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在留尼旺,是我在看世界还是世界在看我?

摘要: 不仅是此次赛道的艰难让我大开眼界,留尼汪岛当地人的热情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或许只是因为当地人很少看到穿着比赛装备的亚洲面孔,我被搭讪了二三十次,其中一半是被误认为日本人,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用不熟练的法语解释:我是中国人,来自北京。这让我想到自己在制作的电视节目《雅荻跑世界》,是希望用跑者的眼光重新去看待和发现这个世界,可后来随着参加国际赛事的增加,我感到远远不止是我在跑着看世界,或许,世界也在看着我。

跑步

这是一个空旷的长途大巴站,我在等待前往海岛南部的大巴,早晨八点多等车的人不多,路对面隔一条马路就是一望无际的印度洋海岸,没有漂亮的金色沙滩,只有一片又一片的火山碎石不断被海浪冲刷。

 

留尼汪岛,最严酷和最高难度赛道

两天前,我刚参加了第22届留尼汪岛100英里长征越野赛,法语名字叫La Diagonale Des Fous,总长度172.6公里,累计爬升9900多米。这场比赛是2014年刚发布的全球超马巡回赛(UTWT)十场比赛中年度最后一站,也是我今年征战UTWT的第四站。因为赛道难度超乎想象,明显超出我现在能力范围,所以在让自己折腾了20多个小时后,在赛道中段80多公里处被关门退赛。

退赛,自然有遗憾,但这次却是退得心服口服。如果说上次巨人之旅比赛还未结束我就已经开始期待明年再来,那是因为我自认积累了赛道经验,找到了针对性训练方法,对来年完赛很有信心。但这次的留尼汪长征,让我领教了过去两年多参赛以来最为严酷和最高难度的赛道,直到现在我面对着印度洋海岸只能两眼发呆,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对应策略。似乎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提前几个月来留尼汪岛,反复适应赛道,别无他法。

第一次听到法属留尼汪岛,都不知道在哪里,查了地图才发现在非洲东部的马达加斯加再往东的一个海岛,刚好在马达加斯加和毛里求斯两个国家中间,属于热带气候,所以我之前准备比赛看的大多材料是如何应对高温。

然而没想到的是,比赛时老天先开了个大玩笑——连续3天的降雨,这在往年极为少见——直接导致大量赛道变成了泥塘,如果说连续在泥塘中爬升1000多米还可接受,但很多陡降的赛道因为泥浆泛滥,直接增大了赛道的危险性和难度。我这次带的两双鞋,最终退赛时都被泥浆水泡透了。同时引发的另外的问题就是高海拔赛段气温骤降。很多本地选手都不适应。我在山顶2400多米海拔处,刚好午夜,很多选手都拿出紧急救生毯裹在身上前行,这也是以往比赛中很少见到的。

还有一个麻烦,赛事组委会在赛前一周因原路线发生山体塌方滑坡,临时更改了一段赛道。更改后的赛道不但比原来增加了9公里,累计爬升更多,而且赛道更难,更加技术性,而我就是在这一段赛道因为用时太久,过了关门时间遗憾退赛。

其实我退赛前一段路,如果只看路书,上面只说距离8公里海拔下降900米,看着好像没啥,但就是这8公里,我居然最后艰难耗时将近4个小时才完成!这段路首先是3公里左右的火山岩乱石坡,因为下雨,每一块石头本来就光滑,踩上去更是接连踉跄,自然不敢跑起来。但此后几公里完全是跟树根、泥浆做斗争,感觉是无休止的上上下下,而且赛道很多部分实在没处下脚,只能四肢并用,我当时脑子里一直在想,那些精英选手如何在这种赛道上也能如履平地呢?我无法想象。

当然,这比赛还有一个变态的规定——不让用登山杖,到这个路段我才明白登山杖只会起到反作用,甚至会加大受伤概率,因为很多爬山和下山部分都要四肢并用,所以与其说这是一场越野跑比赛,还不如说是一场徒手热带雨林穿越赛。因为赛事起点在海岛南部重要港口城市圣皮埃尔,一路向北,穿过经典徒步小镇锡拉奥,经过几个著名的冰川和火山盆地,最终抵达海岛北部首都圣丹尼。

但让我感到窘迫的是,无论赛前还是赛后,我跟不同的当地选手聊天,他们异口同声地跟我说比赛最难的部分在后40公里,大部分选手都需要10多个小时完成这一部分,而我退赛的位置只是这场比赛难度的开始部分。包括赛后遇到了日本精英选手,也是日本环富士山100英里赛(UTMF)赛事总监嫡木毅也对赛事难度耿耿于怀,他说:

