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游戏再次被转让,私有化前路仍是未知数

摘要: 昨日盛大游戏再次被转让,同时还聘请谢斐出任新的CEO。这也是自2014年1月29日盛大游戏宣布收到私有化要约后,第7次变更盛大游戏的私有化财团,但这次可能依然画不上句号。

“一觉醒来变了天”,一位盛大游戏的朋友今天跟我这样说道。

盛大游戏昨日宣布,其持股公司亿利盛达已将所持有的9.02%股份及34.38%投票权转让给银泰集团旗下控股企业,同时盛大游戏还聘请谢斐出任新的CEO。

这已经是盛大游戏7年来的第5任CEO,按照时间顺序,谢斐的前任分别是,李瑜、谭群钊、张向东、张蓥锋,在此先祝福新任CEO,“Good Luck”。

同时,这也是自2014年1月29日盛大游戏宣布收到私有化要约后,第7次变更盛大游戏的私有化财团,但这次可能依然画不上句号。

“张蓥锋事先没有和全体亿利达合伙人商议沟通的基础上就做出了这个决定”,我这位出资人朋友跟我讲,这个卖法真的让他难也接受,“张蓥锋就这样以20%的溢价将亿利达所有投资人的份额出售给了一个买方基金,买方基金是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在海外的一个基金”。

张蓥锋系盛大游戏CEO,私有化后盛大游戏高管持股的代理人,手持最关键的34.38%投票权的他本应带领团队,从两家上市公司中做出最优选择,然而他的选择却是背着管理层的基金合伙人,把奋斗在盛大游戏多年的管理团队给卖了……

卖了公司,卖了产品,还卖了一批老盛大人的心

于是乎,盛大游戏全体合伙人通过银川银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银信资管)对上海蓥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蓥锋投资)出具了《关于未经全体合伙人同意不得擅自出售宁夏亿利达所持任何权益的声明》。

该声明中称,蓥锋投资作为亿利达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已经将亿利达持有的100%亿利盛达投资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的股权出售给一个买方基金,并实际执行了股权出售事项,且已收到转让价款18.6亿元人民币(宁夏亿利达全体有限合伙人实缴份额为15.5亿人民币)。

蓥锋投资称此次交易是“为张蓥锋先生更专注于企业经营管理而非陷入股东之间的纠纷”,但银信资管称,张蓥锋自今年2月份以来长期滞留境外,不履行管理职责,驳斥蓥锋投资的说法。

银信资管列出了此前蓥锋投资的详细信息,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蓥锋投资认购亿利达出资1000万元,张蓥锋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4.4亿元,但两方合伙人实际上没有实缴这笔钱,收购盛大股权所用资金全都来源于其他有限合伙人。

张蓥锋现在出售合伙企业唯一的资产——盛大股权,却还要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分配,银信资管对张蓥锋及蓥锋投资的这种做法提出质疑和质问,“根据实缴出资比例分配利润,张蓥锋和蓥锋投资实际上是不参与分配的。”

我的这位朋友认为,张蓥锋的做法侵害了LP的权利和利益,并可能影响盛大游戏私有化进程和方向,希望其立即停止这种行为,否则将采取法律手段,进入司法程序。

此后,我也试图联系张蓥锋本人,但并没有接通,询问盛大游戏其他管理层后,得到的回复是,“管理层也都联系不到他了,信息都没有回”。

7变私有化财团只为“安全感”

“也许是人在极度没有安全感之下做出的决定吧”,一位盛大游戏的高管对张蓥锋的决定表示不能够理解,“安全感”是唯一能够说服他自己的借口。

而回顾盛大游戏从2014年初至今的私有化过程,比起CEO更替的速度,更快的是私有化财团的构成。

私有化时间与私有化财团成员:

  • 2014年1月,盛大集团、春华资本;
  • 2014年4月,盛大集团、春华资本、完美世界、FV Investment Holdings、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
  • 2014年9月,盛大集团、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宁夏中银绒业;
  • 2014年11月,宁夏中银绒业、亿利盛达控股(盛大游戏CEO张蓥锋的关联公司);
  • 2014年12月,宁夏中银绒业、亿利盛达控股、东方证券、海通证券;
  • 2015年6月,亿利盛达控股、东方证券、海通证券、中银绒业;
  • 2016年5月,银泰集团、砾系基金(世纪华通、东方证券及其关联方上海砾游投资)、中银绒业。

