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不需要另一个魅力领袖,库克足矣

摘要: 蒂姆·库克生活在前任乔布斯的阴影下,可乔布斯一手缔造的苹果再也不是因为三星赶超而失势的公司,没有比库克更适合维持苹果优异表现的领导者。

蒂姆·库克生活在前任乔布斯的阴影下,可乔布斯一手缔造的苹果再也不是因为三星赶超而失势的公司,没有比库克更适合维持苹果优异表现的领导者。

【若离/钛媒编辑编译】每到PPT演示结束时,在那个最让人期待的时刻,乔布斯总是说道:“最后,有这样一件作品。”他用这样开头的句式告诉钟爱苹果的果粉们,接下来要揭开苹果最新创意之作的真面目。作为比乔布斯差了一个魅力等级的接班人,库克用的是“只有苹果”开头的句式。因为用了太多次,YouTube网站有位昵称iTunedSteveJobs的艺术家还用这个句式创作了一首歌。那首歌的MV画面显示,库克唱着:“只有苹果可能创造这么惊人的产品。只有苹果可能造这么惊人的硬件。”

本周苹果的新品发布会上,“只有苹果”又如期出现。此前外界预计,这将是苹果史上最盛大的发布会,库克会发表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讲话。

供应商此前透露的消息显示,苹果希望到今年年底发售7000-8000万部iPhone 6。与新款iPhone同时发布的还有智能手表。它是库克执掌苹果以来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新产品。

出任首席执行官三年来,库克充分发挥苹果的雄厚财力,火力全开。但批评人士一如既往地感到担忧。他们担心,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会灵感枯竭,失去创意之源。即使苹果本周新品发布的相关报道占据了媒体头条位置,也没能真正缓和批评之声。

 

早年鲜为人知的经历,与苹果多样化特色

本月初,因黑客入侵苹果的云系统iCloud,新科奥斯卡影后詹妮弗·劳伦斯等数位好莱坞女星的私密艳照意外被大量曝光,苹果的系统安全问题备受指责。受害女星克尔斯滕·邓斯特不无讽刺地在Twitter上发帖称:“还得谢谢iCloud。”苹果迅速采取行动,提高云服务的安全性。但关键在于触及个人隐私,这样的丑闻还是让苹果的处境极为尴尬。

如果说有谁能理解被卷入 “艳照门”的好莱坞明星心中感受,那人就是库克。他为人低调,对早年的经历深藏不露,时至今日也不愿意透露详情,可未来某一天无疑会成为一段精彩的佳话。库克1960年出生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第三大城市莫比尔,父亲在造船厂做工,母亲是一名药剂师。他成年期间正是美国民权运动风起云涌的年代。

库克提到过民运对自己的影响。去年库克的母校——阿拉巴马州奥本大学在联合国举办了一场活动,他做了也许是平生最推心置腹的一场公开演讲。那次讲话中,库克透露:“上世纪60年代是我长大成人的阶段,那时我在阿拉巴马生活,目睹了歧视带来毁灭性的影响。就因为肤色有别,优秀的人才被拒之门外,不但得不到机会,也毫无人类的基本尊严可言。”

库克回忆,当年在家中不远的地方目击到,有一家住户门外被人扔掷燃烧的十字架。他评价那家人是“了不起的一家人。” 他还说:“从早年那些日子算起,我见过、野经历过多种歧视,它们全都出于人们内心对非主流群体的恐惧。” 虽然库克没有提供更多相关的细节,但这番话不难让人察觉,其中也有对他自身性取向的暗示:库克是商界最有影响力、最有名望的同性恋。

在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的全球调查中,库克常常以最高票当选最有权势的人物。正如大家所料,他从未真正提起这个事实。库克已经让多样化成为苹果的首要特色。这是其他科技业同行难以真正付诸行动的举措。因为科技业的主流是白人异性恋男性,那些同行其实也希望做出改变,接受上述基本主力以外的成员,这样才能更好地展现自己周遭的世界。

苹果公布的员工多样化报告体现出,与完全由白人异性恋男性主导的谷歌、Facebook等科技企业相比,苹果的这类员工占比略微偏低,但也只是略低一点。苹果对多样化的定义范围更广,不仅性取向,分类依据还包括是否新手和是否残障。