这是今年第二次来参加La Diagonale Des Fous,去年因为补给出现问题导致体能断档,在一处悬崖摔落,幸运被一棵树挡住,逃过一劫,然后退赛了。今年再次退赛,是出现心脏问题,被赛事医生要求退赛,回日本立刻要对心脏做全面检查。这是我遇到的最难的赛道,就难度而言,它应该和地球上其他的赛事完全区分开,因为实在太难了。

 

赛后的数据也印证了我和嫡木毅的想法:今年长距离组La Diagonale Des Fous共有2300多名选手参加,最终在65小时内完赛的只有1140人,还有另外5人坚持在66小时内赶回终点。所以今年完赛率居然只有50%左右,而去年及往年的评论完赛率一般都在70%。

好吧,说这么多,实在是像在给自己退赛找借口,但数据不会骗人,这次退赛的经历再一次让我明白自己的局限所在,以及面对高难度赛事的能力还远远不足。但有些赛段的确是磨炼胆量,比如有一段在连续爬升1000多米到一座山顶后,路书上写要在接下来两公里内下降900米,我当时心想这是要穿降落伞直接往下跳嘛?还没见过这样的数据。结果到了才发现居然真的是悬崖,直接贴着岩壁凿出来的小路,曲折陡降,手边都是各种钢筋铁绳用于保护。只能硬着头皮下,这两公里我用了105分钟挪了下来,我想这跟我之前8公里用四个多小时爬完,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说了这么多赛事的难度,主要是因为还是要强调参加户外运动的安全问题。我这次完全无伤退赛实在幸运,因为被关门前的陡峭山路上就看到一位女选手严重摔伤,被几个紧急救生毯包裹的很严实,旁边几位选手都在帮忙打电话救援。我因为法语太差,现场没有人会讲英语,我在此处停留了二十分钟后只能离开继续向前。而在此之前,我眼看着身前两位选手都踩空摔倒,看得我心惊肉跳。所以,如果你不是具备充分的户外经验和赛事经验,我是不会推荐参加这个比赛,但或许可以尝试一下60多公里的短距离组也不错。

 

疯狂比赛,本地人的成人礼

毫无疑问,La Digonale Des Fous是我迄今遇到的最大挑战,超过九月份的巨人之旅,正是这样一个疯狂般的比赛却具有让我无法抵挡的魅力。

这项赛事在留尼汪岛不仅是一场越野跑比赛,更是一个持续一周的狂欢节。整个岛的居民在为之庆祝,包括了参加La Diagonale Des Fous的选手5000人,以及赶来助威的亲友团和游客至少有5万人——这对于一个只有几十万人的小岛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娱乐大事件。起点和终点的酒店早早就被预订一空,本地电视台对赛事全程直播。赛事的起点和终点都安排在一个体育场内,除了比赛相关传统服务外,组委会都安排了舞台乐队演出,旁边都会搭建临时的儿童乐园,因为有相当多的选手是是全家老少一起出动。

因为出发是在23号深夜十点半,所以我并没有过早赶往出发现场感受氛围,直到两千多人鸣枪出发后,才被当地观众的热情所感染。因为赛段前十几公里一直爬升穿越几个小镇,结果从出发后的十几公里道路两旁几乎一直挤满了高声叫喊加油的观众,感觉整个沿路居民当天晚上都不睡觉,等待大部队经过自己的家门口。直到我提前退赛返回终点,见证一个又一个完赛的勇士,跟随不同的本地法国选手聊天,才逐渐感受到这场艰苦异常的赛道,就像本地人的一项成人礼,几乎绝大部分家庭都或多或少跟这场赛事产生着关联。

比如我遇到一位名叫Xavier Lambert的本地跑友,他是本地一个知名跑步俱乐部成员,我遇到他时,他正在为刚刚完赛的一名选手拍照,他跟我解释说,刚完赛的这位是此次赛事唯一一名来自马达加斯加的选手,我们俱乐部义务帮助接待这位选手参加比赛,协助他尽可能完成比赛。我瞬间有种莫名感动,当Xavier得知我是此次唯一中国大陆来的选手时,他热情的表示如果下次再来,他很愿意帮助接待来自中国的跑友,并尽力帮他们做好备战工作。而他自己去年刚刚完成过比赛,在终点等候他的是他的妻子和儿子,他说因为热爱跑步,能帮助到来自其他国家的跑友让他感觉到更快乐。

