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揭秘“钢铁侠”马斯克的“超级高铁”计划——Hyperloop

摘要: “让乘客坐在一个最多容纳28人的运输舱内,这个运输舱在全密闭的管道中行进。从封闭的管道中抽掉空气,用磁悬浮技术使运输舱悬浮在管道内以消除摩擦,这样就可以用很小的能量推动车舱高速前进。”这是马斯克想出的新“玩具”——Hyperloop,也被称为超级高铁。

马上就要年三十了,你是否归心似箭巴不得立刻就回到远方的家中?如果现在我告诉你,有一种新的交通方式,从广州到北京,只需要一个半小时,票价不到150元,你会考虑吗?

这就是去年12月打败了中美俄三大国的男人——马斯克的新玩具,Hyperloop。2013年8月,他在自己SpaceX的官网上公布了一份题为《Hyperloop a》的白皮书,其中提到人类的5种交通方式——飞机、火车、汽车、船只和Hyperloop。来跟钛媒体深度感受下,祝大家回家一路顺利,春节愉快啦!

加州正在进行的高速铁路项目再次触动了马斯克将第五种方式变为现实的神经。在加州的项目遇到了一大堆问题(世界上每公里造价最高、建造速度最慢的铁路)之后,马斯克提出了他酝酿许久的设想:“让乘客坐在一个最多容纳28人的运输舱内,这个运输舱在全密闭的管道中行进。从封闭的管道中抽掉空气,用磁悬浮技术使运输舱悬浮在管道内以消除摩擦,这样就可以用很小的能量推动车舱高速前进。”如此,就可以以不到60亿美元的总建造成本(只有原预算的1/10),实现单程票仅为20美元的“梦想之旅”。

在这段时间内,外界对这个项目的态度从好奇到怀疑,到基本否定,马斯克甚至被指控妨害公共事务,尽管他一再声明暂时不会开发商业用途的Hyperloop。出于舆论压力,马斯克还是做出了让步,将项目的主导权交给了该领域的学生、工程师,和愿意接受挑战的相关行业企业家。

在接下来的2年中,马斯克一直在Twitter上为这项开源的超级铁路计划背书,与此同时,与两家负责这个项目的企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超级铁路运输科技公司(HTT)和超级铁路科技公司(HTI)。

到了今年1月15日,马斯克公布了震惊全世界的计划,他将在加州开建Hyperloop的测试轨道,并将在2016年夏季霍桑的SpaceX总部举办一个关于Hyperloop的科技竞赛。马斯克想要做什么?

创建一个只有原先一半大小的运输舱,让该舱在去年10月铺设完成的测试轨道中运行,运输舱的设计方案从来自116所大学的318个团队的设计方案中筛选而出。美国交通部部长安东尼·福克斯应邀成为了今年1月13日德克萨斯州立大学Hyperloop设计周的主持嘉宾,以官方身份为Hyperloop站了一回台。

为什么马斯克在开源了如此有经济价值的商业想法之后,自己还要去插上一脚?他虽然没有对自己的这一行为进行解释,但是细心的人会发现,马斯克从公布Hyperloop计划至今,他都非常地忙碌。除了身兼SpaceX的CEO和CTO,他还是特斯拉汽车公司的CEO和董事会主席。

据传闻,马斯特曾经有过自己着手创立Hyperloop公司的想法,建立之后把公司送给自己的侄子,等到时机成熟,再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加入董事会。但是马斯特似乎并不想被媒体形容成一个如此有心机的人。

现在的情形好像是放学之后的马斯克回到家,想看看他的新玩具变成什么样子了。在这个过程中,他的举办的超级铁路竞赛可能会引发美国历史上科技界的最大混战。但是这其中需要澄清的是,并不是所有的研究都是冲着即将到来的竞赛去的,其中有很多独立的研究团体,他们的规模已经超过了原先发起这场活动的官方团体。

Hyperloop建在哪里?

在马斯克的圣塔莫尼亚会议室中,海斯山谷的方案静静摆放在他的会议桌上,他希望这个社区能成为美国未来的典范。期初听起来,这里和加州其他富裕的地区没有什么不同,零售店、度假酒店、酒庄、温泉浴场,但是这里只使用清洁的太阳能,只消耗非常少量的淡水。一个有着26000户智能房屋的小镇,能给约75000人提供环保和节能的生活。

至于交通,消息灵通的马斯克早就找上了门,他对海斯说,节能高效的Hyperloop铁路几乎就是为了这个理想社区而生,所以两家几乎一拍即合。

“在这些年里,绿色建筑和智能家居技术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这个计划就是要把这些技术搭配在一个地方,包括Hyperloop技术,使之成为现实”,海斯山谷的设计者海斯说。他第一次尝试推广海斯山谷计划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加州一个公益团体的用水权诉讼失败之后,他就在网站上公布了这项计划,预计在洛杉矶和旧金山之间的一块7200亩的区域内,这个新能源城镇可以在2016年开始动工。

如今时间已到,全世界都在观望,不仅仅是在看这项节能城市计划是否行的通,更在看贯穿于其中,由HTT以1.5亿美元修建的Hyperloop超级铁路能否顺利运行。

Hyperloop由谁来建?