此外,库克的沉默寡言可能部分源于他确实没有安排私人生活的时间。如今他已53岁,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却还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其工作狂的表现几乎可以称为病态。在描写后乔布斯时代苹果公司的《幽灵缠身的帝国》(Haunted Empire)一书中,《华尔街日报》的日本记者岩谷ゆかり将库克刻画为一个极有生活规律的人:凌晨4点30分起床,然后在健身房做一小时运动,接着伏案工作到6点。他一天中很少进食,只吃些鸡肉和米饭,主要靠能量棒和运动饮料佳得乐维持精力。岩谷写道,库克会“坐飞机去亚洲,在那儿逗留三天飞回美国,飞机清晨7点在机场落地,8点30分以前即可抵达他在苹果的办公室,就一些数字问题盘问下属。”

如果说乔布斯是通过大嚷大叫让下属生畏,像对待神明一样敬畏他,那么库克更喜欢让人尴尬得沉默,难以启齿。岩谷在书中提到:“有时他会一边等对方回答,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能量棒,只有包装纸发出的噼啪声打破沉寂。”

 

“库存的匈奴王阿提拉”痛失精神导师乔布斯

无论是努力工作还是注重多样化,库克的这些特质都有利于苹果的发展。但它们还不是外界最终评判他的指标。库克的成绩取决于产品销量和盈利的计算结果。到目前为止,他表现得相当出色。

1998年库克被乔布斯招致麾下,那年他37岁,在个人电脑制造商康柏公司担任负责供应链的经理。乔布斯后来告诉他亲自指定为自己作传的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遇见蒂姆以后发现,他也有同样的愿望。所以我们开始合作。没多久,我相信,他确切知道要怎么做。他的理想正是我努力的目标,我们可以在战略的高度互相交流,除非他来提醒我,否则我会忘记很多事。”

库克加盟以前,苹果不但拥有产品颇具设计感的美名,其幕后运营也出了名的混乱。身为全球顶级的运营管理者,库克帮助苹果重装上阵,成长为今天这样的业内巨头。他自称“库存的匈奴王阿提拉”。有了乔布斯这样的精神导师,又有了库克这样的管理大师,苹果从一家破产边缘挣扎的公司摇身变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荣升为美国股市身价最高的公司,市值一度高达5960亿美元。去年苹果的营业收入合计1710亿美元,纯利370亿美元。

可是,如今的苹果已痛失 “教父”乔布斯,纵然后方有“阿提拉”一般的帝王坐镇,苹果还能不能获得足够的底气在前台惊艳亮相?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的教授迈克尔·库苏马诺在最新作品中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他和哈佛商学院教授大卫·约菲悉心研究苹果的成长历程,同时也深入了解,失去犹如守护神的卓越领导后,企业会怎样发展。除了乔布斯,微软的创始人比尔·盖茨和英特尔的联合创始人安迪·葛洛夫也是库苏马诺和约菲的研究对象。明年春季,两位教授的研究结晶《战略法则》(Strategy Rules)就将出版。在这部作品的结尾,库苏马诺就提到了有关苹果的上述问题。

两位作者认为,当教父级领导者离开,苹果、微软和英特尔三家公司都迷失了方向。库苏马诺评价,微软和英特尔从未彻底重振雄风,一直不复当年勇。他对库克领导的苹果持批评态度,但又说,现在就判断苹果会不会重蹈微软和英特尔的覆辙还为时尚早。

库苏马诺说:“准确地说,苹果在经历过渡。他们必须以不同以往的方式组织产品开发,考虑战略地位的方式也截然不同。蒂姆·库克当家以后,苹果的管理变得更加系统,在很多方面,这样的变化是好事。乔布斯管理时期无疑混乱得多,但那时一种激发创意的乱。那时乔布斯推动下属的独特氛围。在那样的环境下,员工的表现甚至超过了他们自己预期的最好成绩。”

库苏马诺认为,乔布斯既不是苹果公司唯一的天才,也不是唯一能发现未来潮流的人,可他是一个能“以我觉得不可能复制的方式宣讲、挑选、综合并推进。” 

