则认为,产品众筹确实容易走向“预售”或者“团购”,因为其利用的本来就是大众的消费心理。

众筹

一个众筹肉夹馍小店,开张不到一年时间,几个合伙人便纷纷反目,一群众筹者也要求退股。

一个国内团队的手游,在美国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募资8万多美金,但项目进度一拖再拖,过去近一年时间仍然没有成果,引来海外众筹者骂声一片。

前者是互联网餐饮西少爷肉夹馍,后者是独立游戏《水晶战争》,它们都是以众筹形式轰轰烈烈发起,但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更现实的是,这些项目依托的众筹平台,在国内也逐渐偏离了方向,开始玩起了抽奖、预售等概念。

褪去其身上的明星光环后,人性、诚信、投资种种因素混合到一起,便造就了光怪陆离的中国式众筹故事。

 

“众筹大明星”西少爷内讧:赖账不还,合伙人内斗不断升级

一个肉夹馍小店,让宋鑫已经为之折腾了大半年。

今年4月,三位供职于BAT等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辞职创办了西少爷肉夹馍,他们分别是孟兵、宋鑫和罗高景。

创业之初,他们在各自朋友圈众筹募资,得到了来自同事和校友们85万元的支持。彼时,他们是红极一时的众筹创业者,被冠以互联网思维定义餐饮的名号,并且连续登上CCTV等媒体的访谈节目。短短几个月内,他们在中关村、望京等地连续开了4家分店,并公开表示月盈利达到200多万元。

这看起来是一个成功的众筹故事,但最近,创始人之一的宋鑫发表公开声明,称自己被创始团队踢出公司,并且另外一位创始人孟兵赖账不还:“公司前后两次众筹85万,至今一年多来没有做过股权变更,也没看到过财务报表,股东分红更是没有人拿到。”

导火索来自于9月份的一次退款——某众筹者因为老婆生孩子急需要钱,委托宋鑫帮忙,希望能够拿回当初投资的近10万本金。但宋鑫找其他创始人时,对方却称财务核算尚未做好,这笔账目至今也未查清楚来源。在西少爷的众筹项目中,前后有近20人参与。但到目前为止,多位众筹者表示要求西少爷团队退回当初投资款项。

“现在西少爷盈利状况良好,却不见任何分红,连本金也拿不回来了。”一位当事人对《IT时报》记者表示,自从今年9月份开始,他们就催促西少爷团队退回本金,但对方在登记了他的个人信息后就再无音信。“前后投了近10万进去,9月份急用钱时联系过西少爷一次,当时对方承诺退款,但他们在登记了银行卡号和个人信息后就杳无音信。11月份再过去催促,对方居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很快,西少爷团队数位创始人相继发出声明,称宋鑫是因为“平日工作态度消极,每天睡到中午才起床”,与创业团队理念分歧太大才退出,并不是其所称的“被踢出团队”。同时,公司股东退出需要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议通过方可执行,所以此次众筹者要求退股的事件并不合理合法,但其承诺依旧会按照投资款的150%~200%进行退还。

不过,对于这一说法,宋鑫和一些众筹投资者并不认同。“如果西少爷团队有心解决这个问题,马上可以召集大家开股东大会协商解决。”宋鑫说道,“让大家拿到应得的回报,完全合理合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去肆意抹黑别人,甚至单方面决定以2倍或1.5倍价格回购了事。”

“本来是众筹支持朋友创业,谁知道后来会变成这样。”一位众筹投资者不解地说道。

 

一场“旷日持久”的水晶战争:资金到手后严重拖延项目进程,无视投资人质问

与西少爷一样,国内另一个众筹项目C-WARS(中文名《水晶战争》)同样面临着困局,不过这次是来自海外投资者的压力。

2013年5月,北京傲逆(Onipunks)软件有限公司在Kickstarter发布了一个《水晶战争》的独立游戏项目,设定的众筹额度是3.2万美元,但他们出乎意料地得到了来自3348名出资人的9.55万美元。通过此次众筹,他们在业内迅速出名,并被部分玩家称赞为“中国独立游戏开发者之光”。

