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驾一族的「午夜人生」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摘要: 自从“醉驾入刑”规定出台后,代驾行业发展迅猛,他们被认为从事着都市深夜中最有“前景”的职业。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每周二出品。图文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钛媒体特别授权禁止转载】

代驾是城市的守夜人,他们穿梭在觥筹交错的喧哗之外,目睹一段段醉态人生。虽然他们的工作是开着别人的车,走在别人的回家路上,但他们驾着的,是自己的生活。钛媒体影像《在线》第19期在午夜的街头发现了他们,记录了他们的一些故事。 

3月19日凌晨1点,北京工体,一名代驾司机在酒吧外等待订单。北京无疑是国内应酬和酒局最多的城市,也是代驾需求最大的城市,这些互联网代驾平台上的司机,都至少拥有5年以上驾龄,他们之中有全职、兼职,平均每天接单在3到4单,也有人可以接到8到10单,收入在两三千到上万不等。

3月19日凌晨1点,北京工体,一名代驾司机在酒吧外等待订单。北京无疑是国内应酬和酒局最多的城市,也是代驾需求最大的城市,这些互联网代驾平台上的司机,都至少拥有5年以上驾龄,他们之中有全职、兼职,平均每天接单在3到4单,也有人可以接到8到10单,收入在两三千到上万不等。

在酒吧,保安一般都有自己替客人叫代驾方式。互联网代驾平台兴起后,酒吧保安和外来代驾司机之间难免会发生摩擦。3月12日,北京工体西路一家酒吧的保安因为不满代驾司机在酒吧前的路边等待订单,动手推到了代驾司机的代步电动车,双方发生了冲突,代驾司机报警后,30多名代驾在酒吧门口等待警察讨要说法,要求涉事保安露面道歉。“那个保安始终没有再出现,后来大伙也散了,要接单继续干活,没办法。”一名目睹事件的代驾说。

在酒吧,保安一般都有自己替客人叫代驾的方式。互联网代驾平台兴起后,酒吧保安和外来代驾司机之间难免会发生摩擦。3月12日,北京工体西路一家酒吧的保安因为不满代驾司机在酒吧前的路边等待订单,动手推到了代驾司机的代步电动车,双方发生了冲突,代驾司机报警后,30多名代驾在酒吧门口等待警察讨要说法,要求涉事保安露面道歉。“那个保安始终没有再出现。”一名目睹事件的代驾说。

3月16日凌晨2:22,北京三里屯,等待订单的代驾。电动滑板车、自行车,是他们最重要的代步工具,接到订单后他们会把代步工具放到客人汽车的后备箱,以便到达目的地后离开。如果去到比较偏僻的地方,打不到车或者舍不得花钱打车,就只能靠这些代步工具回到四环,再坐夜班公交车,如果电动滑板车没电了,那就只剩下推着走这个办法了。

3月16日凌晨2:22,北京三里屯,等待订单的代驾。电动滑板车、自行车,是他们最重要的代步工具,接到订单后他们会把代步工具放到客人汽车的后备箱,以便到达目的地后离开。如果去到比较偏僻的地方,打不到车或者舍不得花钱打车,就只能靠这些代步工具回到四环,再坐夜班公交车,如果电动滑板车没电了,那就只剩下推着走这个办法了。

陈师傅(右),全职代驾,平均每天接3到4单活。“最难受的是冬天,大风大雪天在酒吧外站着,冻得脚趾头都没感觉了”,他说,那样的天气,他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手机很快就被冻到关机。去年冬天,他送一个客人去昌平一个别墅区,为了赶回四环接单,他在雪地里蹬了16公里自行车才打到车。

陈师傅(右),全职代驾,平均每天接3到4单活。“最难受的是冬天,大风大雪天在酒吧外站着,冻得脚趾头都没感觉了”,他说,那样的天气,他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手机很快就被冻到关机。去年冬天,他送一个客人去昌平一个别墅区,为了赶回四环接单,他在雪地里蹬了16公里自行车才打到车。

赵师傅,全职代驾,每天晚上7点准时上线干活,工作到第二天凌晨4到5点,平均每天接3到4单活。长时间地在夜晚工作,他养成了晚上不喝水的习惯,每天晚饭必须吃饱喝足,晚上在外面不敢喝水,上厕所不方便。他的代步工具是个电动滑板车,续航不到30公里,有一次凌晨在大兴,车没电了,他推着车走了8公里,边走边用手机打车,到了6环附近才打上车,“每天不固定地方,晚上满北京跑,不管去了哪,都要想方设法回四环,才能继续接单。”