2014年1月27日以盛大集团、春华资本为首的财团向盛大游戏提出非约束性私有化方案,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6.9美元的价格完成盛大游戏的私有化。

同年4月,完美世界加入私有化交易,并用现金1亿元收购了部分盛大游戏股份。同时加入交易的还有FV Investment Holdings、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

2014年9月,春华资本、完美世界、FV Investment Holdings和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四方从买方财团中退出,取而代之的是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和宁夏中银绒业三方的加入。这也是中银绒业首次出现在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中。彼时市场传言称,世纪华通和中银绒业将共同收购盛大游戏。

不过,中银绒业似乎并不想和别人分食这块蛋糕。

2014年11月,盛大集团将所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全部出售给宁夏中银绒业和亿利盛达控股(亿利盛达是盛大游戏CEO张蓥锋的关联公司)。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出局,盛大游戏借壳上市的目标剩下中银绒业一家,一时间盛大游戏借壳中银绒业回归A股似乎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不过后来的事态发展证明,但两家券商并未就此罢休。仅时隔一个月,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再次入主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

整个过程中,虽然盛大集团已经将股份出售给中银绒业和亿利盛达,但由于张蓥锋控制的亿利盛达拥有34.5%的投票权,所以在两家券商和中银绒业之间的入局之争中,盛大依然是平衡的关键。

而亿利盛达要做的事也很简单,秉承“价高者得”这一理念,谁开的条件更好,它就站在哪一边。

在2015年11月底盛大游戏私有化协议获得正式通过时,市场普遍认为经历6次私有化财团变更、持续两年的盛大私有化大戏终于落下帷幕。

但巨人作为游戏回归第一股在股市连续涨停的表现,无疑对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产生了刺激,在退市的关键时刻,目前盛大游戏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再次陷入混战,私有化又现变数。

作为盛大游戏的大股东,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一直存在矛盾。

继2015年6月份中银绒业或将在盛大游戏私有化中出局的消息之后,2015年11月又传出了世纪华通被盛大游戏管理层和中银绒业排挤出局的消息。对此世纪华通相关人士表示,股东大会并没召开,说已经出局,为时尚早。

而私有化的另一主角,陷入私有化份额纠纷的中银绒业于2015年12月22日终于承认,中绒集团已收到上海颢德和晓光投资的民事起诉状,法院确已冻结中绒集团持有的宁夏中绒传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及宁夏丝路股权出资额共计人民币1001万元。两个案件分别拟定于2015年12月28日和2016年3月4日开庭审理。

2015年12月29日,银川市副市长、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郭柏春在银川会见了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被传遭宁夏警方刑事立案的中绒国际董事长马生明、实际控制人马生国也参加了本次会面。

郭柏春表示,盛大游戏回归国内资本市场是广大投资者期盼已久的事情,希望盛大游戏和有关方面加紧推进,早日回归。

2016年2月25日,停牌近一年半的中银绒业复牌。中绒集团称,一直在评估与研究将盛大游戏境内外资产整体置入公司的具体方案、主要风险与实施障碍等。截至目前,盛大游戏的股东暂未就盛大游戏后续资本运作方案达成一致意见。

公告提到,中绒集团已于2016年2月22日就盛大游戏后续资本运作事项向公司作出了不可撤销的承诺:

“在贵司提出计划收购我方持有的盛大游戏权益时,我方承诺将我方间接控制和持有的全部盛大游戏41.19%的股份(或对应享有的盛大游戏全部资产与权益)优先出售给贵司,并积极配合贵司前述资本运作方案的申报与实施工作”。

2016年3月8日消息,中银绒业回复深交所,称短期无法与其他股东就盛大游戏100%权益整体置入中银绒业的方案达成一致。41.19%权益优先出售给中银绒业一事由于不合法规,能否成功不确定。

来自盛大管理层的猜测是,可能是由于争夺双方都很强势,让张蓥锋夹在中间,自己无法承受两家上市公司给他带来的压力。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擅自出卖团队利益的CEO,是否称职呢?

【文/新浪科技记者 李何冉,原标题《盛大游戏7变私有化财团,高管团队低价被出局》】

本文系作者 新浪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

评论(1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5-20 17:23 via android

    早就被时代没落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