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中国县城上演的,是一场群体性互联网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