赵师傅,全职代驾,每天晚上7点准时上线干活,工作到第二天凌晨4到5点,平均每天接3到4单活。长时间地在夜晚工作,他养成了晚上不喝水的习惯,每天晚饭必须吃饱喝足,晚上在外面不敢喝水,上厕所不方便。他的代步工具是个电动滑板车,续航不到30公里,有一次凌晨在大兴,车没电了,他推着车走了8公里,边走边用手机打车,到了6环附近才打上车,“每天不固定地方,晚上满北京跑,不管去了哪,都要想方设法回四环,才能继续接单。”

龙师傅,全职代驾,每天晚上7点半出门,第二天早上5点收工。做代驾以前,龙师傅经营一台小货的,因为不好养,他把货的卖了,买了电动滑板车做起了代驾,“做代驾还是比开货的轻松一点,比上班也强点,一个月能挣四五千吧”。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送一个喝得烂醉如泥的客人回家:送到小区门口,客人没法说清自己住几栋几号,龙师傅找到小区保安,保安也没查到具体房号,后来客人手机响了,他们接起来才问到具体楼栋房号,“那人一米八九的大个子,特别沉,我和另外一人把他扛上楼,就那一次特别累”。

龙师傅,全职代驾,每天晚上7点半出门,第二天早上5点收工。做代驾以前,龙师傅经营一台小货的,因为不好养,他把货的卖了,买了电动滑板车做起了代驾,“做代驾还是比开货的轻松一点,比上班也强点,一个月能挣四五千吧”。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送一个喝得烂醉如泥的客人回家:送到小区门口,客人没法说清自己住几栋几号,龙师傅找到小区保安,保安也没查到具体房号,后来客人手机响了,他们接起来才问到具体楼栋房号,“那人一米八九的大个子,特别沉,我和另外一人把他扛上楼,就那一次特别累”。

李师傅,全职代驾。他多次遇到“到达目的地,客人睡着了叫不醒”的情况,他只好在车里等着,最多等过三个小时,这期间都没法接单,“叫不醒不能走,人家喝醉了,你把人扔车里,万一人出点什么事怎么办。”有的车主醒来后,发现代驾还在车里等着,就主动掏小费当补偿,也有人醒过来只淡淡说一句“没事了,你可以走了”。“以前代驾少,客人还都挺客气,后来代驾多了,很多人就没那么客气了,不太拿代驾师傅当回事,喜欢在车上骂骂咧咧的。”李师傅有点无奈,“没办法,做这服务,能忍就忍吧”,他还遇到过两口子在车里吵架打起来,“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是先停好车,再去拉架。”

李师傅,全职代驾。他多次遇到“到达目的地,客人睡着了叫不醒”的情况,他只好在车里等着,最多等过三个小时,这期间都没法接单,“叫不醒不能走,人家喝醉了,你把人扔车里,万一人出点什么事怎么办。”有的车主醒来后,发现代驾还在车里等着,就主动掏小费当补偿,也有人醒过来只淡淡说一句“没事了,你可以走了”。“以前代驾少,客人还都挺客气,后来代驾多了,很多人就没那么客气了,不太拿代驾师傅当回事,喜欢在车上骂骂咧咧的。”李师傅有点无奈,“没办法,做这服务,能忍就忍吧”,他还遇到过两口子在车里吵架打起来,“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是先停好车,再去拉架。”

李师傅,全职代驾,已经做了一年多。他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冬天送一位客人回香河,“那一单一百多块,那地方有点偏,结果打车花了一百,跑那么远挣的,就剩下一个零头”,他说,那是半夜一点多,风特别大,当时走在路上,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后来也只能一笑而过了,没办法的事”。李师傅在做代驾以前,工作是给别人开车当司机,相比之下,他觉得做代驾并不辛苦,而且更自由,“我更喜欢现在”。

李师傅,全职代驾,已经做了一年多。他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冬天送一位客人回香河,“那一单一百多块,那地方有点偏,结果打车花了一百,跑那么远挣的,就剩下一个零头”,他说,那是半夜一点多,风特别大,当时走在路上,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后来也只能一笑而过了,没办法的事”。李师傅在做代驾以前,工作是给别人开车当司机,相比之下,他觉得做代驾并不辛苦,而且更自由,“我更喜欢现在”。