德克·阿伯恩,HTT的首席执行官希望这项工程可以与SpaceX举办的竞赛划清界限。在马斯克的Hyperloop a计划引爆互联网后3个月,阿伯恩建立了HTT这家公司。虽然他与马斯克保持着较好的私人关系,但是他还是坦言,SpaceX举办的竞赛让他“非常分心”。

“1/2大小的运输舱对我们的研究没有实际的帮助,所以民间团体的很多研究都于我们毫无助益”,阿伯恩说,“我们在原型实验阶段已经掌握了大量的专利技术,我知道很多人把这个比赛看的很重,然而我们却并不把它当回事儿,我们的竞争对手是其他形式的交通工具,如果大家硬把我们当做是这个比赛中的一个参赛者,那这项比赛注定由我们终结”。

德裔企业家阿伯恩早先在意大利筹集了一笔资金,建立了一个新能源公司,公司搬到了美国之后不久就濒临破产,为了解决自己入不敷出的窘境,他迫不得已另谋出路。上一次跌倒的经历给他好好上了一课,于是他吸取教训,于2012年创立了JumpStart基金会——一个使用众包模式的在线创业企业孵化器。该模式充满活力并且发展迅速,它让数百个有着全职工作的人,每周多花10个小时,就可以获得一个初创公司的股权。

HTT最初被认为是Hyperloop运动中的“捣蛋鬼”,但阿尔伯恩通过努力,赢得了一系列合作伙伴的好感和尊重。

2013年,HTT与工程软件开发公司Ansys形成合作,该公司为Hyperloop项目提供流体力学模拟软件;

2014年,HTT又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Supras建筑工作室达成合作,这个工作室为Hyperloop项目提供运输舱的人体工程学改进方案;

同年8月,HTT与拥有世界最先进真空管道技术的Oerlikon公司形成合作。最后,HTT向海斯山谷所在地政府申请承建,为新能源城镇和Hyperloop项目的尘埃落定打下最后一根木桩。

客货两用的Hyperloop预计最高时速300km/h,这大大低于马斯克所期待的超级高铁1200公里的时速。但是,这短短一截实验轨道将向世界证明Hyperloop的巨大潜力,这是Hyperloop必须要迈过的一步。

同时,这次实验需要证明Hyperloop的极高环保效能,管道沿线的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将提供支持列车运行和刹车的全部动力。未来,HTT还计划打包出售这种能量网格系统,这是一种公交系统,同样也是能源系统。

阿尔伯恩拒绝透露有关这项技术的任何细节,但Oerlikon公司的高层表示,在同意与HTT合作之前,他们认真审查过HTT上交的材料,所以现在,技术上不存在任何问题,Oerlikon也已经投入研发之中。

尽管HTT看起来会在这场Hyperloop的竞赛中稳赢,但是山谷项目的负责人海斯还是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为什么只有仅仅一个与Hyperloop有关的公司”,他问道,“为什么不能有第二个”?

“如果制动机制失败,那我们创造出来的就是世界上最大、射速最快的大炮。”

人们常常把HTT公司与其最大的竞争对手HTI弄混,比HTT晚成立8个月的HTI是近些日子来阿伯恩最头疼的事情。“他们是群非常聪明的人”,阿伯恩说,“可是他们非要取一个跟我们差不多的名字”。

两家公司都具有极强的竞争力。HTI由夏尔巴人皮谢尔创立,他是马斯克的密友,也是著名公司Uber的早期投资人。他的联合创始人,工程师卜罗恩,是前SpaceX的CTO。“我当时准备去皮谢尔的办公室里婉拒他”,卜罗恩笑着说,“没想到,他的计划——水下Hyperloop深深吸引了我,并成功把我挖走”。

今年6月,皮谢尔发现了他的CEO理想人选,Ciscod 的前联席总裁罗布·劳埃德。劳埃德花了20的时间建设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了一支在全球超过25000人的互联网工程师团队。曾经有人告诉劳埃德没有人会愿意在网上支付账单,这种感觉特别像运行一家如HTI这样的公司。