本来每次参加完赛事,我总有种追星的冲动,找那些精英选手做采访和合影,但这次在留尼汪的比赛,我发现随意跟遇到的普通人聊天都会让人产生意外的惊喜。比如我在赞助商展位电脑前查询成绩时,遇到了十一次完赛的登山向导Jean,在终点看到了一位完赛的中年大叔,他步履蹒跚,身体已经倾斜,拄着一根木棍挪到终点,时间是63小时39分。我上前问了才知道,这位大叔名叫Pascal,今年58岁,这是他第21次完成La Diagonale Des Fous,我当时就震惊了。半小时后,我跑到晚餐区要了一份鸡腿米饭,顺便跟一旁的一位身穿完赛衫大叔聊天,他叫Daniel Guyot,他说自己这是第25次连续完成这比赛。我说,大叔您别逗了,今年才第22届啊。结果人家Daniel侃侃而谈,跟我从1989年赛事前身,连续三年线路不同,名字不同,他都参加并完赛,直到1993年赛事才正式定下来现在的名字,然后他就一直参加到现在,今年他55岁。

类似这样的对话,在我终点守候的两天里遇到了很多,感触就是登山徒步或奔跑是他们生活中再自然不过的部分。如果说2300名长距离组选手里有一半是留尼汪岛本地选手,但还有800多名是来自法国本土选手。本质上,这还是一个极具法国本土特色的赛事,吸引国际选手来参加也是近几年的事情。所以,除非具有超强实力,不然非本土选手很难在短时间内适应留尼汪的火山类多变地貌和崎岖赛道。

 

尴尬,多次被当成日本人

此次让我最大尴尬就是太多次被当成日本人,一方面说明日本人在欧洲越野跑赛场上已经具备了一定知名度,这也是像嫡木毅这样的日本顶尖跑者不断在国际赛事上取得优异成绩换来的,还从来没有人把我错认成韩国人。

另一方面,我也坦然接受中国越野跑刚起步的现实,因为越野跑的发展在中国也才刚刚开始,最多是过去两年国内开始有了自己的赛事,国内跑友才逐步开始有出国参加比赛的想法。所以,这次在留尼汪岛每当对方知道我来自中国,无一例外表示非常惊讶,而且经常有好运,比如啤酒免单,纪念品给双份,演出乐队的签名CD的特别折扣,还有各种额外免费赠品,总之留尼汪岛的法国人可比本土法国人要热情好几个档次。

所以我也好奇,我作为一名他们眼中少见的中国选手,他们看我或许跟我看留尼汪岛上的一切一样,都是一种景观呢?这也让我再一次反复思考一个问题:这一场又一场的比赛,给我和我身边的人都能带来些什么呢?

显然,我不是为了追求成绩,应该更多关乎的是一种体验,换一个角度重新看待生活的体验。对于跑步或运动,每个人从自身出发,都有自己的理由,我从纯然的喜好开始,直到现在我也并不完全确定我为什么要这样一直跑下去,或者说并不确定要从跑步中一定要得到什么。无论是自己策划制作的跑步相关的电视节目或是纪录片,基本都是我凭直觉和过往经验积累而来,因为我相信通过运动每个人的生活都会变得更好,那么这个世界是否也会因为我的努力而变得好一点点呢?

2014年的赛季对我暂告一段落,每一场比赛都给了我完全不同的感受,面对着平静的印度洋海岸发呆,我怀疑此刻pm2.5可能是0,所以这场景特别适合思考类似上面的人生大道理。就此别过留尼汪,有机会下次总结一下自己奔跑的2014吧。

 【本文作者关雅荻,来自《商业价值》杂志跑步专栏,网络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关雅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关雅荻
关雅荻

评论(7

  • zuand zuand 2014-11-17 12:31 via pc

    这更像是心灵洗礼与历炼,已经超出一切现实意义。

    0
    0
    回复
  • 天晓得 天晓得 2014-11-17 07:11 via pc

    厉害!!

    0
    0
    回复
  •  LBZ600  LBZ600 2014-11-16 21:23 via pc

    跑在留尼旺,是我在看世界还是世界在看我?我敢说:是世界在看你!因为,人们知道了你是中国人!

    0
    0
    回复
  • 二货更健康 二货更健康 2014-11-16 19:43 via pc

    印尼这个国家还可以

    0
    0
    回复
  • jinlin_123 jinlin_123 2014-11-16 17:26 via pc

    这确实是一种很好的运动,我很欣赏!

    0
    0
    回复
  • 伊人流飞 伊人流飞 2014-11-16 10:30 via pc

    屌丝仰望着

    1
    0
    回复
  • 布拉格武侠 布拉格武侠 2014-11-16 10:25 via pc

    潇洒走一回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