3月15日晚上12点,北京,一名兼职代驾准备收工回家,于是在手机上查询夜班公交路线。他兼职做代驾2个月了,就为了挣点钱补贴生活费,“12点了,要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

3月15日晚上12点,北京,一名兼职代驾准备收工回家,于是在手机上查询夜班公交路线。他兼职做代驾2个月了,就为了挣点钱补贴生活费,“12点了,要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

张师傅,专职代驾,他每天从晚上7点工作到第二天凌晨5点。这几个月,他偶尔还会想起去年的一笔“损失”:一笔三百的账单,客人没给结,后来电话也打不通了。“刚开始我催过两次,人家还挺客气,说在忙回头结,我也不好意思一直问,后来再打就打不通了。”代驾平台的客服也帮张师傅催过,最后也不了了之,他知道这钱没希望要回来了,“挺可惜的,那时候正是最冷的时候,这是自己的劳动,也是一笔损失啊。”

张师傅,专职代驾,他每天从晚上7点工作到第二天凌晨5点。这几个月,他偶尔还会想起去年的一笔“损失”:一笔三百的账单,客人没给结,后来电话也打不通了。“刚开始我催过两次,人家还挺客气,说在忙回头结,我也不好意思一直问,后来再打就打不通了。”代驾平台的客服也帮张师傅催过,最后也不了了之,他知道这钱没希望要回来了,“挺可惜的,那时候正是最冷的时候,这是自己的劳动,也是一笔损失啊。”

3月15日,一名兼职代驾在等待已经预约好的客人从KTV出来,对方预约了23:45,他在KTV外从11点多一直等到12点多,对方一直没出来。

3月15日,一名兼职代驾在等待已经预约好的客人从KTV出来,对方预约了23:45,他在KTV外从11点多一直等到12点多,对方一直没出来。

这名代驾在3月8号那天的一单,到达目的地,客人说喝醉了,第二天一定结款,可是过了一个星期,对方也没给他结,“78块钱,客服也帮我催了,也没用,如果最后实在结不了,也没办法。”对此他感到有点困惑:“他开着30多万的车,那单就几十块钱,他也不给我结,不知道是怎么了。”

这名代驾在3月8号那天的一单,到达目的地,客人说喝醉了,第二天一定结款,可是过了一个星期,对方也没给他结,“78块钱,客服也帮我催了,也没用,如果最后实在结不了,也没办法。”对此他感到有点困惑:“他开着30多万的车,那单就几十块钱,他也不给我结,不知道是怎么了。”

刘师傅2015年一直在老家泰安做代驾,2016年1月13号开始转战北京。叫代驾的车主形形色色,他也遇到过一些酒品不好的人。“就一次,客人上车就开始骂我,从酒吧门口一直骂到二环上,正好遇到查酒驾,我打开车门就下车,交警一看就过来把我按倒了,以为我酒驾要跑,我说我是代驾,这位顾客骂我骂得让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不想开了。”刘师傅转头向后座客人说,“哥你今天投诉我也好,怎么也好,今天这单我没法做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了,你要愿意开自己开吧。”客人一看这情形,马上不骂了,缓过神来赶忙跟他道歉,“我还是上车把他送回去了”,刘师傅说,自己当过兵,如果不是实在受不了了,也不会这样。

刘师傅2015年一直在老家泰安做代驾,2016年1月13号开始转战北京。叫代驾的车主形形色色,他也遇到过一些酒品不好的人。“就一次,客人上车就开始骂我,从酒吧门口一直骂到二环上,正好遇到查酒驾,我打开车门就下车,交警一看就过来把我按倒了,以为我酒驾要跑,我说我是代驾,这位顾客骂我骂得让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不想开了。”刘师傅转头向后座客人说,“哥你今天投诉我也好,怎么也好,今天这单我没法做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了,你要愿意开自己开吧。”客人一看这情形,马上不骂了,缓过神来赶忙跟他道歉,“我还是上车把他送回去了”,刘师傅说,自己当过兵,如果不是实在受不了了,也不会这样。

从泰安到北京后,刘师傅每天能接7到8单,是平台上的铜牌司机。他每天从晚上7点工作到第二天早上6点,从1月13号到3月13号,除去过年几天休息,一共做了340单。他说自己是好运气加上经验:用定位功能好点的手机,不去扎堆的地方,“每次送到地方,我不急着往扎堆的地方赶,就查查小区附近有没有大点的餐馆,有的话就去等,绝对出单”,出去接单,他一直蹬着自行车,“做了5个多月,瘦了30多斤。”