当皮谢尔描述他用高速管道联通全世界的想法的时候,劳埃德敏锐地感觉到,他之前在互联网行业的工作基础就能帮助皮谢尔理清这些管道的铺设轨迹。“随着信息的移动越来越快,所有事物都必须保持同样的节奏”,劳埃德说。可以说,人类移动实体物件的方式,跟移动数字信息的方式,在本质上不应该存在差异,以传送信息的速度还进行货运,这终将实现。

HTI正在筹集新一轮的8000万美元融资,皮谢尔现在常常在外演讲,宣传他们即将进行的Hyperloop雏鹰试验——在发射管中试运行一个全尺寸运输舱。

HTI最近还与一个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的高铁项目的设计人员建立了联系,负责该项目的是中铁国际,这是由中国中铁控股的专业性外经公司,带有很强的政府色彩,因此,HTI此举被认为是Hyperloop进军巨大中国市场的一个潜在突破口。

如果HTT和HTI的Hyperloop实验均告成功,海斯山谷中穿行的Hyperloop就有望变成现实,并极大程度改变美国的高速交通现况。

这两家相互竞争的科技公司,会不断推动超级铁路的发展。全国性的Hyperloop网络面临的问题可能就是两家公司标准不一致带来的运输舱和轨道无法通用的问题,这会让马斯克设想的超级铁路变得很让人不爽——试想20分钟的旅程,你可能要经历四五次换车的感觉吧。

马斯克就甘心这么打酱油了?

最后说回到马斯克,他的SpaceX如果想弄Hyperloop的话,最大的挑战在于以年度竞赛的方式,让一群学工程的学生,以造低碳环保赛车为模型来造Hyperloop,这种方法是否可行?

马斯克曾说,他希望他主导的这项赛事可以推动Hyperloop的技术发展,但是SpaceX的网站上明确指出他们不会将Hyperloop商业化,这样就非常让人担心,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技术,如何能与HTT和HTI这样的专业性商业企业相抗衡?

不过,当竞赛接近尾声,SpaceX就能获得所有参赛团队的实验数据,这有助于他们在研究中减少大量工作量并少走很多弯路。如果马斯克改变了自己的初衷决定自建一套系统,他将会有经过试验的多种型号管道和运输舱可以选择,并在不同系统的兼容性方面领先HTT和HTI一大截。东道主的巨大优势能让SpaceX瞬间取得强势地位。

这会让事情变得很容易,但是马斯克也会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和极其不利的舆论处境,同时,由于技术的不成熟,马斯克面临全美社会的质疑,“你想让这个国家花费680亿去建造这个世界上最慢的高速铁路吗”?马斯克最后会如何选择,我们期待他的回答。(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真极客,有钛度。更多超级极客故事,扫扫“钛极客”!

钛极客 微信二维码

钛极客 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老鹿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老鹿
老鹿

评论(47

  • 钛p3ccXG 钛p3ccXG 回复WHUER 2016-02-15 16:36 via pc

    人家图里说的是英里不是公里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九龙驭水 九龙驭水 2016-02-07 01:07 via weibo

    我十几岁就看到过这个构想,这怎么能算马斯克想出来的呢。技术上十年肯定不可能成,二十年太遥远,能成不不好说

    0
    0
    回复
  • zjs2002911 zjs2002911 2016-02-06 23:13 via weibo

    特工学院里有看过这个

    0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6-02-06 23:09 via iphone

    要从实验阶段走向商用,这个过程要有质的飞跃,因为现实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0
    0
    回复
  • wujinkongxu wujinkongxu 2016-02-06 22:41 via weibo

    方案并不新鲜,关键是他要怎么去商业化?

    0
    0
    回复
  • 华年的微博 华年的微博 2016-02-06 18:19 via weibo

    某篇科幻小说里看到过,小说里的管道贯穿地球南北极

    0
    0
    回复
  • __BAOZ __BAOZ 2016-02-06 17:07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葱葱不再匆匆 葱葱不再匆匆 2016-02-06 16:22 via weibo

    回复@不失眠的单身女青年:????

    0
    0
    回复
  • 葱葱不再匆匆 葱葱不再匆匆 2016-02-06 16:21 via weibo

    回复@不失眠的单身女青年:现在才发现? [挖鼻]

    0
    0
    回复
  • Zhongxing-Switzerland Zhongxing-Switzerland 2016-02-06 15:34 via weibo

    这是一个把科幻照进现实的人!!他的人生目标就是缩小我们这个世界和宇宙的尺度!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