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纸媒人转型,为何都跑去做短视频内容创业?

摘要: 这个在传统媒体行业做了十多年,并且混的还不错的纸媒人,为什么突然宣布辞职转入新媒体领域?

昨天,东方早报社长、澎湃CEO邱兵辞职投身做短视频内容创业的消息,在朋友圈炸开了锅。这个在传统媒体行业做了十多年,并且混的还不错的纸媒人,为什么突然宣布辞职转入新媒体领域?

据悉,邱兵从澎湃辞职是去年就已经决定的事,因为各方原因今天消息才放出,邱兵应该是即将离职。据消息显示,邱兵此次转投新媒体领域创业将获得某文化产业基金高达5亿元的人民币投资,并且不止一家基金想要获得这次投资权。业内人士纷纷表示,这或将是新媒体领域获得最高投资额度的创业者。

邱兵的离职和转型,让我们想到了近期专注做视频节目的封新城、“拇指英雄”视频的苗炜、一条的徐沪生、军武次位面的曾航,以及即刻视频的王留全。这些在短视频领域耳熟能详的创始人,他们都是从纸媒人转型到短视频内容创业的。

现在问题来了,从传统媒体转到新媒体领域早已不是新鲜事,但毕竟纸媒和视频行业还是差异蛮大的,为何众多纸媒人纷纷转型视频创业呢?而且从已有的情况看,他们往往做的还不错。

而接下来,娱乐资本论也暗中听到了不少纸媒人转型互联网视频的消息,但成功者毕竟只会是少数,我们又能从他们身上汲取什么样的经验和教训呢?

传统纸媒人为什么纷纷转身投入短视频内容创业?

大学毕业后,邱兵在《文汇报》任职了13年。而后加入《东方早报》任职总编辑和报社社长,2014年出任东方早报的新媒体项目澎湃新闻CEO。邱兵在这十多年间,见证了《东方早报》这一传统媒体的发展和面临的困境,也全程目睹了澎湃新闻这一新媒体项目的成长。

出任澎湃新闻CEO的邱兵,借鉴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模式经营,让“澎湃模式”在业内备受推崇。而且在澎湃任职期间,邱兵还出过三篇文章分别是《大河奔流 我心澎湃如昨日》、《月亮与三千元人民币》和《我们的失败与伟大》,而被业界人士称呼为“邱三篇”。

当“纸媒不会死”和“我心澎湃如昨日”的激昂声音放佛还停留在我们的耳边,而今天我们却看到了这位在传统媒体行业坚守了几十年的老干部,突然离开这个岗位转身到最新潮的短视频内容创业。

除了邱兵之外,《外滩画报》前总编辑徐沪生、《新周刊》前执行主编封新城、《三联生活周刊》前副主编苗炜、蓝狮子主编王留全、南方报业资深记者曾航,也都在过去几年离开传统媒体,往视频行业奔去了。

举个例子,前不久刚宣布获得天使轮投资的即刻视频,其创始人王留全曾经是财经图书出版社蓝狮子的出版总编辑,2014年他离开蓝狮子创办了一家互联网出版公司。这个过程让他意识到从互联网端来解决传统的问题效率会提高很多。于是,不久他创立了即刻视频,推出了数个系列的短视频,包括美食系列和投资人系列等专题,

军武次位面创始人曾航,曾是21世纪经济报道的资深记者。曾航说他自己是数据控,在南方报业做财经记者的时候就会每天关注视频网站的流量数据。对数据的监控让他看到视频网站的流量远远超过文字类的阅读数,而这成了他转型做视频的动力。

一条创始人徐沪生,是《外滩画报》前主编,曾创办过《上海壹周》杂志。一系列杂志创办经历过后,徐沪生认识到高端一点的生活类内容,已经不适合以图文的形式在移动端上传播。他开始意识到在互联网时代,短视频将会是一个新的方向。于是他在经过各种尝试后,进入视频内容创业领域,开始做“高端杂志化视频”。

除了他们,之前也已有不少纸媒人投入视频领域,包括《新周刊》的封新城在2015年已经加入华人文化开始视频领域的事业。《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苗炜也在2015年离职,创办了一家叫“拇指英雄”的视频公司。

纸媒和视频完全没有联系,而为什么他们能够成功转型?