 

论规模化经营,谁能胜过库克

库克从未暗示自己拥有类似上述乔布斯的天赋。他依靠一些才华公认的干将,比如苹果的资深设计副总乔纳森·伊夫。他也为苹果引进了新的人才,包括说唱乐歌星德瑞医生和他的制作人吉米·约维内。德瑞医生创立了开发高端耳机、音箱和音频软件公司Beats,苹果今年以逾30亿美元将这家颠覆音乐业的公司收入囊中。库克还挖角时尚界,请时装集团巴宝莉的首席执行官安吉拉·阿伦茨指挥苹果的零售帝国。

库苏马诺怀疑,这种组建领导团队的策略能否让苹果保持乔布斯时代的创造力。以迄今为止苹果取得的突破和类型鲜明的产品来看,创造力对苹果来说是个问题。

库苏马诺指出:“苹果没有任何理由不会成为一家特别成功的公司,但它会是特别的那种。”他认为,苹果面临的危险是,没有那种乔布斯在位时的创造力,这家公司会沦为下一个索尼。日本电子巨头索尼一度是创新的代名词,可他们“不断错失科技领域的重大变革。”索尼现在依然是一家实力不凡的公司,却再也无法勾绘所在领域的未来蓝图。

库苏马诺发现,苹果的一大风险是自身封闭的系统。由于苹果牢牢掌控旗下操作系统iOS,所以获得了对产品外观和体验更大的控制权,也能制定较高的售价。库苏马诺预计,随着谷歌的安卓系统不断优化,性能甚至超越iOS,使用该系统的iPhone竞品价格也更便宜,除非苹果能以全新的产品开拓新的市场,否则智能手机领域的这一“商业化”趋势将对苹果构成重大威胁。 

库克曾表示,希望苹果更开放。去年他就在一次科技业大会上说:“我想你们会看到我们未来开放得多些,但开放到拿客户体验冒险的程度,不会让我们的客户体验变差。”

对苹果和果粉来说,一定程度的控制恰恰是苹果独特之处。iTunes和iCloud等苹果的软件、设备与服务都是独一无二的。它们共同在一个封闭的系统内创造了一种良性循环。

这正是库克的“只有苹果”句式体现的一种特色。今年6月,库克在苹果的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宣布:“我们这么做能为用户创造一种天衣无缝的完美体验,那是放眼业内无与伦比的体验。这是只有苹果能做到的。今天上午你们在台上看到的只是少数人,可实现今天这一成就的却是数千人。”

知名科技博客Daring Fireball的博主、最敏锐的一位苹果分析人士约翰·格鲁伯某种程度上同意库苏马诺的观点。他在以上库克的WWDC演讲后不久这样评论:“是不是当真如库克所说,只有苹果一家能做到这样完美的无缝融合?我认为,毋庸置疑,苹果现在的确是唯一实现这种一体化的公司,可问题在于,库克的讲话是想告诉大家,苹果是唯一可以这么做的,他强调了一种独一无二的能力。这种说法就值得商榷了。”

格鲁伯认为,苹果的对手微软和谷歌可能接近拥有库克所说的上述实力,亚马逊与三星在这方面可能还有些距离。而苹果已经达到了库克所说的水平。这家公司庞大的规模为自己创造了避免商业化的机会。那样的商业化意味着明天就会涌现削价的复制品,今天市面上所有高价的iPhone 都会毁于一旦 

“当年弱小的时候,苹果就承诺过,要让旗下硬件展现必要的特色。如今进化为巨无霸,苹果非但没有丢掉硬件的特色,还拥有了对手无法复制的强大竞争优势。换句话说,想挑战苹果,即便能照搬苹果的企业战略,也无法达到和苹果硬件不相上下的销售规模。”格鲁伯如是说。

若论规模化经营,谁又能胜过库克?他现在唯一需要的不过是,像当年乔布斯那样说一句果粉们久违的:“最后,有这样一件作品。”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1

  • 金马万岁 金马万岁 2014-09-19 17:16 via weibo

    乔布斯选择的人真的轮不到你们这些玩着微博的抠脚大汉来指点和指指点点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