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一整个系统

摘要: 十多年的“组件式”教育好像一个眼罩,你需要把它摘下,真正打开双眼,才能学习创业这个系统,一个复杂、连动、活跃的系统。

十多年的“组件式”教育好像一个眼罩,你需要把它摘下,真正打开双眼,才能学习创业这个系统,一个复杂、连动、活跃的系统。

社会现行的管理制度,摧毁了每个“人”。人有与生俱来的内在动机、自我尊重、尊严、驱动学习的好奇心,以及乐在学习的喜悦。可惜从儿童时期,我们就开始破坏它 — 我们颁奖给“最好”的万圣节服装、“学”校的重点却是“考试”成绩、“第一名”还有奖状,就这样一路到大学。在工作中,个人、团队和部门都被排名,绩优的给奖励、落后的就惩罚。目标式管理、业绩、奖金、商业计划,这些工具被凑在一起,部门间又有不同的制度,造成更多的损失,无论已知或未知的。

——W. Edwards Deming

两年半、前后五届、加起来超过 120 个团队的 appWorks 育成计划下来,我最大的感想是:创业是一个无法“教”的事情。

这必须要从系统式思考 (Systems Thinking) 说起。基本上,我们处在的这个世界,是一个巨大的系统,系统里面又有许多的子系统。所谓“系统”,它有几个重要的特色。

系统是由互相连动、互相影响的组件所组成:以“人”这个系统为例,人是由大脑、心脏、骨骼、四肢等器官所组成,这些器官之间互相连动,也互相影响。大脑可以影响肌肉去牵动骨骼运动,相反的,关节不好不但会影响肌肉的运动,关节痛更会影响大脑专心思考的能力。

系统的功能是组件“互动”的结果,而不是“相加”的结果:人之所以能“前进”,是经由脑与神经的协调,不同部位肌肉依序巧妙的拉动骨架所造成,而不是脑、神经、肌肉、骨架纷纷向前移动一点点的结果。

任一组件皆无法单独完成系统的功能:飞机的主要功能是起飞与飞行,但飞机里面的任何一个组件皆无法单独起飞或飞行。“人”会用鼠标,但“手”无法用鼠标 (不然你可以把它砍下来看看它会不会继续点光标),人会说话,但嘴巴无法单独说话,人会思考,但大脑无法单独思考。

只升级单一组件往往无法造成整个系统的进步:改过车的人就知道,改了轮子造成过弯性能的提升,但油耗也变差了。改了 Turbo 造成加速的提升,但煞车距离也拉大了。

只改善单一问题点往往也无法造成系统的进步:当脚踏车“脱炼”,你只是把它修好并无法防止下次“脱炼”的发生。

也就是说,“系统”是一个复杂的东西,就像一只大象一样,如果只是蒙着眼睛一个一个器官的摸,你永远没办法了解整只大象的样貌,更别说牠活动起来的样子。所以系统是没办法“教”的,你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摸象人的眼罩拿下来,让他看到整只大象的样子,然后再把他丢到大象身上,让他去感受大象如何走路、喝水、过河。

可惜在教育体系,光是要把眼罩拿下来就是一件超级困难的事情。从小,我们的教育就没有“系统”的观念。国文老师只教国文,他根本不管历史老师在教什么,也不管这些文章作者在历史上的定位。历史老师只教历史,他根本不管这些国家当年的地理环境。地理老师只教地理,他不管每个城市不同时期的发展。英文老师只教英文,他甚至连每个国家、每个城市、每个历史名人的英文名字也不会教你。

然后,我们又告诉这些孩子,学习的重点就是每一科的考试都要考 100 分。你仔细想想,在一个充满选择题的考试考 100 分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你训练他们只在乎每个“子组件”的优化,但不需要去思考系统层面的任何问题。所以国文里面作者与作者间的相互启发、影响并不重要,地理里面河川上下游间的关系也不重要,甚至连历史里面国家与国家间、朝代与朝代间的连动关系也不重要。

我们训练所有人专注在“组件”的优化,但却没有教他们去思考“系统”存在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训练出一批批考试 100 分的年轻人,但他们却连自己、社会、国家、世界等等系统现在到底需要什么,连最基本的答案也没有。

所以当创业需要他们创造一个新的系统,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去解决人们的问题,去为世界创造巨大的价值时,这当然无法教,因为你必须要先学会从系统面看事情。十多年的“组件式教育”就好像一个眼罩一样,唯有当你把它拿下,真正打开双眼,你才有办法开始学习创业这个系统,一个复杂、连动、活跃的系统。

 

本文系作者 林之晨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林之晨
林之晨

也名Mr.Jamie,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Android爱好者。Jamie 現居住於台北,育有一子,平常的興趣是打籃球、高爾夫球、電影和閱讀。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