同时,傲逆在不同平台放出了数段宣传视频,而且凭借《水晶战争》及其前作《水晶茧》获得了众多业界奖项。但关键的地方在于,傲逆软件向出资人承诺在2013年10月前完成项目,但到目前为止的18个月中,这一系列没有任何一部作品完成。

此前一位参与此事的前傲逆员工对媒体表示,“我们用了4个月时间准备众筹,2个月做宣传视频。理论上这个视频应该建立在游戏接近完成的基础上,但当时这个游戏的基础功能都还没做完。”

唯一有变化的是,国外满怀希望的众筹出资者,被不停地告知这款游戏会在Steam、3DS、PSV和Wii U平台上出现,甚至在Xbox平台上首发,但他们却一直未能玩到这款游戏。

“开始你们说将于一周后发布,后来又说还需要时间翻译,但到现在我们已经等了15个月了,还看不到新版本的任何消息,我发誓已经受够了你们的谎言了!”在Kickstarter上C-Wars的讨论区中,一名国外投资者愤怒地留言。

随着游戏项目组的一拖再拖,越来越多的出资者开始质疑这家中国的游戏公司。

投资者James在C-Wars的评论区留下了非常长的一段文字,表达了对这个项目的失望之情。“换做是我,在Kickstarter上的项目要延期6个月,出资人的律师早都找上门盯着我了。但你们在最初的进度表中说整个游戏进度完成了40%。但最后的东西呢?拿一个点几下就能完成任务的游戏出来,就算是交代吗?我想你们恐怕是想将这个项目拖到最后不了了之。”

“这类游戏一般花4个月做美术图,4个月做程序,总共8个月已经是非常充裕的开发周期了。”一位长期参与该游戏开发的前傲逆员工对记者表示,虽然游戏开发过程不难,但在内部却充满了重重矛盾。“整个游戏的风格,前前后后换过好几次,最近又把美术图换掉,看起来是准备大改。”到目前为止,傲逆方面没有回应《IT时报》记者的采访,在Kickstarter上的最后一次回应是在9月份,针对出资者要在游戏里面加入更多元素、更多语言的要求,他们只是说:“对不起,让我们先完成这个游戏。”

 

促销,众筹?傻傻分不清楚

正在淘宝众筹的某款智能硬件,发起人的店铺里一样能买到,只是后者比前者要贵上一百多块钱。“对啊,我们正在搞促销,249元一件,还附赠品。”该店负责人很坦然地告诉记者。而他口中的“促销”,正是众筹。

众筹模式在国内走红的标志之一大概是其已不仅仅是极客和创客们的玩法,而是走入了寻常百姓家。目前各大众筹平台上的项目花样不一,从智能硬件到家常小吃,从公益项目到明星见面,似乎只要是有人气的项目,就能跟“众筹”沾亲带故。

与此而来的,是众筹模式的多元化衍生。“我觉得就类似团购或者预售吧。”网友小黄告诉记者,她曾以10元钱的价格参与过某内地电影的“众筹”。在小黄看来,这不就是商家的促销手段吗!

毛尼朵正在网上众筹自己的“官溪祖传古法红糖”,他并非急缺启动资金,也不是“预售”,网友通过众筹平台拍下就能发货。

“如果是常规商品,我们可能会选择天猫聚划算等等,但稍微有个性的商品我们也想尝试些新玩法吧。而且‘众筹’的效果有时候也不输其他平台的。”首次尝试这个新玩法,他把众筹目标金额小心翼翼地设置为5000元,如今10000多元的筹资额已经超越了他的预期。对毛尼朵来说每个平台“都是机会”。

而在喜欢网购的小胡看来,有时候众筹似乎又跟抽奖有些类似,“前阵子京东不是有十一块钱众筹买房吗?感觉就有点像买彩票。”