从泰安到北京后,刘师傅每天能接7到8单,是平台上的铜牌司机。他每天从晚上7点工作到第二天早上6点,从1月13号到3月13号,除去过年几天休息,一共做了340单。他说自己是好运气加上经验:用定位功能好点的手机,不去扎堆的地方,“每次送到地方,我不急着往扎堆的地方赶,就查查小区附近有没有大点的餐馆,有的话就去等,绝对出单”,出去接单,他一直蹬着自行车,“做了5个多月,瘦了30多斤。”

凌晨3点,北京夜班公交,车厢里堆放着代驾司机的代步车。北京目前有34条夜班公交,覆盖三环路以内主干道,并延伸到四环大型社区,这些夜班车为代驾司机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凌晨3点,北京夜班公交,车厢里堆放着代驾司机的代步车。北京目前有34条夜班公交,覆盖三环路以内主干道,并延伸到四环大型社区,这些夜班车为代驾司机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凌晨3点多,朝阳区一个红绿灯路口,几名交警、协警拦车查酒驾,公交车上的代驾司机马上围到前面看起了热闹,他们觉得现在代驾接单不多,跟交警查酒驾太少有关系。

凌晨3点多,朝阳区一个红绿灯路口,几名交警、协警拦车查酒驾,公交车上的代驾司机马上围到前面看起了热闹,他们觉得现在代驾接单不多,跟交警查酒驾太少有关系。

3月19日凌晨1:37,北京,夜班公交上,一名代驾司机坐在折叠车上睡着了。

3月19日凌晨1:37,北京,夜班公交上,一名代驾司机坐在折叠车上睡着了。

凌晨2点,到站下车后,这名代驾司机发现自己的折叠车不见了,他立即上车询问司机和其他乘客有没有注意到谁拿了他的车。

凌晨2点,到站下车后,这名代驾司机发现自己的折叠车不见了,他立即上车询问司机和其他乘客有没有注意到谁拿了他的车。

“车上没开灯,我就打了个盹,就没了”,那是一辆自行车,他花一千多买的。站在站台上,他看着从另一辆刚到站的车上下来的同行,有点不知所措,“车没了,这几天没法干活了。”

“车上没开灯,我就打了个盹,就没了”,那是一辆自行车,他花一千多买的。站在站台上,他看着从另一辆刚到站的车上下来的同行,有点不知所措,“车没了,这几天没法干活了。”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苍蝇屠宰场
苍蝇屠宰场

你们都需要照相师傅因为你们的自拍都太丑了。微信:flybutchery

评论(21

  • 女巫 女巫 2016-03-22 11:54 via pc

    代驾司机送到终点之后如何返程是代价软件需要考虑的问题,比如考虑代价终点距离代驾司机住址之间的距离适当补助,司机接单过长需要用户付等待费等。现在很多软件没有考虑到代价人的体验感受。

    3
    0
    回复
  • 西若 西若 2016-05-11 10:22 via pc

    这篇特别好,很细腻

    0
    0
    回复
  • yayuza yayuza 2016-03-25 09:23 via pc

    人生百态啊,每人都有每人的酸甜苦辣。

    0
    0
    回复
  • 女巫 女巫 回复yellowmoon 2016-03-23 10:31 via pc

    嗯,这些都是代价软件需要考虑的问题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一懿 一懿 2016-03-22 22:36 via iphone

    赚得是辛苦钱,吃的是难受罪,社会的酸苦他们都看在眼里,吃在心里。

    0
    0
    回复
  • luoliee luoliee 2016-03-22 21:13 via android

    无论怎么说,都是在创造就业

    0
    0
    回复
  • yellowmoon yellowmoon 回复女巫 2016-03-22 18:46 via android

    代驾软件还没做到的还有很多,看文章所写代驾支付的问题,如果有支付宝或其他的支付方式接入,就不会有多位师傅被欠付的遭遇了。还有就是应有对被代驾者的评价,也要让代驾知道其德行。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祥云 祥云 2016-03-22 18:02 via android

    闲散颓废的职业

    0
    0
    回复
  • 葱葱 葱葱 回复女巫 2016-03-22 16:34 via iphone

    这枚用户一定是产品经理吧!!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穆罕穆德-阿拉司机 穆罕穆德-阿拉司机 2016-03-22 15:19 via weibo

    老司机!

    0
    0
    回复
  • 云商科技-微小宝 云商科技-微小宝 2016-03-22 12:57 via weibo

    不容易!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