在已经转型成功的纸媒人看来,其实纸媒和视频领域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而他们的成功,让我们可以总结出几点内容:

传统媒体和视频其实是相通的,无非是传播途径的变化而已。不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提供的都是信息,只是二者传播的介质一直在发生变化。视频产出无非也是内容的打造,只是相较于纸媒来说,视频就是让文字动起来了。

在王留全看来,他从图书编辑转型做视频就是传播介质在发生变化,而实际内核还是一致的。图片编辑的经验积累,让他对视频的打造有更高的审美。一条徐沪生也是如此,做杂志出身的他,对于美的追求有更多的认识。而这正是现代人所追求的高品质生活的一种体现。

纸媒人对于内容的沉淀更丰富。可以这么说,文字是视频的原始基石。这些转型成功的视频创业者都是在传统媒体领域扎根了很多年的资深编辑或者记者,他们对于内容的沉淀是其他创业者无法比拟的。从事媒体工作的人,本身就具有天然的优势。从纸媒过渡到视频领域,在本质上还是具有比较强的专业性。

曾航告诉娱乐资本论,做财经记者出身的他对于数据非常敏感,根据数据分析得出的结果能够让他在打造项目的时候少走弯路。记者出身的曾航可能只是新媒体创业者的一个缩影,但他的成功证明了一点,纸媒人对于内容的沉淀是足够丰富的。

而且,纸媒人的工作是经过很多工序才得以真正得以面世的,所以他们对于视频的打造可能更具匠人的工艺。我们从一条、即刻视频以及军武次位面等短视频的质量都可以看出来。

人脉的积累是纸媒人转型成功的后盾。我们往往看到创业者在自述的时候说,平台初创的时候没有多少人关注,都是靠业内的朋友转发来获得更多粉丝。人脉的积累也是媒体出身的人所具有的独特优势。纸媒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比较高的权威性,通过业内人士的导流,这种粉丝的积累对于视频的传播是有保障的。

传统媒体人转型是大势所趋

从纸媒转身到视频领域的创业者,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传统媒体人转型是大势所趋。

新媒体领域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暴露了传统媒体的弊端,很多已经转型视频内容的创业者都表示传统媒体的组织构架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的发展了。换句话说,传统媒体复杂的审核和传播机制已不再实用于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了。

在视频创业刚刚兴起的时候,短视频之所以被大众快速接受,就是因为相较于PC端或者长视频来说,短视频更符合现代人生活的碎片化时间。加上移动端技术的不断更进和迭代,视频相较于传统媒体来说传播的成本大幅降低。短视频的发展,其实一定程度上来说更像是移动的知识库。而知识的深度,恰好也是传统纸媒人所擅长的领域。

回到2015年来看,PGC内容创业风口到来让资本对于内容产业的关注度大幅提升。资本对内容产业的投入,吸引了更多持观望态度的传统媒体人加入到这个新兴领域的创业队伍中来。资本的介入让视频创业获得了更多动力,不得不说,资金的吸引力是巨大的。而相较于传统媒体,资本显然也是更喜欢有生命力的项目的。从目前获得融资的短视频项目来看,投资方都是在行业内有一定声望的主流基金。

曾航在接受小娱的采访中也说到,现在很多基金都成立了专门的团队来投资内容产业。而短视频似乎是目前来说内容产业领域活跃度最高,投资回报率最快的端口了。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邱兵转身短视频内容创业并不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对于一个在传统媒体行业战斗已久的老兵,新兴领域的创业对于他来说更是一件如虎添翼的事。

邱兵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从传统媒体转型的人。只是当他顶着众人仰望的头衔,还怀揣着巨大资金流走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就更吸引了大众的目光。在前仆后继的创业者纷纷踏上这条宽阔但也拥挤的道路时,小娱相信能在道路前端见到更多纸媒人的身影。

【作者:陈梦茹 吴立湘,本文首发: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