同样,“一元商城”这种众筹模式,跟抽奖关系似乎又更近些。在这里,所有的商品均可被“一元众筹”,而在众筹人数达到总参与人次上限时,网站便会抽出一名商品获得者。网站的商品从“话费充值”到“iPhone 6手机”琳琅满目,与传统的众筹概念已经相去甚远。

 

观察: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中国的创业环境和产业环境成熟度都不如美国,因此Kickstarter那种模式并不完全适合我们的本土市场。”在青橘众筹(原中国梦网)CEO管女士看来,这些众筹模式的“变体”,是众筹本土化过程中自然产生的现象。“众筹是一种玩法,是个可以很多元化的概念。小微企业需要通过众筹来筹钱,而大企业通过众筹来宣扬一种理念,这跟众筹的概念并不矛盾。”

“众筹本身也没有一个明确的书面概念,产品众筹利用的是受众的消费心理,它跟团购之间并没有泾渭分明的区别。”股权众筹平台天使客CEO石俊则认为,产品众筹确实容易走向“预售”或者“团购”,因为其利用的本来就是大众的消费心理。

但在点名时间CEO张佑看来,将极客与大众混为一谈,是众筹模式在中国水土不服的重要原因。作为国内最早的众筹平台,点名时间已经成功转型智能硬件预售平台。从目前看来,这个转型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找上门的投资人更多了,项目的完成率也更高了。“未来半年到一年之内,所有实物类众筹平台都会转型成为预售平台。”张佑此前曾对媒体预言。

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众筹仍是件值得坚持下去的事情。“中国市场对于众筹的执行力和包容度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管女士认为,“递进式众筹”是一种更适合中国国情的模式。“我们的计划是,前期先为急需资金的小微企业和项目进行产品众筹,培养一批有影响力的优秀项目,再将其推进到股权众筹的阶段。”

在业内人士看来,众筹模式的确有其弊病和不完善的地方。“目前,一般产品众筹平台门槛比较低,也不需要启动资金,更容易出现良莠不齐的情况。”石俊对《IT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家尚无相关法律来约束众筹机制。若是产品发生跳票的现象,没有强制性的条例来让团队将资金返还给出资者们,一切只能靠众筹平台自身的协调和运作。

管女士说,目前青橘众筹的做法是,在产品上市之前,不会一次性将众筹金额打给团队,而是采取分期、分批打钱的方式,同时团队需要跟平台签订合同,一旦项目无法按期完成,需要将钱返还给用户,若发生跳票现象会影响团队在系统里的积分,导致其以后无法再顺利地在平台上进行众筹。“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资金纠纷问题。”(本文作者李栋、魏思静,经IT时报授权发布于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IT时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时报
IT时报

中国最早的通信类媒体之一,50年以上传播历史。《IT时报》以敏锐视觉轻松解读城市数字化进程。微信号 / 易信号:vittimes

评论(4

  • 孙家大少 孙家大少 2014-11-28 11:38 via pc

    众筹,促销,这些东西都满满的改变了当初创始者的意图,都在商业的推动下一点点的改变着失去了他本来的意义。。。。。。

    0
    0
    回复
  • 30度de仰望9 30度de仰望9 2014-11-28 08:34 via weibo

    众筹的快变成促销了 - JuJuFa.com

    0
    0
    回复
  • 气沉神凝 气沉神凝 2014-11-27 15:12 via weibo

    这件“马甲儿”谁逮着谁穿!!!//@钛媒体: #评论#目前各大众筹平台上的项目花样不一,从智能硬件到家常小吃,从公益项目到明星见面,似乎只要是有人气的项目,就能跟“众筹”沾亲带故。与此而来的,是众筹模式的多元化衍生。“我觉得就类似团购或者预售吧。”网友评论说。

    0
    0
    回复
  • yao_qq yao_qq 2014-11-27 14:59 via weibo

    #评论#目前各大众筹平台上的项目花样不一,从智能硬件到家常小吃,从公益项目到明星见面,似乎只要是有人气的项目,就能跟“众筹”沾亲带故。与此而来的,是众筹模式的多元化衍生。“我觉得就类似团购或者预售吧。”网友评论说。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